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秦香蓮》為薄情郎翻案 陳世美竟然不是負心漢

http://news.sina.com   2011年11月22日 01:21   華商網

  民間流傳六百多年的戲曲《鍘美案》把“棄婦”秦香蓮塑造成經典苦情女,也讓陳世美留下“負心漢”的千古駡名,這對早給公衆留下刻板印象的夫妻形象,卻在山東衛視(微博)、河南衛視熱播劇集《秦香蓮》中被徹底顛覆,香港演員陳浩民(微博)扮演的陳世美,滿腹才情對感情專一認真,將被世人唾駡“殺妻滅嗣”的惡名一抹而凈,“拋妻棄子”的惡行也被刻畫得“有理有據”,雖被斬首的命運不能改寫,但引發觀衆熱議:歷史上的陳世美究竟是怎樣的人?

  電視劇《秦香蓮》顛覆傳統陳世美到底是薄情寡義還是有情有義?

  在《秦香蓮》一劇中,陳世美被塑造成一個有情有義的男人,而秦香蓮原是名震一方的“才女+美女”,不滿權貴騷擾逃婚落水,幸得陳世美所救,並不惜與家族反目誠心下嫁。後陳世美上京趕考,聽聞家鄉發大水,秦香蓮跟孩子不幸身亡後心灰意冷,高中狀元後在朝中遇見殺父仇人,為借公主勢力替父報仇,向皇帝隱瞞婚史成了駙馬。秦香蓮無奈將陳世美告到開封府尹包拯那裏,元配夫人與昭陽公主上演“奪夫大戰”,最終陳世美被斬,劇集結尾定在“沒有贏家的三角戀”,現代的解讀方式為劇集畫上凄涼的美感。

  導演解釋情節質疑不是為負心漢翻案是讓負心漢改變

  電視劇將“秦陳之戀”刻畫得浪漫溫情,陳世美從“負心漢”轉化成有情有義的上進青年,形象逆轉部分令觀衆難以接受。網友“韌之又韌”說:“不管時代如何,陳世美當反派的人物臉譜很清晰,把他塑造成一個溫文爾雅的君子,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了。”就此該劇導演白永成昨日解釋說:“這部劇並不是為陳世美翻案,而是讓觀衆看到一個人從好變壞的過程,在富貴名利誘惑面前,心態發生變化是正常的。”劇中扮演陳世美的演員陳浩民昨日也說,陳世美變得“溫文儒雅”是劇情需要,“大家熟悉的是他(陳世美)背叛秦香蓮,包公幫秦香蓮報仇,把他鍘了,但秦香蓮為什麼這麼死心塌地跟着他?所以他必須是一個有才情善良,對老婆溫柔浪漫的人”。

  史料為“負心漢”正名陳世美因被報復慘遭誣陷?

  據記者在網上查證,傳統戲劇中的陳世美,自報家門是“湖廣均州人氏”。又據《湖北歷史人物辭典》記載:陳世美,清代官員。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縣,現丹江口市)人,出身於仕官之家。清初游學北京,順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進士。初任河北某地知縣,後因得康熙賞識,升為貴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參政。在貴州為官時,同鄉同學來投,謀取官職,他多次接待,並勸以刻苦攻讀以求仕進。後因來投者日多,難於應付,乃囑總管家一律謝絶。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夢蝶,昔日與他進京赴考時,曾以錢財相助,因遭總管家回絶,頓生報復之心,遂將社會上一些升官發財、忘恩負義而拋妻滅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編成戲劇《秦香蓮》在陝西、河南等地演出。

  兩家之言包拯後人包訓安:陳世美是個虛構人物

  衆所周知包拯是宋朝人,但陳世美的故事卻發生在清朝,難道包拯能“穿越”斬首?就此昨日包拯後人包訓安,接受本報採訪解釋:“陳世美確實是個虛構人物,《鍘美案》只是個民間故事,但不排除包拯斷過類似案件。”

