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資料:電視劇《真愛謊言》故事大綱

http://news.sina.com   2011年11月27日 23:43   北京新浪網

  本劇發生在中國某個城市,以一貧一富的兩個現代家庭為中心。故事由一個母親竭盡所能去愛護一個患有溝通阻礙的兒子中開始。

  這母親叫胡鐘秀,她死去的丈夫叫姜海峰。她現在是一個百貨公司的大老闆,擁有過數億財富。她有很多金錢和崇高的社會地位。在一般老百姓眼中,她能呼風喚雨,應該是沒有什麼苦惱的富人。然而,真實的她卻有很多說不出的無奈和遺憾。她有一個對她不忠不義的丈夫,一個患有溝通阻礙症的兒子(姜希宇),一個反叛的女兒(姜希妮)。這家人的生活因為姜希宇跟徐盈相遇,希宇愛上了一個在感情上受了傷害,很難再愛人的女護士徐盈,胡鐘秀為了讓兒子得到所愛,用盡不同方法來把徐英拉進希宇的身邊,因此,這兩個南轅北轍的家庭從此走在一起,導致日後發生很多種種糾纏不清的關係。

  年輕時,胡鐘秀髮現丈夫生性風流,傳統的她很想輓救婚姻,決定為姜海峰生一個兒子。胡鐘秀本以為一索得男,以後會有幸福的日子。誰知,小小的姜希宇跟其它小孩行為不同,性格古怪。丈夫以為他是個傻子,因此又找了這個藉口來吵架生事,夫妻關係又出現問題。此時,胡鐘秀很想維護家庭完整,所以把精力集中在工作上,忽略了照顧希宇的成長,有時因酒醉後,把不幸婚姻的情緒發泄在小小年紀的希宇身上,希宇的情況因而越變越壞,經過醫生檢查後,胡鐘秀才發現自己的孩子患有阿斯伯格綜合症,是神經發展障礙的疾病,可歸類為自閉症系列中程度較輕的一種,一般被認為是“沒有智慧障礙的自閉症”。這時,胡鐘秀才意識到是自己是一手傷害了兒子的人,內心不斷自責,很想找方法去彌補。一向不服輸的她,漸漸明白到如果想改變生活,就不能依靠不忠的丈夫,要靠自己,所以她比任何人都努力,隨着改革開放,把握商機,她一手經營的路邊小攤,發展成今天大型百貨公司。而丈夫姜海峰眼看妻子的生意越做越好,也回來扮演一個丈夫角色,分享其事業的成果。胡鐘秀體驗到擁有財富後的力量,為保這力量,她變得更深藏不露。但旁人卻認定她是個冷血無情、霸道專橫的毒女人。胡鐘秀全都不在乎別人對她批評,在她眼中,她只在乎一個人的喜怒哀樂,就是她的兒子姜希宇。

  同一個天空下,一個出生於北方小鎮的普通家庭的女生,她叫徐盈,父母是普通工人,她是家中長女,有一個不懂事的妹妹(徐慧)。徐盈因成績優異,來到城市讀書,畢業後留下來工作,成為一名護士。她個性樂觀、開朗,善良,對愛執着,對家庭有責任感,對工作十分認真,對人平易近人,身上散髮着一份親切可人的魅力。她的夢想就是一家人開開心心一起生活,所以她努力工作,希望早日購買房子,可以接父母和妹妹來城市一起居住。人見人愛的徐盈,大家以為她會擁有幸福未來,但因為一次錯愛,改變了她的生命。

