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資料:電視劇《錯點鴛鴦》故事梗概

http://news.sina.com   2011年12月01日 04:23   北京新浪網

  錯點鴛鴦故事大綱

  北宋年間,盤踞北方的商業霸主傲龍堡的石氏四兄妹背負着慘遭滅門的血海深仇,老大石無忌更是留下了幼年陰影,成為一個冷酷無情的人。當獲悉一直懷疑的對象——杭州富商蘇光平暴露出線索後,石無忌和二弟石無痕決定去杭州查訪。

  兄妹四人來到杭州,無痕出面試探蘇光平,無忌獨立出門追查線索。不想各自發生意料之外的狀況——老謀深算的蘇光平妄圖通過傲龍堡打進北方市場,便提出與石無忌結親。另一邊,迷路的石無忌在廟會中偶然中救下了蘇家的“燒火丫頭”——楊意柳。意柳對俊朗的無忌一見鐘情,無忌卻飄然而去,意柳只撿到他遺落的一塊玉佩。

  楊意柳本也是蘇光平的親生女兒,卻因為母親在她出生不久後逃走而被蘇光平嫌棄,從小當做丫鬟長大。但她好強而倔強、不肯服輸,一直以微弱的力量保護着與她同日出生的姐姐——蘇幻兒。蘇幻兒是蘇家五夫人玉娘所生,生性膽小,常被欺負,凡事依仗意柳。

  無痕向無忌報告,蘇光平欲與他結親。無忌出乎意料地答應,為得是引蘇光平這條狡猾的蛇出洞。對於結親對象,石家總管之子、以名醫身份出入蘇家的冷剛提議娶膽小怕事、好掌控的蘇幻兒。

  幻兒聽說要嫁給有“北方修羅”之稱的石無忌,嚇得自殺。意柳自作主張帶幻兒和玉娘逃走。幻兒卻不下心落崖。蘇光平以玉娘性命為要挾,逼意柳代替幻兒出嫁。幻兒只好應允。

  無痕代替無忌迎娶了“蘇幻兒”。別館洞房中,幻兒認出了無忌,並生氣他不親自迎娶,破潑了他一盆冷水,兩人結下梁子。一行人啟程回傲龍堡。路上,幻兒依靠自己的聰明和勇敢,贏得了石家四妹無瑕的心,並發覺無瑕與冷剛之間的情愫。回到傲龍堡,無介因為對幻兒的誤會,處處刁難她,卻被幻兒一一化解,讓無介既佩服又感動,卻惹得石家的乳娘大為光火。乳娘建議無忌與幻兒的婚禮推遲。無忌答應。

  幻兒靠着質朴的道理贏得了前來征糧的紫雋王爺的認同。無痕也對幻兒漸生好感,一直維護着她,並對推遲婚期一事暗暗慶幸。無忌卻始終對她冷眼旁觀。

  冷自揚反對冷剛與無瑕的感情發展,幻兒決心幫助這對有情人。

  無忌授意冷自揚查探蘇家底細。冷自揚南下秘密潛入蘇家,發現蘇光平密室,看到石夫人的牌位,大為震驚。蘇光平碰巧進入密室,遇到冷自揚,大驚之餘靈機一動,謊稱自己作為石夫人的表弟,對當年的血海深仇不能忘懷,並一直在尋找兇手。冷自揚開心找回當年的故人,當下表示要回到傲龍堡報喜。

