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父母逼着你結婚或者分手,怎麼辦?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21日 16:52   鳳凰網

 

 

父母逼着你結婚或者分手,怎麼辦?

在春節期間,很多中國父母逼着從大城市裏回來的孩子,半年內必須結婚、必須生孩子,他們這麼做並不是真的爲了孩子好,這類父母往往把自己的面子,外界對自己的評價看得比孩子個人的幸福快樂更爲重要。

如果子女沒有看清這一點,沒有認清這個真相就會很痛苦,會被一個問題逼死:爲什麼我的父母就不能在意一下我的感受?爲什麼我的父母就不能理解我?爲什麼我的父母不能按照我的方式來愛我?

其實,這和父母要求子女立刻結婚、生孩子滿足自己的需要是一樣的,都是強人所難,都是越界的行爲。

父母在人生大事上干涉、強迫子女,子女在認知水平上強迫和干涉父母。

如果有人說這類父母是巨嬰,要求父母理解自己的孩子其實也是巨嬰。

在這種親子關係中,孩子和父母生活在兩套不同的價值體系裏,就像一個生活在熱帶,一個生活在南極,彼此無法接受和想象對方的生活狀態,也根本沒法好好交流和對話。

父母固守非常傳統的價值觀,把孩子視爲自己的所屬物而不是獨立的個體,因此孩子要爲滿足父母的需要而活。在婚戀觀上,個體幸福不幸福不是最重要的,別人有的,你也要有,和大家一樣纔是最重要的。他們生活在農村或者鄉鎮,處在一個人際關係網比較緊密的環境裏,你家發生的一點芝麻綠豆大的事情可能全村人都知道。他們身邊的親朋好友也都是這樣傳統的價值觀,認爲孩子就是父母的所屬物,孩子要聽父母的話。父母在這樣的價值體系中生活,如果孩子不結婚,不生孩子,他們就要承受非常巨大的壓力,表面上是遭遇着他人所謂的關心和詢問,實則是評判和非議。

於是,當孩子回要家,他們攢了一年的憤怒、怨氣、不爽、壓力就可以找孩子出出氣。

而孩子堅持現代的價值觀,認爲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父母愛孩子,就應該尊重孩子,給孩子自由,理解孩子。子女也希望父母不用在意麪子,不需要在意別人的評價,能夠做一個更現代的好父母。可是,回到家看到父母還是頑固不化,落後保守的樣子,把面子看得比天大,就心急煩躁,覺得父母怎麼可以這麼不可理喻,怎麼可以不在意自己的幸福、快樂,只在意自己的面子呢?

父母逼着從城裏回來的孩子要結婚、生孩子,孩子不願意而產生的矛盾,歸根到底是兩套不同價值觀的差異帶來的衝突,要怎麼辦呢?

講一個朋友的故事,她找了一個男朋友,家庭條件不是很好,男生的工作也不是她父母希望的公務員,而是自己創業開了一家奶茶店和一家書店,而且書店還不盈利。但這個男生和我的朋友在一場讀書會中認識,一見面兩個人就有一種遇到知音的感覺,擦出了愛的火花,兩個人價值觀相似,溝通也非常順暢,相處半年磨合,生活習慣也彼此適應,沒有很大問題。

國慶假期,朋友帶男朋友回家見父母。假期的最後一天,女友的父母對她說,“我們不喜歡這個男孩,他工作不靠譜,收入不穩定,你以後和這樣的男人在一起生活會受苦的。我們不同意你們在一起,你回去儘快和他分手吧!”

女友聽了父母的話淡定地答:“爸媽,你們不認可我的男朋友,我很難過也很遺憾,但是我還是很喜歡他,會和他在一起,不會分手的。”

父母聽了,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第二天,給父母留了一些錢,這對小情侶就坐上進城的動車離開了老家。

之後,女友和這個男生又在一起了兩年。

這期間,兩個人過年過節會給女方父母打電話,表達關心,也會送一點禮物,放假也會回來和父母吃飯。

女方甚至會在電話裏告訴父母,她其實很理解父母的想法,父母這一代人總覺得公務員、醫生、老師纔是穩定正經的工作,老了有養老金,聽起來也體面,但是她和父母的想法不一樣,她就覺得自己的男友挺好的,對自己好,工作也不錯,時間自由,錢賺得不少。她還是會很堅定地選擇和男友在一起。

經過這樣兩年的堅持,女方父母最終接納了男生,從不同意他們在一起到祝福他們在一起。

可以說,我的這位朋友是內心成熟而強大的人,她有自己生活的主張,可以堅持自己的選擇,不會因爲父母的反對意見就輕易放棄。作爲一個成年人,在關乎自己的事情上,我們做的選擇其實不需要經過父母的同意,如果父母不同意你做的事情,你就不做,父母同意你做你才能做,只能說明你還只是一個聽話的小孩,而不是一個獨立的大人。

當我們生活的主張和父母的想法有差異時,該怎麼做呢? 我這位朋友做到的,可以總結爲以下幾點。

1、 課題分離

什麼叫課題分離?就是搞清楚這是誰的事。把自己的課題和別人的課題分離開來。

怎麼搞清楚這是誰的事情,誰的課題呢?