  在三年前,她生命中的第一個男人出現,這人叫韓振宇。因為振宇自稱是個孤兒,徐盈不想提起別人的傷心事,所以沒有細問其家庭背境。二人相戀後,振宇承諾跟徐盈結婚,為她建立幸福家庭。徐盈以為自己擁有幸福未來。怎料,當她想把懷孕的喜訊告訴愛人的時候,振宇在沒有說出任何理由之下,突然消失,徐盈感到晴天霹靂。她害怕在老家的父母擔心,只好啞忍傷痛,嘗試四周尋找愛人。同時,在老家的母親本因好意,想為女兒多賺一些金錢來購買房子結婚,她向親友鄰居借錢投資股票,損手收場,最終欠下一屁股的債,氣病了丈夫。他們沒面子住在老家,徐母帶着生病的丈夫來到城市求助徐盈,這時,才發現女兒被男友拋棄,身懷六甲,全家的幸福美夢也遭破滅。徐母曾經提議女兒不要留下負心人的孩子,但徐盈不相信振宇是個壞男人,她寧願生下私生子,希望母子倆一起等候愛人振宇的回來。事與願違,懷孕的徐盈一天在路上看見失蹤的振宇經過,一時情急追去,發生交通意外,徐盈傷重入院。蘇醒後,母親告訴她胎兒已死的消息,這事成為徐盈一生中的最痛。

  但一向積極的徐盈知道父親有病,自己成為唯一家庭支柱,所以咬緊牙關,努力工作,賺錢來醫治父親及償還母親的債務,她過着刻苦和節衣縮食的生活。可惜,時間過去,並未有令徐盈忘掉喪兒之痛、放下負情的男人,她默默把傷痛藏在心裏,只寄情工作,不敢去再愛。

  徐盈每天如常的照顧不同病人。其中一位是住在私人豪華病房的病人姜希宇。徐盈並不知道姜希宇的家庭背境,她以平常心去照顧希宇,但希宇因被母親過份保護之下,很少和外界接觸,沒有朋友,希宇卻被徐盈獨有氣質和魅力所吸引,對她有種莫名信任,把徐盈每一句話也記在心上,不想跟徐護士分開。當姜希宇要出院時,他有種不安,回家後,天天向母親胡鐘秀嚷着要回去看徐護士,母親看到兒子悄悄的畫出徐護士的素描畫像,母親胡鐘秀意識到兒子長大了,不能滿足於母愛之中,兒子渴望另一種愛。

  小姑(姜堯琴) 熱心地為希宇找對象,其實她想介紹友人嫁入豪門,將來自己可從中取利,口沒遮攔的堯琴被胡鐘秀看出心機,揭穿她介紹來的女生全是為金錢而來。同時,希宇不是他們想象中完全受人擺佈的小孩,對愛有份執着,他只想見徐護士,其它女生完全沒興趣,惹出不少尷尬的笑話。經過這事,胡鐘秀認定愛子喜歡了徐盈的想法,為了滿足兒子,她決定安排徐盈嫁給希宇,可是,對徐盈來說,完全是個笑話,因為在完全沒有愛情基礎上,怎可能只為了優厚的結婚條件而嫁入豪門,所以婉拒了這門婚事。當徐盈以為這事已經結束,但一向呼風喚雨的胡鐘秀怎麼會這樣容易放棄。她開始悄悄地計劃連串迫婚陰謀。

  老謀深算的胡鐘秀不想迫婚惡事由自己出面,所以吩咐了剛從國外回來的小姑的兒子(韓振宇)來處理。韓振宇為了得到姜家最有權利的女人的信任,他接受任命。但他萬萬沒想到希宇喜歡的徐護士就是他三年前拋棄的徐盈。韓振宇一面請徐父的友人去陷害徐父,目的令徐父欠下巨債,令徐護士為了幫助父親,而答應嫁給希宇,可是命運是作弄人的。韓振宇同時間又在街頭和徐盈重遇,徐盈當然不知道振宇是姜家的人。徐盈不甘心,苦苦追問振宇當年拋棄自己的原因,又說出因他而令兒子死去的事情,令振宇又內疚又心痛。然而,振宇逃避把真相說出,因為他不喜歡面對自己不光彩而又複雜的家庭背境。

