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第一批奔三的90後,如何面對三十歲?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13日 17:44   鳳凰網

第一批90後,真的即將奔三了。90年出生的人,會在今年迎來自己的29週歲。

“三十而立”這個詞是從《論語》中傳下來的,30歲就像是一個deadline,總讓人覺得是人生中很重要的一道分水嶺。即將面臨傳說中非常重要的“30歲”這一年,好像多少會覺得要take一個深呼吸。

今天的訪談,ky把人羣鎖定在了“第一批即將奔三的90後”,我們好奇的是:

在爭議中成長起來的90後中,最年長的這批人,他們離80後的情懷很近,看95後時反而覺得心理狀態很遙遠。

作爲第一批即將奔三的90後,三十歲對他們來說到底意味着什麼?他們當下過着怎樣的生活?在心理層面,是否做好了奔三的準備?未來,他們又面臨着哪些難以言說的衝突、矛盾和選擇?

我們一起來聽聽。

 

01.

我一出生就被擺在了跑道上,

變得世俗或油膩都是必經之路。

Mia,女,證券行業,單身

從一出生,我就被擺在了一條跑道上。面前是三道跨欄,小升初、中考和高考。但我很不幸,跨完高考準備放飛自我時,又被父母扔回跑道,被逼着出國留學。

漫長的求學路上,我一直過着被人評價的生活。我的價值取決於分數,我的幸福感來源於父母的滿意程度,在享受自我樂趣的時候,內心會充滿負罪感。

到美國讀書後,我的思想變得左派,很認同個人主義,認爲人的幸福來自於內心的充實而非外在的物質條件。工作要選自己真正感興趣的,親密關係要追求靈魂的共鳴。這個觀念當然沒錯,但我忽略了一個社會現實,那就是中國的社會還遠遠沒有富足到讓大多數人生活無憂。

剛回國的那一年,我選擇了自己喜歡、但薪水不高的工作,起早貪黑,最終還是因爲不公正的理由被迫離職。同年,男朋友決定去美國生活,以兩個人的生活軌跡不合適爲理由和我分手。從那以後,我就開始重新思考人生了。

我似乎開始漸漸理解了所謂中產階級的“焦慮”。尤其是作爲獨生子女一代,選擇遠離家鄉在大城市打拼,要實現真正意義上的獨立,意味着必須憑自己的本事。但現實是,打破階層固化的難度已經大到不可想象了。這種情況下,所謂人生理想不堪一擊。

而如果你不願妥協,主導自己和下一代的命運,你不光要擺脫父母的經濟支持,你還無法陪伴在其身邊,並且你贍養老人的能力最好能跟得上他們老去的速度才行。

如今,我慢慢也變成了自己從前鄙夷的樣子,再考慮新的戀情時,也會對對方的學歷、職業和家境提出要求,再尋找新工作時,不再把理想和熱情放在首位,薪酬、工作地點和晉升機會更吸引我。

我也變得“世俗”,甚至未來還會變得“油膩”,可一切也許都是30歲後人生的必經之路。

 

02.

我想用更溫和的方式,

幫助父母面對其實沒那麼殘忍的真相

Zim,男,博士在讀,地產行業,gay

我是在發育期意識到了自己對同性不同尋常的生理和心理慾望,而在我接受的教育和所處的社會環境裏,這是不正常的,變態的。所以我就刻意隱藏起這個祕密,只寫在過日記本里,被父母發現質問,則死不承認。

後來隨着進入大學,我更多地認識到了同志羣體——比我想象中更龐大。後來我陸續參加過瀋陽、上海驕傲節,這段經歷給了我很大鼓舞,我發現越來越多的人願意來了解亞文化,不再對性少數報以歧視的眼光。我開始擁有更強的自我認可,不再像中學時候那麼顧慮重重和自我懷疑了。

