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蔡藝儂談蔣勁夫風波:以德報怨換來了什麼

http://news.sina.com   2016年02月03日 07:09   北京新浪網

蔡藝儂

蔡藝儂

蔡藝儂

蔡藝儂

蔣勁夫(資料圖)

蔣勁夫(資料圖)

  新浪娛樂訊 蔣勁夫[微博]與唐人影視公司解約一案已持續數月,備受網友關注。1月29日,蔣勁夫父親蔣春來突然開通個人微博,發表“蔣勁夫父親的一封公開信”,言辭激烈地細數唐人公司壓榨藝人的“六宗罪”。隨后,該篇博文在各大媒體以及網友之間迅速傳播,引發一片嘩然。

  近日,新浪娛樂走訪了唐人影視,發現其與藝人事務相關的行政、法務、財務、經紀、宣傳等部門一應俱全。有關藝人的每一份合同以及片酬結算等事項均需經過各個部門各項審批,才能獲得通過。

  唐人總裁蔡藝儂[微博]表示,如果不是上周蔣父突然發表長微博,自己本來不想就這件事情發表任何評論,“我們並不想讓這件事情變成雙方的駡戰,但上周的事情實在太過分了,對公司的聲譽造成很大的傷害。”

  唐人的代理律師楊曙光對這篇博文的背后用心也提出了質疑,“他們選擇發布的時間點很微妙,這篇博文大部分內容,其實他們在最后一次庭審時都有提出,我們也一一舉證進行了反駁。結果第二天蔣父居然把這些不實的內容進行公開發布,我個人認為這可能會對廣大的網友産生誤導,嚴重者會形成輿論壓力,影響法官的判斷。”

  ■唐人不簽演出合同以及重新簽約?

  “坦白说,如果沒有簽署合約,《軒轅劍》這麼大一部戲,公司會用新人來演男一號?所謂的“重簽”經紀合約,只是將原來合約中的甲方從上海唐人變更為天津唐人,合約的內容還是一模一樣,公司全部的藝人也是一致行動,並不是單獨針對蔣勁夫。”

  在蔣父的博文中,一條非常醒目的“罪證”就是唐人沒有給蔣勁夫簽署合同,就命令他出演《軒轅劍》《刷新3+7》《步步驚情》,直到2013年林更新[微博]起訴解約時,唐人為規避法律風險,才重簽了由蔣勁夫、蔣勁夫上海影視文化工作室以及唐人公司組成的三方經理人合同。對此指控,唐人方面表示無法理解。

  蔡藝儂表示,公司所有藝人的演藝活動都有簽署合同等法律檔案,不論是和公司還是第三方都有合約,所有相關證據我們也提交給了法院,這一點,他們也是清楚的。

  “我還記得當年是蔣勁夫爸爸帶着他來橫店找我,表示很想和我們合作,我們認為蔣勁夫的條件不錯,回去之后就開始做合約。坦白说,如果沒有簽署合約,《軒轅劍》這麼大一部戲,公司會用新人來演男一號?”

  至於2013年的“重簽”經紀合約一事,蔡藝儂稱,“因為公司在擴大規模,整體經營架構必須做調整,我們在2012年底成立了天津唐人影視有限公司,所謂的‘重簽’經紀合約,只是將原來經紀合約中的甲方從上海唐人變更為天津唐人,但其實包括合約期限、以及所有的合約條款並沒有做任何改動,也就是说,合約的內容和原來還是一模一樣,當時蔣父和蔣勁夫是知道這個情況的,並且看過合約的所有內容,在雙方同意的情況下,我們才進行簽署。其實這次的合約主體變更,公司全部的藝人是一致行動的,並不是單獨針對蔣勁夫。”

  另外,蔣父的聲明中着重提出了蔣勁夫的個人工作室。蔣父表示,蔣勁夫的工作室無實際辦公地址,亦無相關工作人員,僅有的工作室印章也是由唐人把控。對此说法,楊曙光律師表示,“工作室的性質為個人獨資企業,以蔣勁夫個人的名義作為工作室的負責人及出資人,但實際上經紀全權代理是在唐人。在案件代理過程中,提交法院的一切證據也说明唐人與蔣勁夫工作室、蔣勁夫簽署的就工作室業務的合作協議,明確約定唐人作為蔣勁夫工作室業務範圍內獨家代理人。”

