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台灣新聞財經娛樂移民雜誌書味圖片論壇

《廣告狂人》狂攬16項艾美提名 憑什麼那麼狂?

http://news.sina.com   2009年09月02日 13:07   東方早報

唐·德雷柏身邊從來不缺美女
庫帕廣告公司的一衆廣告人
三粒扣式西裝在當時很流行
不論男女,煙不離手

    東方早報記者 程曉筠

  狂攬今年艾美奬16項提名的劇集《廣告狂人》的第三季於8月17日開播,該劇終於擺脫了之前叫好不叫座的窘境,首播收視率比第二季開播時激增三成,收視人群達到了280萬。美國的電視劇素來由懸疑劇、醫療劇、法律劇、科幻劇一統天下,《廣告狂人》卻與類型劇毫不沾邊,那麼這部以上世紀60年代紐約麥迪遜大道上的一群廣告人為主角的劇集憑什麼能那麼“狂”?

  劇情

  經濟危機下的拜金懷舊夢

  1960年代,美國的廣告業步入全盛時代,位於紐約曼哈頓的麥迪遜大道上林立着大大小小數百家廣告公司,其中有一家名叫斯特林·庫帕的廣告公司堪稱行業中的佼佼者,它的創意總監唐·德雷柏面容英俊,體格健碩,足智多謀,既有美麗的妻子和兩個可愛的孩子,也有風情萬種的情人,更與身為客戶的豪門千金惺惺相惜,彷彿廣告業中的詹姆斯·邦德。除了唐·德雷柏以外,公司中還有酷愛炫耀其上流社會出生的老闆羅傑·斯特林、識時務的秘書佩吉·奧爾森、野心勃勃卻缺乏真才實學的拜特·坎貝爾等各色人等,他們一邊為了滿足客戶的要求殫精竭慮,一邊又要在生活的困頓中掙扎。

  《廣告狂人》由小衆頻道美國經典電影有線電視台(AMC)推出,曾為美國有線電視台的“老大”HBO執筆熱門劇集《黑道家族》的編劇馬修·威納從創作到劇本一手打造了《廣告狂人》。早在2000年,馬修·威納就開始撰寫《廣告狂人》的劇本。2002年,當馬修·威納向HBO提出《廣告狂人》的拍攝計劃時,已經習慣以“性”、“粗口”與“暴力”搏出位的HBO拒絶了看似平淡無奇的《廣告狂人》。於是,這項成本有限的拍攝計劃落入以播放經典老電影為主的付費頻道AMC手中。2007年7月,第一季播出,2008年7月,第二季播出,最新的第三季於8月17日開播。

  《廣告狂人》中沒有火辣的性愛場面,沒有天賦異秉的奇人異士,也沒有扣人心弦的破案追兇,但它有一樣其他美劇都沒有的法寶,那就是無可救藥的“懷舊”。1960年代初,二戰的陰霾已在美國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種“今朝有酒今朝醉”、金錢主義至上的社會風氣,誠如主角唐·德雷柏所言:“我每天都過得就像是人生中的最後一天,事實也正是如此。”那是一個沒有經濟危機,沒有股票大跌,沒有油價飆升的世界。於是,《廣告狂人》中的歌舞昇平、聲色犬馬成為了當下人們眼中的烏托邦。觀衆很容易沉浸到“曼哈頓”、“骯髒馬天尼”、“老風尚”鷄尾酒、男人的三粒扣式的西裝、女人的細腰蓬蓬裙營造的醉意朦朧的1960年代中去。而這種懷舊氛圍的營造完全依靠細節,劇中的大部分道具都來自二手用品商店,就連製作人馬修·威納也親自出馬,他會因為從曼哈頓的代售店淘回一隻寶緹嘉的復古包而歡呼雀躍。

  角色

  男人與女人的夢想化身

  由喬·漢姆扮演的唐·德雷柏堪稱男人與女人夢想的化身——男人夢想成為他,女人夢想擁有他。這個角色的魅力十足也是劇集走紅的關鍵因素。他的名字(Don Draper)取自美國地産大亨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事實上,他並不是一個完美的男人,他經常有才思枯竭的時候;他也擔心年輕的後輩取代自己,而故意用冷言惡語諷刺部下。不過,你不得不承認他是一個廣告奇才,他會在與黑人招待聊天的過程中,捕捉靈感,然後記錄在紙巾上。別人的無心之言,到了唐·德雷柏那裏就成了創意之源。

  更令人叫絶的是,雖然與三個女人糾纏不清,但唐·德雷柏卻能處理得游刃有余。宛如瓷娃娃一般的妻子是他在一切順利時停靠的港灣;在情人面前,他盡可將自己軟弱無力的一面暴露無遺;因工作遇到的紅顔知己則是最能理解他的人。當然,她們也常常成為唐·德雷柏除工作以外的最大的煩惱。在第一季中,妻子貝蒂不得不去看心理醫生;到了第二季中,知己麥肯將業務轉投競爭對手;而在最新的第三季中,唐·德雷柏身邊又有了新的女孩,但妻子的懷孕令德雷柏重新回歸家庭。唐·德雷柏與幾個女人關係的走向是《廣告狂人》的一大看點。

  服裝

  掀起時尚界的復古風

  美國《新聞周刊》曾在評價《廣告狂人》時稱,觀衆“完全可以關掉聲音,只欣賞劇中人物的華服”。該劇也確實在時尚界掀起了一陣復古風。劇中男性的服裝基本上都是白襯衣配西服三件套,由美國著名服裝品牌布魯克斯兄弟(Brooks Brother)打造。與時下的兩粒扣西裝不同的是,當時流行的西服有三粒紐扣。由此獲得靈感,凱文·克萊恩(Calvin Klein)和邁克爾·科斯(Michael Kors)的2009年秋冬時裝紛紛推出三粒扣式西裝。

  《廣告狂人》中女性角色的服裝更是大有看頭。三位主要女性角色的不同着裝也分別代表了不同的社會階層。來自布魯克林的佩吉·奧爾森的工作服裝是襯衣、短裙加開襟毛衣;乖乖女貝蒂·德雷柏鐘愛CD(Christian Dior)的“New Look”裝扮;而出身於上流社會的繼承人蕾切爾·麥肯則往往以夏奈爾的高級訂製服出鏡。她們三人的着裝風格分別成了J. Crew、普拉達、奧斯卡·德拉倫塔品牌新一季取材效法的對象。

  觀衆

  現實與歷史的交錯

  《廣告狂人》最忠實的觀衆無疑是廣告人。據熱衷該劇的廣告從業人士透露,劇中展現的廣告業的殘酷競爭與當下無異,其中的許多廣告案例都堪稱經典,比如在第一季結尾,唐·德雷柏為柯達幻燈機所做的創意。他把自己與妻子的婚禮以及兩個孩子出生、成長的照片製成幻燈片一一播放,令當場所有人無不動容,柯達公司當即決定取消與其他廣告公司會晤。而至今仍在廣告界有舉足輕重地位的公司在劇中頻頻出鏡,比如大名鼎鼎的麥肯公司,他們成了斯特林·庫帕公司的競爭對手,並一心想挖走唐·德雷柏。

  除了現實以外,以1960年代為背景的《廣告狂人》也還原了當時的政治背景和社會大事件,比如甘迺迪與尼克鬆的總統大選,陷入受賄醜聞的尼克鬆不得不向廣告公司尋求幫助,通過重新包裝以輓救形象。雖然這些並不是整部劇集的主綫,但是穿插其中卻令故事顯得更真實。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