但最大的倫理壓力來自父母,直到今天我也沒有正式向他們“出櫃”。或者說,我們只是達成了一種詭異的默契,父母是知道的,只是誰也不願主動去捅破那層窗戶紙。

現在很快就要30歲了,結婚與否,和誰結婚,怎麼結,我還沒有明確的打算。身邊對抗的例子不少,有強硬出櫃結果和家裏鬧翻了離家出走的;有給父母暗示以後不會結婚生子被強迫相親的;也有拿着身邊異性朋友照片去給爸媽看,應付逼婚的;當然也有找到合適的對象從淘寶上買假的結婚證形婚計劃代孕的,都是無奈之舉。

我理想中的狀態是最好能通過一種更溫和的方式,去幫助父母面對這個事實上沒那麼殘忍的真相。其實不是隻有小孩子要靠教的,大人有時候也是需要教的。我認爲我有責任和義務向他們小時候教我一樣,去一點點引導他們,而這往往需要更多的耐心,方法和足夠充分的時間。

現在我一邊工作一邊讀博,30歲快到了,我不是那麼在意這個具體的時間點,但我的確希望通過努力,讓自己在生活和事業上變得足夠優秀,以擁有更多選擇人生的權利,包括和父母“坦白”的資本。

我最嚮往的而立生活,就是有底氣坦坦蕩蕩地向父母坦白,然後有能力說服他們、獲得他們的認可和信任。實在不行,也至少向他們證明,我可以過得幸福。

 

03.

但願30歲以後還有機會再做一次少女

女,公務員,孩子母親

身邊許多和我年紀相仿,還沒結婚的朋友都感嘆我人生進度條走得快。的確,結婚四年,至今我仍會恍惚以爲一切是在做夢,我是誰,我在哪。

大學和老公相戀四年,畢業第一年我們就扯證了。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家裏催的急,雙方父母觀念都比較傳統,結婚沒多久又催着要小孩,婚後第二年寶寶也出生了。

比較幸運的是,老公畢業後沒費太多精力找工作,順利拿到了一家世界500強外企的offer,我也進入事業單位工作,福利待遇都不錯,工作相對輕鬆。同時有賴於父母支持,我們婚前就在蘇州買了房,婚後兩個人住住還是挺舒服的。不過後來有了寶寶,需要父母幫忙照顧,房子不太夠住,去年我們換了個大些的,壓力便隨之而來。

一方面,這幾年蘇州房價飛漲了3倍不止,普通90後要想完全靠自己在三十歲前,且在一二線城市安家落戶是很困難的。自從換了房,爲了應付房貸,我和老公幾乎等於有一個人完全是在幫銀行打工。

另一方面,儘管隨着經驗的積累,老公的工作越來越得心應手,進入了所謂的事業“舒適區”,但考慮到孩子以後上學,工作,不僅要確保家庭收入持續增長,還要依靠各種資源和人脈的幫助,他還是決定爭取做到更高的職位,因此也承受着比很多同齡人更大的壓力。尤其外企在績效考覈這塊特別嚴,加班是常態,未來配合調崗更換城市也在所難免。

於他而言,如何平衡工作和家庭,是一大難題。於我而言,則沒有可選擇的餘地,就像我之前說的,爲了顧家,我幾乎犧牲掉了所有的業餘時間、精力、愛好和社交。

雖然現在還沒到30歲,但事實上我已經提前過上中年生活。每天除了八小時工作時間,其餘幾乎全部用來陪伴孩子,照看家中日常瑣碎,做好老公打拼事業的大後方。

有時候半夜哄寶寶睡下,坐在牀邊發呆,會忍不住回憶還在校園讀書的時光,想念曾經自己也是精力滿滿的元氣少女,喜歡彈琴聽音樂會逛攝影展,經常和閨蜜們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可是這樣的日子大概再也回不來了。

如果30歲以前我活成了世俗眼光裏的及格狀,希望30歲以後還有機會再做一次少女。

 

04.

