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比劇情片真實還甜過偶像劇 這樣的綜藝不看太可惜

http://news.sina.com   2017年10月12日 04:12   北京新浪網

  文:GALILUO

  在我們眼裏,大部分真人秀,除了參與明星不再受情景、台詞、服化道的限制,“秀”的成分可能更多——

  植入廣告、品牌露出、藉機洗白、強勢吸粉,就連主持與主持的銜接對話和起承轉折,都有精心設置的台本,所以難免讓看的人尷尬到頭皮發麻。

  今天小劇要給大家推薦的,是一檔沒有上述大毛病的綜藝

  《親愛的客棧》

  说它沒有大毛病,首先是廣告做得實誠又不囉嗦

  不會有漫天無休止的口播,也不見任何形式的“XX小劇場”,就把贊助商明明白白地擺上檯面,讓嘉賓全程使用就完事兒

  其次,不設置任何游戲環節

  提供部分啟動資金及客棧所需物件,至於如何消費、怎麼佈置,通通交由嘉賓自己規劃、決定。

  看《親愛的客棧》,可以说小劇是全程保持姨母般親切微笑的。

  不僅有劉濤[微博]王珂[微博]夫婦配合默契的恩愛日常

  也能看見闞清子[微博]紀凌塵小吵小鬧的高甜撒糖

  還有經常游離在“秀恩愛圈”外、心疼到上熱搜的“單身汪”陳翔[微博]

  就連見習員工易烊千璽[微博]吃個老乾媽拌稀飯,都把小劇看得嘴角上揚。。。。。。

  因為不依賴繁雜燒腦的游戲環節奪人眼球,所以不存在精心設置答案、強行加梗的問題。

  在《親愛的客棧》裏,有我們曾一度想要一探究竟的“明星生活日常”:

  不只是做一頓飯那麼簡單,而是為這些一年365天無法長時間相處的夫妻、情侶,提供真真正正“過日子”的機會

  更要與以往社交圈外的另一群人,吃喝拉撒在同一屋檐下

  期間的配合、分歧、搭把手、幫個忙,充斥着與我們每個人息息相關的柴米油鹽

  也是對一種叫作“生活小確幸”的溫暖再現。

  王珂策劃統籌,劉濤高效執行

  原來默契是婚姻最美的恩賜

  電視劇裏,劉濤總是踩着細跟兒、身穿剪裁得體職業裝,一副高冷的女強人模樣

  當她以一身休閒風衣,搭配略帶Man味兒的運動靴,和愛人王珂出現在山水田園間,小劇才驚覺,明星的生活有着反光板和高光燈都打不出的美好——

  既上得廳堂,一秒變身精打細算的“客棧老闆娘”

  也下得廚房,收納、整理、烙餅全不在話下

  沒有情節,沒有劇本

  觸手可及的鍋碗瓢盆和床單被套,就足以把生活過成理想中的動人故事;

  只要愛在心中,再風光無限的明星一旦“回歸”家庭,都不過是貼心的平凡妻子。

  會下意識地給老公拍照

  也不忘自拍留下與愛人的合影

  俏皮地叫王珂“老公公”,臉上笑出花

  一張煎餅兒,兩片火腿,一撮榨菜,為趕時間一人吃一口就算一頓飯,但想到有你在身旁,粗茶淡飯亦是清歡

  當劉濤坐在一角收納,王珂會很自然地端給她一杯水

  一個沒说“口渴了,遞我點水唄”,一個沒問“要不要喝點兒啥”,就是一種“或許你要喝點水了”的剛剛好。

  享受過寵溺或者有過妥協,余生就剩下包容和戒不掉的愛。

  王珂坦言,自己與劉濤之間始終存在着一種看似無法調和的矛盾

  他舉了個例子,朋友來家裏做客,客人還沒吃完,劉濤就匆匆忙忙地將桌子收拾乾淨了

  说是矛盾,王珂卻對身旁的劉濤豎起大拇指,贊她執行力強,而在講述的過程中,王珂也毫無抱怨,甚至能從他的言語和眼底裏看出他在回憶起這件事情時的喜悅。

  因此,當劉濤准備趁天黑前立馬動手,將節目組提供的客棧所需物資歸納到位時,王珂溫和地说“彆著急,先看看客棧入住須知”,劉濤也愉快附和“聽你的”

