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一日夫妻百日恩,兩任前夫爲何都不願復婚?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0日 16:00   鳳凰網

導語:我現在身體已經好得差不多了,可是,我這心裏卻越來越失落。兩個男人也來得越來越少了,我開始有點懷念我生病的時候了……

 

 

一日夫妻百日恩,兩任前夫爲何都不願復婚?

傾訴人:付女士,38歲,離異,企業職工。 

兩任前夫都受不了我的脾氣

去年,我出了車禍,挺重的。那個時候雖然痛苦,可是也有幸福。兩個男人都來照顧我。被人照顧的感覺很好,我感覺我還是挺有魅力的。

我說的兩個男人,不是外人,是我的兩任前夫。我離過兩次婚,用他們的話說,覺得我太厲害了。我從小比較任性,我媽就是個挺強勢的人,她總是對我爸大呼小叫的,我覺得很正常。我長大後,我媽告訴我,對男人就得在一開始“立規矩”,在他還拿你當回事兒的時候,就得把他支使得團團轉,這樣,在婚姻裏纔有主動權。我就是按我媽說的去做的。我的第一次婚姻,老公確實挺聽我的,家裏的財政大權都是我管。可是,結婚六七年以後,他就不老聽話的了,我們的矛盾也越來越多,我這人脾氣大,有時候急了就動手。我知道動手不好,其實我打得也不重。不是說打是疼罵是愛嗎?他可好,不幹了,後來就還手了。一個大男人能打老婆嗎?我就說要和他離婚,我也就是嚇唬嚇唬他,他居然同意了,還一定要離。我可不能讓他給鎮唬住了,離就離,我怕他啊。就這麼着,離了。

我離婚以後,是想找個機會復婚的,找人明裏暗裏地給他透風兒,他一點那意思都沒有。好,我又不是嫁不出去。後來,我就找了第二任老公。這個男人比我大挺多,有過一次婚史,個人條件也不怎麼好,我在他面前優越感就更強了。我覺得,他得比前一個更對我言聽計從。結果,這位還挺有脾氣,而且,我們兩個之間有點什麼事兒,他媽媽還老摻和。我們過了快兩年,我實在是煩,就離了。

因禍得“福”遇上有良心的人

我是去年出的車禍,搶救過來後,有一度在牀上不能動。當時真是挺痛苦的,人一遇上事兒,就變得脆弱,想見人。我就聯繫了第一任前夫,說想見見孩子。其實,也是向他通個信兒。還真不錯,他帶着孩子來了。看我那個可憐樣兒,說了好多安慰的話。後來就總過來看我,還幫我跑交通隊處理問題。我們家就我一個孩子,我爸媽年紀也大了,我一出事兒,把他們嚇得夠嗆,根本照顧不了我。有他這麼跑前跑後的,又幫我找護工,我心裏真是挺感激。

巧的是,在我住院期間,我第二任前夫來醫院探望朋友,正好看到了我。聽說我出了這麼大事兒,也挺關心,經常給我做點我愛吃的東西送來,讓我也很感動。後來,我出院了,兩個男人也經常給我打電話,問我需要什麼。只要我說,他們肯定幫忙。我呢,雖然受傷挺痛苦的,可是,卻感覺到了有人關心的溫暖。我知道,這兩個人,都和我一起生活過,關係太微妙,所以,我儘量避免他們兩個人碰面。不過,我倒是和他們兩個都說了,一是怕他們萬一要是遇上呢,別以爲我從中故意瞞着什麼。二是我也有點顯擺,讓他們知道我這點魅力。我開始還想,他們會不會彼此忌妒啊,結果,還真沒有。

 