很簡單,看看這個事情最終的後果和責任是誰來承擔的。

無論何時結婚,選擇怎樣的結婚對象,還是就業,其實都是一個人自己的事情,但是很多人卻以爲這是父母的事情(他們的父母也這麼認爲),父母不同意,他們就只能放棄,殊不知選擇的最終後果還是自己承擔。

我朋友對父母講的那句話其實是說:你們不喜歡我男朋友,反對我們在一起,這是你們的事情,不是我的事情,我還是會按照我自己的意志來。

這就是課題分離。

課題分離講的其實就是一個人要有自我界限。在《被討厭的勇氣》一書中,作者講阿德勒心理學如何解決人際關係中的困擾:“首先要思考一下‘這是誰的課題’。然後進行課題分離哪些是自己的課題,哪些是別人的課題,要冷靜地劃清界限。而且,不去幹涉別人的課題也不讓別人干涉自己的課題。”

我們很多人的問題正在於既沒有能力搞清楚這是誰的課題,也沒有能力不讓別人干涉自己的課題,即既沒有辦法清楚自己的個人意志,也沒有辦法維護自己的個人意志,於是,自己的生活被別人(即父母)攪得一團糟。

2、 溫和而堅定地堅持自己。

那怎麼不讓別人干涉自己的課題呢?需要溫和而堅定地堅持自己。這一點在親密的關係中特別重要。

我有我的想法,但是我也在意你的感受和想法,很尊重你,但是我不會因爲你的感受和想法就放棄我自己的目標和堅持。

既不討好你,也不委曲求全我自己,但是我們還是在一起,彼此關心和在意。

這就是溫和而堅定地堅持自己。

溫和而堅定的堅持自己,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對很多人來說很困難,因爲他們很容易被父母的情緒所裹挾,進而自己也產生很強烈的情緒,然後與父母陷入對抗之中。

想象一下,父母逼你結婚,他們有很多的情緒,你能不能接住他們的情緒,不被裹挾或者刺激,然後平和地迴應他們說:

我沒有結婚,你們心裏很煩很難受,擔心別人議論,也擔心我以後老了孤獨,我知道你們很着急也很難,但是結婚說到底還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希望找一個喜歡的人結婚,按照自己的節奏來,而不是隨便找個人結婚。我們的根本目標其實是一樣的,只是結婚早晚的這個時間上不一樣。你們因爲我的堅持,要承受一些壓力,我知道,你們不容易。除了快點結婚,我們可以做一些什麼事情來緩解這個壓力呢?

這樣的迴應不僅看見了父母,接納了父母,也把彼此從矛盾和對立的位置上拉出來,變成一起面對外在壓力的盟軍。

這個過程中,我們個人內心的強大和堅定是非常重要的,自己的情緒不被父母的情緒裹挾,然後還能堅持做自己。

我當初自由職業,報名學習心理諮詢技術,轉行做心理諮詢師時,我沒有徵得父母的同意,因爲我認爲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需要徵得他們的同意,而且就算他們不同意,我也會做。所以,只是在開始接受培訓課程時纔打電話告知父母我的選擇。

剛開始轉行收入很低的一兩年,我都在努力堅持,用自己的存款過日子,並沒有讓父母資助。因爲不想父母太擔心,自己默默堅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希望做出一點成績後再和父母講具體的情況。

後來,諮詢工作漸漸有了起色,我的父母才覺得我的這份工作特別好,不用朝九晚五,自由度高又能養活自己,還能幫到別人。

現在,他們因爲我的工作而感到自豪,經常對別人講我是心理諮詢師。

有的時候,父母之所以可以反對我們的選擇,其實可能是我們對於自己的選擇也不確信,也沒有讓父母看到自己的決心,和爲了這個決心所付出的努力。

如果父母不認同你的選擇,搞清楚這是誰的課題,這個選擇最終的後果是誰來承擔,自己的課題自己上,然後溫和而堅定地堅持你自己,隨着時間的推移,只要父母看到你的堅持,你努力獲得的成果,我相信大多數父母都會在這個時候支持孩子的選擇,畢竟他們已經沒有反對的理由了,你的生活過得足夠好,這本身就證明了你的力量,說明你能夠掌控自己的人生,以及你的選擇是正確的,你也能夠自我負責。

當然,堅定地做自己也是需要資本的,如果你經濟不獨立,思想不獨立,凡事依賴父母,就很難做你自己。

3、如果可以,嘗試去引導和教育父母,和父母多一些交流,幫助父母多認識一點新事物,也帶父母看看外面的世界。

其實,父母也並非完全無法改變,只是有的父母一輩子生活在一個地方,他們也沒有讀書或者上網學習的習慣,所以思維很容易受到限制。

我是從自己爸媽和公婆身上看到老人其實也有改變的可能性。

帶着父母去旅行之後,他們看到更大的世界,看到更不一樣的生活方式後,對很多東西的理解和包容度也變大了。我爸媽以前就覺得旅行是亂花錢,等他們真的出去玩了幾次之後,就覺得旅行花錢還是值得的。

 

我們給婆婆的手機弄了微信支付後,她會覺得買菜不用帶現金是個非常好的事情。

公婆和我們在一起生活兩年,有很多觀念發生了變化,比如飲食習慣上也懂得營養均衡和搭配,而不是像以前那樣一味節儉。

面對逼婚的父母,如果可以,帶父母到自己所在的城市生活一段時間,讓他們知道離開原來那片土地,來到一片沒人關心他們是否孩子結婚,是否有孫子的地方,他們的生活會輕鬆很多,觀念也會有所鬆動。

如果我們有能力,試着帶父母去看一看更廣闊的天地,也許到時你會發現父母有意想不到的改變。

作者:meiya,86年女生,現居上海。暢銷書作家,書評人,自由撰稿人,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