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出軌老公回家了我卻陷入痛苦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01日 16:31   鳳凰網

文/幸知在線雲譯

曉靜發現老公出軌的時候,正懷着二胎。在她最脆弱,最需要愛,最需要這個男人的時候,遭遇了背叛。

但她始終都非常冷靜,沒有傷心,沒有發火,更沒有爆發激烈的爭吵。

獨自忍耐着,靜靜地生下二寶之後,找到了婚姻挽回機構。慢慢地,將老公拉回自己的身邊。

挽回的過程很痛苦。面着背叛自己的人,卻要放下自尊,去理解他,討好他。連一條短信什麼時候發,該發什麼,都反覆斟酌。

很痛苦,但她也熬過來了。那時候,在她心裏,關係是最重要的。

只要老公能回來,自己的難過,自己的委屈,都可以忍;自己的傷痛,自己的需要,都可以視而不見。

爲什麼在婚姻裏,曉靜變得這麼卑微?

因爲太害怕了,僅僅是想到自己要被另一個人拋棄了,就覺得一切都失控了,整個世界都崩塌了。

寧可卑微,也不願意失去。寧可痛苦,也不願意面對被拋棄的恐懼。

三個月過去,老公回到了曉靜的身邊。生活漸漸平靜,婚姻漸漸回到原來的軌道。

可在這個時候,曉靜卻來到了諮詢室。

難過沒能被髮泄,傷痛沒能被撫慰。那些傷處,在她爲了關係,無法顧及自己的時候,發膿潰爛,直到她再次感到安全時,看了看自己,便不知所措了。

她說,想要放下這段感情,卻怎麼也放不下。想要想清楚應該怎麼辦,卻怎麼也想不清楚。想要改變,卻站在原地,一步也邁不出去。

那些她以爲已經嚥下去的苦痛,重新找上了她,纏繞着她,折磨着她。

很多人都是如此。老公出軌,心裏壓抑着那些激烈翻涌的情緒,不斷從自己身上找問題,不斷地改變自己,提升自己。想象着成爲更優秀的自己,老公就會回來。

獨立堅強地承擔着所有的問題,在這背後藏着一個信念,就是我絕對要照顧好所有人。

曉靜就是如此,這個絕對的信念蔓延在她的生活中。

不僅僅是堅強地面對老公出軌這件事。在日常生活中,曉靜一個人承擔着家庭的經濟重擔,而老公待在家裏不去工作。

就這樣,曉靜還獨自承擔了所有的家務,照顧着兩個寶寶。

這真的讓她很累,但她卻仍舊無法放棄這段關係。一味地承擔,曉靜卻從未想過,爲什麼?

面對這樣一個不工作,不做家務,不照顧孩子,毫無價值的老公,爲什麼曉靜仍舊無法離開這段關係?

爲什麼老公出軌,改變的人不是老公,反而是她自己努力地提升自己,改變自己,挽回關係呢?

不管是在老公出軌之前,還是出軌之後。曉靜一直都非常地獨立,特別地堅強,獨自承擔了所有的問題。

可是曉靜努力的方向究竟是她想要的方向嗎?

其實曉靜這麼累,都是自己選擇的。因爲她在乎,她會痛苦,而老公不會那麼痛苦。因爲她痛苦,她會改變,而老公不會改變。

歸結起來,這一切的痛苦、努力、卑微,是因爲曉靜更在乎,而且她沒法不在乎。

這麼在乎,是因爲曉靜這個絕對的信念太強大了。她堅信着,一定要照顧好所有人。

她說, 如果她不在任何時刻照顧好寶寶,寶寶就沒有媽媽的愛,就會孤獨,就會不幸福,就會心理不健康,一輩子就完了。

所以她不照顧好孩子,孩子這輩子就完了。

她說, 如果她不在任何時刻照顧好老公,老公就會去找第三者,就會離婚。她就會變成一個人,她就會孤獨,她這輩子就完了。

所以她不照顧好老公,她這輩子就完了。

你看,在曉靜的心裏,不照顧別人,這個後果太可怕了,所以她沒法不在乎這些事,也沒法不照顧別人,也就沒辦法讓自己輕鬆一點。所以曉靜讓自己特別地累,簡直精疲力竭。

曉靜沒辦法不這麼累,也沒辦法輕鬆一點。因爲當她一輕鬆了,就體驗到了內疚。內疚太可怕,比累可怕多了。所以她寧願累着,也不願意體驗到內疚。

那內疚是怎麼變得這麼可怕的呢?

小時候,曉靜的媽媽常常生病,爸爸總是不回家,曉靜從小就要負責每天的家務。就這樣,媽媽仍然常常責怪曉靜,你就不知道體諒一下我嗎?

在那時,曉靜就常常內疚,爲什麼自己不能照顧好媽媽?

