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45歲男人口述:結婚半年多我還在睡沙發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09日 19:02   鳳凰網

結婚半年多我還在睡沙發(圖片來源:華蓋創意。圖文無關。)

傾訴人:平成,45歲,離異再婚,公務員。 

我們徒有夫妻之名沒有夫妻之實

這個年我過得真是不痛快,感覺一點兒希望也看不到。本想着她會慢慢改變,能接受我,可她還是那副冷冰冰的樣子。

初四那天,我們去朋友家聚會,晚上打牌晚了,朋友不讓走,非要我們在他家留宿。大夥平常難得有機會聚在一起,我不想掃朋友的興,就同意了。可我老婆有點兒不願意,但沒說出來。她一直陪着我打到很晚,實在挺不住了,跟我說,你陪大夥好好玩兒吧,我不陪你了。朋友們聽了都打趣我們,喲,看這離不開的。有的還說,我們一會兒就把你老公還給你啊。聽了這些,我心裏只有苦笑的份,她的話聽着好像很懂事,是關心我,但只有我知道她的真實想法,她巴不得我一直留在牌桌上,那樣就不用和我睡一起了。是不是挺不理解的?哪有夫妻不睡在一起的,而且還是新婚剛半年的夫妻?就算我們不是那些小青年了,但正常的感情表達肌膚之親總應該有吧?可她總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面孔。

所以,我這兒是憋着一肚子的火,還得聽別人的戲謔——別累壞身體啊,悠着點兒啊。我真是有苦說不出。這話怎麼和朋友說?太沒面子了。

做夢也想不到我會娶到心中女神

她在我心中,曾經是女神樣的人。她出身於書香門第,母親是大學教授,曾經教過我,父親在研究院工作。她是家裏的老小,一說起吳教授家的三姑娘,誰都知道。上大學的時候,我在她家見過她,吳教授人特別好,經常讓我們去她家,不是吃飯就是談學習。那時的她年輕漂亮,當然現在她也很漂亮。我都不敢看她,只敢趁她不注意,偷偷瞄一眼她的背影。人家是大學教授的女兒,而我只是一個農村來的窮小子。

大學畢業後,我進了現在這家單位,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走到今天。遺憾的是,我的家庭經營得並不好,40歲那年,我和前妻協議離婚。偶爾,我也能聽到她的消息,她結婚了,她離婚了,她有情人了。我們還碰見過幾次,因爲我和她父母住在一個大院裏,彼此點個頭而已。我從未想過,有一天我們倆會發生交集。

有一天,我一個朋友打電話,說要給我介紹女朋友,是個離異的,人很好,非要讓我去見一見。我就去了。去了之後,發現她也在,旁邊還坐着個女的。我有點摸不清狀況。一聊天才知道,朋友託她給我介紹女朋友,她就把她的一個好朋友介紹給了我。當我明白是怎麼回事兒後,心裏竟然有點小小的失落。

那天,我和她聊了好多以前的話題,有點冷落她介紹的女朋友。連我的朋友也看出來了,說我的心思在她身上,還鼓勵我去追她。我一想也是,反正她也離婚了,我又有能力給她好的生活,爲什麼不試試呢?

轉天,我就請她吃飯,說謝謝她的關心,她欣然赴約。一來二去的,我們的聯繫多了起來。

她的情況我大概知道一些,都是聽朋友說的,說她有一個有錢的男朋友,給她買車買房,送她首飾衣服,帶她去旅遊,唯一不能給的,就是名分,那個老男人有家室。這些我不在乎,我知道一個女人帶着個孩子有多不容易。

 

她的朋友都說她是撿了漏兒了

交往了一段時間後,我向她表白了,其實不表白她也看得出我喜歡她,只不過作爲男人,我應該主動一些。她說她有男朋友,我說我知道,但我願意等。

爲了搞清楚她的想法,我請她的一個好朋友喝茶,這個朋友很看好我,不止一次勸她和男友分手,和我在一起。這些都是她告訴我的。這個朋友告訴我說,她的那個男友表面上給她買這買那的,那都是給外人看的,一到給錢的時候就很小氣。而且爲人很粗俗,動不動就對她破口大罵,疑心很重,對她控制得很緊,生怕對他有異心。她之所以不和他分手,是因爲怕離開他之後,發現我們又不合適,所以一直在猶豫。

瞭解了她的真實想法後,我放心了,我對自己很有信心,怎麼說我也是個有文化的人,那個男人能給她的物質生活,我一樣能給,但我能給她的,那個男人卻給不了她。

我給她寫詩,跟她交流內心,傾聽她這些年的委屈和艱難,在我的努力下,她最終和那個男人分了手。幾乎是在同時,我們倆也領了證。這是她的意思。

我們沒有舉行婚禮,她不想。領完證後,她沒有馬上搬過來和我一起住,而是過了一段時間後才搬過來。我們婚前就很少有親暱的行爲,她搬過來的當天,藉口累,自己先睡了。後來有過一次夫妻生活,但我感覺她不太配合,這讓我很不舒服,我不想勉強她,就去沙發上睡了。從那以後,沙發就成了我的牀。以前這個房子剛裝修好的時候,每天我一個人躺在沙發上看電視,看着看着就睡了。現在結婚了,臥室裏躺着我喜歡的女人,我還是得睡在沙發上。

她中間也叫過我,讓我回牀上去睡,但我知道那並不是她的本意,我能感覺到她的口不對心。我覺得作爲夫妻,在一張牀上睡只是形式,我要的是她能接納我,可是她好像對那種事情很反感,只要一想到她抗拒的樣子,我就覺得索然無味。

對於她的反應,我一直在反省,我自認以我現在的條件,完全配得上她,她自己也承認。年前,她侄子結婚,我作爲家裏人跑前跑後,出錢出力,贏得了她家裏所有親戚的一致稱讚,她也說我給她很長臉,可是,她卻這麼對我,我實在是搞不明白。

我現在特別怕聽別人誇我們般配啊,幸福之類的話,聽着感覺很諷刺。她在我心中的形象也和以前大不一樣了,以前總覺得她很端莊,穿着合體的衣服,噴着淡淡的香水,拎着奢侈品包。現在生活在一起了,她真實的一面完全暴露了出來,她會因爲和我生氣而對我破口大罵,有一次急了,拿起拖鞋就朝我砸過來。前些日子,因爲我沒有去她家拿她媽媽做好的飯,她就生氣了,那天我也很累,回家後我們吵了幾句,她就離家出走了,跑到朋友家去住了兩天,最後我還得把她接回來。我這人好面子,更因爲我愛她,每次我們生氣吵架,總是我服軟。

我現在就想搞清楚一件事兒,她是不喜歡我,還是不喜歡夫妻生活。有一次,我們看電視,本來看得好好的,當演到夫妻親熱的鏡頭,她站起來就回了臥室,留下我坐在那兒,百思不得其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