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舞出我人生斷腿舞者引公平性質疑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7月05日 00:52   新聞晨報

“斷腿舞者”廖智引發公平性質疑

“斷腿舞者”廖智引發公平性質疑

  晨報記者 朱美虹

  經過近3個月的對抗、淘汰、復活,《舞出我人生》全國五強上周塵埃落定,“待定王”張白羽和撒貝寧[微博]、“勵志姐”廖智和楊志剛[微博]、“難度王”韓藝博和劉璇、“幸福帝”龍隆和王琳,還有“幸運哥”沈昕睿和他的助夢人們,將於7月7日晚會師“冠軍之夜”,向著冠軍獎杯發起衝擊。

  拼舞技還是拼人生?廖智化身“刀鋒戰士”

  五強中,從汶川大地震中劫后余生的“斷腿舞者”廖智無疑是最特殊的一個,雖然失去了雙腿,但她依然沒有放棄舞蹈夢想。首期節目中,廖智完成《廢墟中的重生》是依靠假肢翩翩起舞,複賽時是坐在輪椅上飛速旋轉,而在冠軍爭奪戰中,廖智的裙擺下露出的不是像往常一樣的仿真假肢,而是兩根黑色的鋼筋彈跳撐桿,這雙新獲的“跑步腿”給予了廖智跑跳的能力,卻剝奪了她站穩的權利,她必須扶着助夢人楊志剛才站得住,舞蹈時她不斷變換着重心,挑戰很大。

  她的存在對另外四組選手形成了巨大的壓力。不過“夢想大使”周立波[微博]在決賽錄製現場反復提出自己的疑慮:和廖智站在一起被比較,對其他選手而言真的公平嗎?的確,無論她與楊志剛跳什麼舞種,觀衆最關心的並非她的舞步專不專業,而是她戴着假肢跳舞困不困難,就連楊麗萍[微博]在看廖智跳舞的時候也會分心去揣摩她腿腳間肌肉與假肢碰撞的疼痛感,而無法專注於她的舞技。

  對於爭議,廖智表示,能走到五強已經感恩,沒想過要去爭奪冠軍,“我有一種當初從一棟樓裏面被救出來的感覺,我會想怎麼是我?為什麼偏偏是我?其實我很惶恐,怕別人說我博同情票,所以就算拿了冠軍也會感到不安”。

  她表示,和楊志剛一路走來很不容易,“我看到自己在進步,別的舞者付出努力,我也沒比他們更少。在我能夠舞蹈的能力範圍內,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對此,評委方俊表態稱一切還是以舞蹈作為評判標準:“雖然廖智很不容易,但我從來沒有當她是一個有困難的舞者,我要當她是個正常人來看,這樣是對她的尊重,也是對這個舞台的尊重。”

  玩技巧還是犯了規?韓藝博挑戰“綢弔舞”

  雙人舞的精髓在於托舉,而能把每一個托舉都變得像魔術般不可思議的,五強之中除了韓藝博與劉璇外,誰也做不到。

  考慮到劉璇是專業運動員出身,在技巧的把握上會比別的助夢人更勝一籌。從一開始,韓藝博和劉璇就決定把舞蹈中的“技術”放大,成為區別於其他選手的獨特亮點,也由此走上了一條台上光鮮、台下艱苦的晉級之路。他們在淘汰賽上的第一支舞就具有一定危險性,初次配合的兩人在練習時免不了受傷。即便如此,評委方俊還認為他們的難度不夠高,以至於到了對抗賽,兩人的托舉動作乾脆翻了三番,難度繫數直線上升,劉璇甚至在比賽時差點摔倒,拉傷了肩。

  除了在舞台上助力韓藝博,劉璇也走進了舞伴的生活中,成了韓藝博的另一個姐姐——韓藝博有一個身患自閉症的親姐姐,他來到《舞出我人生》的舞台,正是想為姐姐贏得公益基金。

  每場比賽變着花樣“使大招”已經成為了他們的保留項目。此次冠軍爭奪賽,他們更是將雜技中的綢吊帶到了舞台上。僅僅憑藉著從空中垂下來的兩條藍色綢帶,劉璇和韓藝博就順勢而上,熟練地將綢帶纏繞在手臂上,隨着綢帶的不斷上升,時而盤旋,時而翻轉,做出種種高難度動作,並以韓藝博在空中將劉璇緊緊抱在懷裏為收勢。

  不過對於這支舞蹈,評委間的意見並不統一。楊麗萍認為雖然用到了雜技中“綢弔”的技巧,但他們展現的舞蹈的輕盈與美感絲毫不打折扣,劉岩[微博]更是用“完美”來形容,然而方俊卻給出了不同意見:“我在思考一個問題,剛才看到的是舞蹈還是雜技?”方俊認為,離開地面的肢体動作已經超越了舞蹈的範疇,跨入了雜技的概念,不符合舞蹈比賽的要求。這究竟是創新之舉還是概念性錯誤?綢弔的運用是否有違反舞蹈規則的嫌疑?對於這個問題評委産生了“內訌”,正當場上的評委們忙着“互掐”的時候,台下的“夢想大使”周立波在李詠[微博]“鼓動”下,脫了外套體驗了一把高空綢弔的感覺。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