  冷自揚離開後,蘇光平回憶起當年事。原來,他確實是當年石家滅門慘案的兇手,卻個中情由,複雜難言,他也一直逃避着真相。

  另一邊,無忌無法抵抗幻兒的吸引力,對她的感情越來越深。幻兒得知了無忌的血海深仇,對他十分同情。無忌卻心知她是仇人之女,飽受愛恨交加的折磨。

  冷自揚回傲龍堡向無忌報告蘇光平並非仇人而是故人,無忌聽後大喜,他終於可以心無芥蒂地跟幻兒在一起。

  乳娘卻對蘇光平的為人始終懷疑。同時,無痕是失落的,因為幻兒成了他的大嫂,他便再也沒有機會了。

  無忌邀請蘇光平來傲龍堡做客。蘇光平編造的謊言再次蒙混過關。在蘇光平的提議下,無忌與幻兒的婚禮提前舉辦,風光無限。無痕決定將蘇光平追查到底,也為了治愈心傷,離開傲龍堡。

  蘇光平請無忌幫他打入北方市場。無忌答應,找來慣走宋金邊境的遼國商人耶律豪幫忙。

  幻兒在乳娘的女兒——小青的幫助下,漸漸熟悉傲龍堡的生意,朝着傲龍堡當家主母的方向努力。此時卻出現了無忌婚前的紅顔知己、城中名妓——馬仙梅。馬仙梅守住無忌早年的承諾不放,要求嫁入石家做二房。無忌卻因幻兒而不能答應她。馬仙梅接二連三使出惡計暗害幻兒。

  幻兒無意中成為一家“窟鬼茶坊”的伙計,陰差陽錯被迫跟老闆娘王媽媽簽了賣身契,並結識了同為伙計的丁墨白。

  無忌幫助蘇光平的生意遇到困難。馬仙梅主動“獻身”相助。幻兒卻對無忌産生了不信任。

  馬仙梅無意中獲刑,無忌出手解圍。馬仙梅感激,決定成全無忌和幻兒。此時幻兒卻找到了之前馬仙梅害她的證據。馬仙梅為保住自己的無忌心中的形象,只得綁架了幻兒,並打算喂她喝下失去記憶的毒藥。無忌及時趕到,救出幻兒。馬仙梅卻自己飲下毒藥。無忌念在多年情分,將她送出北方六省,到別處安身。

  幻兒此時才知道自己誤會了無忌。無忌卻傷心幻兒不信任自己。幻兒盡一切努力輓回無忌。無忌終於被幻兒感動。兩人和好。

  生性快樂的墨白主動接近小青。小青也對他有好感。兩人情意漸濃時,卻被乳娘發現,堅決反對。小青求助於幻兒。幻兒借助紫雋王爺之力,考驗墨白,知道他是一個有氣節有情義的人。幻兒便以“招親大會”之名,幫助墨白贏得了小青。

  神秘的女商人金夫人出現,險些從王媽媽手上騙得窟鬼茶坊,被幻兒一場賭局又贏回來。金夫人原來竟是當年從蘇家逃走的意柳之母。金夫人回到蘇家尋找意料,卻被玉娘告知意柳代替幻兒嫁入了傲龍堡。

  蘇光平哄騙幻兒將傲龍堡印章偷出,僞造假交子,陷傲龍堡於危境,幸虧無忌冷靜處理,才沒出大事。金夫人找到幻兒,得知她偷印一事,擔心無忌怪罪於她,便將她強行帶回自己的別館關押。幻兒逃出,奔向傲龍堡。

  宋遼戰事益發頻繁,城中多了戰爭災民。無介決定北上戰場,為國殺敵。蘇光平想發戰爭財便請無忌幫他聯絡官府生意。無忌答應。但蘇光平竟用傲龍堡的酒封向官府賣假酒。宋軍因假酒不禦寒而打了敗仗,朝廷降罪,派紫雋徹查,將無忌打入了大牢,面臨問斬。幻兒逃回傲龍堡,正趕上無忌被押走。無忌為不拖累幻兒,狠心休妻。

  無痕趕回調查,意外查出蘇光平就是當年石家慘案的兇手。無忌決定設計引蘇光平露出真面目。

  無忌詐死,蘇光平得意忘形,在石家香堂前暴露了真面目。無忌現身,要殺蘇光平,幻兒卻擋住了他的劍,無忌讓幻兒在他與蘇光平之間做個選擇,幻兒選擇了蘇光平。無忌心痛,讓幻兒和蘇光平立刻離開傲龍堡,永遠不要回來。

