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我和我的他們》在京研討 專家學者稱讚

http://news.sina.com   2014年10月17日 05:08   北京新浪網

電視劇《我和我的他們》研討會在京舉行 電視劇《我和我的他們》研討會在京舉行
電視劇《我和我的他們》研討會合影 電視劇《我和我的他們》研討會合影
尤小剛 尤小剛
仲呈祥 仲呈祥
李準 李準
易凱 易凱
閻晶明 閻晶明
王偉國 王偉國
劉玉琴 劉玉琴
彭程 彭程
張德祥 張德祥
陶玲玲 陶玲玲

  新浪娛樂訊 10月27日即將在安徽、深圳、雲南、貴州四家衛視播出的電視劇《我和我的他們》昨日在京舉行研討會,恰逢習近平總書記文藝座談會講話在社會引起強烈反響,研討會由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宣傳司副司長王丹彥主持,仲呈祥、李準、曾慶瑞、王偉國等與會專家學者還對照總書記講話精神結合劇集深度解析,並對該劇弘揚社會主流價值觀、展現真善美給予肯定,可謂“根紅苗正”。

  尤小剛[微博]:《我和我的他們》險流産

  《我和我的他們》是一部融入了較多醫療元素,家庭倫理劇元素以及很多社會熱點問題都市生活情感劇,講述了海歸名醫與落魄護工一段帶有傳奇色彩的愛情故事。不過,這部戲卻險些“流産”。原來,前一部尤小剛出品的現實題材劇《8090向前沖》因為“太正”而遲遲不播,導致他一度很痛苦糾結,盡管這部劇最終在白天檔播出,但也大大打擊了他的信心。尤小剛说:“如果為了追求尖鋭的戲劇衝突,恨不得每集都要打得不可開交,坦率地说,這跟我的人生理念相悖,或許這樣的作品拿出來收視率很高,但你給社會留下了什麼?说實在這五年是很困惑的,一度想放棄。但我還是希望能堅持搞一部良心之作,所以《我和我的他們》的劇本一改再改,到后來開拍后還在邊寫邊改,以求更好。因為我想做到既不嘩衆取寵,更不隨波逐流,有可愛的人物講述真誠的故事。”

  對此, 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著名文藝評論家仲呈祥说:“小剛導演也就不要再困惑了,總書記叫你不要當市場的奴隸,叫你不要為市場經濟的大潮迷失了方向,那就趕快堅定自己的方向,腳踏實地的為我們拍出更多更好的作品。而且,這部《我和我的他們》無疑是一個有新的視角,健康、清新、向上,並且有意味的好戲。”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名譽主席、著名文藝評論家李準也透露,當年尤小剛導演請他看《8090向前沖》樣片時,自己確實很感動,幾個主人公從幼稚走向成熟,從單純的追求自己個性的張揚,到認識到只有融入社會,他們的個人價值才能得到更好的實現很有味道的,也很真實。

  導演陶玲玲則表示,盡管自己拍現代戲不少,但現在自己也搞不清觀衆的口味,所以她堅持的原則“起碼首先感動我自己,這樣才能感動觀衆”,“拍這個戲的時候,有時和演員溝通,剛说兩句就淚流滿面了,因為她這個人物在说話的時候,不僅要感動自己她還要感動別人。現在很多戲的現場,導演不是那麼用心,我覺得那種戲感動不了別人。”

  仲呈祥16字概括人物精髓

  “我們今天來研究《我和我的他們》,我認為是可以看作是我們倒過來學習領悟、踐行習總書記講話的一次文藝研討會,它在哪些方面是朝着習總書記的方向走的,哪些方面應該更加堅定,更加執着。”仲呈祥说,可能有人認為《我和我的他們》不如之前的名字《護工》好,但他在他看來,“它是講主人公和他身邊的一群人,這個關係應該怎麼處,它是超越了生活層面的一種有象徵意味在裏面的。它是一個源於現實、充滿了現實主義的深化,又帶着浪漫主義情懷的故事的作品。我覺得還帶有一點寓言意味的故事,“我很弱小但我堅韌,我很溫柔但我自尊”這16個字很好地概括了葉子的個性,雖然她很柔弱,但她有堅韌的一面,有總書記講的硬氣、骨氣的一面,這是最寶貴的;而顧漢梁,漢梁意寓中華民族的棟樑,他是海歸派,回答故土,有葉子他們一幫人圍着,他不再寂寞。一個窮困潦倒的醫院裏邊的護工,怎麼可能跟一個海歸的名醫結合,這就是戲劇衝突,但更重要的是呼喚真善美,如果你是普通崗位的人要像葉子學習,如果你是留學回來像顧漢梁學習,至於他們兩個怎麼樣走到一起,那是看電視劇,它表現得好征服了我我就幸福了,他如果表現得還不是那麼好,我只能说這種浪漫情懷,這種藝術理想,在藝術的表現上,還有升騰的空間。” 