  “我們是他唯一的經紀公司,有義務代表他簽署所有的工作合同,但我們代他接洽的每一項工作,都是在他同意后才進行的,我們都有聊天記錄。經紀代理的意義就在由經紀公司代你出面洽談和簽署一切合約,業內的經紀公司也都是這麼安排的。”唐人經紀部總監褚珮君補充说道。

  ■唐人克扣片酬155萬?

  “公司有完善的流程,不是一兩個人可以只手遮天,我們如果騙錢,得公司多少部門的人聯合起來騙人?”

  蔣父博文發出后,“唐人克扣蔣勁夫片酬155萬”這一極具傳播性的話題便擴散至全網,不過,對於蔣父提出的這155萬金額,唐人方面卻不清楚對方究竟是如何計算得出的。唐人法務總監谷守霞表示,“剛開始起訴時,雙方所有的賬目都是能對上的,這筆金額是他們后來才在訴訟中增加出來的。”

  蔡藝儂為此特意帶新浪娛樂參觀了唐人的各個部門:行政、法務、財務、經紀、宣傳等一應俱全。“我以前自己帶過藝人,知道藝人的工作回收有太多灰色地帶,為了避免個別員工出現不誠實行為,我們設定了很完善的流程,從審批合約、簽署合約到付款結算,都必須經過各個相關部門走流程、做審核,不是一兩個人可以只手遮天的。如果我們騙錢,得公司多少部門的人聯合起來才能騙他?”

  蔡藝儂同時還表示:“我們公司有這麼多藝人,其他藝人都沒有出現這些情況,就唯獨蔣勁夫能出問題?唐人今年18周年,公司舉辦了250多人出外旅遊,加上年會、給員工的獎金包,是一筆很大的數字,公司都願意花這個錢去獎勵員工,怎麼會 ‘挖心思’ 的去扣他的155萬片酬?”

  在蔣父的博文中,他聲稱唐人最初和蔣勁夫簽訂的經理人合約中規定公司藝人演出自製劇時,公司不再抽傭,但在一審之后,唐人僞造了一個補充合同,協議扣除30%的佣金。對此,楊曙光律師表示,公司關於自製劇為什麼收取佣金和如何收取佣金是有明確合同約定的,蔣勁夫對此完全清楚,不存在僞造合同的情況。而且每部戲他應該收入多少,實際收入多少,在每個月的結算單上都有蔣勁夫的簽字確認,公司並沒有侵犯蔣勁夫的任何利益。

  蔡藝儂表示,如果蔣勁夫和他父親認為公司扣除30%的佣金、或者對這155萬有意見,為什麼在這4年的合作期間都沒有提出異議、或者詢問公司,而是在開庭之后補充証據的時候才提出?

  另外,蔣勁夫父親還提出一條“罪證”,指出在第二次開庭后,唐人以蔣勁夫上海工作室的名義匯款224000元至麗江洲際度假酒店,再用麗江洲際度假酒店的名義匯款至蔣勁夫個人帳上。對於這條,蔡藝儂表示自己不明白蔣父想指責什麼。關於這個曲折的轉賬路徑,楊曙光律師也覺得很奇怪,根據公司財務記錄,這筆224000元的匯款是公司直接支付給蔣勁夫,對於其賬戶為何顯示是由這家酒店向其支付款項,他們也無從知曉。

  ■是壓榨還是捧人?

