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鐘漢良:和江疏影合作“燒起來了” 炎亞綸是我偶像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2月13日 01:24   北京新浪網

鐘漢良

鐘漢良

鐘漢良和導演劉淼淼

鐘漢良和導演劉淼淼

  新浪娛樂訊 近日,導演劉淼淼攜鐘漢良[微博]、炎亞綸[微博]等出席電視劇《一路繁花相送》上海發布會。進進出出的不同媒體,安保綫外各年齡段粉絲密密麻麻站着。從這些不難看出,這次發布會主角鐘漢良的人氣絶對不輸小鮮肉。

  談起鐘漢良,除了大家熟知的“小哇”、“小太陽”這些稱呼以外,陸勵成和何以琛這兩個鐘漢良曾經飾演的角色也深得廣大觀衆的喜愛。而這一次鐘漢良再挑文藝情感劇男主大梁,飾演《一路繁花相送》中自帶男神光環的“路非”一角,用鐘漢良自己的話说,“路非”這一人物身上有三個標籤:純粹、專一、有理想。

  劇中,鐘漢良和炎亞綸及江疏影有着不少對手戲。對於此次和兩人的合作,鐘漢良誠懇回應彼此很有默契,很快進入了狀態,而且大家對戲的要求都比較高,鐘漢良直接用“燒起來”來形容當時的感受。说起炎亞綸和鐘漢良的淵源,兩人在2015年的韓國亞洲電影節碰面,而炎亞綸也在社交軟件上曬過和鐘漢良的合照,甚至表示第一次跳舞就是為鐘漢良的《orea》,不難看出亞綸頗有鐘漢良“迷弟”的氣質。對於是否是自己“迷弟”這個話題,鐘漢良坦言亞綸也沒有向他提及,但他很榮幸,更直言炎亞綸也是自己的偶像,在拍戲現場大家都在較勁希望把作品呈現得更好。

  在導演眼中,鐘漢良是挺純粹的人,想演好戲,但他比較較勁,他對自己也特別較勁,鐘漢良拍戲只能用“不滿足”、“貪得無厭”來形容。發布會上導演的舉例更是印證了鐘漢良的敬業,劇中部分場景是12月份在北京拍的,外面全穿着大棉衣,場景中大游泳池子裏五米多深,那時候说要用替身,鐘漢良说不用,我會游,他在池子裏面等4個小時,大冬天在水裏一直不能上來。對此,鐘漢良回應:其實導演拍戲也不是特別滿足,而他作為一個演員對於自己的要求是在有限的時間裏面,挖掘到劇情人物的可發展性,希望最后一秒都能想到更好的東西。

  “路非”人物標籤 鐘漢良:純粹、專一、有理想

  新浪娛樂:你覺得這部戲的特色在哪裏?

  鐘漢良:特色就是,它是一個很不一樣的一個呈現愛情故事的方式,它特別純粹,純朴,很淡雅的訴说方式呈現給觀衆,我想大家應該會感受到那種不一樣,然后感覺好像很久沒有看到這種说故事的方式,我的感覺是這樣的。

  新浪娛樂:如果讓你自己給路非,用三個字給他貼標籤,你會用哪三個字形容呢?

  鐘漢良:他就是純粹、專一、有理想的人。

  新浪娛樂:你自己怎麼去理解劇中的愛情的呢?

  鐘漢良:我想,應該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一段愛情吧。他很長情,他最后,雖然經過很多磨難,但是最后得到一個圓滿的結果,那個過程雖然很長,但是只要你夠耐心,夠有耐力,總會得到一直難以忘懷的初戀記憶。

  和江疏影第一次合作“燒起來了” 對戲“不滿足”是想發掘人物更大可能

  新浪娛樂:這一次是你和江疏影第一次合作,和江疏影合作有擦出什麼樣的火花?

  鐘漢良:有,燒起來了。我感覺不是跟她第一次合作,感覺合作好久了,大家都是比較有經驗的。大家對工作都有一定的要求,也比較有想法,所以合作很順利。

  新浪娛樂:對於江疏影演的辛辰這個角色,你怎麼看的呢?