  李準:《我和我的他們》傳達24字中華精神

  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名譽主席、著名文藝評論家李準認為,《我和我的他們》 是一部非常有現實意義的話題劇,“它不是專門講醫患關係的,但也有是醫院如何對待醫藥代表,對待假藥假醫療器械,如何對待護工等。它也寫男女愛情,而且是反差很大的愛情。此外,劇中還涉及了中青年人如何對待老人,養老院的問題,新聞記者怎麼報導醫患關係等,實際上涉及了六七個話題。”李準還認為,該劇對葉子和顧漢梁人生和情感經歷的描寫,實際上是寫了我們中華民族傳統文化中最優秀的品質,在當代建設和社會主義實踐的洪流中間如何經受磨煉,經受考驗,經受鍛打,發出了新的光輝,注入了我們建立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最重要的思想。“就像習總書記昨天的講話,他说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中華民族的精神命脈,是涵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重要源泉,這個用詞很準確,不是核心價值觀本身,是它的重要源泉。具體到《我和我的他們》,我覺得它通過男女主人公的經歷主要繼承弘揚,重新鍛造了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中間的三個東西,24個字,那就是:關愛生命、同情弱者;人性向善,寬容理解;尊重道德,犧牲自我。”李準還指出,《我的我的他們》不僅在弘揚中華傳統文化,還是同情扶持弱者,抑或是對親人朋友的寬容理解方面都做得很好,給其它劇也會有很好的啟示作用,“因為這種東西絶對是日本文化中沒有的,絶對是歐洲文化沒有的。歐洲文化就是征服,那羅馬80%的皇帝是被別人殺死的,20%是被衛兵殺死的,八十多個皇帝六十多個不是死在戰場上,就是被搞死的。包括好朋友之間,因為你什麼就比我強,我一定把你搞掉,道德退於次要地位,那是很殘忍的。”

  易凱:三個角度展示真善美,弘揚正能量

  中國電視藝術委員會副秘書長易凱更想從一個觀衆的角度來談談對這部戲,並覺得該劇是從三個角度弘揚真善美,而第一個就是話題熱點就是將矛盾主要放在了這個醫院和醫患矛盾上,並以身邊事例具體说明,“這個戲能夠勇敢地揭露情況,並正視醫院的的醫藥代表和醫療器械的現實。且不说揭露,至少能涉及到,這是一個很勇敢的舉動,我覺得很讓人感動。”易凱認為其二就是這個劇將視角更多集中在底層人的生活,這也是《我和我的他們》特別讓人值得肯定的一點,“集中在底層生活,而且宣揚‘善有善報’,我覺得非常難得的,實際中國人真正富起來沒多少,中國人真正吃飽也沒多久,絶大部分人來说,幾十年前大家都差不多一般窮,包括現在官二代也好、富二代也好。”

  閻晶明:《我和我的他們》是有意思、有挑戰的劇作

  中國作協黨組成員、書記處書記、《文藝報》總編輯閻晶明認為這個劇給他的音箱首先是錯位感,因為這個劇裏邊的男女主人公在各個方面都存在巨大懸殊,不管是擇偶或者是擇友、社會地位的,社會身份文化程度、教育背景方面。把這樣兩個人捏在一起,只有一種精神和情感的東西,所以這部劇最后它實際就是將這兩個看上去有着巨大懸殊身份的人,最后弄成一個一體化的東西。“在今天這樣一個社會裏面,寫這樣的懸殊很大的、差異很大的人,然后最后凝聚起來成為一體化的結構,我覺得難度很大,因為他建立一些社會的概念,甚至戰爭的理想主義概念再去做,那必須是實實在在從煙火氣的生活裏面要把它慢慢縫合上,我覺得這是非常具有挑戰的劇作。”其次,閻晶明覺得該劇對戲劇化的要求就特別的高,它所需要完成的是在這種高度的戲劇化的情節當中使情節比較真實,編劇、導演和演員表演都很到位。

  王偉國:對唯利是圖行為的鞭撻,塑造道德楷模

  中國傳媒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王偉國看片之后很是感動,認為醫療劇不完全是醫療劇,它只不過把醫療劇作為一種敘事平台,展示了更多其它方面。電視劇《我和我的他們》弘揚了愛國敬業誠信友善的價值觀,比較成功塑造了一位普通婦女葉子的形象,陳小藝飾演的葉子可以说是講仁愛、重正義的道德楷模,在葉子身上透露出健康、積極、向上的價值觀,並支配着她作出了看似平凡實為不平凡的事情。而王偉國教授還指出,電視劇《我和我的他們》中顯示出了鮮明的文化批判立場,該劇借文化批判的立場、借社會主義道德精神,在積極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同時還批判了種種違背道德、與核心價值觀背道而馳的社會現象。“該劇深刻揭示在社會轉型市場經濟下,一些人的唯利是圖,個人私欲極端膨脹、誠信失缺,衝擊了人們固有的價值觀並迫使人們作出是非的選擇。作品圍繞着醫院、醫生、護士、護工、病人,醫療事故等敘事,展示了醜與美、正義與邪惡之間的碰撞和鬥爭。”