  “如果當時你認為片酬低,你可以不要這個機會,你不能在拿盡好處、待公司把你做出知名度之后,回過頭來说公司壓榨你。”

  外界一直有傳言,蔣勁夫不滿唐人低片酬,《軒轅劍》只有7萬,《秦時明月》僅是另一男主的十分之一。在之后的一次採訪中,蔣勁夫本人似也預設了這則傳言。而此次,唐人正面回應了關於蔣勁夫片酬的爭議。蔡藝儂表示,《秦時明月》付給蔣勁夫幾百萬的片酬,並不是他們所说的只有另一位主演的十分之一,而第一部劇《軒轅劍》是新人的合理片酬,在那個時候也有六位數字。

  “外面的公司很少會把一部大劇壓在新人身上,因為風險太高,電視台可能不認,但唐人還是不遺餘力去捧新人,付出的成本和心血不是賬面上可以看到的那些。比如成熟藝人一天可以拍十幾場戲,但一個沒有表演經驗的新人可能一天只能拍幾場,會拖慢進度,原本三個月就能完成的一部劇,可能會延至四個月才拍完。而劇組每天的開銷都很大,會增加製作成本,同時還要面對你演得不好、電視台不買的風險,加上劇組、公司上下對新人付出的心血,相信這些,蔣勁夫在拍《軒轅劍》的時候應該能體會到,那時他完全沒有表演經驗,現場主創從導演到武指,都花了很多精力去教他,包括老胡在收工后還會給他講解劇本,有時候還會演一遍給他看。”

  “從片酬角度,唐人當時付給你的片酬,也是你當時認可的,如果當時你認為片酬低,你可以不要這個機會,你不能在拿盡好處、待公司把你做出知名度之后,回過頭來说公司壓榨你。同時,公司不會去勉強藝人接受工作,如果藝人不願意演,公司是沒得強迫的。”

  另外,在蔣父的聲明中指出,公司曾答應要安排唱片公司對蔣勁夫進行培訓,併爲其灌制大碟。對於這一條控訴,楊曙光律師表示:“雙方的經紀合同裏並沒有寫要錄製唱片,整個庭審過程中蔣勁夫方面和他的代理律師從未提過,直到蔣春來發了博文后我們才知道還有這一條。”

  “如果藝人在唱歌方面有天份,我們一定會跟唱片公司談合作,至少會先安排他唱公司自製劇的片頭或片尾曲,但如果他沒有唱歌天份,不應該勉強,應該揚長避短。”蔡藝儂補充道。

  ■公司自製劇片酬不合理?

  “如果你認為你應該收幾千萬的片酬,對於幾百萬一部戲認為是克扣,那只能说是大家對於高低的理解不同。”

  蔣父的微博中聲稱,蔣勁夫演唐人公司自製劇的日片酬水平遠遠低於外劇,但蔡藝儂指出,其實外面好的戲,片酬通常都會非常低,但藝人為了上好的項目,不會很計較眼前的小利, “其實公司都會盡量做到跟外面差不多的片酬,而且每部戲都是事先跟藝人溝通好,不會單方面说多少就是多少。”

  褚姵君解釋,她會作為中間角色為劇組和藝人進行洽談,一般來说,劇組給出預算,藝人會表達自己的想法,最終達成一致共識。 “其實到后期基本上是夫仔自己提出條件,公司盡量滿足,比如《青丘狐傳说》,因為是單元劇,其他演員大多簽的拍攝周期是20多天,但蔣勁夫因為要去旅遊,只能給到15天,於是公司為此調整了其他演員的檔期來配合他,至於片酬,也是按照他開出的7位數字。其中,合約中簽定在亞丁拍攝不超過3天,但因為那個地方有海拔4000多米,劇組很多人都有高山反應,加上那裏下午4點之后就又黑又冷不能拍,所以他的部份必須多加2天拍攝,但夫仔認為合同是怎麼寫就怎麼來,表示自己無法配合,第二天必須離開。我們只好建議劇組刪減戲份,但導演说已經連戲,刪不了,后來公司決定按超出部份補他片酬,然后他開出一天補給他20萬,说因為是公司的戲他可以打8折,公司還是按照他開出的條件總共補給他32萬,這些都是事實。如果你認為你應該收幾千萬的片酬,對於幾百萬一部戲認為是克扣,那只能说是大家對於高低的理解不同,不能说是公司壓榨。”

  ■蔣勁夫拍《秦時》已顯大牌?