他們肯幫忙卻不願復婚

在我不能行動的那段時間裏,兩個男人對我的態度都很好,我有時候不舒服,發個脾氣啥的,他們也都不和我爭論。特別是我的第二任前夫,來的次數比第一任多,來了就收拾屋子做飯,特別像個男主人。我知道他一直都是一個人。第一任呢,在談對象,不過還沒有確定結婚,聽說是爲了孩子的問題。我就想,他們對我這個態度,是不是都希望和我復婚呢?要是論過去的感情,我還是願意和孩子的爸爸復婚,我們在一起時間長,而且,還有孩子。可是,我發覺他對我雖然不錯,但是好像並沒有要和我複合的意思。我有時候故意在他面前說另一個爲我做了什麼、來得很勤之類的,我想,他要是還在乎我呢,就會忌妒。可是,他一點也沒有表現出來。我讓他幫我跑跑路,解決點問題,他都挺盡力,但是,在生活上管得少。聽我說另一個人時,他也像沒聽見。這讓我挺生氣的,我想,他是讓我主動說出來吧,求着他,這以後他就硬氣了。因爲心裏有了氣,我就不太客氣了,有時候通過電話、微信和他鬧。要是見面了,也故意找茬兒。其實我就是想試試他什麼意思。結果,他離我越來越遠了,後來就告訴我,你也好得差不多了,我們也不用見面了,有嘛大事兒,你再找我吧。他到底啥意思啊,還是讓我上趕着他?

從他這兒沒得到什麼明確的信息,我就又仔細想第二任。其實,這人也不錯,我出事兒以後,還是他在我生活中照顧得多,不僅給我做吃做喝,還總陪我去醫院,揹着我,扶着我。有時候陪我說話說到很晚。我想,他應該是更有和我複合的願望吧。他一直沒再找,肯定還是懷念我們在一起的日子。於是,我又試探他,把我原來的脾氣又拿出來點,有時候嫌他照顧得不好、來得不夠及時等等。我和他發脾氣,他倒沒有反駁我,還老勸我彆着急。我越發覺得,他是真心要和我複合了。我就更試探他,甚至透露出我想和孩子的爸復婚的意思,我想看看他是不是忌妒。我說這個,他也沒有明確表示。有時候還說,要是爲了孩子好,你們就好好談談。我也奇怪,現在的男人,都這麼有心眼了?都恨不能我提出要求,以後還“拿”着我。我一想這個就有氣,就找茬兒和他鬧幾句。他倒沒有轉身就走,不過也是不老高興的。

我不能老這麼耗着。今年過年,我特意安排了一天和他聚聚,說要感謝感謝他。飯吃到挺晚,我乾脆就說讓他別走了。我這夠明示了吧,這已經超越我的底線了。我本來是想他提這要求的,他老繃着,我就只能放下點身段吧。結果,他對我說,他這麼長時間照顧我,其實也沒有別的意思,我確實挺難的,他能幫一把就幫一把。他沒有其他打算,等我好利索了,他就不管了。

這叫什麼事兒?我還以爲,我在他們心裏是很重要的呢。我這兒美了半天,驕傲了半天,人家根本沒那意思。沒那意思,管我這麼多幹嘛?現在,我心裏這彆扭,比我前一度身上有傷還難受呢,太沒面子了。

情感解讀:

 

在複合這件事上,付女士犯了兩個大忌,一是太急,二是故態復萌。

不管是第一任正在談對象,還是第二任一直是單身,論到和付女士複合的問題,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畢竟曾經夫妻一場。在兩位前任對付女士的照顧中,她需要表現的是女性的弱小與溫柔,弱小她有了,因爲在病中。而溫柔就是付女士的死穴了,她只從自己的角度考慮問題,卻不知道對方在想什麼。爲了明白對方的心思,她使出的是讓對方最無法接受的昏招,找茬兒和發脾氣。即使是在談戀愛的女生,這些招數都要慎用,更何況是離了兩次婚的付女士。都說一日夫妻百日恩,兩位前任出手相幫,已屬有情有義,支取的是以前的“恩”,付女士再想用以前的方式“拿人”,失望就是在所難免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