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又一位J家男星退團退社 當偶像做音樂一定衝突嗎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4月15日 19:16   北京新浪網

  (文:Julie、小新)

  最近最爆炸的消息,是関ジャニ∞成員渋谷すばる宣佈退團退社。(以下簡稱486)

  其實早在13日,周刊《Friday》就發文稱他將退團,理由是不想再唱組合早期喜劇風的作品。

  沒人信,這理由很荒謬,否定關8歷史等於否定486本身。

  14日,東體發文稱486不僅退團還會退社,理由是J內solo也要宣番,他不擅長。

  還是沒人信。之前也有流言猜測這可能是為了給二宮和也的報導轉移視線。(當然這也不大可能。)

  15日,Jnet先是給關8會員發郵件稱將有成員重大發表。接着,日本時間11點,486正式宣佈退團退社。

  12點,團體開展緊急會見,除安田章大因傷缺席外全員出席。這也是傑尼斯史上首次成員退團,團體成員集體會見。

  486作為關8的團體活動將到今年7月15日的巡迴演唱會首日前為止,年底退社。

  無論怎樣,從情感上來说,這是一個讓關8粉絲很難接受的決定。

  因為這一直是一個有愛的團體,486也一直熱愛着關8這個團體。

  作為從jr時代就在一起,經過了被公司不管不顧丟在大阪、觀衆席只有十來個人那個艱難時期的摯友同伴,關8的團員關係一向非常好。

  486也多次在粉絲官網連載的周記中表達對這個團體的熱愛:

  (啊啊,關八真是個超棒的團啊。) 

  (我的生存之道就是關八。)

  (我自己的道路,起點終點都是關八。)  

  eighter的名字是他取的,他還是fanclub的1號會員。

  即使開solo演唱會的時候也穿着關8的T恤。

  成員們對此發表的留言也同樣讓人心碎。  

  丸山隆平:“從未想到這一天會到來,在這一點上,我們和飯是一樣的”

  橫山裕:“我想要尊重すばる作為男人的想法,但作為成員和朋友,從今以后也想在一起才是我真實的心情。”

  村上信五:“我從來沒有想象過,會與すばる分別的人生。”

  大倉忠義:“雖然他的夢想不在這裏,但只要在某處有新的夢想,大概就沒有人擁有阻止的權利。”

  錦戶亮:“我會支持的,向剛入社時迷路的13歲的我,溫柔地指給我看路標的前輩的決定。”

  安田章大:“行ってらっしゃい!至今為止一起走過的旅途是最棒的!”

  就486發表的聲明來看,退團退社的理由是想更全身心地追求音樂,還想去國外繼續學習音樂。

  這個理由是意料之中的,大部分主動離開傑尼斯的藝人的理由,都是因為追求理念不同。

  簡單來说,就是不想做偶像,想做音樂人。

  比如KAT-TUN退團的三位:赤西仁,從在團時開始更傾向於海外活動和hip-hop音樂風格;田中聖,退團之后去做樂隊(當然他也是因為劣跡比較多);田口淳之介,退團之后的新歌風格也與偶像風有較大差異。

  這可能也是大多數粉絲心裏最大的疑問:留在組合裏就不能做音樂了嗎?偶像是不是一定是和音樂性是衝突的?

  這個問題,大倉忠義在會見中也談到了:“我也很好奇,難道在日本就不能實現夢想嗎?在關8裏不行嗎?”

  486是關8band裏的主唱,個人專輯也發了,solo巡迴演唱會也開了,即使這樣,為什麼還是不夠?

