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新浪薦劇科:《名媛》《大太監》台慶劇駕到

http://news.sina.com   2012年11月15日 08:18   北京新浪網

《大太監》聚焦新視角

  新浪娛樂訊 台慶到,台慶劇也如約而至。沿襲20年的TVB台慶劇,與內地的春晚一樣成為一種傳統、一種定勢、一種文化坐標。45周年的TVB,前有《名媛望族》熱鬧開鑼,上周又有《大太監》粉墨登場,有人覺得新意不足,但仍有人看得津津有味,應當套用一句黃偉文寫的詞,“如你喜歡港劇(怪人),其實我很美”,愛港劇的人,仍然不會錯過這一年兩部的長篇大戲。策劃/劉楊 文/秦天

  一、TVB之招牌:《金枝》效應應猶在

  《名媛望族》圍繞民初殖民地揚名立萬的大律師鐘卓萬及其后院(宮)的爭寵故事,《大太監》則借用了李蓮英這個高知名度的行業翹楚帶出“DOWNSTAIRS”的一衆群像,看起來千差萬別的時代與人物,卻在主題曲上泄露了居心:《名媛望族》那句“誰願意躋身於複雜裡精彩,只想與你簡單相愛”與《大太監》“你力爭上游,我為己勞累,相爭鬥、同對陣”,都是一片糾結意味——就像當年《金枝欲孽》“呼喊痛哭拉扯可是對”,港劇的創作心思始終落腳於人性。

《名媛望族》展現大家族情感糾結

  鬥:沒有人贏的戰爭

  《名媛》是四個女人的爭夫故事,《大太監》又何嘗不是一群男人的邀寵之路。從青梅竹馬的大太到正值妙齡的四太,鐘大狀身上寄寓着四個女人的青春與綺夢;而從壯年李蓮英到風燭殘年的福爺,深宮權柄亦如一張網,自投羅網的是這些別無選擇的畸零人。圍繞着僧多粥少展開的博弈,有赤裸裸的廝殺,有密密斟的暗算,這些都是《金枝欲孽》之后不斷被TVB拿來救市的金板斧。盡管《金枝》身后,鮮有越過山頭之作,甚至周旭明[微博]戚其義自己的《金枝2》都前景未卜,但“鬥”似乎還是港劇最鐘愛的母題,前赴后繼,樂此不疲。只是女人心計港島內外已被屢屢書寫,今年更有毒婦大成之《甄嬛傳》,《名媛》要出新實在不容易;反而是《大太監》聚焦的這一特殊群體,絶對是當下電視劇市場的題材高地,有望先聲奪人。

  情:唯有這點英勇去愛

  “鬥”的尷尬在於橋段的用之則棄,橋段是見光死的事物,重覆等同抄襲,絶不可一而再再而三。感情卻不然,即便是諜戰罪案甚至喜羊羊,觀衆也願意跟着編劇的指向沉浮,關心每一對情侶的命運。

  港劇中的感情有其特有的質地,色澤瀲灧、香氣馥郁,卻總是凄艷得決絶,一片冰冷的溫度裡,那短暫的溫暖就特別讓人珍視。《名媛》中屬於老爺的愛情支支霸氣凜然,對大太是負責,對二太是憐惜,對三太是賞玩,對四太是新奇,但觀衆看到楊怡[微博]出力咬着劉松仁[微博]的下嘴唇無不肉酸,恐怕還是劇中的其他幾對着墨不多的感情更讓人舒服——車夫與格格,小混混與貧女,再相見已是塵滿面、鬢如霜。這點在《大太監》裡就更加濃墨重彩,倩蓉練達表面下激烈的情感,同治與阿魯特氏的悲苦,雙喜與和碩的禁忌,劇才開頭便見張力。

  二、TVB之勞模:衆星拱月獨挑梁

  大器養成記:視帝視后是懸念?

  從最近幾年的結果來看,TVB的最佳男女主角越來越像一個論資排輩的犒勞奬,明眼人對來年走勢一目了然,公司甚至在安排來年劇目的時候就會有意進行資源傾斜。《名媛望族》就是這種大公司政策下的典型産物,楊怡無論從角色設計還是對手演員的調度,都類似於去年胡杏兒[微博]之於《萬凰之王》,角色忠奸莫辨,有手段也有苦衷,作惡也行善,從婢女到妾侍到獨立女性的成長綫也提供了足夠的表演空間。啊,還有,佘詩曼[微博]當年的封後之作《鳳凰四重奏》,到去年胡杏兒的《萬凰》,而楊怡的角色,叫做“賽鳳凰”。

