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小宋佳一句話逼哭小S:婚姻中這件事最可怕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09日 16:16   鳳凰網

提起小s,你會想到哪些關鍵詞?

辣媽,無厘頭,大大咧咧...

這些印象,幾乎全部出自臺灣神級綜藝《康熙來了》,她的打破規則和不按套路出牌,曾帶給我們太多歡樂。

可是,隨着《康熙來了》的落幕,小s的事業也在面臨轉折。

-

無論是出演了人生第一部女主角的電影,還是接連獨自主持了兩檔內地綜藝。千呼萬喚而來的,是反響平平,口碑一般。

她似乎也沒多麼搞笑,有時拋出的梗老套且生硬,少了蔡康永的兜底,綜藝女神「小s」開始走下神壇。

不過,這樣也挺好。

因爲,跌入谷底的小s,讓我們見到了她很少表現的一面。沒有浮誇的飆戲,也沒有輕浮挑逗的動作。而她,也終於有機會,活出生活真實的面孔——

「徐熙娣」。

讓小s「露出馬腳」的,是一檔真人秀節目。

小姐姐的花店。

這是一檔主打慢生活的節目,小s前往歐洲,和朋友們開了一間花店。

在籌辦花店期間,她和搭檔小宋佳慢慢熟絡起來。吃飯聊天的時候,小s盯着宋佳問:

“你快看,我這樣笑起來有沒有笑意?”

那是一張標準化的笑臉,眉眼彎彎中卻也藏着一絲疲態和僵硬。

在參加節目前,她打了玻尿酸,還沒消腫便登上了前往歐洲的旅程,大部分時間她都是帶着墨鏡。

撕下綜藝面具後,「懟天懟地」的小s,其實是「沒那麼有種」的徐熙娣。

徐熙娣其實很沒自信。

曾自詡「華語女星前三」的她,也會羨慕眼角有魚尾紋的宋佳。

“你的臉是超自然的,然後也說不上頂漂亮,但就是討人喜歡。”

敏感自卑的她,其實做不到宋佳的灑脫。

這個吃過馬英九豆腐,關心過李敖前列腺,在天王劉德華面前熱舞,摸張涵予胸肌的小s,其實也從來沒覺得自己主持的很好。

“到底我會什麼?我一點都不覺得我會主持。”

和我們一樣,徐熙娣同樣對美貌和年齡充滿焦慮。

對於外界審美的評判,她一邊說着不在乎,一邊又坦誠自己的焦慮:

“大家說我胖,說我臉腫,我都知道。因爲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比我對自己更嚴格。”

這些在「小s」身上從來都看不到的糾結,就這樣被「徐熙娣」赤裸裸地呈現出來了。

所以,宋佳纔會心疼地說:

你知道咱倆認識到現在爲止,你給我最大的感受是什麼嗎?

你一點都不愛你自己。

就是這句話,讓「徒有其表」的徐熙娣淚崩,沒等宋佳說完,她一邊掩面,一邊說:

“你不要逼我哭。”

這不是「徐熙娣」第一次哭。

前不久,她參加了阿雅的《奇遇人生》,她們一同前往非洲,探訪「小象孤兒院」。

從出發到結束,她的身份同樣在「小s」和「徐熙娣」之間搖擺。

起飛前,她調侃節目組“你們出發都沒有激情點的音樂嗎?”。然後自顧自地做了幾個“lets go”的誇張動作。

前往下一個目的地的路程會浪費很長時間,她也會不耐煩地「警告」導演:

“我跟你講,這部分浪費在路上的時間要補償費用的哦,否則我要告訴我奶奶。”

切洋蔥時被嗆到了眼睛,一邊流淚一邊戲精附體:感謝奇遇人生,感謝贊比亞。然後邀請阿雅跳舞。

「無厘頭和譁衆取寵」的小s的背面,藏着「真性情」的徐熙娣。

當得知小象迷路失蹤後,身爲母親的她和阿雅,同時聯想到了自己的女兒如果走丟了該怎麼辦。

阿雅忍不住哭了,一向感性且從不吝嗇眼淚的「小s」,變成了堅強且周到的「徐熙娣」。

你不要哭,我知道你想到了什麼,你女兒很安全啊,她有你老公照顧,你不要怕。

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會影響到Rachel(救助志願者)的情緒,她纔是那個最擔心,最害怕的人。

在志願者面前,她一邊強裝鎮定,一邊體察着當時的氣氛,她知道,不能因爲自己的情緒給大家添亂。

可那些情緒,卻在幕後採訪中一次性爆發出來了。她哽咽着對記者說:

“這就是當媽媽的一種情緒,當媽媽的很容易「投射」,你懂嗎?”

做母親的,最怕自己的小孩受傷。每當看到小孩被拐賣、被霸凌、被傷害的新聞,她們會本能地聯想到自己的孩子身上。

她只是想盡全力去周全保護自己的小孩。

所以,每次說到「我一想到我的女兒萬一.......」,她就說不下去了,只能哽咽落淚。

這不是「口無遮攔」的小s,而是「欲言又止」的徐熙娣。

話到了嘴邊卻說不出口,對於徐熙娣來說,早就不是第一次。

小s最喜歡的動物,是大象。因爲大象很「重感情」,就像十分在乎家人的「徐熙娣」。

從小生活在離異家庭的她,渴望擁有一個完整的家庭,這些年她也做到了。

儘管她的婚姻總給人一種「粉飾太平」的感覺。

關於她老公出軌的傳聞從來沒斷過,在夜店和年輕女性摟摟抱抱被抓拍。老公不作任何解釋,她卻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她只能以妻子「徐熙娣」的身份向大家澄清,“這是正常社交”。

然後迅速將角色轉換成「小s」,輕描淡寫地說,“難不成以後都要出現在兒童樂園,纔不會被你再誤會嗎?”

