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台灣新聞財經娛樂移民雜誌書味圖片論壇

《張居正》美化主角引爭議 唐國強演大臣像皇帝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4月27日 19:14   南方日報

在《萬曆首輔張居正》中,唐國強扮演的張居正被指太像“皇帝”
梅婷和馮遠征一個扮太后一個扮太監,但褒貶不一

  ◎電視劇《萬曆首輔張居正》美化主角引爭議

  ◎編劇熊召政回應:“往後看就不再高大全了”

  40集電視劇《萬曆首輔張居正》一波三折,前後被拖延了4年,日前才在東方衛視、浙江衛視、北京衛視播出。沒想到,該劇一開播就引發巨大的爭議。因為在歷史上並不完美的張居正,在劇中完全成了正面人物,觀衆戲稱“高大全”的張居正為“好公仆”。此外,觀衆對演員的表演也紛紛挑刺,稱扮演張居正的唐國強“整個一穿着大臣服裝的皇帝”,而扮演李太后的梅婷“就像一個穿着太后服裝的宮女”。只有馮遠征扮演的太監馮保大受好評。昨日,本報記者致電小說原作者、該劇編劇熊召政,他對這些問題一一作了回應。

  ○一些質疑

  一、張居正太過完美?回應:往後看就不再“高大全”

  《明神宗實錄》形容張居正既“成君德”,又“偏衷多忌,小器易盈”。而電視劇中的張居正,一出場就敲響了數年沒人碰的登聞鼓,非要吵醒皇帝出早朝,廷議平亂之事。還在下班回家路過民巷的時候,當場捉拿了行兇搶人的“妖道”,救下了後來的紅顔知己玉娘。這樣公私兩面都正氣凜然的形象,被很多觀衆戲稱為“大明公仆張居正”。不過,有觀衆翻出史書對比後發現與劇中的人物大相徑庭,張居正其實是一個複雜的實用主義者,遠非劇中設定的那樣完美。

  熊召政表示,小說更接近歷史,電視劇中的張居正確實有些類型化。“這是電視劇的表現手法決定的,男一號必須正面。這部劇又是以國家重大歷史題材來審查,所以和小說不同,有點高大全。”不過他透露,劇情發展到後面,張居正的缺點就會逐漸暴露出來。正如導演蘇舟所說,張居正謀略簡單化,都不像個政治家。後期的張居正比較驕橫,用32抬大轎回家省親,還有宮女陪伴,光宗耀祖的私欲膨脹,都是無法迴避的。熊召政希望觀衆不要抱有成見:“如果觀衆有耐心往後看,就會發現張居正不再是‘高大全’了。”

  二、唐國強不像大臣像皇帝?回應:他的處理守住了本分

  在演員表演方面,不少觀衆認為馮遠征扮演的太監馮保相當精彩,而對於唐國強和梅婷的表演則見仁見智。有些網友甚至認為,一張“皇帝臉”的唐國強,這次演“大臣像皇帝”。有人發表評論說:“不止是古裝劇,現代題材中,由於演慣了大人物,喜歡端架子,領導人物的模式化、臉譜化、類型化,成為影響唐國強演藝事業取得更大突破的瓶頸。”

  關於這一點,熊召政分析:“唐國強出鏡率太高,演這個類型又太多,大家可能出現了審美疲勞。其實他在這個戲上很用了點心思。體現在細微之處,比如演皇帝他眼神劍拔弩張、咄咄逼人,但演張居正他基本低眉順目,處理上守住了本分。”另一個原因,他認為這個角色可塑性沒有“馮保”那麼高,所以馮遠征這個人物實際上比張居正更容易出彩。

  三、梅婷不像太后像宮女?回應:就是希望她演出反差

  而梅婷扮演的太后更招致不少微詞。劇中,在張居正的政治同盟中,梅婷扮演的李太后是非常重要的人物,她和張居正、馮保成了最牢固的“政治鐵三角”,而且她和張居正之間也充滿一種互相欣賞的愛慕之情,她很好地把握國家與個人私情之間的張弛之度。這是梅婷第一次演古裝戲,最大的質疑是指她沒有太后的威儀,“和劉曉慶、斯琴高娃比起來,梅婷演的李太后就像一個穿着太后衣服的宮女,一點威儀都沒有。”

  熊召政認為,對於這類表演的問題他不好多做評價。而導演蘇舟認為網友對梅婷的質疑有失偏頗,“當初塑造這個李太后時,她其實就是一個普通的、軟弱的女子,並不是那種特別有野心的女人。但內心卻也是很堅強的。我們就是希望梅婷能演出這樣的反差感。”

  ○一些真相

  一、張居正“忘年戀”為何被刪?回應:有專家認為會誤導觀衆

  雖然《萬曆首輔張居正》終於得以播出,但還是有一些遺憾———比如60歲的張居正和16歲的玉娘忘年戀戲份被大大刪減。對此唐國強表示:“很多上了年紀的人都對這段忘年戀很有共鳴和感觸。”

  熊召政透露,這一段情節並非歷史事實,而是小說虛構的。“張居正有他的一些紅顔知己,我把這方面類型化到玉娘一個人。在明代,這不算什麼事,司空見慣。”他表示,“忘年戀”之所以被刪掉,是審查的時候,一些專家認為會誤導觀衆,因此從某一種嚴肅性考慮,提出刪改意見。

  二、“十萬雪花銀”用錯了?回應:銀子在明代初就有了

  有觀衆看了該劇之後,指出了其中的台詞有誤:小說固然可以創作,但是也不可能像電視劇15集14分鐘那段談兩淮鹽運使人選時,說出“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三年清御史,百萬雪花銀”這樣的台詞吧?這可是明朝!在張居正改革前,白銀根本不是貨幣。所以“十萬雪花銀”之類的話不可能出自明前中期。只可能是在張居正白銀貨幣化改革後,或者是清朝。

  熊召政解釋,任何一部作品有硬傷都可以理解。這句話《儒林外史》也用了,這是有爭議的一句話,表達的意思大家是理解的。另外,“在張居正改革前,白銀不是貨幣”也不准確,銀子在明代初年就用來給官員發工資,所以有“俸銀”一說。

  三、張居正和李太后有曖昧?回應:他們沒有越雷池一步

  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碩士生導師酈波去年10月曾在央視《百家講壇》主講《風雨張居正》。對於張居正的人品評價,酈波說,張居正很可能跟李太后“有一腿”。酈波說,“張居正要靠李太后支持才能完成萬曆新政,李太后要靠張居正來維持她的大明江山。”並放言,“李太后家的戶口本上,戶主叫張居正。兩人有共同追求,還有相濡以沫的10年時光。”而說到與“張居正”之間的種種情感糾葛,梅婷則坦言這種愛慕、敬仰以及被歷史所壓抑着的感情演繹起來相當辛苦,也相當有挑戰性。

  熊召政則稱二人只是彼此傾慕對方,沒有越雷池一步。“劇中的張居正與李太后、太監馮保及其他主要人物的關係、感情只能放在當時的歷史環境下去理解,就如張居正與李太后之間最多隻能是柏拉圖式的情感,而絶不會有什麼曖昧關係。”

  南方日報駐京記者陳祥蕉 實習生鄢秀欽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