  大部分普通人都認為偶像的門檻很低,不需要很強實力,只要穿着好看的衣服在台上唱唱口水歌逗人開心就可以了。

  完全是偏見。實際上,偶像可能不需要在某一方面做得特別拔尖,卻不能在任何方面做得差。

  唱歌、跳舞、主持、綜藝,演戲,樣樣都要會。而且因為門檻低,競爭激烈,還要至少都做到平均綫以上的出色,才有機會勝人一籌。

  但同時,po主覺得,組合、傑尼斯乃至偶像圈,也是一個“舒適圈”。  

  這個舒適並不是指生活多麼闲適,大家都知道偶像的生活也是繁忙而辛苦的,而可能更多是指一種專業上的局限。

  留在這個舒適圈裏,能觸碰到的邊界相對來说是狹窄的,對於專業上的幫助是有限的。

  組合指定了你的的角色擔當,留給你發揮的空間有限;公司不會把你往藝術家方向培養,因為你是偶像;粉絲崇拜疼愛你,專業上對你期望不高,很少會鞭策你的成長。

  對於想要鑽研某個方面的人來说,這個溫暖的圈子就成為了他的困境。

  這次486的事件也可以看出,他離開組合的決心是很堅定的。1月提出想法后,直到4月10日的最后期限,成員們也沒能说服他。

  錦戶亮:“我們真的拼命去说服他了,用他一定會覺得煩的程度说服他了,想讓他留下來。” 安田章大:“我拼命地去阻止了他,但他的意思很明確,很頑固。”

  486本人也在聲明中说:“一直以來都被公司和組合溫暖地守護者,希望能去到不同的環境,自己擔起全部的責任,將今后的人生全部奉獻給音樂。”

  486是一直想要做音樂。 

  關8從出道后就一直在演唱會中穿插樂隊形式的演出,486在其中擔任主唱、吉他手、口琴手和鈴鼓手。這在培養正統偶像的傑尼斯來说很少見,除了本身就以樂隊出道的TOKIO以外。

  有说法是因為486和其他幾名團員非常喜愛音樂,所以在努力促成了這樣的形式,結果也非常成功。

  2017年關8以樂隊身份登上METROCK戶外音樂節,大受歡迎。在日推上也造成熱潮,讓人對關8自身,甚至傑尼斯事務所都有了改觀。

  再说個人音樂工作,486做過不少嘗試。  

  2006年夏天,他與同團的鼓手大倉忠義在東京國際Forum舉辦“涉谷昴with大倉忠義 band”演唱會。

  2008年也舉行了‘渋谷すばる with FiVe LIVE 2008 FLAT FIVE FLOWERS’的樂隊形式演唱會。

  個人出演的唯一電影《味園universe》,講的也是唱歌的故事。並以此為契機,宣佈solo出道,發行了包含電影主題曲在內的單曲《記憶》。

  在受邀前往鹿特丹國際電影節宣傳電影時,他在劇院開了一場小型live。當時他說著不流利的英文,努力地強調:“我在日本是做偶像的,在一個叫関ジャニ∞的組合裏面。”

  接着在15、16年開展了兩次個人巡迴演唱會。他只用一個樂隊、一隻話筒、一件T恤,盡情沉浸在自己的音樂世界中。

  福山雅治曾在關8的音樂節目《KANJAM》中稱讚他是“絶代的歌手”。

  JUJU上這個節目時談到與486的合作也是連連稱讚。

(截圖源章魚燒字幕組)(截圖源章魚燒字幕組)

  可以说他確實是可以成為一名有才能有抱負的音樂人。於是另一方面,日媒中也有質疑聲,486歌唱實力的優秀,前面是不是需要加一個限制性的定語“作為偶像”?

  不少粉絲也想問,沒有組合和公司的平台,沒有偶像這一“禁錮”的名頭,你還能擁有這樣的表演機會嗎?你還能留在舞台嗎?

  如果偶像只是一個跳板,那麼留在這裏繼續做偶像的成員們,要如何繼續走下去呢?

  這個問題很難,几乎趨於無解的,因為這種假設無法成立。

  15歲入社的486,曾是紅極一時的關西jr頂點。他作為偶像被人所熟知,作為關8已經活動了14年。誰也不知道,如果從一開始就是歌手,他還會不會成功或成名。

  事到如今,作為粉絲,支持也罷,怨恨也罷,六人的關8都已成為既定事實,繼續向前看可能才是最好的路。

  或許只能用《味園universe》的截圖來結尾。

  祝福486和以后的關8都能發展順利。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