丈夫的麪包店被曝涉嫌欺詐,臺灣媒體的標題卻指向了小s,說她深陷信任危機。

她又一次淪爲擋箭牌,記者追問她在場鬧劇中扮演的角色,她只能向公衆鞠躬道歉。

那一刻,她不是「瀟灑」的小s,而是「窩囊」的徐熙娣。

除此之外,家暴也一直是糾纏在她身上的話題。

在一次直播中,喝了酒有些微醺的「小s」剛準備放飛自我,一旁的女兒卻摸着她臉上的傷痕:

“媽媽,爸爸把你的臉都打壞了。”

「徐熙娣」只能心虛地轉移話題,一邊尷尬地傻笑,一邊草草收場。

那些「實錘」落地的聲音,以及旁人替她乾着急的聲音,其實一直存在:

“你可以不可放棄瞻前顧後的「徐熙娣」,做一回只愛自己的「小s」?”

她做不到。

其實,大多數女人也做不到,畢竟——

在婚姻中,當委屈成爲習慣,灑脫反而會很難。

她姐曾收到一個女孩的來信。結婚後的她,爲丈夫生下一兒一女,本該受到精心的愛護,卻有數不盡的心酸和苦楚。

這個女孩家境優渥,從小被嬌生慣,無論在生活還是工作中,她都是那個說一不二,絕不退讓的人。

可在婚姻中,她卻窩囊的很。

從結婚起,她就被婆婆挑三揀四,去男方家吃飯會被埋怨不勤快。向丈夫訴苦,卻遭到無視,然後引發了無數次爭吵。

她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可是因爲深愛着對方,就想着討好對方的全家。她精心給婆婆挑選禮物,結果被冷眼相待。她給公公策劃生日晚宴,卻被說成花錢不節制。

儘管那頓飯錢是自己掏的,儘管她只是想要獲得一點點的認同而已。

她和我說,自己從來不敢和任何人講這些苦衷,朋友圈裏全是秀恩愛的照片,以及那些討好婆婆的違心話。

“明明那麼苛刻的婆婆,卻被自己美化到人人稱羨。明明吃苦的人是自己,卻要口口聲聲說着感謝。”

漸漸地,委屈求全成了她的本能,討好成爲她的習慣。

周而復始中,曾經性格的棱角,因爲愛一個人的篤定,因爲對孩子的不忍,再加上對家庭完整的執念,就這樣被磨平了。

正如張愛玲那句話:

“因爲他,她變得很低很低,低到塵埃裏。然後從泥土裏開出花來,如此卑微卻如此歡喜。”

無論是這個女孩,還是生活中的徐熙娣,她們都像鴕鳥一樣,冷暖自知。

那些委屈和苦楚,很可能在一次爭吵後宣泄出來,然後自行消化。有時候,不是不灑脫,而是不敢灑脫。

因爲有太多糾結和牽扯,讓愛情變成一個永遠失衡的天平:

“如果一方想贏,那另一方就要認輸。”

就像習慣認輸的「小s」,久而久之便成了「徐熙娣」。

剛嫁給許雅鈞時,她覺得新房的裝修設計特別冰冷,沒有木質的餐桌,沙發是馬毛的,燈光是會變顏色的鐳射燈。

總之沒有家的感覺,暖黃色的燈光,木質的可以坐滿一家人的餐桌,顏色簡單的布藝沙發,通通沒有。

她沒有直接表達自己的意見,“我想算了算了,這是我老公,讓他發揮他的長才,就一直默默忍受。”

說到底,還是太愛他,以至於可以割捨自我,去迎合他的愛好。

轉眼間,人妻徐熙娣已經結婚十二年,那張木質餐桌一直是她期待的願望。

直到三年前,這個小小的願望才得以實現。

而那些依舊在婚姻中,經歷幸與不幸,快樂和辛酸交織的女人,好像也曾偷偷埋藏過一些願望:

心心念唸的奢侈品包包不捨得買,卻給老公添置了一套定製西裝,結賬的時候沒有半分猶豫。

期待的蜜月旅行因爲丈夫工作耽擱了,這一拖就是好多年,她沒再提起,不是忘了,而是太懂事,太體貼。

爲了保持身材狀態,她報了瑜伽班。只去了兩三次就沒再去了,因爲忙完工作,孩子放學沒人接,老公加完班等着她做飯。

這些很容易實現的願望,之所以長期處於“延遲”狀態。只因這屆中國妻子,真的「太懂事」了。

懂事的背後,是對家庭的付出與希望,以至於忘了如何愛自己。是漫長無趣的時光中,對委屈的消化,然後一邊打碎牙齒嚥下,一邊對餘生和另一半,依舊抱有希望。

真希望她們能多任性一點兒。

畢竟,那些「忘記該如何愛自己」的女孩們,最值得你去疼愛。(文章來自大風號:她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