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鐘漢良談“凍齡”:老媽給的好基因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6月14日 15:45   新聞晨報

鐘漢良

鐘漢良

  “凍齡男神”鐘漢良[微博]今年受邀擔任上海電視節白玉蘭奬電視劇單元的評委,14日,他接受了晨報記者的採訪,不僅聊了聊評審工作中的“偷師”的小心機,還透露了新戲《幸福的理由》的拍攝進度,更分享了自己的“凍齡”心情,“大家誇我我就聽啊,聽爽了就不要一直想這件事!”

  問:這次擔任白玉蘭奬評委,做了哪些功課?

  鐘漢良:我告訴自己要拿好客觀的尺度,認真努力地去看每個作品,看每個細節。其實這次入圍的作品,有很多在電視放的時候我已經關注了,但有一些錯過了,沒想到這些錯過了作品,再看反而讓我很着迷。有的戲看的時候會一直想,如果我來演就好了——不是说我會演得更好,但能讓我演就好了。而且我看的時候會覺得,哇!沒想到這個製作團隊這麼講究,這麼細緻,我會記住那個團隊的名字,認真地看攝影和美術的名字,放在以后希望合作的名單裏。

  問:首次擔任評委,你在評審過程中比較看重一部作品的什麼特質?

  鐘漢良: 我一直很看重一部劇的完成度,除了要有好的劇本,拍攝的手法,導演的處理,或者服化道任何環節都要跟上,必須都要是好的,才可以算一個好的電視劇。這真的不是那麼容易,因為我們在拍攝過程中有一些環節不一定都能做到很強,有時會有短板的地方,怎麼做到每個部分都是高水平,其實很難。

  問:除了演員的身份,很多人都说你也擔任了一些出品人的工作,多元的身份是否讓你在評審過程中,多了一些考察的維度?

  鐘漢良:(笑)這真的是個誤解,我沒辦法做那麼多事,過去大家誤傳錯了就一直傳下去了。我只是演員,尤其是在拍電視劇的過程中,時間的壓力還挺大的,你在當演員的同時,很難兼顧別的事情。我當然可以提供一些想法給其他各個部門,做好加分的地方,但我真的不能身兼數職,這在我的想法裏是比較難的,除非你前期做了很多工作。

  問:之前说過想要當導演,現在進度怎麼樣了?

  鐘漢良:我是有想做,但可能需要更長的時間。當我准備想要踏出這一步的時候,我又發現:啊,有更多的部分要多了解,多學習。第一部作品太重要了,過了就沒有第一次,第一次很重要,要很慎重,要退回到最原始劇本打磨的地方。所以我現在覺得不要特別的時間限制,決定一定要什麼時候開始做,還是要多一點時間學習。就好像我現在演戲,我會離遠一點去看作品,看看它的內容能給觀衆傳遞什麼訊息,讓大家有什麼課思考的,角度思考多了,肯定會對我以后去做第一部作品加分有幫助。

  問:觀衆評價你可以演所有言情劇的男主角,這是一種誇獎,但會不會也給你帶來一些限制?

  鐘漢良:肯定有限制,我只是盡量讓自己覺得這個限制不是一回事。我為什麼長這個臉就一定要演這個角色?去年我就演很多奇怪的角色,心理變態,悍匪,或者搞笑的人。你知道嗎,人到某個階段都會有點衝動,要做點什麼證明給那些不相信你的人看,就是我是有可能的能演的。

  晨報:對現在的你來说,有什麼衝動?

  鐘漢良:我四十歲那年,一時衝動想要當導演,現在覺得要緩一下。應該说現在的驚喜就是沒想到白玉蘭會找你做評委,我在這個領域十幾二十年,這應該算是某種肯定吧,讓我用我的經驗,對這個行業的感觸,说出你的觀點。我感到很大的興奮和開心。

  問:感覺你大部分突破形象的角色都是在電影裏,電視劇裏反而比較少。

  鐘漢良:是,電視劇大部分的故事可能有差不多的走向,但如果你關注到細微之處,你會發現電影和電視劇已經看不出明顯的分別,電視劇已經有一些好到不可思議超越電影,不管是題材還是手法還是成片。很多人说,拍電視不用要求到電影那樣,我反而會想说哪有?!現在哪個觀衆不是打開電腦就看到全世界的電視電影,作為看戲的人,已經有能力接受任何類型和故事,你不要以為拍得難觀衆看不懂,再長再隱喻的鏡頭大家都看得懂,不懂,我豆瓣一下就看得懂!

  問:你演了那麼多IP改編的電視劇,現在找一個原創的劇本難嗎?

  鐘漢良:原創是很難的,所以我特別覺得要去支持,我現在拍的《幸福的理由》,就真的是一個純原創的故事。我們的出發點是想要做一個聽損兒的故事,希望觀衆可以多關注特殊兒童,主人公除了有耳朵問題,他還是一個音樂家,是個比較衝突的一個人物。像這樣我就覺得很好,第一是原創的,第二膽子很大有冒險精神,給大家很多正面的訊息,正面的教育意義。

  問:冒險精神是指哪些方面?

  鐘漢良:因為不太容易拍攝,古典音樂的題材,有很多演奏樂器的部分,我開拍前已經學了兩個多月,鋼琴、小提琴還有指揮,但是樂器這種東西,你停下來就生疏了,所以每天拍完就要不停練習。我拍了才知道為什麼大家很少做音樂為背景的電視劇,我們膽子還蠻大的,在一步步解決問題,闖難關。

  問:會覺得好的劇本越來越少了嗎?

  鐘漢良:這可能是因為大家的發展太快了,比如我認識很多好的編劇,比如《十月圍城》的編劇夫婦,他們的劇本要搞兩年,夫婦每天晚上在一起對戲,但現在編劇兩個月三個月就給你一個好的故事,那就几乎是不可能。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很難去找到一個好的故事,只能去培養原創。

  問:一直被大家誇“凍齡”,會有壓力嗎?

  鐘漢良:我就聽啊,聽爽了就不要一直想這件事。人總會不年輕,我已經很不錯了,我媽給我的基因已經比起同年的朋友已經賺了很多年。我想我還是繼續保持這種樂觀的態度啊,吃清淡的啊,保持運動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