  幻兒含冤被送回杭州,遭到姐妹的嘲笑。卻止不住對無忌的思念。除夕夜,幻兒獨自上街散心,又遇廟會,並偶然結識了太守之子李清平。幾日後,李清平向蘇家提親。蘇光平巴不得幻兒立刻嫁出去,連忙答應。幻兒卻猶豫。

  無忌聽到消息,趕去杭州蘇家,卻得知幻兒已走。

  原來是金夫人接走了幻兒。

  幻兒因除夕夜聽到蘇光平密謀再害無忌而擔憂。金夫人勸幻兒離開無忌。幻兒卻發現自己懷了無忌的孩子。

  無痕來找幻兒,並提出既然她不能再回傲龍堡,他願意帶她遠走高飛。幻兒驚訝無痕對她之情,但還是拒絶了他,並說他值得找一個更好的女孩。

  紫雋秘密來到傲龍堡,因皇位之爭遭到大皇子追殺,請石無忌保護。

  蘇光平到遼國軍中,通過耶律豪見到遼國大將耶律術,說服他控制了紫雋就控制了大宋,請他出兵攻打傲龍堡。金夫人得到消息趕回遼國阻止,幻兒跑到傲龍堡通報消息。

  與此同時,耶律術雖答應金夫人不出兵,但仍派出一隊高手前往傲龍堡綁架紫雋。

  終於,一場來自大皇子、遼軍高手和傲龍堡之間的惡戰爆發。無介也連夜從邊境軍營趕回支援。

  戰鬥中,無忌險些遇害,幻兒奮身保護,自己卻受傷、流産。無忌後悔自己對幻兒的冷硬,請求與幻兒重歸於好。幻兒卻認為無忌心中放不下對蘇光平的恨,與她在一起也不會快樂。

  紫雋放棄皇位,決定回杭州,並邀請幻兒同行。幻兒答應。

  無瑕和冷剛舉行的婚禮。無忌觸景生情更加思念幻兒。大家鼓勵無忌趕往杭州,接回幻兒。無忌終於決定放下自尊去輓回所愛。

  蘇光平為報復,串通盜賊潛入紫雋家,卻被幻兒發現。幻兒一路追蹤盜賊,不小心被發現,反而被綁。

  紫雋為救幻兒奔走,反被官府打了板子。

  無忌趕到杭州,卻再次迷路。無痕和無介擔心無忌會迷路,也趕到杭州,卻果然沒有在紫雋家發現他的身影。三人焦急,去蘇家要人。

  無忌冥冥中來到幻兒被困的地方,千鈞一髮之際救出了她,帶她回到了紫雋家,並向她表白。幻兒接受了他,答應與他回傲龍堡。

  無忌帶幻兒回蘇家辭別玉娘。街上,幻兒似乎看到真幻兒,跟蹤她,發現她過着普通人快樂的生活。

  到了蘇家,幻兒正在與玉娘話別,無忌發現火情,並從火中救出了奄奄一息的蘇光平。

  蘇光平臨終懺悔,想說出當年石家滅門案的另一個人,話沒說完卻咽氣了。

  無忌看着蘇家大火,心中的仇恨也化解了。

  晨光中,無忌騎馬帶着幻兒,與無痕和無介奔馳在回傲龍堡的路上。

  戲點鴛鴦故事大綱

  蘇幻兒出游江南被擄,傲龍堡衆人趕往營救。石無痕與略賣人的交鋒中結識衙門捕頭梁玉石,無意間窺破這捕頭竟是個女子。

  無痕等人救得幻兒瀟灑離去,臨走前給玉石留下了傲龍堡的名刺。不想,那名刺竟很快派上了用場。梁父乃當地縣令,因剛直不阿見罪於頂頭上司朱炳金,被陷害致死。玉石報仇不得,還成了通緝犯,只得背負着血海深仇逃離,幾經艱險投奔在傲龍堡門下。

