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父親用艱辛寫下散文詩 李冰冰爸爸借錢給她交學費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3月20日 03:02   北京新浪網

大家一起享受李冰冰做的飯包

大家一起享受李冰冰做的飯包

  李健[微博]在《歌手》第8期比賽中演唱的《父親寫的散文詩》,喚起不少人對於父輩生活的回憶,尤其“明天我要去,鄰居家再借點錢”“孩子哭了一整天哪,鬧着要吃餅乾”等歌詞道出了那些年的艱辛,李健自己也说:“這首歌我有很多感同身受的地方,歌中唱到的那種買一個餅乾都需要家長下很大決心的情況,雖然是比較心酸的一件事情,但其實是一代人共同的經歷和回憶。”是的,最近就有不少明星在不同的平台上追憶起物質生活貧困的童年生活,不過他們都在這種不算容易的生活中讀懂了滿滿的父愛。專題策劃/撰文 Angel

  李冰冰[微博]

  每月工資300元的爸爸借錢給她交學費

  “明天我要去,鄰居家再借點錢”大概是李冰冰爸爸1993年收到李冰冰的上海戲劇學院入學通知書后的真實寫照。李冰冰出生在東北的一個普通家庭,小時候房子是租的,大學的學費也是跟親戚借來的。成名后的李冰冰從來就不諱言這段往事,而且多次表達了對爸爸的感激。

  懷念兒時租房住

  在本月12日播出的綜藝節目《嚮往的生活》中,李冰冰和任泉[微博]做客位於農村的蘑菇屋,剛剛在新西蘭拍完電影的李冰冰馬上就融入了這裏的田園生活,做飯、聊天、干農活一樣不落,她對屋子裏面的大炕最有親切感,她说:“我就是在這樣的屋子里長大的,我爸爸媽媽那個時候也沒什麼房子,租鄰居家的房子就是這樣的。”李冰冰透露當年住的房子也沒有節目裏的蘑菇屋那麼大,只是租住其中一間房,主要的設備就是炕,“也就沒有什麼所謂的廁所,都得出去上廁所。”

  李冰冰说自己在這樣的小院長大,見識不多,在鷄西師範學校畢業后就到五常市擔任老師,當時連上海戲劇學院都不知道,直到在某次晚會上遇到了鷄西演員高強,高強建議她去考上戲,她還以為是教唱戲的學校。但是她最終還是跑去上海參加考試,並考上了,只是伴隨被錄取的喜悅,還有高昂學費帶來的壓力。李冰冰说:“我們要交學費,一年3800元,那個時候,我爸一個月才掙300塊錢,后來我就说,那就不去了,然后我這麼一说,反倒像將了我爸一軍,在外面刷鍋,我記得很清楚,他说‘去,別人家孩子考,考不上,咱家孩子考上了,還不讓去,砸鍋賣鐵我都讓你去’,這是他的原話。”

  感恩爸爸當年的堅持

  原來,在籌集學費之前,李冰冰家裏正經歷一場考驗。李冰冰爸爸曾在接受《北京青年報》採訪時说過李冰冰接到上戲入學通知單時,李冰冰媽媽剛剛做完心臟病手術,家裏已經陷入經濟危機,但第二天他還是向親戚借了錢給女兒交學費。

  李冰冰到上戲后,就努力工作補貼家用。任泉在《嚮往的生活》中说之所以和李冰冰熟悉起來,就是因為大學期間兩人合作拍了無數廣告和影視作品,而且李冰冰從來不會計較酬勞。李冰冰也感嘆那個時候的坎坷與辛苦,但都一起堅持過來了。说起這些回憶的時候,李冰冰都顯得雲淡風輕,但是不難看出當初李爸爸鼓勵她繼續求學的一番話對她影響至深,李冰冰之后受訪時也坦言幸好當年有父親的堅持,才有了今天的自己。

  如今李冰冰把家裏人接到北京居住,一有空就帶着爸媽出去旅遊,今年春節李冰冰就在微博曬出一家人到海邊度假的照片。李冰冰與家人按照身高排排站,合成WiFi信號燈的圖案,彼此互動有愛。

  岳雲鵬[微博]

  每天賣800個饅頭的爸爸,讓他想“穿越”回小時候

  像衆多喜劇演員一樣,相聲演員岳雲鵬總是為觀衆製造笑點,但他自己卻隱藏了不少憂傷。去年在《歡樂喜劇人》第二季的表演中,岳雲鵬獻演相聲《我是歌手》時真情流露了一回,其間演唱的《一封家書》把自己給唱哭了。后來,岳雲鵬受訪時说每到杭州和深圳演出,都會唱起這首歌,因為是父親生前最想去的城市。

  姐弟七人靠爸爸賣饅頭養活

  岳雲鵬父親2013年去世,當時他正在德國演出,沒能在第一時間趕回家中,成為岳雲鵬這輩子最大的遺憾。當時,郭德綱[微博]發表微博:“小徒岳雲鵬演出前突聞父喪,強忍悲痛登台獻藝。謝幕時我说明情況,小岳淚如傾盆。”但因為其中一句“戲比天大”的評價引發網友爭議。岳雲鵬也發微博表達哀痛:“這輩子接到最痛苦的電話,您走了,我卻遠在天邊,iPad有父親照片,磕頭求父親原諒,最后時刻沒有陪在父親身邊!”

