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黃綺珊:我只是想把人生成熟的狀態唱出來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1月24日 22:25   金羊網-新快報

黃綺珊

黃綺珊

  原名:黃曉霞

  別名:老邪

  國籍:中國

  出生地:重慶

  生日:1965-03-23

  身高:164cm

  血型:O型

  最大的夢想:有自己的樂隊,開個人演唱會。

  ■新快報記者 易哲

  黃綺珊是誰?自從1月18日湖南衛視[微博]2013年新節目《我是歌手》第一期播出之后,這個名字就像颶風般迅速席捲各大搜索引擎,並成為各大微博和論壇裏面的熱點詞彙。她的歌、她的過往均成為了網友們極度感興趣的問題。網友們驚訝地發現,這名開賽前知名度几乎為零的女歌手,原來曾經是韓紅[微博]的目標、原來和那英[微博]是同時出道的姐妹、原來那首《等待》是汪峰[微博]給她寫的歌……

  黃綺珊這個名字背后到底隱藏着多少令人驚訝的故事?為什麼這麼好的歌手直到今天才受到關注?帶着這些疑問,新快報記者日前獨家專訪了這位曾經被圈內稱為“中國的惠特尼·休斯頓”的歌手,聽她給出的答案。

  總導演三顧茅廬請來的“秘密武器”

  

  “當初我根本沒在意,連他發來的資料都沒看”

  新快報:關於你答應參加《我是歌手》的過程,網上有兩個版本,一個是總導演洪濤給遠在新加坡的你發郵件邀請,另外一個則是他專程飛到兩個不同的城市去找你面談,最終才成功說服你,這兩個版本哪個是真的?

  黃綺珊:都有吧,他先是通過微信和郵件找我,把韓國的原版節目郵給我看。但我因學業(在新加坡讀神學院)很忙,做作業都沒時間,所以根本就沒去想這回事。我們學院是學分制的,如果我來錄節目就得缺課,最后可能就畢不了業,所以我當時根本沒有去點開他郵件附件裡的視頻資料。后來他打電話問我“看了嗎?”我就很不好意思地說:“不好意思,我還沒看。”然后是去年11月份的時候,我假期回國,他又兩次主動飛過來找到我,可以說最后決定參加是因為我感覺到了他的真誠。

  剛開始的時候我只答應錄兩期,因為我1月14日要開學,開學后我就不能參加比賽了。我也不知道我這個決定是不是很草率(笑),但是第一期我來唱的時候就開始愛上了這個舞台,這裏的樂隊、這裏的舞美,可能我的血液裏面還是對音樂非常渴求的。后來洪濤他們又很真誠地發來邀請函,甚至發到我的學院,把錄製的時間表也一起發了過去,我們學院為此還專門開了會,后來就同意說“那你就繼續參加吧”,然后因為來參加比賽,一些課程我就上不了了,學院也決定讓我之后回新加坡再補,因為我一定要畢業,一定要拿到文憑,哈哈。

  新快報:收到洪濤郵件邀請的時候,你甚至都沒有興趣去看一看韓國版的節目,這種心態除了學業的因素之外,是否意味着,唱歌這條路在你心裏早就是一條死路了呢?

  黃綺珊:沒有沒有。我是個做事情蠻專一的人,我覺得此時此刻你在做什麼事情,你就要把這件事情做好。就像我打網球也是一樣,那段時間我離開歌壇,跑去練球,有那麼好幾年,好多人說我不務正業(笑)。但事實上,到目前為止,我拿過業餘賽制7.0北京站混雙冠軍、全國業餘公開賽進入前八名、三個單打比賽的亞軍,因為這個還被人取了個外號叫“黃三亞”,哈哈,還有兩個女雙的第三名,所以只要你付出了努力還是會有回報的。我是一個不能分心做事的人,因為我覺得每做一件事情都意味着自己在兌現一個承諾。所以當時不想參加的原因就是一心想把書讀完,因為我想反正活到老可以唱到老,什麼時候唱都可以。

  《等待》背后的故事

  

  “這首歌不是為我量身定做的,也許是汪峰寫給自己的”

    新快報:比賽播出那天,你發微博感謝汪峰十多年前寫了那首《等待》給你,汪峰也在微博作了回應,你還記得那時汪峰把這首歌交到你手裏的情景嗎?這首歌是怎麼誕生的?