  姜家有一個秘密,也是胡鐘秀的一個心結。原來振宇是姜希宇的父親之私生子。早在二十多年前,姜海峰不喜歡兒子希宇像個傻子,他記起自己風流往事,曾有名女人被他拋棄,離開時說過為他生了個兒子。姜海峰瞞着妻子胡鐘秀,私下托了已出嫁的妹妹堯琴代他尋找私生子,結果振宇就這樣帶入姜家,兄妹倆不想胡鐘秀反對接回私生子,所以表面上把振宇認是堯琴之子。之後,姜海峰見振宇聰明乖巧,十分喜歡,悉心栽培成材。當振宇快大學畢業,才被胡鐘秀揭發出自己是大舅父之私生子的秘密,這事弄得滿城風雨。振宇本人也不能承受這事實,在迷惘之下,離家出走,因而認識了徐盈,自此振宇過着逃避的生活。

  一年後,姜海峰突然死去,家族百貨業生意的主權盡歸妻子胡鐘秀一人所有。貪婪的堯琴不甘心家業被胡鐘秀獨吞,所以找回振宇,要他搶回自己應得的家財!振宇猶豫之間,堯琴希望加深振宇對胡鐘秀的敵意,順口開河地說出胡鐘秀當年曾加害其母,現在重施故技。振宇受其影響下,決定回去,委曲求全地求胡鐘秀接受自己。同期,胡鐘秀曾在丈夫臨終時答應過好好照顧其私生子,所以大方地給振宇回家的機會,但條件就是要振宇接受她安排下的政治婚姻。因為當振宇離家後,胡鐘秀和丈夫發生了一場爭奪家業的陰謀戰,最後百貨公司陷入財政危機,姜海峰病危致死,幸得富商顧邦瑞注資幫助才渡過難過。因此胡鐘秀欠了顧邦瑞的人情﹐兩家希望保持良好關係,所以利用兒女的婚姻來結盟。

  振宇當時很難跟徐盈解釋一切,他更沒臉去說出自己為了搶回家財,而接受跟沒有感情女人(顧娜)結婚,所以當年的他選擇了一走了之。今天的振宇沒想到徐盈經過五年時間,仍然沒有忘掉自己。振宇記起這份純真感情,貪心地想留住這份幸福的感覺。所以決定再次為愛說出謊話,用不同藉口求徐盈原諒,更隱瞞已婚的真相,天真的徐盈竟原諒了他,相信二人可以重新開始,以為幸福再次來到門前。

  徐父是個疼愛女兒的好父親,他一生正直,可惜在事業上總是欠了一份運氣。突然被公司升職加薪,以為自己這麼多年努力終有人認同。誰知是胡鐘秀想徐家答應結婚而刻意安排。徐父發現後,非常失望,找胡鐘秀理論,這時看見希宇是個患有自閉症的病人,徐父感到痛心,不想女兒為了金錢,嫁給一個不能令女兒幸福的男人。徐父瞞着存心以為全家走運的妻子,悄悄辭工而去。徐父的苦心令徐盈心痛,但又感激父親對自己的愛護。另一方面,徐母不了解希宇的情況,她更不明白父女倆為何拒絶大好的婚約。這時,徐盈告訴父母和舊情人重遇,希望母親接受他們重新相愛,但徐母以女性角度去想,她不相信一個曾經拋棄女兒的男人能好好再次愛護女兒,她不斷反對,令徐盈左右做人難。

  另一方面,振宇在胡鐘秀的計划下,成功地使徐父陷入嚴重的經濟危機,徐父大受打擊下,徐父心臟病突發,為了籌算手術費,徐母再次求徐盈答應跟希宇結婚。徐盈見父親病危,希望求助振宇,這時,才發現振宇已婚的事實,振宇要求徐盈成為他的秘密情人,徐盈意識到自己再次被騙,徐盈對振宇再次失望,看着病危父親,感到絶望無助。在她心情失落的期間,希宇出現,原來他很想念徐盈,在家不眠不休,最後令到自己生病入院,在醫院裡又可看到喜歡的徐護士。徐盈看到希宇這份單純的感情,徐盈不知如何拒絶希宇。而希宇好像察覺到徐護士心情不好,希宇不懂用言語安慰喜歡的人,但他默默守候着,成為徐盈最好的聆聽者,令徐盈感到一絲的溫暖。最後徐盈為了父親的手術費,加上再次受情傷上所累,心灰意冷下,主動答應跟希宇結婚。

