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李壽全坦言被何晟銘《母親的微笑》歌詞打動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5月19日 02:56   北京新浪網

何晟銘與李壽全

何晟銘與李壽全

李壽全在錄音棚

李壽全在錄音棚

  新浪娛樂訊 李壽全曾發過唯一一張個人專輯《8又二分之一》,他曾製作過《柴拉可汗》、《一千個春天》、《天天天藍》、《胭脂北投》、《搭錯車電影原聲》等歌曲。談及何晟銘的新曲《母親的微笑》,他坦言被歌詞打動。

  受訪人李壽全(以下簡稱李)

  《母親的微笑》被歌詞打動 並不確定能不能把它寫好

  採訪人:《母親的微笑》是花了多長時間寫了這首歌?相信有很多人邀請您來寫歌,但您現在很少會幫別人寫歌,為什麼會答應何晟銘來寫這首《母親的微笑》?

  李:《母親的微笑》這首歌當時是何晟銘先把歌詞寄給我,希望我可以為這個詞譜曲。裏面有很濃厚的對母親的懷念。我相信在世上每一個人在外面工作,不管母親在不在身邊,對每個人來講母親永遠是那個在你最需要的時候就會去想到的一個人。所以《母親的微笑》這首歌有打動我,尤其是像我們這樣年紀的人,自己也身為別人的父母,才更知道父母親和小孩之間的感情其實是每個人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母親的微笑》的副歌我認為是整首歌最特別的地方,它用風雨去形容每個人所面對的困難,當你面對困難的時候,更需要的是母親給你的一些助力。所以這首歌詞當時打動到我,我覺得可以嘗試看看,但一開始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能把它寫好,因為它不是那麼容易下筆的一首歌,所以到最后能夠把它寫出來,覺得還是因為有感情。

  採訪人:剛才李壽全老師提到副歌部分,整首歌首先是很流暢、很簡單的,尤其是副歌部分,是一種類似於童謡的感覺,而這卻又是您原創出來的旋律,這種副歌是可遇不可求的。一首歌能夠成功,副歌是佔據了很大的比例。

  李:通常我們會把一個重要的動機放在副歌,那麼這個詞本身,“雨大雨打濕,風大風打濕”,它是一個一不小心就會寫不好的,所以我希望它用兒歌的形式去把這幾句話寫出來。當然我更希望現在的小孩子可以聽到這首歌,可以從這種兒歌的副歌中知道说知道要孝順父母,這是很重要的事情。

  採訪人:在最后一遍反復的時候用到了童聲合唱的方式,當時您採用這種方式處理的動機是什麼?

  李:我就希望它可以很清楚的感覺到他是一個小孩子從心裏面出來的感覺會去唱這首歌,會唱出《母親的微笑》。因為大人忙於很多事情,都會忘記了媽媽的重要,小孩子反而會在他成長的過程裏面,體會母親是非常重要的。在我們成長過程裏面,中間一段時間可能忙於工作會比較疏離一點,可是最后我覺得還是會回到媽媽的懷抱。

  採訪人:《母親的微笑》這首歌您從製作人的角度出發會覺得這首歌是比較好唱的,上口的,還是比較難於去處理的?

  李:應該不是太難。因為我心裏有一種想法我當然希望這樣一首歌是能夠普及一點,畢竟我們想提倡的是一種行孝的概念。

  採訪人:這次是何晟銘跟您的第一次合作,包括一下飛機就去白金錄音室。所以整個製作的過程其實並不長,記得唱了幾遍之后你覺得OK了,對何晟銘的演唱有什麼樣的評價?

  李:我覺得何晟銘的聲音是有感染力的,他是演員,發揮了他的專長,對歌曲的理解和表達有自己的想法。

  李壽全自認不適合台前 會關注新生代力量

  採訪人:為什麼不適合在台前?

  李:我覺得當歌手、當明星犧牲太大了,雖然他們可以賺到很多錢,但第一個犧牲了很多自由和私生活,但我又是蠻喜歡有自己的私人生活方式的。那時候我的小孩剛好周歲,我就會自己去買尿布走在路上提着這樣,那唱片公司就跟我说,李老師你怎麼能提着尿布在街上走?我说這不是當爸爸的權利嗎?所以當藝人就不太能做這樣的事情。

  採訪人:在去年的時候《8又二分之一》有再版嗎?

  李:一半叫復刻。因為當時刻盤的母帶已經不見了,他們想用做CD的母帶刻版我不同意,因為程序上就不對的,音質會比較差,所以我就把最原始的多軌的母帶拿到美國去做Mix,所以這張《8又二分之一》應該叫全新Remix的復刻版。

  採訪人:那您這些年會關注一些內地的樂團或者新鮮出來的歌手嗎?

  李:多多少少會關注到一些,也有機會關注到他們。比如聽到萬能青年旅店,他們是讓我覺得比較好的搖滾團體,他們投入的時間也蠻長的。之后呢,其他現在的樂團我覺得不太能夠給出評價,因為需要時間來證明他有沒有留下來的價值,即使是那些在網絡上紅遍半天的歌我覺得也是一時的現象。很多5、6年前最紅的網絡歌曲,現在大多都沒人聽了,那些太容易爆紅的歌很有可能兩三年就不見了,可是好的音樂可能會流傳10年20年30年。我很年輕的時候说過一句話,音樂好不好,30年后再说,如果在30年后的那個時代還會存在的歌,那才叫好的作品。

  採訪人:李壽全先生入行已經37年,經歷過巨星的年代,高手雲集的年代,好作品層出不窮的年代,現在我們是在一個每天都有很多歌曲誕生,但找不到一個很好的作品。你有沒有一個計划起到一個表率的作用希望能夠團結更多的優秀的音樂人來做一些東西?

  李:這件事很難很難。每個人都在為自己的生活努力,有句話常講,在大家都很窮的時候可以一起做件事情,可是在都計較利益的時候就不太好合作了。我也一直在做,也希望有一些新的想法出來,也希望在這行業裏做音樂的人不要那麼辛苦,現在做音樂的人大部分還是很辛苦。我們不要说那些紅的藝人是在金字塔的頂端,我常说他們只是冰山的一角,海面下還有一大塊的冰山那個是完全還沒有出頭的。可這些人要怎麼去鼓勵他們?我不曉得。我希望他們能夠擁有他們的熱情,對於這些做音樂的年輕人我常鼓勵他們说,如果做音樂是一件快樂的事情,那就先不要去想到底你會得到什麼,如果你在意得到什麼做音樂讓你不快樂,那就不要做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