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宮》收視高口碑低 楊冪成第二個“小燕子”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2月21日 15:43   北京晨報

《宮》劇中的睛川與八阿哥

《宮》劇中的睛川與八阿哥

  湖南衛視熱播劇《宮》昨晚上演大結局,在飽受“腦殘劇”詬病的同時,收視與話題的確造成了一時之熱。面對類似“弱智”、“低端”、“山寨”的負面評價,編劇於正無奈回應,“戲紅是非多。電視劇的功能首先要娛樂,其次才是寓教於樂,《宮》在本質上跟《快樂大本營》和《非誠勿擾》是一樣的,觀衆不必上綱上線。”

  質疑一 穿越可容忍 硬傷不應該

  作為一部穿越劇,大可不必按照所謂歷史正劇的標準去要求,劇情狗血一點、扯一點都能容忍,但類似“尚書房”寫成“上書房”這種硬傷還是不要犯的好。對此,於正解釋說,“這個錯誤我承認,下次肯定不會再犯了。但是像‘唐三彩不應出現在太子別院中,因為古代它是陪葬品’的說法我不太同意,就像現在有很多喜歡玩收藏一樣,清朝肯定也有這樣的達官貴人,不然怎麼會有唐三彩流存到現在呢?另外,有很多約定俗成被觀衆接受的東西,我明知道是不對的,但沒有必要去改變。比如,清朝是沒有‘皇阿瑪’這種說法的,歷史上叫‘汗阿瑪’或‘父皇’,如果改變了觀衆反而覺得彆扭。”

  如此以來,是否有“迎合觀衆、將錯就錯”之嫌呢?於正認為,“有關‘九龍奪嫡’這種深宮內幃的東西不會出現在歷史課本上,這段歷史充其量就像是清朝的八卦,只會出現在評書中,《百家講壇》對這類題材才會感興趣。”

  質疑二 劇情太腦殘 低幼受誤導

  對於“《宮》劇情腦殘,吸引低幼觀衆”的評價,於正表示,“瓊瑤的任何一部作品的影響力都超不過《還珠格格》,這是事實。現在的觀衆是文化水平低,但欣賞水平高。我今年33歲,可能像我這一代人文化水平較高,但都不看電視,但爺爺奶奶、爸爸媽媽要看,他們才是收視的主流人群。《宮》最開始我寫了兩集,嚴格按照歷史寫的,我覺得特別棒,但我家保姆說不好看,我就廢掉了。後來我就想用一種簡單的方式表現一個少年成長的過程。它就像《快樂大本營》、《非誠勿擾》一樣,就是讓觀衆的情緒鬆弛就足夠了,不必上綱上線。”

  而至於劇中的離譜情節會不會誤導年輕觀衆對於歷史的認知,於正認為,“歷史課本上對這段歷史的描述是《中俄尼布楚條約》,而不會是九龍奪嫡。電視劇的功能首先要娛樂,其次才是寓教於樂,我倒認為這恰恰可以引發青少年對於那段歷史的興趣,如果他們能藉機去通過圖書等別的方式了解的話,恰恰是普及了那段歷史,倒是一件好事兒,就像晴川在現代社會時就是個‘雍正控’。”

  記者手記

  實話實說,由於工作需要,我看了《宮》,但是實在有點看不下去。偶然有天發現身邊和網上竟然有很多人在討論這劇,既有追楊冪和馮紹峰的小粉絲,也有不少人在探討如此爛的劇為什麼能這麼火?爛的理由無非是藉著穿越劇的外殼,“言情、惡搞、歷史、偶像、狗血、山寨”,沒有任何顧及的把什麼元素都往裡裝。雖然對很多劇目奉行着“不喜歡不要看,邊看邊駡凈添堵”的原則,但還是要說兩句。