  黃綺珊:其實汪峰寫這首歌還真不是為我量身定做的,也許是給他自己寫的,因為他交過來的時候連DEMO(樣本唱片)都還沒做。當時我簽的是喜洋洋唱片,正在籌備那張《只有你》唱片,公司老闆到處找圈內的高人幫我寫歌,問到汪峰的時候,他說我這裏正好有一首歌,但是他當時問:“不曉得你的女歌手是怎麼樣子的?能不能唱?”因為這首歌的跨度實在太大了,結果老闆跟他講:“沒問題的,你放心。”(笑)當時我拿到《等待》的時候,說實話還蠻有挑戰的,你知道這首歌的跨度,我說:“試一下,也許我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來演繹這首歌。”所以后來真的唱完了,他也沒有想到我能唱到那個樣子(笑)。也許汪峰作為作者有他自己對這首歌的想法,聽完了之后他的表情告訴我,他內心裏面肯定有一個衡量,至於他衡量的是什麼,你可以去採訪他(笑)。

  新快報:他后來有沒有跟你講,你唱出來的感覺和他原本以為的感覺很不一樣?

  黃綺珊:我們沒有談到過這個,因為做那張唱片的時候,製作人不是他。但是我唱完之后,他稱讚了我,我覺得稱讚就已經說明一切。

  新快報:比賽當天距離你當年錄這首歌已經有十三年時間了,十三年后的《等待》,很多人了解了你的過去之后再翻看如今的比賽視頻,會更加被你打動。那一晚,重新唱起這首歌的時候,你是一種怎樣的心情?

  黃綺珊:我在過去的錄音也好、演出也好,都唱過這首歌,但都跟這一次的心境不一樣,我覺得自己現在的人生走到這個階段是更加成熟了,加上《我是歌手》的這個舞台真的很棒,所以投入的程度也不一樣,真的一切都是無意的,你們會不會覺得是精心設計什麼的?(記者答“沒有”)沒有就好,總之就是好像一個什麼事情走到了一個可以碰撞的階段,所以當時在那個舞台上唱的時候,我沒有想過那麼多,我只是單純地把人生成熟的狀態唱出來。

  新快報:十三年前的《等待》和這次的《等待》兩個版本有什麼不同嗎?

  黃綺珊:有呀,那天小哥(齊秦[微博])還在后台跟我講,他說:“哎,綺珊你以前的聲音是非常乾淨的,現在是怎麼了?成熟了哦?我比較喜歡你現在的聲音。”他指的是我聲音裏面那種沙啞的部分,其實這種沙啞現在是有很多人喜歡,但它不是我故意的,只是很自然地走到這種狀況,你的表達就是這個樣子。

  新快報:你平時是怎麼保養嗓子的?

  黃綺珊:只要我睡好覺,一切都OK(笑)。像我今天綵排沒唱好,就是因為我昨天沒睡好。(鬼臉)

  還沒有計劃來應對“一夜爆紅”

  

  “我喜歡在舞台上展現歌手的高貴,但生活中我非常普通”

  新快報:你前面說過,第一次來唱就愛上了《我是歌手》這個舞台,那現在會不會希望盡可能地留久一點?

  黃綺珊:沒有,我完全沒有想過這些。因為你如果沒有想好一個事情發展的過程的話,你是很難去接受在這個千變萬化的過程所滋生出來的一些情緒、一些狀況,你會自己沒有辦法去應付,也會沒有辦法去從容面對這些事情。所以從一開始我就想,無論我兩場之后還唱不唱……你知道我原本以為我兩場之后可能就要回去的,因為我當時以為學院完全是不會批假嘛,所以,最后發展到現在這個樣子,嗯,是上帝開路了。(笑)

  新快報:這是你今天新買的鞋嗎?(採訪的時間被推遲了1個小時,因為黃綺珊去逛街為登台演唱臨時添置裝備了。)

  黃綺珊:嗯,是的。因為我從新加坡直接飛長沙,每次來之前節目組的這些朋友就會要我趕快把尺寸量好,直接幫我把演出的服裝准備好或者選好類型,我都不用擔心這一塊了。如果我還要繼續比下去的話,也就是說我每個禮拜都要往返地飛了,比完就要回去上課,然后又飛回來。

  新快報:現在坐飛機會不會被人認出?

  黃綺珊:還沒有啊。

   新快報:是因為你的造型經過刻意僞裝或者比較的低調?

  黃綺珊:歌手的職業就是高貴和平凡的。我喜歡在舞台上展現出那種高貴,那個不叫高調,因為藝人也是一個藝術家,所以在表演的時候你需要呈現藝術家的那種風采。但是在生活當中,我就是一個普通人,平時就是學生裝,T恤和牛仔褲,簡簡單單就這樣子。歌手沒有什麼了不起,只是一個很平凡的職業,就像你做記者,我是歌手。

  新快報:第一場比賽之后,你的知名度從一個很低的水準一夜之間達到了一個很高的位置,大家現在都很好奇黃綺珊到底是誰?你有沒有預料到你參加完這個比賽之后所要面對的局面?

