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金超群自建影視城:十八年演活了包青天(圖)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3月15日 21:28   荊楚網-楚天都市報

金超群、何家勁、范鴻軒再聚首

金超群、何家勁、范鴻軒再聚首

金超群飾演包青天

金超群飾演包青天

  本報訊(記者 張聰) 從1993年至今,他、何家勁、范鴻軒的組合,讓幾代人記住了包公的形象。演了18年,觀衆還就看他順眼,可在這“鐵三角”之外,觀衆們並不知道,為了讓包公戲好看,他堅持自己編劇,自己找投資,甚至為了“包大人”專門搭建影視城。

  日前,金超群又一部包公戲《包青天之七俠五義》在各大衛視播畢,而在接受記者專訪時他笑稱,其實自己的個性跟包公有些相通,“我衡量事情,心裏會有一把尺。”而當這把尺不符合周遭環境時,他不會“摺尺”,只會忽視環境。

  最開始,他也不願意就此“定型”

  天天娛樂(T):演了這麼年包青天之後,許多觀衆自然而然把您當成了包公的化身。現在的您,很有點特型演員的意思了。

  金超群(J):演員的立場,當然是希望自己什麼都能演,而我說句不謙虛的話,其實我也是什麼角色都能演!但你架不住觀衆先入為主的觀念。演好了包青天,你就是包青天。

  演員認同的是永遠不要去演同一個角色,但有時候就沒辦法。不過後來我也明白了,國內市場太大,觀衆多、演員也多,你怎麼讓你和觀衆建立聯繫求得關注?其實,特型演員是一個很好的路子!要討巧的話,這個最簡單,你不必再向觀衆重新介紹自己。

  T:您也說是後來才明白,最開始曾經為此有過困擾嗎?

  J:當然有,剛開始很抗拒,我換一個別的戲,就有評論的聲音出來說感覺不對,你還是回去演包公吧!我是個非常不服氣的人,那時候我已經不年輕了,可為了轉換角色,我去拍《天師鐘馗》,弔威亞、飛鋼絲……這種拼命有效果,但我後來發現,你再認真,這個在觀衆那兒都不如包公來的深刻,一次次之後我就不嘗試了,大家認定了,算了吧!

  T:那包公這角色對您來說意味着什麼?

  J:我本身蠻正義的,從小到大自己衡量事情心裏會有一把尺,但你周遭的環境往往跟你這把尺不同。(對啊,那您會妥協?)那就太可悲了!我只會當做沒有這個環境!

  而包公,我感覺他的那把尺和我的差不多長短,而且他也善於堅持——這樣我會覺得跟他有共鳴。其實每個人都有正義感,在他(包公)身上,我感覺能實現自己。比如現在,我不喜歡的事情,哪怕是賺錢,我都會拒絶,你都不知道,有時候拒絶一筆錢,那個成就感會超過一切!

  後來,怕別人搞砸,他自建影視城

  T:那您演包青天就好了,為什麼還要親自編劇?是不是怕別人把這個故事講差了?

  J:一般的編劇還真的蠻爛的!這個話蠻難聽,但我說的是真話——我以前試過,請編劇來,我說故事他創作,出來的東西不行!但是我這個意思並不是別人都不好,只有我金超群行。我的想法,是我對包公戲投入過太多,了解也多,而且我跟他感情深,可能我來做更合適。找別人的話,就算遇到不錯的編劇可能出彩,但我也怕他會毀掉包公精神。雖然我知道自己編自己演並不是好事兒,但沒辦法。

  T:自編自導自演,這個可能別人也能理解,但您為了包公,還自建影視城……

  J:(大笑)當初跟別人慪氣了!大概是1996年,最開始在內地的一些景點拍,那時候沒現在開放,遇到不講道理的人,一氣之下我自己搞。(那經濟上吃得消嗎?)我沒有小孩,就我跟妻子兩個人生活,並不需要太花錢。但我對這個行業有眷戀,對包公有眷戀,那怎麼辦?那就不怕花錢了!

  T:太愛一個角色有時候也會不允許它受到傷害,六小齡童就幫孫悟空維權,那您看到別人拍的包青天,會生氣嗎?