  “當時導演那面有很多投訴,我終於抵擋不住去向Karen反應,但Karen還找我聊了一小時曉以大義,说夫仔長痱子很難受,那時她馬上打電話托人從香港給夫仔買了治療師特別調製的藥膏,甚至還給他訂了一大箱一次性棉內褲,因為夫仔發朋友圈说,拍戲太忙,內褲都沒時間洗。”

  去年9月,蔣勁夫在微博中明確提出,因合作中的問題以及個人性格與發展等原因,已與唐人公司提出解約,而蔣父在博文中,也聲稱公司原來承諾的把蔣勁夫打造成影視歌的培訓計劃完全是画大餅,並表示了對《軒轅劍》一年后沒有工作、接演出場時間不到一分鐘的《一夜驚喜》和僅有幾個鏡頭的《分手合約》的不滿。

  對於蔣父的陳述,蔡藝儂特意拿出了雙方總結的蔣勁夫工作時間記錄對此予以反駁。“《軒轅劍》是2011年拍的,這部劇做了一年的后期,在這期間,因為戲還沒有開播,蔣勁夫作為全新的藝人,外界不可能用他,他也很難接到男一號角色,而后面公司拍的每一部戲,都把最好的資源給他。對外,我們還為他爭取《一夜驚喜》、《分手合約》的演出機會。你可以去問那兩部戲的製片人,他們都说Karen很疼蔣勁夫。《一夜驚喜》他的戲份和所有客串的演員排名是一樣的,而《分手合約》他作為新人,出演僅次於彭於晏[微博]和白百何[微博]的男二號。”

  褚姵君從2014年開始接手公司的經紀事務,她表示,蔣勁夫在接演《秦時明月》時,已有一些任性表現,“當時接到太多投訴,我終於抵擋不住去向Karen反應,但Karen還找我聊了一小時曉以大義,说夫仔長痱子很難受,那時她馬上打電話托人從香港給夫仔買了治療師特別調製的藥膏,甚至還給他訂了一大箱一次性棉內褲,因為夫仔發朋友圈说,拍戲太忙,內褲都沒時間洗。”

  對於公司的藝人,蔡藝儂表示一直都是把他們當做自己的小孩,並自比為幼兒園班主任:“拍《秦時明月》時,我在聽到導演的投訴后有打電話給他,说有則改之無則加勉,我還教他,快殺青了,要請導演吃飯,把誤會解開,那時他痛哭流涕,说自己絶對不可能那樣,我那時心裏還挺難過的。”

  ■唐人推拒外戲?

  “我們從來沒有阻止他去上外面的戲,反倒有很多機會是他不願意去的,包括《旋風少女》《梔子花開》《花兒與少年》,而我們一直在溝通,這個才是事實。”

  蔣父的聲明還提到,唐人多次自作主張推掉外面的機會,要求蔣勁夫專心演唐人自製劇。

  對於這一说法,經紀部總監褚姵珺拿一份工作單一邊看一邊解釋: “公司從來沒有阻止他去接拍外面的戲,他參演的影視劇包括《軒轅劍》《刷新3+7》《一夜驚喜》《分手合約》《步步驚情》《一又二分之一的夏天》《繭鎮奇緣》《一路驚喜》《梔子花開》《秦時明月》《青丘狐傳说》等等,參加電視節目包括《奔跑吧,兄弟》《報告教練》《我去上學啦》,顯然有很多是外面公司的項目。另外,還有很多外面的項目被推掉了,是因為他自己不願意去,比如《旋風少女》,本來初原這個角色是找他的,因為公司曾經洽談這本小说想改編電影,所以一致認為這個項目很好,應該接,無奈他本人不願意出演,我們只好推掉。比如《梔子花開》,他也是很不願意去的,公司在諮詢各方意見后,評估《梔子花開》的票房應該會很好,認為他應該參演有一定票房體量的電影,為了说服他,Karen還親自找了夫仔和他爸爸做了大量的溝通工作,夫仔才同意參演。”