  當徐母以為女兒可以得到幸福,但這時才發現希宇是個自閉病人的真相,她痛恨自己之前的無知,去教訓胡鐘秀太過自私,只為了自己兒子,而忘掉別人女兒的幸福,但胡鐘秀不為所動,仍然送出房子和店鋪去利誘徐母再三考慮,徐母感到她以強凌弱﹐欺人太甚。但徐盈卻阻止母親,表示自己願意嫁給希宇。倆母女回家後,徐盈表示不能只顧自己幸福而讓父親悄悄死去,求母答應不能把宇婚事告訴父親,因為生怕父親不能接受,而再受刺激。母女倆無奈相擁痛哭,接受殘酷的事實。

  在結婚當天,希宇出奇的表現得很乖巧,戰戰兢兢地等候新娘出現。衆人感受到希宇的期待和快樂。然而,振宇的出現,徐盈才發現振宇和姜家的關係。二人感到身份尷尬,徐盈不能接受這事實,突然逃婚,衆人震驚,婚禮被迫取消。希宇發現喜歡的人沒有出現,他不懂表達自己傷心之情,茶飯不思,又染相思之病。另一方面,振宇也不能接受自己女人嫁給希宇,心裏又氣又妒忌﹐私下求徐盈放棄婚事,但徐盈感到振宇如此緊張,是因為怕二人關係,影響了他在姜家的地位,徐盈一氣之下,說出氣話來刺激振宇,表示會再跟希宇結婚,藉此向他報復。

  顧娜留意到丈夫對希宇的婚事有異常反應,振宇生怕衆人猜出,影響其家中地位,故繼續編謊話來掩飾,指出不相信徐盈是真心喜歡希宇,只是跟其它女人一樣是衝著金錢而來。顧娜雖然奇怪,但沒想到徐盈就是丈夫的秘密情人。顧娜繼續調查丈夫,令夫妻間疑慮更深,顧娜終查出振宇跟一位秘密情人交往,她顧全大局,表面原諒丈夫,心下對丈夫失去信任,夫妻間關係變得越來越冷淡。加上,堯琴以婆婆身份一再催逼顧娜生子,其實顧娜有個秘密,她跟振宇結婚之前,曾經有過一次失敗的婚姻,因為這前夫對她不好,二人在衝突中,顧娜傷人出事,二人離婚收場,而她又不能生孕,顧娜一直希望忘掉這不快的回憶,她不願意把苦衷說出,隱瞞曾經結婚的事實,所以生孕成為顧娜的壓力。在婚姻處於低潮中,顧娜與大學時的初戀情人(王澈)重遇,舊情人關心顧娜,二人以朋友身份見面,漸漸成為異性知己,感情變得曖昧。

  胡鐘秀見希宇為了徐盈的離去而生病,明白兒子很需要這女人,她雖然不滿徐盈逃婚的行為,但她忍氣吞聲,更以很體諒的角度令徐盈內疚,要求二人再次擇日結婚。同時,她不想徐盈反悔,胡鐘秀托一向處事得體的顧娜去開導徐盈。顧娜跟徐盈接觸,主動示好,希望成為朋友。徐盈知道顧娜是振宇妻子,最初不敢接受,怕她是試探自己,但慢慢發覺顧娜根本不知道自己就是振宇的秘密情人,而且看出她善良一面。徐盈感到內疚,明白更不能對不起顧娜。一天,徐盈巧合地撞上顧娜和初戀情人(王澈)的約會,顧娜無奈向徐盈傾訴心事,因為想報復丈夫對她不忠,才一時犯錯。徐盈答應為顧娜守這秘密,顧娜感謝徐盈,視她為朋友。及後,振宇發現她跟舊情人見面的事,顧娜誤會了徐盈出賣自己,令顧娜對人性失去信心,二人由朋友變為敵人。

