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權力游戲》:講真的 魔龍狂舞凜冬將至

http://news.sina.com   2015年06月17日 19:52   新京報

《權力的游戲》

《權力的游戲》

  【美劇指南·《權力的游戲》】

  伴隨着令人震驚的死亡、裸體游街、復仇、背叛、決戰……《冰與火之歌:權力的游戲》第五季落下了帷幕。現在我們終於可以不用怕劇透地來说说自己看劇的心情了——恐怕很多人看完這季都是“哇哦!”、“什麼鬼!”的表情:囧雪諾“死”了!斯坦尼斯敗了,“紅袍女”梅姨居然在大戰前離他而去!以鹿為標誌的拜拉席恩家族已經全部靠邊站了!蘭尼斯特家族也同樣走背字:瑟曦太后裸體游街,顔面盡失;弒君者詹姆剛跟親閨女挑明關係相認,女兒就被仇人毒死在他懷裏!此外,還有龍母丹妮莉絲被馬族人圍困,珊莎·史塔克和席恩一起跳城牆,二丫艾莉亞眼睛瞎了……這還真是“凜冬將至”的節奏啊!

  特效不差錢

  電視劇媲美商業大片

  回顧第五季,我們首先的感覺是:這劇越來越不差錢了!想想第一季,編劇自己都吐槽说,誰會相信七國之主“瘋王”出去打獵,就只有幾匹馬跟隨,簡直好像農民出去打野味似的!劇組攢了一季的錢,才在季終時拍了幾條小龍幾秒鐘的戲!現在呢?隨隨便便就是幾條龍飛來飛去噴火的場景。龍母被帶到草原上時,我們看到巨龍盤踞在那裏的效果做得非常逼真,几乎不遜於《霍比特人》這樣的電影大片。

  最近兩季場景非常廣闊,包括神秘的千面神廟、彌林的宏大角鬥場、更豐富多樣的君臨城場景(不是最初兩季中大量的內景)、奢華的馬泰爾等等。影片的外景越來越多,展現了維斯特洛大陸風格各異的種族、地域、文化。而且能看出,每一扇門,每一個小道具、每一件服裝,都非常精細。

  據说《權力的游戲》第一季總預算為6000萬美元,平均每整合本在600萬美元左右。其中“黑水河戰役”一集花了800萬美元,是最貴的一集。其實第五季的成本也未必比第一季高多少,不過之前,很多錢會花在設計各種場景、物件上,后面的成本就可以集中在拍攝和特效方面了。此外,第五季前面七集其實都沒有什麼大場面,《權力的游戲》的編劇一直在走“開始小打小鬧,最后製造轟動效應”的路子,第五季第七集與異鬼大戰一段出來,讓所有觀衆都眼前一亮,以為自己在看奇幻大片呢!緊接着八九十集三連擊,每集都有大場面,讓你一下覺得自己確實是在吃一道大餐!

  多綫太忽悠

  人物內心戲去哪兒了

  《權力的游戲》一直面臨這樣一個問題,即原作小说構造宏大、人物衆多、線索紛紜、場景廣闊、事件複雜,改編難度極大!不得已的情況下,編劇只能採取削減支線情節和人物,利用多綫敘事的方式推進劇情。這樣做帶來的問題就是,一季十集中往往有六七集顯得很平淡緩慢,每集都在推進一點龍女的情況,講幾句囧雪諾在長城的困境,獅子家內部打打架,再穿插上“三傻”、“二丫”、“美人佈雷妮”以及斯坦尼斯的故事,這集就講完了!最多隻能在大約40多分鐘的劇集裏設置一兩個高潮點,一兩段戰鬥或突發事件,最后再來個轉折或懸念……

  就说第五季吧,有幾個觀衆能很清楚地回憶起前六集的故事情節或印象深刻的細節?几乎沒有一集,編劇是集中精力把一個大事件敘述得清清楚楚,前后都照顧穩妥。這劇經常會給你一種感覺,好像在聽一首曲子,前面不難聽但也沒讓你感覺繞樑三日,后面突然進入華彩樂段,樂聲美妙氣勢陡起!然后指揮手一收,游戲結束且聽下回分解!

