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評論:沒演技沒代表作 你有何底氣開天價?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3月20日 12:43   新聞晨報

流量明星

流量明星

分“蛋糕”

分“蛋糕”

替身

替身

  晨報記者 殷 茵

  踏踏實實寫劇本不如先去寫本網紅小说,炮製個大IP;熒屏上的時間以“萬年”為單位,現實題材卻乏人問津;速成劇、五毛特效劇、摳圖劇,沒有拍不了只有想不到;編劇不知道下一秒的劇情是什麼,導演決定不了用什麼演員,演員拍完一部戲連搭檔長什麼樣都記不清……影視行業究竟怎麼了?

  上周末,編劇宋方金與史航[微博]在上海思南文學之家展開對談,炮轟影視圈的種種亂象。

  檔期不夠,替身來湊

  “從上周開始,中國一綫流量明星正式進入兩億時代”,現場,宋方金拋出的一句話,猶如平地驚雷。他透露,目前,中國頂級編劇一部作品的稅后收入大約500萬元左右,但不久前,一位流量小生竟開出了稅后1.85億元的價碼,這意味着實際要價超過2億元。昂貴的片酬直接導致製作成本受到擠壓,於是,“主演檔期不夠,替身來湊;實拍場景太貴,摳圖來救”的現象屢見不鮮。

  “2014年以前,我們執着於該不該修改劇本,現在,已經沒有人修改劇本了,因為很多戲是替身在演,主演常常不看劇本,談何修改?他們熱衷於修改自己,比如墊墊鼻子。”宋方金曾與宋丹丹[微博]在《美麗的契約》中有過合作,因為台詞頻頻被修改,宋方金曾與她大撕一場,但如今,宋丹丹不久前在兩會上痛批某些年輕演員,兩人站到了同一戰線上。

  近期,發生在年輕明星身上的亂象所引發的討伐屢見不鮮。前不久,陳道明在接受央視採訪時就指出,如今不少演員嚴重缺乏職業精神,“拍戲的時候手破了,摔傷了,冬天在水裏頭,夏天穿着大皮襖……你就是干這個的,你的職業就是這個,現在還把它當成敬業了。演員就應該吃這樣的苦。”年過60歲仍堅持不用替身的成龍[微博]也曾吐槽稱,有些演員太把自己當回事了,“一來就當自己是大牌,拍兩個鏡頭,所有人说你辛苦了。辛苦什麼?一點都不辛苦!前呼后擁的,化個妝來到現場,打戲已經拍完,你來是喘喘氣。”

  在宋方金看來,那些忙於參加綜藝、接各種各樣通告、奔波於各地粉絲見面會的偶像明星,留給影視劇拍攝的檔期少之又少,是不可能拍出好作品的。他們要向前輩們學習的除了演戲,更應該是敬業的態度,“我和陳道明老師合作過《手機》,他在現場從來不坐着,永遠是站着的;即便是大冬天,在外景地拍《楚漢傳奇》,他依舊是穿着單衣站在那裏。”

  導演讓位,演員稱王

  沒有演技,也沒有拿得出手的作品,僅僅靠話題和流量,就有了喊出天價片酬的底氣和恣意使用替身、倒模的勇氣。這種“底氣”從何而來?

  宋方金透露,如今,導演在電視劇中的地位已經沒那麼重要了,“原來是導演中心制度,現在是演員中心制。只有一些特彆強勢、有藝術創造力的導演,像張黎[微博]、鄭曉龍、柳江、郭靖宇[微博]等,才能在團隊中佔據核心地位。一個角色誰來演,平台、投資方说了算,現在拍影視劇選角,能说了算的導演,(估計)不出三五個。”

  但即便是這些能说了算的導演,想要以一己之力扭轉行業怪象也絶非易事。不久前,郭靖宇翻拍的《射鵰英雄傳》 就大膽起用全新陣容,並將省下的經費投入到大量實景拍攝中,然而播出后卻收視平平。一來,時代變了,年輕人可以為白淺與夜華三生三世的愛情肝腸寸斷,卻未必能懂郭靖與黃蓉之間的感情。二來,沒有流量擔當,粉絲就是不買賬。

  粉絲經濟,缺乏理性

  影視圈是一個生産價值觀的行業,而生産的過程本身就反映了價值觀。如今,這種價值觀在不斷扭曲中,宋方金舉了一個例子——如果拍攝現場有兩個流量小生,他們會拼誰的房車大,誰的保鏢多;而輪到拍戲的時候,導演請他們出來,他們一定不會出來,因為誰先出來誰就輸了。最后,兩邊經紀人得約定時間,同一秒出來。

  其實,這種時候明星拼的不僅僅是自己的面子,更是粉絲的面子。這也是為什麼近期當紅年輕演員之間互撕的新聞屢見報端,這背后很大程度上,是粉絲之間的角力。“粉絲經濟是世界上最可恥的一種經濟。”宋方金说。史航也認為,粉絲經濟的盛行,讓演員失去了自我,淪為被貼上各種人設標籤的商品,“你本可以用來表演、學習、長進的時間,卻被用來憑藉姿態滿足別人,粉絲把你當易拉寶,站在旁邊一個剪刀手就走了,但你不是易拉寶,是人。”這種不勞而獲的行為,也會對年輕人産生很多負面效應,“他們可能要佔據一代人的童年記憶,讓他們以為藝術的高度就是這樣的,這太可怕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