  “所以,我們從來沒有阻止他去上外面的戲,反倒有很多機會是他不願意去的,而我們一直在溝通,這個才是事實。”褚珮君说道。

  在说到綜藝節目時,褚姵君也非常無奈:“包括綜藝,《花兒與少年》第一季有來找他,我們覺得他在那個階段需要維持曝光,很想他能參加,但他那時说,自己是個演員,只想演戲,不想做綜藝,因為他很堅持,我們只好推掉了。2014年綜藝發展得特別快,2015年,我們安排他去了跑男,這次之后他覺得真人秀很好,時間短賺錢快,希望我們能多談一些,但我們覺得一個演員不應該參加太多真人秀,否則就會變成綜藝咖了。但這個算是理念不合嗎?如果外面的工作費用高,我們為什麼要阻止,我不也收入高嗎?但我們不會胡亂地推他去賺錢。”

  ■蔣勁夫拒演《仙5》已違約?

  “他拒演仙劍之后,我一直跟他爸進行溝通,他爸爸也表示很希望蔣勁夫能出演,還建議我去找胡歌[微博]、何炅[微博]甚至我老公對蔣勁夫進行勸说,但在大家的一番遊說后,均告失敗。”

  外界察覺到蔣勁夫有解約跡象應該是從他發微博確認辭演《仙5》開始。這部戲在蔣父的博文中也被當做唐人的“罪證”之一,蔣父稱唐人反訴蔣勁夫拒演《仙5》索取賠償是在混淆視聽,《仙5》的合約在2013年劇組解散時已失效,不存在給劇組造成損失之说。

  楊曙光律師認為這種说法完全不成立:“《仙5》是因為主管部門審批原因暫緩停止拍攝,在雙方簽署的合約中明確約定,在不可抗力、非由公司所引起的原因下該劇需要順延,公司有權另行確定該劇的拍攝檔期,蔣勁夫應予以配合,因此該合約並未失效。所以,單純從合約角度,蔣勁夫有義務出演《仙5》。《仙5》重新確定拍攝時間后,公司積極與蔣勁夫溝通,並且同意按照蔣勁夫提出的遠高於原定合約價格的片酬,但蔣勁夫在臨開拍時拒絶演出,蔣勁夫的違約行為給公司造成了很大損失,公司對此提出損失賠償是合法合理。

  蔡藝儂表示,最初蔣勁夫在看過前15集《仙5》的劇本后,说劇本很好他很喜歡。“但6月2號那天他突然給我發信息,非常堅決地说不演,我當時很訝異,因為《仙劍》是非常好的項目,他不應該拒絶。”蔡藝儂之后一直和蔣父進行溝通,蔣父也表示很希望蔣勁夫能出演,還建議蔡藝儂去找胡歌、何炅甚至蔡藝儂丈夫對蔣勁夫進行勸说,但在大家的一番遊說后,均告失敗。

  ■誰在作假、誰在博同情、誰在玩策略?

  “我覺得蔣勁夫和他爸爸沒想明白,你以為這樣可以得到不明真相的群衆的同情,但你忽略了,你之后要面對的是整個行業。”

  蔣父的微博發出后,網絡傳播迅速,引起一片嘩然。蔡藝儂認為這一切,不排除有人在背后出謀獻策,但她個人非常不認同這種做法,“既然已經通過法律途徑解決,那就交給雙方律師各自出示證據,交給法庭,等待判決。”

  蔡藝儂認為蔣父微博事件不僅是對唐人的詆損,其實對蔣勁夫個人形象也是一種傷害:“我覺得蔣勁夫和他爸爸沒想明白,你以為這樣可以得到不明真相的群衆的同情,但你忽略了,你之后要面對的是整個行業,如果我是個旁觀者,他們以朋友的身份來問我意見,我一定會勸導他們要以和為貴,找公司商量如何解決。但隱在他背后的團隊顯然不是往這個方向去引導,而是教唆和煽動他們用極端的手段去對付公司,這種激烈的行為,對他本人也沒什麼好處!教唆他的人反正隱在后面,即使傷害了當事人雙方,背后人完全可以置身事外,不用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

  “他們總说我們在混淆視聽,但其實一直以來都是他們主動,是他們在製造輿論,所以究竟是誰在作假、誰在博同情、誰在玩策略?”