太監后宮你爭我鬥

  寓意與用意不言自明

  33歲的楊怡從峨眉女弟子熬到今日,鏡頭前早就賓至如歸,收放自如,她最好的時光應該是《大唐雙龍傳》的李秀寧時期,眉目淡遠,落落大方,一派大家風范。兩部“溏心”中的“劈腿女”與“攞女”,斯文女變市井妹,拓寬了楊怡的戲路,只是那時候她屬於同等資歷卻總是被打壓的時期,公道在人心卻不在頒獎禮上。到了《宮心計》徹底轉型反角與佘詩曼配戲,她算正式被編隊進入“視后養成計劃”。賽鳳凰更像姚金鈴而不是李秀寧,這是無線視后加冕最穩妥的路數,卻未必是楊怡最適合的風格。楊怡中規中矩地盡量去展現犀利,咄咄逼人涕淚橫流,在定海神針一般的劉松仁面前,甚至在歷盡風霜的陳玉蓮面前,卻失去了當初她最讓人稱道的大氣。

  黎耀祥[微博]是老資格的視帝,演技公認,只是兩部巾幗之后的《法政III》和《造王者》角色局限,還不能調動他全部的潛力。《大太監》的人物設置十分紮實,前六集中將李蓮英抑得很重,卻又有許多細節來展現人物的人情,黎耀祥一反柴九劉醒的囂張,收斂、低調卻仍有光芒,同樣是掙扎求生,膿包得不見一絲火氣;同樣是顧家義氣,卻以婆媽的方式表現,展示了一個優秀演員的多面性。

  戲骨變綠葉:不能忽略的存在

  台慶劇卡司陣容一定是不惜血本,大打明星牌。貴為筍盤的馬國明在《名媛》裡也就比醬油好一點,早就坐正小生位的吳卓羲[微博]甚至去作男N號;韓馬利[微博]、陳玉蓮、江美儀[微博]安撫老觀衆,馬賽[微博]、賈曉晨[微博]、朱晨麗[微博]紛紛混臉熟。《大太監》裡几乎出盡羅永賢的《拳王》班底,陳國邦、黃浩然[微博]、胡定欣[微博]、李詩韻[微博]、唐詩詠[微博],連個老資格的太監都用到岳華。

  盡管分別出現在《名媛》和《大太監》中,劉松仁與米雪[微博]仍然撐起了兩部台慶劇的半壁江山。劉松仁與米雪,從麗的時代走到今日,多少年了?TVB不如日行一善,為他們再寫一次對手戲,或許能比挖空心思搞宮鬥吸引更多眼球。鐘卓萬這個角色原本尷尬,一個掌握不好就瀕於下流,更何況還有逼近小熒幕極限的“床戲”,真是難為了松哥。而米雪簡直就是逆生長的典型,那個時期的慈禧,原本就是花信少婦,政壇上翻雲覆雨,有時還得用一些嬌嗔之計。米雪站在邵美琪身邊竟還年輕幾歲一般,監製羅永賢也說請米雪來演慈禧是看中她犀利之下仍然有一絲孩子氣。

黃浩然陳茵媺浪漫談情

  三、TVB之“向上”:《名媛》新瓶裝舊酒 《太監》老樹開新花

  今年台慶的口號是“凝聚力量 一起向上”,仍然希望大步流星甩去陳舊的氣息,給觀衆新感覺。相比之下,《名媛》是新瓶裝舊酒,用禁婢運動的新概念去套豪門恩怨的舊題材,賽鳳凰以這樣的人物設定去作妾原本就不合理,為了合理就安排她與老爺是真愛,又為了讓賽鳳凰離婚,安排了小五的出現……編劇給自己畫地為牢,也着實難為了演員。至於說二太遇舊愛,三太養面首,大少奶與老爺是仇家,小姐喜歡小警察,則統統是豪門恩怨的舊橋舊梗了。

  相比之下,《大太監》在原創性上高出一籌。太監宮女一類,就彷彿《唐頓莊園》聚焦“樓下”仆人群落,換了視角作主角寫,完善每個人的背景性格成長綫,又花心力營造了整個侍從系統的生態,這是超出觀衆認知的新世界,成功抓住觀衆注意力,所以首周才有32點的平均收視。只是與其寫宮鬥,還不如寫蓮英上位史,前六集前朝與后宮的矛盾分散,李蓮英似乎只有在義氣與殷勤小意上用功,最怕編劇寫寫又變成螺絲殻裡的道場。

楊怡劉松仁上演老夫少妻

  四、TVB之必備:萌點與槽點

  “如你喜歡港劇(怪人),其實我很美”。喜歡沒有理由,喜歡沒有條件,喜歡就是看到那些熟面孔,就會會心一笑。江美儀自己說色誘老爺一場,自己只擔心自己跳不好舞,觀衆卻看她的黑絲誘惑無限自然,感慨她過檔無線后發展不錯;“我命令你起風”,陳茵媺[微博]天生大快活樣,才能把個深宮格格演得率性不任性,天真不做作。當然觀衆也可以把《名媛》的衣服與《胭脂水粉》《我的如意狼君》甚至年代更久遠的《鳳舞香羅》撞衫拿出來嘲笑,也可以對港劇中太多過激的表演方式審美疲勞,還有朱港姐過於生澀的演技難為了馬明和吳卓羲去配合……然而這就是TVB,特色鮮明,並且一路堅持這樣的特色,成為娛樂地理版圖上一塊並非最光鮮、卻仍可以令人駐足的風景。

    策劃/劉楊 文/秦天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