  包訓安解釋,目前歷史考證結果是,陳世美歷史原型叫陳書(諧音)美,其妻原名秦心蓮,“他不是不認前妻的負心漢,也不是駙馬,而是當朝的一名官員,為官後,其同窗想走後門,望借之力謀取官職,但陳書美為人正直並不同意,遭到拒絶的同窗懷恨在心,歸途經河南時,就將《琵琶記》中負心漢的角色冠上陳書美之名,虛構出陳世美和他拋妻棄子的故事,後經民間藝人到各地演繹成了經典之作《鍘美案》”。

  “陳世美”後人陳建:《鍘美案》是經典,清者自清

  陳書美11代嫡孫陳建,昨日接受本報採訪,澄清先輩與民間傳說的“負心漢”沒關係,如今面對翻案一事坦然,認為清者自清。

  陳建解釋說:“《秦香蓮》一劇中陳世美有才有智的形象,與先輩相符,但後段演繹出的《鍘美案》卻是一樁誤會。”相傳清末一河南劇團演出《鍘美案》,陳書美一個後人看後,氣得當場吐血,組織家族砸了該劇團衣箱,演出才被迫停止,對於這段傳聞昨日陳建得以承認,他說:“祖輩為官後期時,已做到‘郎中’一級官員,當時《鍘美案》是不允許在均州演出的。2004年央視《探索發現》專門做了一期探究陳世美的節目,才讓這段歷史得以澄清,但現在《鍘美案》為各地戲曲中的經典,也是不爭的事實,所以翻案對我們後輩來說,並沒有多大影響,我們堅信清者自清。”

  延伸閲讀秦腔《鍘美案》:戲迷要“台上斬首”陳世美

  《鍘美案》是秦腔傳統曲目之一,省戲曲研究院小梅花秦腔團團長吳安平,昨日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秦腔《鍘美案》從清代延演至今,一直深受觀衆喜歡。“陳世美從始至終都是被批判的角色,從來沒有被顛覆過,整部戲長2小時40分鐘,是全國秦腔劇團保留的經典演出劇目,京劇其他劇種也有這部戲。”吳安平解釋,《鍘美案》中陳世美戲份並不多,主題讚揚包拯剛正不阿形象,勸誡人們富貴榮華面前不丟本分,“戲迷們對秦香蓮同情可憐,對陳世美恨之入骨,現在對於斬首一幕劇團都是台下處理,但曾有過戲迷大喊,必須台上斬才能過癮,不然不解恨,足以見得觀衆對負心漢陳世美的痛恨。”

  類似劇目陝北說書《花柳記》:聽衆稱負心漢該被“踏進地獄”

  “李登雲”是陝北說書《花柳記》中的負心漢,經典曲目《花柳記》與《鍘美案》內容大致相同,也是丈夫高中狀元成了駙馬,為避嫌“殺妻滅嗣”,曲目增加神話色彩,元配夫人在神人幫助下“復活”,一子一女學成功夫帶軍隊圍攻駙馬府,最終家庭溫情感動生父,一家四口大團圓。

  著名陝北說書藝人邊志亞昨日接受記者採訪,他介紹《花柳記》從宋朝流傳至今,“全曲唱完要8個小時,但今天為止仍是場場爆滿,劇中男主角跟陳世美一樣也是負心漢,因此兩部作品常在曲藝界作比較”。邊志亞解釋說,曲中高潮段落是保存性命的兄妹倆,在荒原栽柳栽花的唱段,“元配被殺後,丈夫仍擔心子女對他不利要趕盡殺絕,兄妹倆盤算分頭逃跑才能保命,荒原上哥哥種柳,妹妹種花,植物存在寓意兄妹兩人還活着,分別時一段哭腔感動許多人,曾有聽衆反饋說,見利忘義的李登雲應該被踏進地獄裡”。本組稿件由本報記者任奕潔采寫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