  J:曾經有人換一種說法來問我,說是我對《少年包青天》怎麼看,那時候我其實不開心,你說你“少年”誰不行,幹嗎非得騷擾包青天呢?因為熟悉包公的人知道,包公無少年——他出來當官就已經39歲了!但我現在不會生氣,換個思路吧,這說明包青天有市場,老百姓愛看。

  有時候,還真不願跟“展護衛”比

  T:其實觀衆還蠻好奇您那個黑面妝是怎麼化出來的?

  J:黑臉,鐵面嘛,這也是從戲劇那裏來的。可我一開始就不願意黑得像鍋盔,想來想去就用深咖啡色打底,足足要涂7層!一層層往上拍呀,然後用蜜粉定妝。至於那個月牙兒,最開始我是用海綿剪了之後用膠粘到臉上,等它凝固。反正過程很痛苦,最開始化妝至少要2個半小時,現在搞順了,一個小時。

  T:而且很多觀衆也不知道您最開始是演瓊瑤戲出身的。

  J:但我反派角色演得多!那時候台灣流行奶油小生,我不是啊!怎麼辦?靠不上外形只能靠演技,那就演反派。當時混得真的不好。(很落魄?)落魄!當時50塊台幣(約人民幣11元)我都能用一周,天天吃泡麵,但年輕不怕啊!

  而且我不願意妥協,那時候圈裡流行送禮、逢迎拍馬,我不幹這個!角色自然少。不過我的辦法就是,你給我一個角色,我就把它演好。後來別人也知道,金超群這個演員好用!其實就連包公,也是找了5個演員別人都拒絶,我才得到的機會,那時候他們覺得,之前80年代已經有過一個很經典的包公了,那這個包公有什麼好演的!

  T:跟何家勁、范鴻軒老師這麼多年搭檔,現在情誼更深了吧?

  J:其實不拍戲,我們平時都不怎麼聯繫,但我們有非常長的時間培養情感,年輕時一起拍戲,一起打球一起玩。那都是革命情感。現在大家都老了,有時候站在一起很氣人的!(這個怎麼說?)何家勁愛運動,他身材好啊,范鴻軒演的角色反正也是慢吞吞的,我就麻煩了,一演上公堂的戲就要使全力,這時候就很費勁了,一比,我老啦!

  來賓檔案

  金超群

  台灣知名演員,18歲起參加舞台話劇演出,歷經演員、導演、舞台監督等職務;也曾做過電影演員、副導演。早期飾演的角色大多是反派。

  1993年,金超群因出演了電視連續劇《包青天》一夜成名,並因此獲得1995年台灣廣播電視金鐘奬最佳男主角奬。1994年,金超群解約成為自由藝人。其間,參與近五十余部電視連續劇集演出,兼任過編劇、導演、製片人等職,還在藝術學校教授表演學。

  記者手記

  聽到金超群的聲音,你可能會莫名其妙地“穿越”,因為他那抑揚頓挫的語氣,真的太“包公”了。

  採訪之前,我直覺他和六小齡童的相似:因一個角色被大衆所喜,然後徹底被這個角色“框”住,他們成了角色的代言人,也會為角色維權,甚至為此落人話柄。

  不過採訪之後,我感覺金超群“陷”得更深:自編、自演,自建影視城,他樂在其中,死心塌地地認為這就是“幸福”。而他的性格似乎也帶着包公氣:年輕時他有過“沉寂”,不是演技不行,是不甘溜須拍馬;中年時只因為不想慪氣,他花掉大半輩子的積蓄專門在青島開闢“金超群影視城”,而這個影視城只拍“包公戲”,此外一年四季掛着“裝修”的免客牌——老金說,“我的影視城,不出租、不迎客。”

  不想着掙錢嗎?他的解釋乾脆,沒孩子,跟妻子兩人能花多少錢?他言語中透露的是享受,年輕時為了錢可能得接廣告,現在,他用不着了!甚至拒絶一筆錢,他都覺得是“成就感”。

  像包公嗎?真像!不過也還好,這個“包公”跟電視劇裡的不太一樣,他會笑,還會耍幽默。採訪當天記者因感冒連連咳嗽,而他因工作勞累同樣咳嗽不止,“這個採訪,還挺有紀念意義”,他說完哈哈大笑。

  其實這樣挺好,雖說戲如人生,但這個人在他的堅持之外,又不像“包公”只余了剛正不阿。直接、坦誠,還有着一些可愛的顔色,這,才是真正的金超群吧。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