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新水滸:有節制的江湖精神 潘金蓮像包法利夫人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8月08日 18:08   新京報

盡管編劇強調不是為潘金蓮翻案,但多少也有美化的嫌疑

  點擊觀看新版《水滸傳》高清大片

  □趙朱 70分

  新版《水滸傳》最成功的地方,應該就是忠實於原著,沒有像98央視版那樣,大刀闊斧地修改,結果導致結局飽受觀衆詬病。尤其是新《水滸傳》在最大限度上,突出了原著小說裡最重要的兄弟情義,與江湖豪俠氣質。

  其實,原著小說本身就是相對矛盾的,否則也不會在李逵、魯智深、武松這一干亡命之徒的最後結局上,硬攀附上些八竿子打不着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禪宗思想。所以寄希望於改編電視劇有所突破,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要忠實地還原,至少像模像樣地給讀者一個本來的面貌,也就足夠了。

  當然,過度拘泥於原作,也是新《水滸傳》一個比較大的致命傷。比較突出的缺失就在於半文半白,聽起來很不舒服,時不時還是有不小心雷得人半死的台詞。關於童貫戲謔地稱林沖是“如花似玉”這種段子,大多數觀衆應該都已經領教到了。但是至少這句台詞還讓人記住了,而其他那些不時出現的“咱家”、“鳥廝”等小說中的原話本來也無可厚非,只是突然搭配上比較白話的台詞,就難免讓人覺得有點不倫不類了。

  當然,借助更先進的拍攝手法,新《水滸傳》在舞美、人物造型、戰爭場面等各方面,其實還是有很大進步的。尤其是馬戰群戲等等,氣勢磅礴,看起來也不山寨了。內地武指國建勇(微博)的武打動作設計,也並不見得就比當年的大師袁和平顯得更小氣,整體而言,算得上進步不少。

  新版《水滸傳》更成功的一點還在於,它並沒有過度泛濫地渲染這種江湖精神與豪俠氣質,而是在情義方面做了更多的文章,很好地紓解了原著小說那些帶有宿命論與野蠻氣息的封建思想,非常節制地展現出一個江湖衆生相。

  劇評人打分

  ●韓大刀 80分

  雖然新版武術指導國建勇沒有老版袁和平的袁家班名氣大,但每一場武戲都根據人物特點做了相應的設計,沒有掉鏈子,個別動作場面戲不遜於動作電影。

  ●鐵任 70分

  大膽的改編,挖掘出了名著的新內容,救活了古典文學和現代影視的生命力。

  ●孤煙 65分

  新版《水滸傳》和新版《紅樓夢》一樣,都太像教科書了,每到緊要處就定格蹦出來原著中的文字,後者則是用大段冗長的旁白,嚴重影響觀衆的情緒,並且直接導致電視劇變得不倫不類。是導演想讓作品更貼近原著,還是他們的功力不夠?

  ■ 對話編劇

  潘金蓮很像包法利夫人

  新京報:《水滸傳》原著小說中,宋江的登場在第十八回,晚於高俅、王進、史進、魯智深、林沖、柴進、楊志、劉唐等諸多人物。但新版《水滸傳》第一幕就是宋江運送花石綱遭奚落,隨後晁蓋、吳用等主角迅速登場?

  溫豪傑:這樣可以更好地吸引觀衆的關注,如果按照原著演,第一個好漢出場,得排到四五集之後,宋江出場至少得二十集以後,八十多集的戲,觀衆很難有耐心,所以我們開場就是宋江運送花石綱,然後圍繞劫取生辰綱,讓其他人物迅速登場。

  新京報:新版中台詞半文半白,摻雜在一起,是誰的想法?你個人感覺是否合適?

  溫豪傑:我們在開始的想法是,尊重原著,就是原著怎麼說我們就按說的打字幕,後來覺得這樣是不負責任的,有些觀衆會看不明白。所以我們在古文的基礎上,盡量翻譯,讓大部分人能看得懂。但我們有一個最高原則,就是保持原著的文學性,用原著的語言風格編寫台詞。我們在創作時也有一個要求,絶不出現現代詞彙,但在現場拍攝的時候,可能有的演員就自己揮發出來些現代詞彙,全劇一共不到10個,但這不是有意的。

  新京報:新版在原著的基礎上,有些細微處有比較大膽的改編。比如宋江前往晁蓋莊上,相互試探的戲碼,尤其是宋江故意扔掉招文袋,而晁蓋一碗酒工夫就派人找了回來,這些部分是不是有借鑒香港黑幫片的元素?

  溫豪傑:沒有。當初我們就要求堅決排斥武俠化改編,畢竟這是一部古典文學,要強調文學性,追求真實感,貼近生活。有可能因為導演是來自香港,所以會讓一些觀衆有聯想,其實我們一開始也擔心這個問題,導演自己也做了很多功課,我們當時和導演達成的一致就是,這是一部古典文學,要真實、大氣、有歷史文化氛圍,如果說要有一個參照,我們希望能往黑澤明的風格上靠。

  新京報:新版對於《水滸傳》女性角色,可以說是比較顛覆的改編,是出於什麼思想?是不是害怕劇集女性觀衆的流失?

  溫豪傑:原著中每個好漢都是因為女人出了事,從而推動了命運發展,比如說武松是因為潘金蓮,宋江因為閻婆惜,盧俊義也是因為他老婆。再比如說孫二娘、扈三娘這些女性角色,在性格上是母老虎、母夜叉,但在外形上還是漂亮的,誰不願意看漂亮的。原著好像對婦女有仇,作者像是受過女性刺激,沒有一個好女人,不是蕩婦就是潑婦。在當時那樣一個世界,好漢扶助弱小,就包括婦女,婦女角色立不住,好漢也立不住。

  新京報:在新《水滸傳》中,潘金蓮卻優點凸顯,她很勤勞,做得一手好針線,燒得一手好菜,還用了不少細節來表現潘金蓮的“堅貞不屈”,有美化潘金蓮的感覺?

  溫豪傑:過去我不敢承認美化潘金蓮,今天我是第一次說,我不排斥美化,但有一點是必須強調的,我們絶不是要給潘金蓮翻案(“絶不翻案”編劇特意重覆強調),她做錯了事就應該受到懲罸。西門慶是一個閲女人無數的人,天天喝花酒,什麼女人都見過,他為什麼偏偏一定要把潘金蓮弄到手,不僅僅是因為潘金蓮漂亮,這個女人身上有其他女人沒有而且是西門慶需要的東西。所以不能說一上來潘金蓮就是個淫婦,那樣西門慶也不會看上她。而且如果潘金蓮一開始就是個淫婦,她也沒有必要非等到西門慶才紅杏出牆,之前她完全有機會偷鷄摸狗,但她如果這樣,西門慶也不會看上她。所以開始她是個良家婦女,受人誘惑,做錯事。我覺得潘金蓮很像包法利夫人和安娜·卡列尼娜。

  采寫/本報記者 劉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