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旭日陽剛想與汪峰合作 曝兒子找不到工作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4月09日 00:46   北京新浪網

旭日陽剛

旭日陽剛

  “開豪車的也不是我……”“我做這行真是從不習慣到習慣。”“我不做虛僞的事,不說虛僞的話。”

  旭日陽剛成員王旭今年47歲,專訪他的過程頗為順利,遼沈晚報記者在一個周末的下午趕到北京與王旭見面,專訪就在他們公司的會客室裡進行。王旭說,“咱就在我的一幅海報前聊天合影好了。”於是,與這位老大哥的對話就在輕鬆的氛圍下緩緩展開。

  老大哥王旭沒有任何的大牌舉動,穿着也是最普通的便裝,走進辦公室的一瞬間,記者差點沒認出他來。而言談間,老大哥的率真與憨厚也一點點地蔓延至整個對話,讓記者甚至沒有感覺到一絲壓力。人說他們是草根明星,大地般的親近感大抵如此吧。

  合輯一起出,但商演不一塊了

  如今在微博上,王旭和劉剛[微博]各自的微博,分別叫“旭日陽剛王旭”,以及“旭日陽剛劉剛”,他們都沿用着“旭日陽剛”組合名稱,卻並不常常在一塊演出了。接受電視台的訪談節目邀約,也各自行動,很少同時出現。

  對於拆伙、單飛傳聞,王旭回應,“我們各自做着喜歡的音樂,有些他喜歡,有些我喜歡,不過我們還會在一塊出合輯,但是商演通常不一起了。”

  前段時間,旭日陽剛的劉剛獨自來到瀋陽,參加了瀋陽本地一家音樂酒吧的商演。而這次商演,並沒有王旭的身影。對此,王旭表示,“這件事我並不知道,我與劉剛並不屬於一個公司。我的任何商演,我的公司會為我做選擇,哪些該去,哪些不去。”“有一些自降身價的演出,我通常就不去了,我渴望的是舞台,大大的舞台,最渴望的是演唱會舞台。”王旭說。

  “我做這行是從不習慣到習慣”

  如今成名了,但王旭回想起來,最為尷尬的一件事仍然是當年光膀子唱《春天裡》的視頻,不過這也是他最值得慶幸的一件事。

  王旭笑着對記者說,“2010年,傳遍網絡的那個最火的視頻,其實是我最尷尬的一件事。我一直希望我那個朋友海峰把視頻刪了,但是他就是不刪。”

  即使現在,王旭的助理也喜歡調侃“旭哥”胸肌大這件事,王旭說,視頻中,當時自己有點喝多了,所幸乾脆把背心脫了唱。“真是沒想到,那個視頻后來火了。”王旭說,再后來又上了《星光大道》、央視春晚[微博],還簽約了公司,有了經紀人和助理,認識他們的人也越來越多了,“現在回想這整件事,真是做夢都沒想到過。”

  王旭坦言,“從草根到明星,改變了自己的很多東西。比方說物質方面,有了商演之后,最直接的就是經濟上的影響,我和我的家庭在生活上過得比以前要好得多。”“開豪車的並不是我,我用的手機雖然是iphone4,但也是朋友送我的。”王旭說,雖然物質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善,但依然沒有丟失自我。

  王旭說,“其實我一直沒覺得自己紅了,參加了《星光大道》以及其他的電視欄目后,感覺走在街上有人開始指指點點了——‘這不那個誰嘛!’然后又上了春晚,就有更多人認識了我們,但是我從來沒覺得自己紅了。”“路人說什麼的都有,有時候也跟我們要合影和簽名。我覺得人活得踏實點比較好,走到哪一步就說哪一步,我不做虛僞的事,不說虛僞的話,我做這行真是從不習慣到習慣。一開始確實不習慣,現在我出門就得戴着帽子,戴眼鏡,穿最普通的運動褲,不過即便這樣,有時候還是會被認出來。”王旭說。