爲了避免內疚,就得不斷地付出,就得試圖在所有方面照顧好媽媽,讓自己特別累,就不用內疚了。

漸漸長大一些,爸媽吵着要離婚,媽媽老說,我們都是爲了你纔不離婚的。

在那時,曉靜承擔了爸媽之間的衝突和矛盾。曉靜是內疚的,所以她承擔起了這些問題的責任,照顧大人的情緒。

後來,爸媽每一次吵架,媽媽都要求曉靜去問問爸爸,去照顧爸爸。

比如說,一次吵架之後,爸爸不見了。媽媽問曉靜,爸爸去哪了。曉靜說,不知道。媽媽指責道,你都不知道關心下你爸爸嗎,去找一下呀。

就這樣,曉靜從小不斷面對指責,不斷體驗到內疚。

內疚就是感覺所有的問題都是自己的錯,這種感受太可怕了。爲了避免這種感覺,就不得不照顧好所有人。 可是一個人要承擔另一個人的人生,是不可能做到的。也就是說,這個絕對的信念本來就不可能完成。這意味着,曉靜的付出永遠是不夠的。 就這樣,曉靜將自己逼到一個角落,她的人生最終只剩下一個選擇。就是不斷地付出,讓自己精疲力竭,這樣才能避免內疚。

所以爲什麼就算累,曉靜也承擔着所有的問題呢?

因爲從小到大,曉靜就真的得去承擔所有的問題。如果她不去承擔,就真的不會有人幫她承擔。

爲什麼總是照顧別人,卻不照顧一下自己?

因爲從小到大,她就真的需要去照顧所有人,卻沒有照顧她。

爲什麼這麼地在乎?

因爲如果她不在乎,就真的沒人在乎。

去付出,去照顧別人,雖然累點,但至少還能獲得一些愛。這跟沒人幫忙,沒人照顧,沒人在乎比起來,好多了。

所以曉靜選擇了累,避免了內疚。

一個人自己不能承擔的情緒,就會扔給別人承受。而曉靜無法承擔的內疚,就讓老公承擔了。

什麼事都比老公想得周到,什麼都比老公做得好。自己過度承擔,不斷地付出。老公能做的很少,自然而然地,老公一方面體驗到什麼也不用做的輕鬆,一方面也不斷積累着內疚。

內疚不斷積累發酵,直到有一天,老公承受不了這種內疚了,就破罐子破摔了。

反正也是內疚,不做家務會內疚,不照顧孩子會內疚,不工作也會內疚,出軌也會內疚。那就自私到底吧,事情就變成了這樣。

每個人帶着過往生命和成長經歷的記憶,走入婚姻,經歷美好,也體驗痛苦。有的婚姻走到後來,滿是荊棘坎坷,痛苦不堪。

有的人不得不面對無盡的爭吵,有的人不得不面對出軌的伴侶,有的人不得不面對渣的撿不起來的伴侶。

很累,很苦,很痛,這時候就再次走到一個十字路口,得以回首看看過往,得以再次擡頭看看遠方。

在這個時候,也再次面臨着一個選擇。在現在的關係中,你是否要繼續使用曾經獲得愛的策略,是否能有一個新的選擇。

這就是面對關係的破裂,或者面對老公的出軌,你卻要改變的真正原因。

就如同走到諮詢室的曉靜,經過對過往經歷和現在關係的梳理,面對着一個新的選擇。不去爭論是非對錯,而是在一段關係中,她要選擇輕鬆還是累,要選擇內疚還是偉大?

付出了,就會累,也會讓自己顯得偉大。

輕鬆了,就會內疚,也會讓自己顯得自私。

太偉大或者太自私,關係的天平就徹底失衡了,生活也將失控,曉靜的內心也支離破碎。

如何重建自己,如何再次做出選擇,需要問問自己,小時候的曉靜想要對媽媽說什麼?

當她聽着媽媽說,都是爲了你纔沒有離婚。看着媽媽在婚姻中的付出和忍耐,看着那麼累的媽媽。曉靜曾經選擇陪着媽媽一起承擔,和媽媽一起難受,和媽媽共同體驗到累。

現在,她也可以有一個新的選擇,告訴媽媽,不要那麼累了,讓自己輕鬆一點。然後把這句話也送給現在的自己。

如果她仍舊沒法讓自己輕鬆一點。

或許,她也可以對媽媽說:媽媽,你的難受是你的選擇,我有我的命運,你一個人難受吧,我不想像你一樣難受了。

當曉靜能夠真正在心裏對媽媽說出這句話,就已經開始了一個新的選擇。

選擇之後,如何改變呢?

很簡單,向她的老公學。老公是怎麼做到那麼自私,那麼不負責任,那麼輕鬆的。老公能夠做到的輕鬆、自私,是曉靜不會的,也正是曉靜所缺少的。

當曉靜跨出去一點點開始看到,試着不那麼獨立,不那麼堅強,不那麼無私,改變也將悄然發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