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潘金蓮”甘婷婷喊冤:其實我想“騷”一點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8月14日 21:50   天天新報

新版《水滸》劇照新版《水滸》劇照
新版《水滸》劇照新版《水滸》劇照

  新版《水滸》在東方衛視持續熱播,從上周末起,進入最受爭議的“潘金蓮”周,“新金蓮”甘婷婷(微博)在劇中“從淫蕩到清純”的顛覆成為熱議的話題。

  本報記者昨天專訪了正在橫店拍攝新劇的甘婷婷,面對爭議,甘婷婷直喊“冤枉”,她透露其實自己在演繹時已盡量表現出潘金蓮的風情,不過製片方在後期製作中刪除了大量激情戲份。採訪中,甘婷婷還曝料了不少拍攝幕後花絮。

  喊冤 其實我想“騷”一點

  《水滸》中潘金蓮的蕩婦形象一直深入人心,但自從甘婷婷接棒後便不斷為這個人物正名,稱其是一個希望改變自身命運的“個性”潘金蓮。網友則總結“新潘金蓮”多了純情,少了風騷。在甘婷婷看來,“甘式潘金蓮”更立體也更多面,既有純情少女的青澀,也有成家後的賢惠,更有見到武松後的情竇初開。在演的時候,甘婷婷說自己盡量在走路的姿勢、舉手投足間的細節以及激情戲上表現出潘金蓮的風騷,“並不是我不想表現風騷,而是很多激情戲都被製片方在後期製作時刪了”。至於在妝容方面的清純,甘婷婷解釋:“這是一種表現手段,為了讓潘金蓮能在一群胭脂俗粉中脫穎而出,成功吸引西門慶的注意。”

  收穫 短短五集片酬五級跳

  潘金蓮雖然只有短短五集戲份,但卻讓甘婷婷身價暴漲。不過,她最初想演的並非潘金蓮,而是李師師,只是製片方看了她之前演的一些壞女人形象,讓她為潘金蓮試鏡。而甘婷婷認為演反派能夠使演員快速成長,一番陰差陽錯之後便決定挑戰這個角色。不過有回報就得先有付出,戲開拍前她為爭取這個角色,不僅苦苦等待了兩、三個月,在此期間還推掉了四部戲,把主要的精力放在了研讀原著和角色揣摩上,為打動製片方是做足了功課,雖然出鏡只有短短五集,但她認為一切都值得。如今,人們提起潘金蓮,就會想到她,甘婷婷由衷地說:“潘金蓮給我帶來了成功,也是我事業上的轉折,更讓我有機會去挑戰一些‘重口味’角色。”

  對比 《新水滸》最值得推敲

  對於《水滸》的三個經典版本,甘婷婷表示都看過,印象最深的是王思懿的版本,“我看了很多遍王思懿版的潘金蓮,很欣賞她的演出,觀衆說她演的是經典,肯定是有大家喜歡的理由!”談及與老版《水滸》的對比,甘婷婷說,最大的變化之一就是西門慶的武功變強了,人格魅力也上升了。甘婷婷舉例說,在“桿打西門慶”中的那根桿子,由很短的桿子變成了掛着衣服的晾衣桿,“為了能砸疼並惹怒西門慶,我們選了長桿子,又為了提升西門慶的魅力,還特意安排讓他以漂亮的輕功飛到二樓來還我的竹竿”。最後,甘婷婷總結說:“綜合劇情,《新水滸》一定是衆多版本裡最值得推敲的一部。”

  幕後揭密

  細數“甘式潘金蓮”之最

  最難忘:“醉誘武二郎”

  在新版《水滸》中有兩集原著中並不存在的標題“桿打西門慶”、“金蓮醉誘武二郎”,後者則是甘婷婷認為最難演的一集戲,“我要以醉醺醺的狀態演出一連串的打駡、撒潑,中間還有大量的台詞要說,導演還要求一次性過,我光背台詞就背了4個小時”。拍攝時她完全沉浸在角色中,舉手投足的小細節表現更多地是在現場碰撞而出,從表白心跡到惱羞成怒的那一長串長鏡頭,又打又駡的表演一氣呵成。

  最好玩:“西門慶”第一面就挑逗我

  “西門慶”杜淳(微博)此前演過很多革命題材劇,因此當甘婷婷得知要與一個“紅色偶像”搞曖昧時,着實嚇了一跳,她還透露自己其實跟杜淳的老爸杜志國很熟。回憶起和杜淳第一次見面的情形,甘婷婷哈哈大笑:“因為我不相信他能演好西門慶,他還佯裝動手調戲我,所以我覺得他是做了功課的。”甘婷婷還爆料杜淳是個“手機控”,“除了拍戲,他都拿着手機在那看微博,看到好玩的段子還會講給我們聽”。

  最意外:“武松”怕喝醉被人笑話

  陳龍(微博)扮演的“武松”同甘婷婷一樣飽受外界質疑,甘婷婷則透露陳龍在片場和她一樣,“會沉浸在角色中,很少聊天”。但只要陳媽媽做了好吃的送過來,“叔叔”便會拿這些美食引誘她,甘婷婷直言“陳龍在我心中有一定的高度”,還坦承戲外的他是個溫柔男人。有意思的是,陳龍像武松一樣特別愛喝酒,“他媽媽每次給他送菜過來,他總是要喝酒,但又不敢喝太多,因為他酒量不好,喝醉了怕別人笑話他”。

  演員聲音

  陳龍:和真虎相處十幾分鐘

  由陳龍演繹的新版武松,也許比甘婷婷版潘金蓮遭遇的口水還多,昔日的偶像小生去演一個勇猛無比的打虎英雄,實在沒辦法讓人信服,而武松打的“虎”也被觀衆諷為“絨毛玩具”。昨天記者為此專訪了陳龍,曾與真老虎共處十幾分鐘的陳龍坦言,自己已經為武松盡了全力,“武松會替我證明一切”。

  《水滸》經典段落“武松打虎”一直備受觀衆期待,然而上周末播出的“武松打虎”,觀衆紛紛表示“老虎像毛絨玩具,武松像加勒比海盜”。此外,除了剪輯和特技差外,武松打虎這個“打”字,也完全沒有在劇中凸顯。有媒體評論稱武松打虎的慢鏡頭回放是大敗筆,“本來就假,還偏偏慢動作,太容易看出破綻了。”對於這樣的評價,陳龍是有苦說不出,他告訴記者,最初拍攝“武松打虎”時用的是真老虎,“我在籠子裡和一頭真老虎呆了十幾分鐘,我要坐在它身上做出揪它打它的動作,期間老虎不斷回頭看我,它大概在想我在幹什麼,而我覺得那十幾分鐘就好像一輩子那樣漫長,當我從籠子裡出來的時候,貼身的衣服已經全部濕透了,腿不斷在抖。”然而電視劇裡最後呈現的還是特效,陳龍解釋:“動物的表情太難把握,所以劇組在權衡之後,真老虎的鏡頭只用了很短,大部分還是靠特效來完成。”

  熟悉陳龍的觀衆是從1996年的偶像劇《真空愛情記錄》開始。而武松則是陳龍拍戲十多年以來遇到的拍攝時間最長、難度最大的角色,從開拍到開播,質疑聲從未停過。面對“買角”、“刪戲”等傳言,在拍戲現場,他憋着勁拼命練功來釋放壓力,“我將入行15年所積攢的全部發揮了出來,一直到最後一集拍完,才從整個壓抑的狀態裡走出來,演完後甚至有種被掏空的感覺”。

  ○新報記者|潘昕|○實 習 生|楊磊|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