  第一部電影片酬15萬全捐了

  成名對王旭除了物質上的改變,還有其他方面的改變讓他感到欣慰,“我能用賺到的錢做一些別的事情。比如第一部電影的片酬都捐出去了,一共15萬。原本是12萬的片酬,製片方知道我要捐款,特別感動,又幫我補了3萬塊。電影叫《小建的合唱團》,我還創作了一首主題曲《麻雀》。”王旭說,有錢了之后他可以用錢來做自己喜歡的音樂,拿錢來買歌了。“當然,除了買歌之外。有些作品,也是要製作並錄音的,這些都得花錢。”王旭說,“我的新專輯,也快出來了,目前一共出了兩張專輯,還有一張EP,這是帶給我的很直接的東西,讓我能夠做自己喜歡的東西。”

  除了出專輯和上電視台的訪談節目,王旭基本領的都是通告費。即使是唱了好幾首,也不例外,“畢竟電視台還有很多人脈,雖然走紅了,但是人家也沒忘了自己。”在專訪之前,王旭剛剛結束了一個電台節目的錄製。

  不唱《春天裡》卻想與汪峰[微博]合作

  對於全新啟程的演藝事業,仍然有些問題還是避不開,比如汪峰要回了《春天裡》的版權。遼沈晚報記者問王旭,之后他們與汪峰方面還有過聯絡嗎?王旭回答,“有過啊,我跟汪峰老師通過幾次電話,但是他一直很忙,不過他也是很鼓勵我們的。”“當然,跟汪峰老師溝通不可能一打電話就跟人家要歌,這樣不好。不過如果有一天汪峰老師要是能賣給我作品的話,那真的是我最大的榮幸,非常非常之榮幸。”王旭說到汪峰,始終稱其為“汪峰老師”。

  對於那些仍然懷揣着音樂夢想的草根歌者,王旭說,“我覺得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夢想,看你怎麼樣去做這件事,你急於求成,抱着這樣的想法能紅嗎?結果不一定是好的,之前我們也是做着自己喜歡的事情,但是沒想到會有成名的這一天。過程可能跟他們想象的不太一樣吧,我也在地下通道唱了好多年,也沒被誰誰誰發現。我現在這樣,是我做夢也沒夢過的。”

  本版稿件均由記者 宋波[微博]鴻采寫記者新浪微博@時之沙上留下眼淚

  對話

  兒子再不找工作我就把他轟出去

  遼沈晚報:你怎麼定義草根?

  王旭:其實草根就是底層,比如那些流浪歌手,老百姓的歌手,比方說從地下通道、從農村走出來的。他們都是草根。

  遼沈晚報:劉剛的微博粉絲有41萬多,你的粉絲只有20多萬,你如何看你們二人的差別?

  王旭:我覺得沒有必要去計較,我要是跟他的年齡差不多,或許粉絲會比他多點?呵呵。因為他年輕,長得帥,所以他的粉絲也會更多。

  遼沈晚報:在子女教育方面,你成名前后,有沒有改變?

  王旭:我一直對孩子們的教育都是很嚴厲的,不過近年見到他們的時間很有限。現在一回家,一見面,噓寒問暖三句話之后,就步入正題——學習怎麼樣?調皮搗蛋不?基本都是這樣的問題。

  有一段時間,我那個大兒子(1988年生),一直就在家裏待着,也不去找個工作,他光說找啊找,但是就不去找,我就說,你再不去找,我就要把你轟出去了。或者你交房租吧,我說你哪怕上街賣個菜,或者擺個小地攤,一個月能掙個500塊,800塊,只要你有收入,你就花得特別舒坦,因為這個錢是你掙出來的,不是伸手跟別人要的,你就是個男人。

  遼沈晚報:從開始彈吉他,到現在接觸到更多專業的東西,這個過程中有沒有不適應,以及需要適應的?

  王旭:那個時候吉他比現在彈得好,因為那個時候天天都在彈,而現在好多天才能彈一回。現在我的節奏感要比以前好一點,以前的節奏感不好,是想到哪唱到哪,別掉了主旋律就好。

  遼沈晚報:你越來越傾注精力在原創方面了?

  王旭:自己寫了三首歌,馬上就要在新專輯中出來了。去年,曾在一兩個月裡寫了三首歌,時間不算長。創作這個東西還是需要靈感的,有靈感了,一會就啪啦啪啦寫出來了,要是沒有靈感,硬逼着去做,反倒寫不出什麼作品來。王旭接受了遼沈晚報記者(右)採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