  在上月底播出的《熟悉的味道》第二季節目中,這段經歷再次被提及。岳雲鵬在節目裏介紹爸爸是在村裏賣饅頭的,“我爹為了養活我們,起早貪黑蒸饅頭,起早貪黑,真的是很難。”據悉,岳雲鵬有五個姐姐一個弟弟,全家人都靠父母賣饅頭為生,每天賣出差不多800個饅頭也只能勉強維持生活。當看到節目組和姐姐們為他准備的特殊“禮物”——一籠饅頭時,小岳岳也忍不住淚崩。岳雲鵬在節目裏介紹说他五六歲的時候跟幾個姐姐擠在一張床上,几乎每天起床都被擠在地上,他不禁感慨:“窮,就是窮。”長到十來歲,不再適合跟姐姐們一起睡的岳雲鵬有自己的房間,但這間房間裏同時住着一頭牛。因為窮,13歲之前岳雲鵬從來都沒有穿過新衣服,几乎全是穿的姐姐們的衣服,為此在學校沒少被嘲笑。

  感嘆陪家人時間太少

  因為68塊錢的學費交不起,岳雲鵬14歲就輟學到北京打工,之后與爸爸的感情交流就依靠電話。岳雲鵬三姐在節目裏讚揚弟弟孝順,“天天打電話,要我們幾個姐姐好好照顧爸爸。”在岳雲鵬爸爸去世前幾個月,岳雲鵬還在微博透露結束演出后凌晨4點多到家看父親,感嘆说“這些年在外努力,拼搏,奮鬥。只是想過上好日子,陪家人的時間卻很少。”

  窮似乎成了岳雲鵬童年生活的關鍵詞,不過岳雲鵬卻有着不一樣的解讀,他在節目裏说:“如果時光能倒流,我要回到小時候……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不會出門那麼早。”語言裏流露出對陪伴爸爸時間太少的自責。

  為了彌補遺憾,岳雲鵬曾在微博寫下“我准備讓爸爸沒享到的福媽媽來享”,他不僅接媽媽到北京住,2015年還在北京給媽媽買了一套新房。日前岳雲鵬更被拍到帶母親現身北京機場,購物試西裝,牽着母親闲聊。在李健版的《父親寫的散文詩》中有一句歌詞是父親對兒子的祝福:“但願他們不要活得如此艱難”。如今的岳雲鵬已經將父親的祝福照進了現實。

  郭書瑤[微博]

  上班晚歸的爸爸為無法提供富裕生活給她寫道歉信

  在《父親寫的散文詩》歌詞中,爸爸日記裏的文字是日后孩子們寶貴的精神財富,這一點郭書瑤深有體會,但越是珍惜的東西,越是不敢輕易觸動。郭書瑤今年1月接受媒體採訪時,吐露至今不敢看父親生前寫給她的家書,四五年前某綜藝節目忽然放出她父親寫的信,令她頓時淚灑現場,“我當場整個大崩潰,因為根本沒想到會這樣,我很難過、很傻眼,一直哭到眼淚停不下來。下了台我馬上去問為什麼要放出來?好歹也先跟我说一聲。”

  小時候愛與爸爸“通信”

  郭書瑤所说的綜藝節目就是《可凡傾聽》。她當時和井柏然[微博]一起與大家分享成名前的辛酸過往,當大屏幕放映郭書瑤父親寫的信時,郭書瑤觸動敏感神經直接淚崩。郭書瑤在節目中介紹说這是爸爸生前寫給她的一封道歉信,因為家裏經濟狀況不好,所以爸爸不同意讓她學唱歌跳舞,父女因此吵架。郭書瑤说:“以前爸爸每天都騎機車送我,當時心裏有個聲音提醒我從背后抱住他,但不好意思沒有抱,沒想到隔了一個禮拜爸爸就去世了。看到這封信就會覺得自己小時候很任性,心裏很內疚但是卻再也沒有機會跟爸爸道歉了。”

  郭書瑤的父親在她16歲時因心肌梗塞過世,生前因為上班而晚歸,郭爸爸仍會每天晚上堅持幫女兒檢查作業,之后就會留下紙條叮囑事項,有時候郭書瑤也留字條在爸爸的桌子上跟爸爸交流,逐漸父女倆就形成了靠書信傳遞情感的習慣。

  至今不敢再讀爸爸寫的信

  郭書瑤今年再次提及《可凡傾聽》中播的道歉信依然眼泛淚光,她说,小時候收到信沒有現在看到感觸深,直到接觸社會才更能體會當時父母講的一字一句全都是因為深愛子女,至今一直不敢再讀,再次回憶時她说:“內容我有點忘了,大概就是他说他很抱歉……,我現在想起來真的覺得我好不孝,他说他很抱歉他沒有能力給我們很好的資源、很富裕的生活。但是小時候不會這樣想,長大才發現我們好壞。”她現在一想起爸爸寫的信就很想哭:“我覺得父母好辛苦,每一個人都學習怎麼當大人、當父母、當別人的長輩。”

  父親走后,郭書瑤休學兼職三份工,代替爸爸支撐起整個家,6年前她出資幫媽媽開早餐店,至今還在營運,也一直贊助弟弟妹妹的學費,去年妹妹大學畢業,而升讀大一的弟弟除了兼職當扯鈴教練外,還申請了助學金,不再讓姐姐幫忙交學費。郭書瑤將弟弟的懂事歸功於自己的言傳身教,“可能看到姐姐賺錢很辛苦吧,我有跟他说你不用那麼早吃苦啊!他卻说‘早吃、晚吃都要吃啊,沒有吃過苦,獲得的感受就不會那麼好。’”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