  振宇想破壞希宇跟徐盈的婚事,勸告徐盈失敗後,想到從希宇那方着手,私下告訴希宇,他是沒有資格和能力去愛人的男人﹐令希宇自尊受損,放棄結婚的念頭。可是,脆弱的希宇有股執着的個性,雖然不懂處理感情事,但他不輕易放棄,因為自言曾經說過要和徐盈一起生活。希宇想找解決方法。希宇一向有讀報習慣,他決定不眠不休地閲報找尋答案,因此累到生病。徐盈看到希宇為她受苦,由憐生愛。同時,徐盈感到內疚不安,想到自己為了醫治父親而答應婚事,心裏明白自己沒有真誠對待這個婚約,認為利用了希宇對她的好,更辜負了希宇的愛,自感卑鄙。

  而且希宇和振宇的關係,她明白更不應該瞞住衆人,跟希宇結婚。所以她十分為難,但胡鐘秀改變策略,讓徐盈知道希宇因她而受很大傷害,用動之以情之法,令徐盈因內疚,自動提出來照顧希宇。胡鐘秀見徐盈態度軟化,用保護她的說法來勸她以未婚妻身份入住姜家,沒機心的徐盈一方面想着胡鐘秀救了她們家解困,所以想報恩,另外亦不懂拒絶胡鐘秀的好意,所以最終接受當上姜希宇的未婚妻,其實在徐盈的心中,希望在這段照顧希宇的日子裡,讓希宇能學會獨立,等希宇不再依賴她的時候,她才離開姜家。

  當徐盈進入姜家後,她嘗試用心去跟希宇接觸,發現希宇沒有智障,記憶力比一般人強,而且具繪畫天賦。而希宇過去如此依賴家人,原來是胡鐘秀怕希宇被歧視,用封閉方式去照顧兒子,因而令到希宇沒有機會訓練自理能力。所以徐盈嘗試開闊其視野,讓希宇多接觸社會。一次意外,令希宇被人誤會小偷,把他不正常舉動公開,令希宇被人取笑,令姜家掉臉。振宇從中生事,令小事化大,令到希宇多受委屈。胡鐘秀開始反對徐盈這樣照顧和教育希宇,二人漸生磨擦。

  希宇妹妹(姜希妮)在國外念書,知道哥哥結婚的消息,乘機回來。因她一向知道母親最疼愛就是哥哥,而哥哥生命中原本只有媽媽,希妮很好奇哪一個女人可以闖入自閉哥哥心裏而取代母親的位置?希妮回家後,一直冷眼旁觀地看這對未來婆媳為照顧希宇的問題上爭執,希妮不但沒有重中勸解,反之不斷針對徐盈,又跟母親作對,成為家中另一個破壞王。

  胡鐘秀不斷催促女兒盡快回去國外念書,但希妮不喜歡別人安排其生活,一直拖延。徐盈發現這對母女之間沒有像正常母女間的親密關係。徐盈好心安排,希望能找出辦法去解開這對母女的隔閡,結果揭開二人不想提及的傷痛。原來當年胡鐘秀知道丈夫抱怨兒子沒用,她再懷孕,希望為丈夫生子,可惜生了一個女兒,她看着女兒,沒有喜悅,只有失望。後來,繼續工作,因沒有好好補養,身體出了問題,自此很難懷孕,胡鐘秀把這份不能彌補的遺憾,不知不覺地怪責了這個剛出生的女兒身上。女兒漸長大,眼看母親只照顧哥哥,忽略了自己。所以希妮用不聽話來吸引母親的關注,造成在母親眼中她是個反叛惹事的女兒。一次,希妮帶哥哥玩捉迷藏,差點兒令希宇走丟。母親責駡女兒因嫉妒而有心傷害哥哥,希妮感到被冤枉,不滿母親偏心,揚言再不稀罕這份不公平的母愛,令母女間誤解日深,二人關係越走越遠。這對母女間多年不和,其實很難一時之間解開心結。徐盈這次好心做了壞事,令希妮更不喜歡她,認為她是別有用心,衝著金錢而入姜家,所以用不同方法欺凌和侮辱徐盈,令她當衆出醜,想徐盈知難以退。