  蔣父在聲明中表示,自蔣勁夫提出解約后,唐人通知各大衛視以及各演藝機構封殺蔣勁夫,並組織營銷號以及公司全體員工抹黑蔣勁夫。褚姵君表示連公司自己拍攝的、在宣傳上擁有主動權的《秦時明月》,都沒有阻止蔣勁夫跟着該劇上《快樂大本營》,而且他提出解約后擅自拍攝的電視劇也正在衛視播出,何來的封殺一说?

  楊曙光律師表示,根據雙方簽署的經紀合約,蔣勁夫與唐人仍在履約期,按照合同,蔣勁夫自己接的演藝活動,仍屬於違約行為,為此對於蔣勁夫擅自接洽的演藝工作,唐人有權向蔣勁夫、及聘請蔣勁夫工作的相關第三方出具律師函,這是維護唐人正當權益的行為,但對於蔣父微博中聲稱的組織營銷號、通知各演藝機構封殺蔣勁夫,以及唐人全體員工抹黑蔣勁夫實屬對唐人的詆毀,對此,唐人已經准備通過法律途徑去維護公司名譽。

  同時楊曙光律師還解釋说,唐人針對蔣勁夫擅自接洽的演藝工作提出相應的反訴請求,但根據蔣勁夫方面提供的證據顯示,一個開價20萬一天、並且在公司支付幾百萬一部劇都認為是壓榨的藝人,在法庭所出示提出解約后的工作酬勞証據,居然是一部拍攝期幾個月的電視劇片酬僅有100萬、一場商業活動價格只有1萬元,甚至自稱還有很多是免費工作。楊曙光表示對這些證據的真實性表示質疑。

  ■做新人要被撬牆角,以后誰還做?

  “如果每捧紅了一個新人就要面對被撬牆角,以后誰還做?不如就在現有的盤子裏搶吧!”

  在經歷了這一連串風波之后,蔡藝儂表示自己已經很平靜了。“上周看到他父親的那個微博時,我有那麼一剎那的激動,我一直堅定地認為我和他爸爸這幾年一直溝通得很好,尤其在说服蔣勁夫出演《仙劍》的這一段時間以來,我跟他爸爸几乎每天通微信和打電話,立場是一致的。那天晚上我心情低落,我老公勸我冷靜看待,畢竟那個是他父親,這就是人性。”

  對於審判的預期,蔡藝儂希望法院能夠公平公正地判決這件事,唐人沒有想要跟任何人過不去,也不想浪費時間在這些事情上面,“但這起官司是對方主動發起,我們被動應訴,如果我們就此妥協,會讓外界有錯覺以為唐人真的對不起蔣勁夫,何況還會有很多新人加入公司,公司會投入大量資源來培育新人,如果每捧紅了一個新人就要面對被撬牆角,以后誰還做?不如就在現有的盤子裏搶吧!”

  ■蔡藝儂:寧可他不進娛樂圈,價值觀不被扭曲

  蔡藝儂在收到蔣勁夫的解約通知書和法院告票后,曾主動找過蔣父,希望從蔣父那邊可以得到調解。她在一條信息裏寫到:“娛樂圈是個大染缸,如果你原本就是紅色、一番沾染你還是紅色,或者你本來就是黑色,洗染之后你還是黑色。夫仔原本是純凈的白色,卻因為情商不高、內心的執拗而受到周圍的影響,變成另外一種樣子,我們眼中的迷途,在他心裏卻是正道。如果這樣,我寧可他不進娛樂圈,至少價值觀不會被扭曲。”

  隔了兩天后,蔣勁夫父親做了回復,表示孩子可能需要冷靜一段時間之后,才會知道誰是誰是真的對他好的人。這天是2015年8月9號,也是蔣父發給蔡藝儂的最后一條信息。

  蔡藝儂表示:“我自己曾經反復琢磨和思考,最后給自己寫下了這麼一句話:以德報怨,何以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德。”(聆君/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