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婚姻解碼:中年夫妻爲何危機重重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09日 19:03   鳳凰網

導語:我做過一些婚姻治療,有兩種人婚姻問題最嚴重,一種是剛剛結婚的,一種是結婚很長時間的。但往往他們會有一個特徵,我感覺諮詢室裏坐着的不是成年人,而是一對初中生。他們往往最大的問題不是婚姻問題,而是自我認同的危機,我到底想要什麼?

 

 

中年夫妻爲何危機重重(圖片來源:華蓋創意。圖文無關。)

在當下,出軌是一個社會現象,幾乎到了人人自危的狀態。在我看來,這是因爲人們都試圖在用自己的方式回答上述問題——我到底想要什麼?

關於這個問題,當下社會有兩個答案。

一個是成爲別人要求你成爲的人。這裏有現成的流水線,你跳上去就可以了。

一個是離開流水線,形成自己的標準。

前者是毫無阻力的,唯一的阻力是自己。

後者是充滿阻力的,基本上你要面對着衆叛親離的威脅。

現在的90後一代乃至00後一代都將面對一個時代斷層之痛。

中國人缺乏生活的文化,一個天天喊着不能輸在起跑線的民族,生活在巨大的生存焦慮之下,無法相信自己有權力選擇什麼樣的生活。

全世界中學生的校服都是成人化的制服,只有中國是穿着面口袋一樣的運動服。不同的衣服反應了中國人對於青年人的定義,中國的父母不希望孩子長大,而希望孩子就是沒有情感的學習機器,因爲他們都害怕孩子不會好好學習,沒有好學習,就沒有好工作,沒有好工作,就沒有好人生。這種三段論體現出我們對這個社會深深的不信任感。

但是這樣的代價就是我們犧牲了混亂期,卻將混亂期後置,後置到成年期,乃至中年危機期。

這就像我們試圖將兒童的玩耍消滅掉一樣,我們也試圖消滅青春期的混亂,但沒有混亂,也就沒有探索,沒有探索,也就沒有自我的形成,沒有自我的形成,我們就沒有動力發展人生。

因爲,如果自我都消失了,我們活着的意義是什麼呢?

青春期不劈腿,就到結婚有孩子以後劈腿。

青春期不迷茫,就到功成名就以後迷茫。

青春期不折騰,就到完事具備以後折騰。

 

當下中國人出現大量剩男剩女說明這個時代更文明瞭,因爲自我的時代到來了。

上一代人,在18-25歲期間,通常已經完成了婚姻/家庭、事業的選擇。這個階段對那時的人們來說,只是一個簡單的、進入穩定的成人角色的過渡階段。他們很少(或者延後了很多年才)體會到我們這一代人在這個時期裏經歷的掙扎和陣痛。

所以青春期要解決一個問題:到底是誰在幸福,是我還是別人。

也要解決另一個問題:到底什麼是成年人。

有心理學家給出這樣的答案:

接受自己對自己該負起的責任(have been accepting responsibility for one'sself)

獨立地做出決定(making independent decisions)

實現經濟獨立(becoming financially independent)

拿這個標準來衡量我們,我們到底有多少人可以稱之爲成年人呢?

我們用人生一段最混亂的時期,無非是完成一件事,那就是用平視的視角看這個世界。完成這件事需要兩種力量。

一種力量是理解。當下很多青少年的媽媽,缺乏理解孩子的能力,她們往往是衣食父母,而非心理父母。她們往往只看到自己的焦慮,看不到孩子的焦慮。所以很多孩子只能從同伴那裏尋求理解,但同伴可以提供共情,但缺乏理解,共情只是同仇敵愾,但卻不能讓一個人真正感覺到有人可以說出他不能說出的,有人可以體會他無法體會的,這種深度的共情是一種俯視的共情。

 

一種力量是循循善誘。當下很多青少年的爸爸,也糾結在自己的中年危機中,缺乏給孩子足夠的規訓的力量。青春期的確是需要藐視自己的父母的,但父親的力量可以讓孩子不會失控,而且一直有能力讓孩子可以認同父性的睿智。一個口不服心服的孩子,往往是可以在未來的探索中有一種安全感的,因爲他的探索不是完全兩眼摸黑的,他只是想要用自己的觸角衡量這個世界,如果最後發現正如父親所說,他就能順利完成和父親的再次認同。可惜很多時候父親在孩子的青春期是缺席的。

這種缺席的父母,自然造成停滯的孩子。這不是某些父母的問題,而是時代所侷限的結果。所以當下的中國,只有我們所有人都投入成長髮展的道路上去,才能真正改變這個時代給我們留下的課題。

作者簡介:盧悅,專業的情感服務平臺“心之助”首席情感專家,鳳凰情感專家團資深心理專家;著有《愛到絕處便逢生》《過日子就像玩闖關遊戲》等作品。本文選自作者公衆號:luyuexinli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