  胡鐘秀受振宇和希妮影響下,誤會了徐盈自作主張帶希宇外出,導致希宇被捕,胡鐘秀對徐盈誤會加深,大失所望,開始懷疑自己不該讓徐盈和希宇走在一起,一氣之下,考慮解除婚約,不讓二人見面。可是,希宇想念徐盈,不顧母親反對,天天背着徐盈的話,悄悄地學習自立,吃了不少苦頭。徐盈發現這男人表面雖然脆弱,但他實際上比其它男人更守承諾,深深打動了徐盈。徐盈開始懷疑,問自己是否真的愛上希宇?!

  當希妮高興地趕走了徐盈,胡鐘秀卻發現一切是希妮所為,令她錯怪徐盈,她決定一方面為希宇重提婚事,另一方面再趕女兒出國。反叛希妮不喜歡被母親安排其生活,離家出走,求助振宇,可惜振宇不想因為希妮而開罪胡鐘秀,把希妮出賣。希妮回家後,堅持不接受母親安排,決定留下來自找工作。胡鐘秀私下破壞女兒好事,希望逼使女兒屈服,可惜,最後弄巧成拙,令女兒更討厭母親,討厭家庭。徐盈想幫助這對母女和解,徐盈叫希宇請妹妹一起為母親慶祝生日。希妮也想藉機會向母親示好,誰知當天她發現母親就是破壞她工作的黑手,希妮責備母親專橫,胡鐘秀雖然愛護女兒,但不肯放下母親尊嚴而求女兒原諒,最後母女倆的關係又再決裂。希妮因而患了厭食症,在命懸一綫下,令胡鐘秀重新反醒,後悔自己專制和冷漠,她要為女兒烹調美食,希望再次刺激女兒食慾。同時,希宇雖不懂用言語去安慰妹妹,但內心很希望好好照顧她,單純的希宇默默陪伴妹妹,把母親為妹妹哭訴的感情畫在畫紙上,令妹妹明白母親內疚。兩代之間多年誤解,因受單純善良的希宇的影響下而漸漸化解。

  野心勃勃的振宇趁着胡鐘秀忙着家事,他計劃一步一步在公司擴展其個人勢力。首先,他利用妻子關係,借助岳父支持,同時又暗中設局救回希宇一命,感動胡鐘秀,讓他成功加入公司為總經理。他積極地推行其與外資合作計劃,希望利用外資,可以削弱胡鐘秀的影響力,同時調查當年胡鐘秀害死父親的證據,可是真相卻不是振宇所想的,胡鐘秀不旦沒有害死其夫,反而阻止家業被丈夫出賣,但胡鐘秀心存厚道,一直沒有公開這家族醜事。胡鐘秀看出振宇像其父親之野心,所以一直防範,暗中監視,結果發現狼子野心,她決定先下手為強,利用其它高層職員來打壓振宇,令振宇的計劃寸步難行,兩黨爾諛我詐,過程中,胡鐘秀利用胎死腹中外資合作方案為藉口,把振宇開除。永不放棄的振宇嘗試力輓狂瀾,最後一刻成功的把這方案起死回生,令他繼續留任。

