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乖乖女張含韻艱難長大 復出再戰舞台(組圖)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7月29日 21:09   四川在綫-天府早報

  你還記得那個唱着“酸酸甜甜就是我”的可愛女孩張含韻嗎?6年前的“超女”比賽上,年僅14歲的德陽女孩張含韻一唱成名,迅速走紅歌壇。然而,在李宇春、張靚穎、張傑等選秀歌手迅速崛起時,她卻漸漸沉寂。近日,張含韻再度出現在公衆視線,以選秀前輩的身份繼續參加選秀節目:浙江衛視的《非同凡響》,引來媒體大嘩。

  記者日前輾轉採訪到身在杭州的張含韻,她對自己復出參賽十分坦然。當年那個滿口港台腔的小女孩,如今說話大大咧咧。她承認這幾年發展得不如人意,“我曾經錄節目被柯藍駡哭,哭完該幹嗎還得幹嗎!”再當選手,她只想告訴公衆:當年的那個小姑娘長大了!

  運那一年,諸事不順

  公司解散,她失業了

  2004年,沒有出色的嗓音條件,沒有專業的唱功,看上去怯生生的小女孩張含韻憑甜美外形被評委一路保進“超女”總決賽,最後獲得當年的季軍寶座。14歲少年成名,之後迅速被北京天中公司簽下前往北京發展,張含韻的一舉一動無不備受關注。被指不良少女、在北京念女中、出唱片……當時,她的新聞都能成為娛樂版頭條。只是很快,她又歸於沉寂。

  回憶當年的意外走紅,張含韻覺得“彷彿如同一場夢”。“我還記得當時坐長途客車到昭覺寺,再轉了好幾路公交車報名,後來懵懵懂懂就進了這個圈子。”因為年齡小,張含韻簽約公司後繼續在北京念書,公司給她出了專輯,並在2006年安排她前往香港發展,以“可愛教主”的身份很是火了一陣。但是,歌壇的蕭條也影響到張含韻所在的公司,天中先是不願再投錢給藝人出唱片,後來乾脆解散,給了張含韻一個措手不及。

  北京買房,她沒錢了

  張含韻透露,2007年的她已經略有積蓄。為了安心在北京發展,她在2008年初房價最高的時候,趕着購買了一套100多平方米的兩居室新房。“這個決定几乎花完了我之前所有的存款。沒想到緊接着我就發現自己失業了,因為公司已經不想投一分錢在藝人身上。”

  那一年,張含韻覺得天都塌了下來,“我每天下午一兩點才起床,因為沒事做啊!晚上12點卻還躺在床上輾轉反側睡不着。有一天我睜眼到天亮,拉開窗帘,看見外面車水馬龍,趕着上班的人神色匆匆,這一切卻和我無關,委屈得大哭了一場。”

  張含韻住的小區裡有不少圈內同行,“偶爾碰到,人家會問我在忙什麼,我就覺得特別尷尬。久而久之,除了買生活必需品,几乎不出門。面對他們,我已經沒有自信。有時一整天不說話,我會悲哀地想,曾幾何時,我也是能說會 道的,怎麼 會變成這樣了!”

  向左,

  曇花一現的背後

  一把眼淚

  這個德陽女孩紅過,但很快就被淹沒在娛樂圈的大染缸中。2008年,先是花光積蓄買了高價房,接着又因為公司解散而失業。一度閉門不出的她,剛接個工作,又遭來前輩的批評……眼淚,也許是這個14歲女孩幾年娛樂圈之行最好的詮釋。

  勢那一段,萬念俱灰

  改當主持,她被柯藍駡了

  張含韻從來沒有把自己失業的事情告訴媽媽,“因為說了她也不懂,只有徒增煩惱”。就在她擔心着吃完老本怎麼辦的時候,跳槽到旅遊衛視的原“超女”導演王平找到了她,希望她能加盟主持旗下的節目。“那時候我已和公司解約,但暫時沒有新簽公司,因為怕和天中的合約一樣,談得又對自己不利。現在好不容易有工作了,肯定得抓住。”雖說完全沒有主持經驗,張含韻依然硬着頭皮上,結果剛一去就慘被柯藍駡哭。

  迴首當年慘狀,張含韻除了自嘲,還有感激,“那時我和吳大維、柯藍一起主持《必須時尚》,本來幾個主持人應該很有默契,但柯藍說完,我就傻愣着不知道該如何介面,因為我沒學過,領悟得太慢,總要柯藍他們教我”。

  獅子座的柯藍性格直爽,在張含韻再一次瞎接話之後,她當着衆人的面開起玩笑,“你這個小笨孩,我告訴你,你下次再亂接話,我就打爛你的屁股。”這句大姐姐般的玩笑話,衆人一笑而過,卻令張含韻無比自卑,後來躲到廁所裡哭了好一陣。擦乾眼淚,出來該怎樣還得繼續。幸好張含韻熬過了這一陣,很快就能獨當一面。對柯藍和吳大維,她說,“真的是很麻煩了他們好一陣”。

  改拍電影,她被曾志偉笑

  14歲就進入演藝圈,這是張含韻的幸運,卻也因此讓她過早承擔了太多壓力。她笑着透露:“我本來打算到四川師範大學影視學院念大學的,結果因為媒體爆炒,就出脫了。”