  這方面可以與《兄弟連》做個對比:同樣是一季十集,《兄弟連》會在一集裏集中展現一次戰役、事件,並基本圍繞一個角色展開,敘事方面更加張弛有度,不溫不火。盡管《兄弟連》和《權力的游戲》不是一個類型的劇集,但我們還是能感覺到《權力的游戲》的編劇處理角色和情節上的一些問題。

  比如第五季中,斯坦尼斯一直對自己有殘疾的女兒席琳疼愛有加,還特別講了他為女兒尋醫問藥的故事,到最后,忽然沒有多少鋪墊就把女兒送上了火刑台活活燒死!這個轉折顯得有些突兀,即使有斯坦尼斯軍事不利和紅女巫在旁蠱惑的背景,也顯得對人物內心交代不夠,缺乏細節讓觀衆理解。

  珊莎這條綫也有同樣問題:沒看過書的觀衆也會對小指頭把珊莎送給波頓家族的做法大為不解,感覺這和小指頭一貫的行為想法有些違和——小指頭對珊莎有種特別的感情,從喜歡她母親到移情在她身上,觀衆應該都看得出來。忽然小指頭就開始在政治上變得積極主動,頻頻想登上舞台站在中央,甚至把珊莎當做棋子?還有臭佬席恩這個角色,編劇似乎比書中更加殘酷和暴虐,不停讓臭佬崩潰,甚至不惜構造出珊莎被強姦受辱的情節。結果卻是在“剝皮家”(波頓)即將完勝斯坦尼斯的時候,讓臭佬和珊莎跳城牆逃走。總感覺臭佬的覺醒缺乏一個強有力的推動,編劇只是讓他和珊莎都變成了情節發展必須的棋子。

  別光看死人

  我驚奇的是誰還活着

  几乎沒有任何一部劇集會出現這種情況:所有觀衆都在緊張地等待,猜測着自己喜愛的角色能不能活過下一集!(只有《行屍走肉》勉強可以一拼吧)即使是《24小時》,你也知道小強傑克·鮑爾是不會死的!但龍女和小惡魔有沒有主角的不死光環?誰也不敢打包票。

  我倒是覺得,觀衆包括書迷在這個問題上投入了太多精力與熱情,有把《權力的游戲》變成肥皂劇的傾向!你看,原著大神喬治·RR·馬丁已經不堪其擾,曾經放話出來说“惹惱了俺,俺讓那顆血紅彗星砸下來,全滅掉維斯特洛大陸的生物!”現在馬丁已經不管劇集的走向和劇本了,編劇獲得了更大的自由度,總體上说,這是好事(雖然很多觀衆抱怨編劇殺人比馬丁老爺子還狠)。我覺得觀衆們應該更多着眼於劇集走向,而非只盯着幾個自己喜歡的角色,看看劇集是否拍出了各派勢力你方唱罷我方登場的紛紜氣象,是否拍出了大小角色的悲歡離合以及他們內心的矛盾糾結,是否拍出了這片波詭雲譎的大陸那種歷史感與魔幻感……

  借用兩句南斯拉夫老電影《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的台詞送給大家:“我驚奇的是我們有些人還活着”,“誰活着誰就看得見”。

  未來黑或白

  原著黨再也不能劇透啦

  第五季是《權力的游戲》非常重要的一季,從這季開始,書與劇集有了很大的差別,劇集不再跟着書本的情節亦步亦趨。好消息,書迷們也無法提前劇透啦!