  鐘漢良:導演怎麼看?我自己怎麼说我自己的表現呢,我覺得演完,這個過程在探索,在不斷的挖掘這個人物的過程當中,一步一步的完成,然后也想問下導演怎麼看這個結果?我在裏面演的路非,或者是辛辰。

  劉導:路非,鐘老師演的路非,其實跟他前面的那個演過的那一些劇,前面演的電視劇,確實不一樣,這回,首先我把他詞減下來了,不讓他说那麼多話,他沒有那麼多詞了,因為我始終認為,其實我們這一次也這樣做,希望這個戲動起來,你看開篇,就不是一個定式,到全劇結尾,還是動的,流動性特別重要。我特別不喜歡往那裏坐,说得也挺好聽的,那是劇本寫得好。我覺得這幾個演員,包括鐘老師,包括江疏影,還有李銘順、李晟[微博]這些演員,我覺得他們挺接受這個東西的,就是動起來,他是在運動之中,流動之中完成的。就是坐那裏说的很少,但是也有。我是這麼想的,戲的外部結構,在動的過程當中,演員的表演不一樣。還有一場戲,鏡頭在兩個人之間來回搖,那個詞要時間估計好,攝影師拿着機會來回搖,其實演員沒有動,機器在來回動,鏡頭的來回晃動感,造成了壓迫感。這個對於演員的要求挺高的,如果我們真的把機器往這裏一擱,固定上,對於演員沒有壓迫感。鐘老師對演藝,他在這個演戲上,他不滿足,他為什麼要這樣,包括江疏影都是這樣,在家裏已經把這個角色研究了很長時間了。所以好演員是這樣的,他比較糾結,對於這個人物,一定是拍完了戲才不糾結,這個事情已經結束了。有時候一天結束四次,拍打四次,你想這個也挺可怕的,本來都放鬆了,然后说那個戲還沒有結束呢,然后又過去拍。

  鐘漢良:我們拍這個戲,雖然不是那麼容易,但是我們把它完成了,希望大家喜歡。

  新浪娛樂:剛剛你说到,你拍這個戲的時候非常不滿足。導演用貪得無厭來形容的,對於拍的這些東西不是特別滿意。而且我們在找材料的時候,是说你在現場,會自己給自己一些變動,你怎麼看的呢?

  鐘漢良:導演其實也是一個不斷的追求的,不滿足的一個,我其實是跟隨導演的想法,在有限的時間裏面,挖掘到劇情人物的可發展性,希望最后一秒都能想到更好的東西。其實是希望盡最大的能力去發掘更大的可能。

  坦言對於“迷弟”炎亞綸 兩人是互相學習互相較勁

  新浪娛樂:對於你自己來说,你對江疏影和炎亞綸在劇中的印象,能不能说一下?

  鐘漢良:其實跟他們第一次合作,但是感覺,不像是第一次認識,還要磨合,還有一些過渡、不好意思,其實我覺得挺快進的狀態,可能因為我們都是比較有經驗的,對於進入角色,還算是比較有經驗的,合作起來其實還蠻快的,不用浪費時間。

  新浪娛樂:你知道不知道,炎亞綸是你的迷弟。

  鐘漢良:他沒有當面跟说,我很榮幸。

  新浪娛樂:他有沒有到了現場,見到自己偶像,一下子變得迷弟的狀態?

  鐘漢良:沒有,他也是我的偶像。我們其實是互相學習的。因為每個人的成長當中,都有一些東西,可以被學習的。他其實也是在這個工作裏面,有很多年的經驗,不管是唱歌、演戲都有形成自己的一個風格。沒有说他先聽我的歌,我就能鬆懈了,基本上大家都在較勁,怎麼樣可以在導演的領導之下,把這個工作做得更好,或者是讓這個作品發揮得更高的分數。

  新浪娛樂:拍攝的時候,到現在你印象最深的情節是什麼?

  鐘漢良:我們覺得這個戲挺多波折的,不管是天氣酷熱,冬天下水,還有我們百年一見的,遇到四個颱風,這些颱風在讓你不容易的拍攝過程當中,添加很多壓力,有安全問題。比如主場景微雨島的那個地方,有天下着大雨,差點離不開了。那個地是泥巴地,車子下雨了,你就出不去了,別人也進不來了,所以結束了,我們大都用跑的,每個人的鞋子都陷到地裏,腳都是濕的,我們很多人擠在一輛車子裏面,還拍了一張合影,把苦中作樂的瞬間,把它拍下來。那天的場景是我印象最深刻的,然后終於完成了那天。(奮鬥烏托邦/文 實習生雨薇/攝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