  曾慶瑞:特殊亮點集中的都市愛情劇

  中國傳媒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曾慶瑞從他的美學結構分析了都市愛情戲一對三的關係,認為在一般都市愛情劇裏面要植入我們自我的追求和難能可貴的亮點,把這個亮點支撐起這樣一個感人的故事。他認為“重災區”就是很多劇張揚的是人性假惡醜,《我和我的他們》這部戲講的確實是一個都市的愛的故事,但還疊加其他的元素。“從某種意義上说,這部戲陳小藝飾演的葉子作為一號人物承擔這個戲魂的載體,她的特點是在那樣的環境下勵志奮鬥,而勵志、奮鬥是表現了我們中華民族傳統的道德文化精神。創作的團隊始終不忘記要賦予葉子待人接物處事一切美的言談舉止,都是一種真善美人性的張揚。這個就使它區別於一般的我們講的媚俗、庸俗的所謂都市愛情戲。”曾慶瑞認為該劇還疊加進來另外一重要元素,就是把當前社會問題的熱點、話題帶進來,尤其集中在醫院裏面,醫患、醫鬧還有所謂的醫藥代表,“同意主創的話,我們沒有站在醫患之間的任何一方的立場上,沒有替任何人说話,只是希望通過展現醫患之間的對立關係,使觀衆看到不同人的生活態度。並且在善惡取捨中感受兩難,而這種兩難的體驗也許可以為化解現實醫患矛盾的堅冰提供一種可能。我們的社會真的太需要真情,太需要人性的真善美的一面。”曾慶瑞讚揚道,創作團隊是真誠、善良並抱着誠意來創作作品,奉獻給我們廣大的電視劇觀衆。

  劉玉琴:作品讓人看到希望與夢想

  《人民日報》文藝部主任劉玉琴對該劇梳理深入,特別说到兩點啟示,一個就是底層小人物的人生追求,陳小藝飾演的葉子給觀衆一個正能量的一個啟示;再一個就是面對挫折、複雜的各種生活中的社會矛盾,我們應該如何化解,這部劇能給我們多方面的啓發。“從葉子的身上,我們看到了真誠、善良、愛國、敬業等寶貴的品格,是何等的感染人、溫暖人、影響人、打動人。通過她我們看到社會群體中哪怕是最底層人群中,所蘊藏着的向上的、正面的、健康的能量。當下社會誠實和善良是比較稀缺的資源,人與人之間冷漠缺乏信任,這部作品讓人信任,如果每個人都能真誠待人、善意從事、心地善良、重情重義、多為他人着想、遭受挫折不怨天尤人、敢於從頭再來堅韌向前,也就能如陽光一般照耀別人、閃耀自己,從而走出自己的路。”

  彭程:走入觀衆內心的人物

  《光明日報》文藝部主任彭程認為,《我和我的他們》這部電視劇體現了製作方對於現實的強烈關懷,體現了劇組的社會責任感。它自始至終以陳小藝飾演的葉子和許亞軍飾演的顧漢梁的情感糾葛作為一條敘事線索,貫穿始終。“這兩個人一個是幼兒園教師,幼兒園倒閉,丈夫得癌症后又自殺,到ICEO去搶救治療花了巨額的醫療費,葉子要憑自己的努力償還這筆巨額債務,所以她想一切辦法並被城管追着到處跑,后來又做了醫院的護工,從社會角色來看很卑微;另外一位截然不同,他是單身歸國的鑽石王老五,兩人身份絶對不同。”彭程認為這就富有傳奇性,葉子和顧漢梁道德情操非常高尚[微博],他們的所作所為都是遵循道德而不受利益支配,他們做事首先考慮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他們真正體現了做人的標桿,是非常理想化的人物,“這種人物在現實生活中好像很難找到,可能有的觀衆會有疑問,如果觀衆能夠對這個文藝作品抱以源於生活又高於生活的理解,他可能會改變他原來的看法。”彭程認為,這部電視劇體現了製作方對於現實的強烈關懷,體現了劇組社會責任感,三十六集故事豐富曲折,演員也都奉上出色表演,該劇強烈表達了對於真善美的讚揚和對假醜惡的鞭笞,這也是一切有着社會責任感的文藝作品的共同追求。

  張德祥:需要這樣的作品來溫暖我們的心

  《當代電視》主編張德祥在看過電視劇《我和我的他們》之后覺得很特別並解讀《我和我的他們》這個劇名,“《我和我的他們》,我覺得這個他們不是他者,不是和我沒有關係,我覺得之所以把他們加進去,就是他們也是我,我不知道我解讀對不對。這個劇在故事的推進、情節發展的中,這個‘他們’不是外在的‘他們’。”張德祥認為這部劇從整體上來说讓人感覺非常微妙,在社會環境中人們在追求利益方面已經把心放逐得很遠,現在確實需要我們的心回到家裏來,“所以‘我和我的他們’就是,他們不再是他們,而是我的。我想強調這個和諧社會也好、強調文明也好,實際上一個核心就是我們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不要把對方一開始想成是敵對方要去防範,實際上人和人的信任才最重要。”張德祥覺得這部作品在處理很多問題上都是有新意的,而且很溫暖,“大家的心已經放逐很久,需要這樣的作品來溫暖我們的心。”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