  黃綺珊:我是黃綺珊呀,哈哈(笑)。我真的什麼都沒有想過,我現在滿腦袋裏全想着我的課程。怎麼辦呀?學分的任務很重啊!

  新快報:比賽之后會不會馬上趁熱打鐵製作新專輯?

  黃綺珊:不曉得,這些我真的都沒想過。所以你現在問我,我只能回答你,我每次都是問他們(指節目組的工作人員):“怎麼樣?P掉沒有?啊,沒有啊?”那好,我再去准備,怎麼編曲、怎麼去唱……

  新快報:那你現在是獨立的音樂人呢?還是有簽約唱片公司的音樂人呢?

  黃綺珊:獨立的。我暫時也沒考慮這些。我覺得很多時候都是計劃趕不上變化,所以我現在唯一想的就是把比賽比好,把學業完成,其他你問的這些我真的沒有考慮過。而且這兩件事情我現在做得很開心,那天我在節目裏面也說了,這些東西都是我靈魂當中所熟悉的部分,隨時點燃,隨時都能喚回那個熟悉的感覺。

  曾質疑音樂圈“只有娛樂,沒有音樂”

  “學會順從后,我的心境不同了,不再為名利糾結”

  新快報:你有那麼好的嗓子,但此前卻一直沒有真正地唱出來。看過一篇關於你的採訪,你曾評價說“這個圈子只有娛樂,沒有音樂”,現在還這麼看嗎?

  黃綺珊:以前因為年輕,覺得自己又有上天賦予的這麼好的天賦,但是卻沒有達到身邊的人和自己想象中的那麼好,所以我會抗爭。后來我有了自己的信仰,我開始每天在心裏和自己的信仰對話,我問過他很多遍:“這是為什麼?”但是他一直沒有回答我。直到有一天,因為歲月帶給我的沉澱,我學會了順從,他才對我說:“你總算了解在你內心的那個慾望是什麼。”所以現在回到歌壇也好、再上台唱歌也好,我的心境已經和以前不同了,不會為了這些事情再去糾結。

  新快報:據說你以前在廣州的歌廳駐唱過?

  黃綺珊:對啊,你知道在那個年代廣東的大多數歌廳都還是上面有人唱,底下的觀衆可以跳舞的那種。但那個叫卜通100的演藝廳可不是大家想象的地方,如果你去的話就只可以坐在那裏聽歌,而且裏面的音響、伴舞都是頂級的,是當時玩音樂的人心目中最嚮往的舞台。最好的樂隊、最好的音響、最好的舞群,我當時考了三次,等到第三次考完我覺得他們可能還是不會要我了,都收拾行李准備走了,結果當時的老闆又找到我,說“你可以留下了”。呵呵,那是一段很美好的回憶。

  ■關於黃綺珊

  ●她的聲音與唱功

  黃綺珊的聲音在東方人裏面几乎可算絶品。首先是音域寬,她的真聲音域應該超過二個半八度,這與王菲、那英相比也算是超人的。在演唱《珊珊來遲》時,她的高音到了hiC,那是咽部發出的一種混合聲,而在《等待》裡,我們能感覺到她咽部力量是很強的,所以估計她應該能唱到hiE——當然不是真聲。其次是她的聲音很有磁性,略帶沙啞,卻不是張惠妹[微博]那樣,而是一種發聲方法中帶出來的效果,低音可以很繚繞,高音卻可以很輝煌、而且很有穿透力。

  ●她的第一張專輯有多牛?

  除了那首一夜爆紅的《等待》是汪峰所作,其實黃綺珊十多年前的第一張專輯《只有你》收羅的都是至今華語音樂圈鼎鼎有名的大人物的作品,包括小柯[微博]、高曉松[微博]、汪峰、馮鋭等,曾轟動一時。專輯的同名主打歌《只有你》更是黃綺珊的專輯製作人馮鋭用了半年時間打磨而成,當時作為一個新人,黃綺珊雖然具有潛力,但仍然帶着些羞澀,最初錄音的時候,怎麼唱也不能達到馮鋭的要求。馮鋭絲毫也不願降低要求,一遍遍地要她重唱,有時候錄著錄著她在棚裡就哭了,可是馮鋭還是鐵了心要求重來……

  ●《聽海》原本是寫給她的

  張惠妹的《聽海》已經成為了華語樂壇的一首經典,但有資料顯示,當年這首歌原本的主人卻應該是黃綺珊。有網友爆料:“看了一些關於黃綺珊的文章,覺得黃以前的性格確實有些問題,太特立獨行了。大家可能不知道張惠妹的《聽海》本來是黃綺珊的前夫——台灣著名音樂人涂惠元寫給黃的,結果由於感情破裂這首歌給了張惠妹,也成就了張。”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