  當振宇的事業似有起色,他的感情又起波浪。在陰錯陽差下,他發現妻子跟舊情人約會,同時揭發出顧娜曾經結婚傷人的事實,令他對這段婚姻關係完全失望。徐盈同情振宇,卻又體諒顧娜,希望從中勸導,卻反令振宇誤會有重燃愛火的機會。可是徐盈這時卻意識到自己原來已在不知不覺中愛上了希宇,然而因為自己不敢勇敢,不敢承認喜歡上了一個阻礙者,她可恥自己在感情世界上再次向自己說謊。

  同時,振宇更難接受現實,妒忌和忿怒之下,振宇向徐盈說出自己不單單是希宇的堂兄,其實他是希宇父親的私生子,所以他是希宇的同父異母的兄弟,要迫使徐盈徹底放棄和希宇結婚的想法,徐盈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同時,希宇受妹妹勸導,記起徐盈曾經向他解釋自己跟他不是情人關係,求希宇讓她離開,希宇內心矛盾,最終不懂說大道理的希宇寧願自己痛苦,把印出的請帖撕破,表示不要結婚,讓所愛的人得到自由,徐盈才明白希宇原來是真正懂愛的人,導致這四角關係越來越複雜。

  顧娜的父親為輓救女兒的婚姻,決定跟振宇交易,以他影響力向胡鐘秀施壓,支持振宇進入董事局。雖然振宇不愛顧娜,卻為了利益而答應繼續在人前扮演一對恩愛夫妻。當振宇高興地再上一步之時,一個不速之客突然出現,他就是姜堯琴的前夫,他多次勒索堯琴。振宇怕堯琴被騙財,好心幫忙,卻揭出自己身世之迷。原來振宇不是姜海峰的私生子,二人根本沒有半點血緣關係。當年堯琴找不到兄長私生子,為了交差而取得好處,她隨意找來一個孤兒來頂替。兄長卻信以為真,堯琴將錯就錯,把謊話越弄越大。她希望一直隱瞞下去,利用振宇是兄長私生子的地位,在家業上能分一杯羹。前夫知道今天的振宇可能是希珍百貨的接班人,所以回來勒索。振宇如夢初醒,自己一生被收養他的母親堯琴所蒙騙,內心痛苦,想到自己走到今天,不甘打回原形,更不願意把之前一切犧牲變成白白浪費。他決定跟堯琴繼續狼狽為奸,把謊話繼續說下去。可惜,堯琴的前夫貪得無厭的行為,逼使振宇起了一個念頭,希望找出一個方法把這個秘密徹底消失。

  不久,堯琴的前夫突然神秘受重傷,他來不及說出害他的真兇,已經昏迷不醒。陰差陽錯之下,在昏迷之前,剛巧遇上徐盈,把一封寫了振宇身世之迷的信件托她交給胡鐘秀。振宇擔心這信件給胡鐘秀看後,其身世會被揭穿,令到胡鐘秀否決他加入董事局的決定,在逼不得已之下,悄悄地潛入姜妻希望把信件偷回。剛巧振宇偷聽胡鐘秀的電話對話,才發現原來胡鐘秀一直留意他工作,調查出振宇在運作與外資合作的計劃中,以權謀私的罪證,她正計劃向他嚴辦,振宇感到晴天霹靂。

  此時,胡鐘秀掛了電話,剛想拆信,振宇一時情急,從後把胡鐘秀打暈,跟着取回信件,離開之際,看着暈倒的胡鐘秀,原本無意傷害她,想到胡總醒後可能把他逐出公司,一念之差下,想到如果胡鐘秀消失,自己就理所當然是姜家接班人,突然動了殺機,此時,希宇聽到聲音,進來看,振宇把燈關上,蒙面示人,希宇知道母親有危險,想到徐盈教他的說話,不能退縮,勇敢地去保護喜歡的人,拿出哨子狂吹,振宇為了阻止希宇,二人在混亂糾纏間,意外地把希宇推下水池中,振宇怕被人看見,匆匆離開,不慎把偷來的信件丟在一旁,希宇卻在生死之間,幸得徐盈及時出現,原來這時徐家上下正慶祝徐盈回復自由之身,徐盈反不開心,內心掙扎,想念希宇,終忍不住回去看他,徐盈發現希宇有危險,毫不猶豫地寧願犧牲自己而去拯救希宇,這一刻,令徐盈明白自己不能失去對方,可是徐盈又不能忘掉希宇和振宇之間的兄弟關係,正處於兩難之中,徐盈無意中看了姜堯琴前夫寫給胡鐘秀有關振宇身世的信件,徐盈才知道原來振宇跟姜家沒有任何血緣的關係,徐盈心結終解。