當我明確自己想要什麼,

就不再爲年齡而彷徨

shine,女,本科,工作五年後回學校讀書

很多人在不同的年齡段,會給自己設定相應的符合社會標準的人生目標。比如30歲前,買房買車,結婚生子等等。但一直以來我堅持的理念是“把握好自己的節奏”。

即將畢業時,父母也曾試圖安排我去家鄉的事業單位做清閒自在的工作,想着給我介紹年輕有爲的高幹子弟,按部就班地結婚生子,不用爲了生計四處奔波勞累。但我從來就不喜歡一眼就望到頭的生活,所以一個人去了上海。

選擇職業的時候,我首先會問自己,是否喜歡這個行業,是否享受工作的內容,因爲它不僅是你賴以生存的基礎,更是每天醒來要面對的事。如果從一開始就抱着無奈或厭惡的態度,只會在無盡的痛苦中消耗人生。

工作的第五年,我跳槽到一家律所,在和一羣優秀的人共事的過程裏我發現,在他們身上,物質欲是不高的,與之對應的,持續地提高自我競爭力和核心價值纔是其追求所在。於是,我去年報名參加了司法考試。

工作幾年之後再回去讀書,是很奇特的體驗,能讓你對現在的生活有更多思考。週末坐在輔導班上,看到不少滿面滄桑甚至頭髮花白的人還趴在課桌上認真地奮筆疾書,很受觸動。只要你想做,任何年紀都是剛剛好的年紀。

司考通過後,我今年打算繼續去讀法碩或LLM,因爲我本身不是法學專業出身,需要充實的東西還很多,未來我想能成爲一名優秀的律師。至於結婚生子,目前並不構成我人生的必須品。

畢竟撐起一個家庭的重擔需要太大的責任感和使命感,我堅持認爲在此之前,每個人都有義務先學會真正的獨立。也只有當確定了自己想要什麼,纔不再爲年齡而彷徨,更不會被別人的眼光和標準束縛。

明年我就30歲了。看到我的故事也許有人會說我很勇敢之類的。但其實我想說,之所以能堅持自己的意願生活,我最大的底氣還來自父母。從小到大,他們從不拿任何人和我比較,總是無條件支持我的決定,給了我極大的愛和勇氣。我愛他們。

 

05.

27歲那天我就已經30歲了,

它如同一次生命的重啓

男,專科,創業中,單身

23歲稀裏糊塗地接手了家族的小本生意,從小在父母的耳濡目染之下,我認爲做生意就是自己長大以後註定要做的事。除此之外,我好像也沒什麼人生理想。

頭兩年,生意做得很順,快速的財富增長導致我整個人異常興奮,覺得自己上手快,天賦異稟。然後很快開始膨脹,盲目自信。經常隔三差五召集一幫人出去胡吃海喝,還嚷嚷着拿錢去投資點別的。

一次鬼使神差般地,我私自從家族賬戶上劃出將千萬資金入股了一個兄弟的項目,巨坑就此挖下。2016年上半年突然得知該項目是個融資騙局,所謂“兄弟”早已人間蒸發,只留下鉅額欠款和無解的法律糾紛。我整個人猶如五雷轟頂,一口氣憋在胸口真的想殺人。

父母得知後心態也崩了,因爲家裏生意剛好遇到資金週轉問題,在這個節骨眼上,倒閉就是分分鐘的事。無奈之下我一邊託人報案打官司,一邊把家裏的房子做了抵押從銀行貸款出來救急。也試着從親戚朋友那裏借過,但人都是現實的,你好的時候,什麼都好說,你真的倒下了,背後空無一人。

2017年春節,家裏賬面負債百萬,母親高血壓住院。目睹着彷彿一夜之間蒼老了十歲的母親,還有從我記事起從不爲難事發愁,如今卻整包煙地抽,翻來覆去睡不着的父親,心裏就像插着刀,絞着疼。自責、悔恨、絕望,無法言說。

爲了止損和還債,家裏生意被全部出清,所有房產、車變賣,帶着餘下的錢全家搬進出租房。記得站在小區樓下向上望自己曾經的“家”時,我在心裏暗下決心,一定要把它買回來!