  之前很多關於《權力的游戲》的猜測,比如不會死的主角五人團,比如冰綫雪諾最后與火線龍女大會師,甚至雙方共結秦晉之好,最終統治維斯特洛大陸云云。如今呢,誰也猜不出劇集會怎樣發展了。

  在冰與火的世界裏,未來到底是一片黑暗還是會終現光明?到底誰能最終坐上鐵王座?《權力的游戲》會拍幾季?會不會在小说都結束后,劇集依然按照自己的路子走下去,拍到十季甚至更多?

  這些疑問,這些期待,甚至這些怕角色死去、怕最糟糕的情況發生的恐懼,都構成了《權力的游戲》最大的魅力!一如生活本身。

  不過劇集畢竟更精彩、更奇幻、更驚悚、更強烈、更引人入勝! □電子騎士(影評人)

  【有話要说】

  雪諾不能死

  當然這不僅是個人的呼聲,看過第五季的大結局后,網絡上一片哀號,大家意見統一要求編劇大人讓史塔克家族的“私生子”雪諾復活。

  呼聲的出發點有三,一是雪諾被兄弟刺殺,尤其是奧利小朋友捅了最后一刀,觀衆紛紛吐槽:“這是什麼鬼!”順便说一嘴,奧利已經取代喬弗裏和小剝皮,成為“冰火最討厭的角色”;其次,追劇5年下來,觀衆看到一位名門望族的私生子成長為守夜人司令官,個個都對他愛護有加;最后一點,你说雪諾死了,這劇還怎麼拍!

  怎麼拍?馬丁大拿说了:“嗯,但凡死了的就是死了”,大家就接受命運的安排吧。同時,劇組和雪諾扮演者基特都表示暫時不再參演。一位名為托德·范德維爾的作者評論说,他認為:“最新一集名為‘母之慈悲’其實和內容完全相反(對啊,60分鐘內掛掉這麼多重要角色),從這時候起《權力的游戲》進入第二幕,我們的主人公來到他們人生中的最低谷。舉一個例子,讓弒君者眼睜睜地看着剛剛相認的孩子在自己面前慢慢死去,馬丁創造了一個完全崩潰陷入極度絶望的感覺。這很古怪。那麼慈悲在哪裏?這是一個很實際的做法,要想在‘權力’中繼續‘游戲’下去,要學會犧牲,角色/觀衆只有忍受懲罸,才能意識到敘事結構中的一切未來將開始改善。所以‘母之慈悲’是對角色和觀衆的考驗。等待第六季第七季開始好起來。”

  挑了最核心的觀點給各位看官,還滿意嗎?是不是也想問,這算斯德哥爾摩綜合征嗎?

  急不可待的觀衆已經開始為雪諾寫劇本了。必須復活,並且依靠可能擁有“能讓死人復活”技能的梅姨使其復活。持這一觀點的朋友分析,前幾季就埋下伏筆,梅姨曾在火光中看到雪諾(一會兒人,一會兒狼,小編也暈菜了),這與雪諾的夢境相似,且梅姨曾對雪諾提到了光之王信仰中的救世主亞梭爾·亞亥。亞梭爾·亞亥重生是為了抵抗即將到來的黑暗,並且雪諾還擁有一把和亞梭爾一樣的劍。值得玩味的是,亞梭爾轉世將會成為“瘋王”和王后雷拉的后代,這也暗合了雪諾身上擁有和龍母一樣的坦格利安家族的血液。

  所以代表“冰”綫的雪諾萬萬不能死。作為“火”綫的龍母丹妮莉絲,都還沒和雪諾相遇呢(羞一個)。萬一相遇了,接下來的劇情走向大家産生了分歧,有的觀衆認為兩人能並肩作戰對抗異鬼,雪諾也能駕馭龍哦;但也有觀衆猜想,雪諾會作為異鬼復活,那就是凜冬將至,和同樣南下的丹妮莉絲決一死戰(也是有點幼稚)。

  不管怎麼说,讓雪諾復活,馬丁大神和編劇同學你是答應還是答應啊?□芩一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