  徐盈終於改變初衷,她主動向胡總請求,讓她和希宇結婚,胡鐘秀也看見徐盈勇天救希宇的一幕,被二人真情所打動,胡鐘秀欣然答應,內心感到安慰,因為最終成功地把兒子喜歡的人留住。

  振宇回去後,發現信件不在,正憂心忡忡之際,顧娜向他提出離婚,她後悔一直向振宇說謊,解釋自己其實只是怕失去,但現在一切已成過去,祝福振宇後便出國。振宇才後悔自己一直未有珍惜身邊愛她女人,曾想嘗試輓回,可惜最終失敗,振宇有陣莫名的失落。跟着,因胡鐘秀下命,振宇受查,堯琴求胡鐘秀放過兒子,但遭拒絶。振宇想找岳父幫忙,岳父不想受牽連,加上女兒決定離婚,岳父劃清界線,放棄支持。振宇全軍覆沒,又得悉徐盈答應和希宇結婚,更加失落。堯琴埋怨振宇未能成功奪財,振宇卻埋怨堯琴一直騙他,從來只視他為搖錢樹,沒有當他為兒子,五年前因她之謊言,令他失去一生最愛,一氣之下,不再認堯琴為母,黯然離去。在情緒失落之下,醉酒駕車,想到自己在家庭、感情、和事業上跌入谷底,回想過去,感到後悔,誠心地致電給徐盈道歉,在懺悔之際,突然遇上車禍,導致昏迷不醒。

  堯琴看到愛子在生死邊緣中,才意識到金錢不是最重要,可惜後悔莫及。而胡鐘秀看見振宇傷重,放棄追究。而徐盈眼見振宇傷重,她怕把信件交給胡鐘秀之後,胡鐘秀不能原諒振宇,令他沒有機會重新開始,她決定悄悄地把信件收起,為振宇說一個善意的謊言。

  當衆人正為徐盈和希宇的婚事而高興之際,唯有徐母忐忑不安。原來五年前她說了一個謊話﹐她欺騙徐盈胎兒在意外中死去,因為她認為如果女兒沒有了這孩子,女兒便可忘記過去這段孽緣,重過新生活,找到新幸福。所以徐母瞞着全家,把孩子送給友人。可惜,所托非人,這人竟虐待徐盈兒子,五年後的今天更把他拋棄,護幼園打來找徐母追查小孩的家人,初時徐母想狠心否認,但後來基於骨肉親情,故把徐盈兒子(平安)接回家中居住,騙說自己只是代友人照顧小孩,但心裏既怕徐盈發現,在避無可避之下,徐盈終跟平安相見,二人不知其母子關係,但卻特別投緣。徐母正無計可施之際,傳出希宇放棄婚約的消息,徐母本意把真相告訴徐盈。可是,徐盈被希宇真情打動,改變主意,選擇跟希宇結婚。在婚禮之前,徐父查出平安的真正身份,徐母卻懇求他不要把真相說出,因平安出現可能影響徐盈結婚計劃,害怕把女兒幸福送走,所以決定悄悄代女兒養育兒子,徐母為了保護愛女,只有再次說出愛的謊言,這個謊言讓徐盈和希宇有情人終成眷屬,卻把徐盈母子倆相見不能相認!

  然而,罪有應得的振宇,在病床上仍然昏迷不醒,只有手指輕輕在動,不知未來能否康復過來,埋下懸疑的伏筆…(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