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台灣新聞財經娛樂移民雜誌書味圖片論壇

張愛玲文學遺産執行人宋以朗:我沒背叛遺囑

http://news.sina.com   2009年04月16日 12:06   北京新浪網

張愛玲文學遺産執行人宋以朗
張愛玲文學遺産執行人宋以朗
《小團圓》已成熱銷書
《小團圓》已成熱銷書

  昨天,張愛玲遺作《小團圓》在北京大學百周年紀念堂首發。張愛玲文學遺産執行人宋以朗、《張愛玲全集》主編止庵、張愛玲研究專家陳子善等人出席首髮式。首髮式上,對於連日來媒體報道的宋以朗違背張愛玲遺囑,強行出版《小團圓》的説法,宋以朗指出,張愛玲生前有出版《小團圓》的意向。

  宋以朗:很難做到不挨駡

  據宋以朗介紹,1995年張愛玲在洛杉磯過世,臨終前,她交代遺囑執行人林式同把所有遺物都寄給好友宋淇夫婦,並交代他們銷毀《小團圓》手稿,但宋淇卻“捨不得”。“父親1996年就去世了,我母親也於2007年11月逝世,這樣一來《小團圓》的事就由我和我姐姐決定了,但姐姐不管這事,那我就得管了。”宋以朗説,他無子女,姐姐的孩子也不懂中文,也不知道張愛玲其人,“我也60歲了,不想再把難題交給後人,所以不能再擱置下去了。”

  為證實張愛玲當年的真實意願,宋以朗出示了張愛玲與他父母的書信節錄,“幸好他們留下了一大批書信,四十年間,他們寫了600封信,多達40萬字。閲讀這些書信,可找到《小團圓》如何誕生及因何要暫時‘雪藏’的原因。”在宋以朗出示的書信節錄中,有一封張愛玲1992年2月25日寫的信,信中説,“還有錢剩下的話,我想用在我的作品上,例如請高手譯……《小團圓》小説要銷毀。這些我沒細想,過天再説了”。宋以朗認為,除了在給他父母的信中沒有明確提出要銷毀《小團圓》外,在給皇冠的兩位編輯的書信中還會發現,張愛玲本人不但沒有銷毀《小團圓》反而積極修改,打算盡快殺青出版。“例如張愛玲1993年10月7日給皇冠編輯的信中説‘《小團圓》一定要盡快寫完,不會再對讀者食言。”宋以朗總結認為,如果張愛玲真的要銷毀《小團圓》,她會寫:見此信請立刻銷毀《小團圓》稿件,再回信確認。可是她卻始終沒有。

  宋以朗説:“時至今日,作為張愛玲文學遺産執行人,《小團圓》應該怎麼辦?我能想到的有三個辦法:銷毀、出版、擱置。銷毀會挨駡,出版也會挨駡。作家在世,經營的可能只是市場,作家去世之後,我應該照料她的歷史。所以我確定出版1976的原稿,不作任何刪改。”

  陳子善:九莉是張愛玲“影射”自己

  張愛玲研究專家陳子善介紹,《小團圓》是張愛玲後期唯一的一部長篇創作,她寫《小團圓》保守的估計前後寫了二十余年,直到去世前還在修改,仍未最後定稿。“九莉其實是張愛玲在‘影射’自己。學者夏志清早年曾寫長信建議張愛玲‘寫祖父母與母親的事’,‘好在現在小説與傳記不明分’,張愛玲也曾在給夏志清的信中説,《小團圓》為夏志清‘定做’。這就證明《小團圓》與張愛玲生平密切相關,只不過小説中祖父母的事並未實寫。小説主要刻畫主人公盛九莉的生活,包括家庭、求學和寫字生涯以及情感經歷。”陳子善認為,更重要的是,九莉應視作張愛玲的自況,自我書寫,或者説,九莉就是作者張愛玲藉以“影射”自己,“正如她在一九七五年七月十八日致宋淇信中所揭示的:‘我在《小團圓》裡講到自己也很不客氣,這種地方總是自己來揭發的好。當然也並不是否定自己’。”

  止庵:專改百分之百的筆誤

  早在《小團圓》引進出版之初,就有許多讀者擔心《小團圓》的部分情節會被刪。但昨天《張愛玲全集》主編止庵稱,除了改動了大小二十余處字詞外,《小團圓》並沒有做任何刪節。“我們所做的只是技術上的問題,比如在小説裏面有一處是這樣寫的,寫她姑姑把錢都‘(口加如)’了進去,張愛玲本來是北方人,我是北京人,我馬上明白這是什麼意思。這個‘(口加如)’字其實就是‘孺(左邊是提手旁,右邊是‘需’)’字。再者,簡體版和繁體版的字有些不一樣,但這並不是字寫錯了,只要有依據、有出處,我們就不改。另外就是改動了少數聽不懂的稱呼。”對於刪節問題,止庵認為,《小團圓》其實並沒有什麼可刪的,“我也不是一個沒有尺度的人,我也不是一個膽大妄為的人。所以我自己覺得《小團圓》沒有可刪之處。20多處,其實是一個估數,我實際上每改一個字,就在校樣上貼一個紙條,把為什麼改的理由寫出來。這些理由其實都是技術層面的,與小説內容本身無關。”止庵説。

  京華時報

去論壇發表評論】【轉寄】【列印】【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