  三人想要喝水卻發現沒水壺水杯,劉濤便说要拆開物資拿水壺燒水,於是,王珂的“彆著急”再次上線。

  另一方面,王珂也會根據劉濤的性格調整自己的腳步,會詢問劉濤有什麼需要,然后立即執行

  王珂说,當他身處其中,就發現自己好像是劉濤“附身”——不怕麻煩或繁雜,只一心想把事情做好。

  劉濤和王珂讓小劇刷新了對“情人眼裏出西施”這句俗語的認識——

  並非違心地說著不在意對方的缺點,卻隱忍自己的不滿,而是“從心”地對對方和自己不再“死磕”。

  小劇想,正是因為劉濤夫婦將彼此的矛盾與不和諧,換了角度去平衡和接納,才會有他們之間這種隨時隨地下意識的相互尊重,以及無法刻意營造的溫暖體貼。

  不需轟轟烈烈的海枯石爛

  只要盡興相愛時的奪目璀璨

  如果將劉濤與王珂的相濡以沫稱作“都市愛情”,那麼,闞清子和紀凌塵的小吵小鬧就算得上是冒着粉色泡泡的“浪漫言情”。

  都说“男朋友相冊裏的自己”往往醜到連親媽也不認識,紀凌塵卻偏偏是“攝影指導”級別的奇男子——

  為闞清子擇定最佳拍照地點

  教闞清子擺什麼造型更好看

  知道女生都想自己在照片裏人美腿長身材好,紀凌塵就言傳身教地給闞清子示範最顯腿長pose。

  二人到達客棧后,便開始和劉濤夫婦及陳翔開會。作為客棧員工,陳翔、闞清子、紀凌塵都要接受客人的打分——

  即前來客棧入住的客人,需要用各自擁有“一顆星投票權”,為3位員工評分。

  闞清子意識到自己將和紀凌塵成為競爭對手,紀凌塵脫口而出“沒事兒,我的星可以給你”

  甜言蜜語還不夠,闞清子就連喂紀凌塵辣條,也不住誇贊“紀凌塵懂她的品(口)味

  然后就只剩下滿屏的粉紅高甜

  和老闆娘劉濤的托腮寵溺笑,以及真·員工陳翔的狀況外。

  小劇評價這檔綜藝“比偶像劇還甜”,不單只因為“清塵夫婦”的密集撒狗糧,更不是各種瑪麗蘇偶像劇的翻版復刻,而是那種僅屬於年輕戀人之間真實俏皮的吵鬧、彆扭、膩歪、找台階兒下、再握手言和,才讓人有了對愛情的憧憬與嚮往。

  闞清子問紀凌塵“照片裏的自己美不美”,誰知紀凌塵只顧欣賞自己的大作,頭也不抬地说“還是我會拍”

  沒看見女朋友頭頂的“三根黑線”,還傲嬌地問“是不是我會拍”

  闞清子再次問他“我美不美”,紀凌塵卻说“我喜歡這張背影”

  而當闞清子質問“難道臉不好看”時,紀凌塵終於get到了女朋友的悶氣,趕緊用女生超受用的經典句圓場,總算讓闞清子樂開了花。

  然而,和諧不過三秒,當看到老闆娘劉濤一大早就清湯掛麵地為大家煮早飯,紀凌塵便朝磨蹭化妝的闞清子嘟囔了幾句

  洗碗時又提了這麼一茬,卻沒意識到,此時的闞清子已經有些“暗火”了

  緊接着,兩人對洗碗用手洗還是機洗髮生了小分歧

  原計劃劉濤夫婦和陳翔負責物品採辦,闞清子、紀凌塵負責收拾屋子,卻因為化妝、洗碗這接連的鬧彆扭二重奏,闞清子就賭氣说讓紀凌塵也出去買東西,自己留下收拾

  雖然不知道闞清子為什麼生氣,但愛一個人哪有那麼多清楚明白的理由,紀凌塵只知道,要讓女朋友消氣就對了——

  見闞清子抱着重物,就主動要求幫忙,盡管被果斷拒絶

  逮着一“道具”就趁機搭話,盡管被冷漠忽視

  擔心闞清子拆東西划著手,立馬來到她身邊藉著幫忙的名義撒嬌

  而在下一期預告裏,不僅客棧將面臨嚴苛的考驗,“清塵夫婦”的爭吵不和也會再次升級

  但不知道為什麼,看着不斷爭執又膩歪不止的闞清子和紀凌塵,小劇卻覺得他倆的感情,美好過任何一部偶像劇。

  不是非得要在衆人面前告白或宣示主權,也不是说破除萬難在一起后就能夠書寫一個童話式的大團圓結局。

  日子總是一天天地在過,自己都有矛盾躊躇的時候,何況兩個朝夕相對又性格迥異的戀人,哪就真有偶像劇般,不存在隔離與分歧?

  闞清子、紀凌塵會说“劉濤夫婦的默契相處真美好”

  劉濤、王珂卻又羡慕“清塵夫婦”的小吵小鬧

  似乎別人總有我們想要擁有的人生,小劇倒覺得,不如試着享受和珍惜當下,或許這才是好好活着的本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