27歲生日那天,我獨自籌備的以自己命名的連鎖店正式營業。從這天起,我覺得自己就已經30歲了,它如同一次生命的重啓。且這一次,我有了堅定的人生目標。

 

06.

自己貸款買下第一套房,

我跟爸媽的角色就發生了顛倒

男,本科,IT,戀愛中未婚

我出生在一個十八線小縣城,卻是在溫室裏長大。父母雖然工作忙,但在物質上給我創造了很好的條件,加上爺爺奶奶寵着,過去我一直以爲生活理所當然就是這樣的。

混到大學畢業,對以後要做什麼,我也完全沒有目標和規劃,索性就聽從父母的安排,去縣鎮府做了文職。發發郵件寫寫文檔,雖然工資只有三千塊,安穩清閒,每天開車朝九晚五上下班,到家吃現成的飯,也不用做家務。

就這樣呆了大半年。有天坐在辦公室,聽着周圍一羣和父母輩同齡的同事圍坐在一起聊天,突然感覺自己像是被丟進了養老院,這輩子能看到頭了,越想越恐怖,於是辭職。

爲此爸媽埋汰了我很久,更讓他們接受不了的是後來的半年,除了飯點出去一下,我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裏。把他們氣得不輕,畢竟一個大小夥子整天窩在家裏不工作沒出息,被鄰居親戚恥笑,矛盾就此爆發。

轉變始於我決定獨自一人去省會城市找工作。從最初靠500塊月租的房子,10塊錢一天的預算自力更生,到後面一點一點積累工作經驗,自學新的開發技術,我的工作慢慢穩定,收入也越來越高。

不知不覺地,自那以後和父母的關係也開始緩和。以往在家總是習慣宅在房間裏玩手機打遊戲,不願出去和親戚們寒暄,不想上酒桌陪酒,到如今不知道從哪天起,我成爲酒桌上舉杯最勤快的晚輩,過年過節挨家挨戶送禮,當車伕接送長輩。

一切好像都是潛移默化發生的,但似乎又有一個清晰的界限:大概就是我兩年前決定在打拼的城市定居,貸款買下第一套房的時候,我跟爸媽的角色就逐漸顛倒了。

家裏大事小事他們會跟我商量,徵求我的意見;我購置東西時也會自然而然地想到父母是否需要點什麼;回家探親走在一起,我還發現爸媽都矮了好多,腰已直不起來,出門都需要我陪同才安心... ...

突然間,我好像懂得了成年的感覺,我意識到以後不僅要爲自己的人生負責,也要承擔起更多家庭的責任,如果這就是30歲以後生活的常態,我期待30歲的到來。

 

不可否認地說,18-30歲的成年初顯期的確是許多人最掙扎的人生階段,每個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趕在所謂的“30歲”來臨前,希望自己成爲一個成年人該有的樣子。

而作爲生長於互聯網信息爆炸,中國社會生產力水平高速發展、知識文化全面開放的大環境下的第一批90後,通過這次訪談,我們最想和大家分享的其實是他們體悟自我生命的能力。

奔三的鏡頭裏,真正值得被放大的是每一位訪談者思考自我和直面生活的智慧。

他們帶給我最大的啓發是,30歲不是隻能用穩定、妥協、成功或失敗來片面定義的。成年的意義應當是不斷地檢驗和推翻年輕時候全然倚賴的“真理”。

我們費盡心思去經驗,去冒險,最終都是爲了用一生去體悟——此時此刻此地的“我是誰”。唯有如此,我們纔有可能從“過了30歲,就活成了自己的影子”中倖免。

我希望我的每一歲都是新的,都對世界有一些新的認知和體悟。這樣的話,某種程度上,每一年也就都是新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