  古靈精怪的蘇幻兒帶了玉石大鬧萬花樓,公然“調戲”頭牌清倌秦秋雨,嬉鬧中與之雙雙跌落,幸好無痕無介聞訊趕來,分別救下幻兒秋雨。幻兒與無痕的一陣尷尬之後,被無忌強行帶離;那邊無介與秋雨的初見,卻令這個懵懂的少年心萌愛意。無痕因萬花樓之事遷怒玉石,玉石深感委屈脆弱。不想這一幕的玉石竟然神似當年的幻兒,惹來無痕的無限愛憐。二人間也開始滋生出一種異樣的情愫來。

  玉石的“通緝犯”身份,終於被傲龍堡所知。老管家冷自揚更是憑藉其攜帶的一方玉佩解開了梁石兩家的淵源來:玉石之父梁文生乃是與石家老爺子石君傲義結金蘭的兄弟,這二人還曾定下“生男為兄弟,生女為長媳”的約定。這麼多年來另一支秘密調查石家血案的力量也水落石出了,正是這梁家的父女二人。就在蘇幻兒暗暗慶幸玉石乃是個男兒身時,唯一知道玉石實乃女子的無痕開始隱隱為大嫂擔憂了:他怕玉石的出現會打破大哥與大嫂之間好容易才建立起的幸福。

  伏龍城新來了個節度留後朱炳金。赴任甫初,他便被有意接納的慕容復接往家中赴宴。原來慕容復在生意上處處被傲龍堡壓制,心有不甘,這是有意要跟傲龍堡鬥法。秋雨也被邀來彈琴唱曲助興,卻惹來朱炳金的諸般調戲。慕容復與秋雨間,本是有種莫名曖昧的。對朱炳金的行為,他卻始終隱忍,並要秋雨繼續陪笑,耿直的無介拍案而起了,欲將秋雨帶離歡笑場,最終被有難言之隱的秋雨拒絶。無介傷心離去。慕容復似乎也察覺出了兩人間的愛意來。

  玉石得知殺父仇人朱炳金到了伏龍城,欲往報仇被無痕勸阻。原來,傲龍堡一直明察暗訪,發現當初的滅門血案背後似乎還有幕後黑手,諸多跡象所指向之人也恰是這朱炳金。無痕一番勸說,最終答應必為之報仇。玉石這才作罷。

  朱炳金本就是個巨貪,這次到了伏龍城更是眼羡傲龍堡的巨額資産。他在慕容復的臂助下,憑藉鹽引、礦場之事,對傲龍堡頻頻發難。無痕在玉石的幫助下一一巧妙化解,二人的感情也一步步升溫。

  王秀清的到來打破了傲龍堡內的平靜,這豪放的牧場女子原本是屬意無痕的,不想卻對一直以男裝示人的玉石産生了興趣。秀清展開了大膽的“愛情攻勢”。情非得已,玉石的女子身份暴露。一番啼笑皆非的所謂愛戀,最終在鬧劇中收場。

  城中鬧起了採花賊。利欲熏心的朱炳金下令,破案的商家將獲得新建瓦市的經營權,實則背地裡已和慕容復達成了默契。石無介自告奮勇前往保護秦秋雨,不料最後發現,秋雨竟是慕容復設計擒賊的一個魚餌。無介在衝突中身負重傷,暈倒在秋雨懷中。慕容復雖如願擒獲採花賊,與秋雨之間卻在越發疏離了。

  冷自揚將梁石兩家的婚約提上日程,正在蘇幻兒的忐忑不安時,無痕提出代娶。這一刻,玉石嬌羞無限,然而當她要找無痕表白心跡時才發現,無痕不過是為了維繫兄嫂的幸福。玉石不想成為石家的麻煩,黯然之下換回男裝,前去刺殺朱炳金。危急時刻,無痕拼着受傷將玉石救走。