  一部影視作品可以不拘泥於歷史的真實,但藝術的真實和邏輯的合理性是必須有的。同樣是古裝劇,《金枝欲孽》、《大長今》這樣的劇為什麼能收視口碑雙贏,無外乎做到了上述兩點。而像《宮》或許永遠不可能成為經典。兩者之間的區別就像“一鍋亂燉的大餐”與“一道精緻的菜品”,前者解的只是一時之饑,後者值得細細去品。

  穿幫連結

  “穿幫鏡頭”成為國內古裝劇難以去除的魔咒,即便是穿越劇亦如此。《宮》被網友挑出了二十多處穿幫鏡頭,目前流傳於網上的照片就包括了水龍頭、空調,先打左臉再打右臉,伸出左手卻變右手等。於正說實在是冤枉,“很多圖片都是工作照片,像拍到工作人員打手機,根本就不可能出現在劇中。”但即便拋開這些道具上的“栽臓”,一些歷史硬傷卻是實實在在。 

  八阿哥和九阿哥被削去宗籍後,雍正為他倆改的兩個名字,完全反了,歷史上八阿哥是叫阿其那,九阿哥是叫塞思黑,可在《宮》中,八阿哥成了賽思黑,九阿哥成了阿其那。

  四阿哥說記得他小時候赫舍裡皇后給皇上做過一件龍袍,四阿哥是公元1678年出生的,而赫舍裡皇后在公元1674年就去世了,四阿哥小時候怎麼可能看到赫舍裡皇后給皇上做龍袍呢?

  某集,八阿哥和九阿哥竟然走在皇帝專用的御道上,這豈不是犯了死罪。

  劇中阿哥們讀書的地方寫着“上書房”。“上書房”是道光年間才改的,之前都叫“尚書房”。

  楊冪 第二個“小燕子”出世

  隨着《宮》的熱播,“晴川”楊冪有如十多年前的“小燕子”趙薇大有躥紅之勢,雖然楊冪此前已經演過《神鵰俠侶》、《聊齋誌異》、《紅樓夢》等劇,但《宮》無疑為楊冪迅速積累了大量人氣,這點楊冪自己都沒有料到,“剛開始就是喜歡這個劇本,一個個的包袱會讓我有很大的表演空間。突然有一天發現我的微博轉發量、評論量竟然在十幾天裡漲了七八十萬,才意識到《宮》播的不錯。”

  “收視高、話題熱”無可爭議,但《宮》的口碑褒貶不一也是事實,認為“輕鬆足矣”者有之,評價“山寨、瞎扯”者也不少。楊冪回憶說當初接拍時就覺得編劇於正很會講故事,永遠不知道他下一部要寫什麼,包袱一個接着一個,會有想像空間,“像我看到有觀衆說《宮》像《流星花園》,古裝版的‘F4’欺負古裝版‘杉菜’,我演得時候都沒意識到這些,後來想想還真是有點類似。不過,灰姑娘的情節好多偶像劇中都會有,穿越劇的故事怎麼編都能說得通。” 

  於是,觀衆看到了將“杉菜”和“小燕子”融為一體的“晴川”,個性古靈精怪、俏皮善良。楊冪也流露出對於晴川的喜愛,“我本人的性格跟晴川很像,神經很大條,也很容易原諒別人,所以演得時候特別順手,沒什麼難度。而且細節和動作上也沒那麼多條條框框和禮儀,因為晴川是穿越到清朝的,所以像她說話時愛手舞足蹈、喜歡兩個食指碰在一起等都是我平時的習慣。”

  談及與劇中搭檔“八阿哥”馮邵峰近日的緋聞,楊冪立刻澄清,“我17歲就認識他了,要成早成了,況且我喜歡比較成熟的男人。我才24歲,還想多奮鬥幾年呢,經驗和閱歷是別人給不了的。”而對於演藝事業的規劃,楊冪表示不排斥拍古裝偶像劇,“可能觀衆看我演古裝都習慣了吧,總有古裝角色找到我。但是如果有一個機會,讓我去挑戰一個很醜的人,我願意藉機把偶像的包袱卸掉。”

  晨報記者 馮遐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