  張含韻說,她14歲就被曝光早孕、在學校打架駡髒話,變成一個“典型的不良少女”,“當時我聽了這些就哭,不過漸漸就麻木了,我適應能力還算不錯”。後來媒體說她沒文化在節目裡念錯字,她就想高中後正兒八經念念大學,“本來川師影視學院都聯繫好了,結果媒體走露風聲,這事就黃了”。

  不能在學校裡念書,幸好張含韻還可以在社會這所學校裡歷練。結果因為年齡太小,還是被曾志偉委婉感嘆不懂事。張含韻透露,她拍電影《浪跡天涯》時才十六七歲,演藝圈那套做人的規則完全不懂。結果就因為在片場,見到曾志偉時只是很羞澀地點點頭、笑一笑就走開,就給人留下冷漠、高傲的印象。後來曾志偉的一句“張含韻這小姑娘,不懂事”,輾轉傳到張含韻耳裡,驚出她一身冷汗,擔心從此被打為另類。

  但是現在,張含韻已相當釋然,“演藝圈有自己的生存法則,比如你要對導演畢恭畢敬,該倒水就倒水,該遞椅子時動作就要快。這已是不用說的秘密了,反正現在我已經長大了,慢慢學,慢慢適應唄”。

  向右,

  再次參賽當新人

  一把辛酸

  復出參加浙江衛視的選秀《非同凡響》,張含韻一度被媒體質疑爆肥回爐猶如回鍋肉,但她並不介意。簽約劉德華在內地投資的德駿影視,張含韻只想把自己當新人,學着堅強,學着懂事。

  再當選手相信包小柏

  至於復出參加浙江衛視的選秀《非同凡響》,張含韻坦言“只考慮了一晚上,第二天就答應了”。做出決定之後,她有些感傷地哭了一場,“因為我還是擔心當年喜歡我的小孩已經不在電視機前了。我去參賽,肯定會展示一個長大了的張含韻,但大家如果不接受現在的我,我該怎麼辦?”

  後來,包小柏的一句“含韻,你要相信我”給她吃了定心丸。雖說上周比賽上的一曲《橄欖樹》,張含韻緊張得聲音發抖,沒想到現場反響卻非常熱烈。因此,她對老師包小柏佩服得五體投地,“因為他不僅知道我該唱什麼歌,甚至連我適合什麼樣的衣服、怎樣搭配都很有經驗,我完全沒見過這麼全能的製作人”。

  對包小柏的信賴,讓張含韻對媒體諷刺她爆肥再參加選秀如炒回鍋肉也毫不在意,“這又有什麼關係呢?反正我想學東西,而包老師又是這麼牛的一個人,所以,我就當給自己一個轉變的機會,讓大家知道張含韻已經長大了”。

  不吃肉再瘦5到10斤

  復出的張含韻,一張略微顯胖的舞台照,讓觀衆完全無法把她和當初的可愛乖巧聯繫起來。“爆肥”究竟有多肥?張含韻故意裝出委屈,“其實我才96斤重,身高1.64米,你說我胖不胖嘛?我只是沒有按藝人的標準瘦成電線桿而已!”很快,她又咯咯笑道,“這是我的責任,我是四川人嘛,四川女娃兒骨骼小,臉胖,看上去就肉嘟嘟的了”。

  張含韻說,為了比賽,她不得不繼續減肥,“兩個月,打算再瘦5到10斤。現在不吃肉和米飯,而且定期運動。只是經紀公司不准我吃減肥藥,也不准打瘦臉針,只有慢慢熬了。”她央求觀衆要相信她,“如果我不瘦下來,就再也無顔見江東父老了”。

  不賣酸辣粉當定藝人

  對於未來,張含韻自認心態擺得很正,“有機會唱歌當然好,拍戲也可以,總之我這輩子就當定藝人了,干其它的我也不會,你總不可能讓我回去賣酸辣粉嘛,哈哈!”

  張含韻今年新簽了公司,是劉德華在內地投資的德駿影視。直接負責業務的公司老總認為現在的歌壇境況,張含韻不可能只做歌手,這逼得張含韻全方位發展,“如果現在讓我拍戲,要我馬上哭出來還差火候,但讓我詮釋別人的內心,還是能夠勝任的!以前我拍戲,別人說演得不好,我就不敢去看。現在就一定會厚着臉皮去看哪裏拍得不好。我是演藝圈的新人,心態一定要擺正。”

  至於參加《非同凡響》能有什麼收穫,張含韻並不太在意,“我只要在這個過程中學到東西就行了,其它的順其自然吧!” 早報記者吳曉鈴

  記者手記>>>

  沒了可愛但很直率

  電話採訪張含韻安排在本周二的深夜10點。電話接通,張含韻還在排練現場。電話由工作人員轉過去,傳來一個有些沙啞的聲音,讓人不敢確認電話那端,就是當年那個聲音嗲嗲的乖乖女。

  聽說記者來自四川,原本一口普通話的張含韻換成了家鄉話,她對所有問題有問必答,不掩飾對包小柏的崇拜,自曝好吃到滿北京尋川菜,更沒想過採訪中“供”出曾志偉和柯藍,會不會得罪前輩。大大咧咧、毫無心機,頗有幾分四川辣妹子的爽快。

  採訪從半小時聊成了50分鐘,張含韻的手機被打到沒電,她自嘲“是我成話嘮了”!這樣的張含韻,離當年的可愛漸行漸遠,卻保留了幾分心直口快,然後學着懂事、開始堅強。也許不久之後,就是張含韻美好的明天。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