  就在玉石因自己給傲龍堡帶來了麻煩百般為難時,舊日好友江林出現了。她讓江林與自己假扮情侶,雖說婚約的問題迎刃而解,卻引來無痕的飛醋連連。一時間好不尷尬。而此時的無痕方纔意識到自己的後知後覺,原來他對玉石早已經情根深種了。這三人得知朱炳金盜賣官糧,循跡查證,欲藉機扳倒朱炳金。衆人眼見成功,卻被朱炳金設計躲過,還反咬一口。

  無介終於得知了秋雨的隱情,原來她在借助慕容復的力量尋找妹妹,實則並不指望任何人能給她這個青樓女子帶來幸福。不過秋雨低估了愛的力量,為了愛情,無介甘願為秋雨付出更多。他只身前往揚州尋訪秋雨妹妹的下落,不想卻帶來了此女已死的消息。秋雨在得到消息的那一刻崩潰,原來慕容復只是在藉此擺佈她。妹妹的死,讓秋雨心中殘存的最後一絲生的力氣消失不見。就在她要自絶時,無介將之救下。

  無介找到兄長要求贖出秦秋雨,遭到激烈反對,憤而離家出走。他四處打工,要憑藉自己的努力,帶給秋雨自由與幸福,辛苦勞動卻收穫甚微,還遭到慕容復的調笑侮辱。雖然如此,無介依舊樂在其中。秋雨看得心憐,想要離開無介,終被有心促成這個姻緣的幻兒勸下。

  江林前往汴梁為玉石投送伸冤的狀書,半途被朱炳金派人截殺。藏匿在傲龍堡的玉石終究暴露在朱炳金的視線中,她再度被迫逃亡。無痕與之假扮夫妻,一路護送。二人危機之中也品味到那種不離不棄的幸福。越是如此,玉石卻越發不想連累無痕了。就在二人互訴心跡不久,玉石毅然離開無痕獨自上路,卻也很快被朱炳金的黨羽抓捕。

  無痕得到消息,怒而去救,卻被朱炳金知會了去獄中認人。玉石在牢中備受折磨,始終不肯將自己的事牽連到傲龍堡頭上。無痕眼看着玉石受刑,卻不敢與之相認。很快,獄中傳來玉石的死訊,石無痕痛不欲生,只身前往報仇,被無忌所救。

  就在傲龍堡還沒來得及回應時,朱炳金再度發難了。原來,他從各種蛛絲馬跡中查出,如今的傲龍堡就是江南蘇光平一案中的石家後人。朱炳金決定對這個跟自己有血仇的傲龍堡下死手。朱炳金很快找來蘇家後人羅列僞證,以侵吞他人財産為由將傲龍堡名下所有資産查封。慕容復找上門來要分一杯羹,被貪欲熏天的朱炳金斷然回絶。前後的諸般利益分割不均,讓二人間的縫隙越來越大。

  就在傲龍堡情勢危急之時,朝廷卻傳來了查處朱炳金的消息。朱聞訊找來跟隨自己多年的白師爺,要其為己頂罪。白師爺驚懼逃往傲龍堡,還帶上了朱炳金勾結蘇光平製造石家滅門慘案的證據。朱炳金困獸猶鬥,發兵攻打傲龍堡。千鈞一髮之時,欽差大人及時趕到,將朱炳金繩之以法。最終真相大白於天下,石家、梁家沉冤得雪,朱炳金數罪並罸,被押往朝廷候審。

  大局已定,蘇幻兒巧施妙計促成了無介與秋雨的婚事。三弟大婚,無痕正獨自傷心時,卻見到了還好好活着的玉石。原來玉石並沒有死,她是慕容復設計所救……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