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衆籌治病?月薪三千的好心人,替我保住兩套房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07日 19:08   鳳凰網

-

感慨一下,果姐前兩天發起了一個衆籌,至今沒有人給我打過錢。真的是世態炎涼啊。迴歸今天的正題,鬧的沸沸揚揚的郭德綱徒弟腦出血衆籌百萬事件,到底是道德的淪喪還是人性的扭曲?歡迎大家來到HUGO午夜悄悄話——走進衆籌,果姐爲你揭開衆籌背後的祕密

網絡衆籌治病,你在朋友圈,肯定也見過。

 

 

 

-

這些病例,通常都是重病,動不動就是腦溢血,白血病,癌症,等等。

這些文字,通常都很煽動,動不動就是人間有大愛,我們是一家人,生命到處有感動,很煽情。

唯獨他們的真實性,大多數時候,你並不知道。

這幾天,德雲社出事了,起因也是衆籌治病。

德雲社演員吳鶴臣突發疾病,腦出血。

吳鶴臣的妻子在“水滴籌”上發起衆籌,目標金額是100萬。

很多人都轉發了,捐款了。

這本身沒什麼問題,誰家都會有難。

你看,我們這個社會,是真的很善良。

可之後,大家發現不對勁了,吳鶴臣其實家底不錯:

家裏在北京有兩套房,還有輛車,醫保也有。

這是多少北漂的年輕人,無數個夜晚熬夜加班,無數次透支身體,終其一生想擁有的生活啊。

一個腦出血,治療費用大概在十幾萬。

他們就衆籌治病了,而目標金額,是100萬。

吳鶴臣的妻子出來解釋原因:

1.兩套房在父母和爺爺名下,無法出售。

這意思就是,房子沒法賣,不能賣房治病。

這個理由顯然很扯。

事實上,一個人真的到了絕路,真的急要錢,手裏握有北京兩套房,怎麼着,都能變成錢。

2.車子是婚前購置,以後照顧病人還有用處,所以不能賣。

這個理由更扯了。

如果真的缺錢,完全可以賣車,再換一輛更便宜的二手代步車,手裏不也可以多一大筆現金嗎?並不影響生活。

這兩個理由,已經護住他們家庭資產的大頭,房子和車子。

3.接着,是另外一個問題:爲什麼要衆籌這麼多錢?

吳鶴臣的母親是這麼說:

天壇附近租房兩年,要12萬;

請護理半年,要4萬;

鍼灸推拿三個月,要1萬;

顱骨修復手術,要4-10萬;

此外,複查、吃藥、理療都不詳,兒子兒媳在康復期都無法外出工作,全家沒有經濟來源也沒有積蓄。

按照這意思,護工最好也網友一併捐錢解決了。

 

-

吳鶴臣母親來女士的回覆

我沒有要針對老人家的意思。

最新消息也已經出來了,吳鶴臣生病的確屬實,我也知道他們家缺錢,挺困難的。

我只是看不慣這種行爲。

明明北京有房有車,明明有醫保有工作單位有家人親戚。

生病了,房不能賣,車也不能賣,親戚借錢的事兒閉口不談。

要住天壇附近的兩居室,租金要網友捐;

要請護工,費用也要網友捐。

你再解釋,你有再多理由,種種困難,爲什麼房不能賣,車不能賣。

這種解釋,都很無力。

你要知道,很多人病了,連砸鍋賣鐵的資格都沒有。

因爲他們根本就沒有鍋可砸,這才叫走投無路。

這是事情曝光了,如果事情沒有被曝光。

以吳鶴臣的名氣,應該會收到不少善款。

到時候,他們心裏應該竊喜:

謝謝你們這些月薪3000的人,替我保住了北京兩套房和一輛車。

月薪3000的打工族,保住了中產幾套房。

這種故事在網絡衆籌裏,太常見了。

羅一笑事件:羅爾在東莞和深圳都有房產,可還是選擇了網絡衆籌。

樂山女孩墜樓事件:夫妻倆(離異)名下有3套房產,還有一輛長城轎車,第一時間沒有想到賣房賣車,而是網絡籌款,14小時就籌集了70萬的善款。

是不是和這次吳鶴臣事件很像?

其實,網絡衆籌治病善款,有很多內幕。

這些內幕,如果你看到了,你會發現,這種行善,更像是一場騙局。

消費這個社會的同情與善良,消費人心。

什麼樣的衆籌病款是騙局?

三種情況:

1.完全是騙捐,根本沒有重病,爲了騙錢,編造資料和故事。

2.募捐目標金額遠遠超出實際治療費用。

3.把衆籌捐款,當成籌錢的第一渠道。

先來談談第一種,騙捐。

一個人可以沒有生病,但通過僞造各種病例資料,進行募捐。

網絡衆籌,有很多籌款平臺。

重病,達到可以募捐的標準,就可以發起重病募捐。

他們當然會有審覈制度,但審覈制度,有漏洞。

怎麼實現騙捐呢?這是一條黑產業鏈。

騙捐最核心的,是需要一整套病例資料。

正常情況下,患者的病例資料,例如診斷證明,檢驗報告單,均由醫院開出。

而騙捐者,可以在網上買到這些資料。

我打開淘寶,在淘寶上輸入關鍵詞:病例。

接着,就會彈出這樣的界面:

 

-

我隨便找一個商家,加了他微信。

他告訴我,這一塊業務已經很成熟,可以自由選擇做單份的還是全套。

 

-

和代開病例的商家聊天記錄

全套的,包括門診全套和住院全套。

你可以看到他們提供的資料,可以說是非常詳細了。

 

-

我問他:是否可以把病情寫得嚴重點。

他回答我:完全沒問題。

 

-

他告訴我說,他們和醫院有合作。

開具的診斷證明和檢查報告單,格式和正規醫院一模一樣,看着絕對真實。

除非去內網查,否則絕對查不到。

 

-

付了款,就可以獲得這一整套的病例資料。

接着,就可以選各大衆籌平臺去發起籌款了。

這些衆籌平臺,有審覈機制,但也沒有和醫院聯網,大概率也是查不到的。

《新京報》的記者買過一套高仿病例診斷資料,發佈在「輕鬆籌」平臺上。

結果輕而易舉地通過審覈,發佈救助。

 

-

有了病例資料,並且發佈之後。

就容易多了。

先找專門寫募捐文案的寫手,寫下那些特別容易催人淚下的文稿。

能寫多慘,就寫多慘;

能多感動人心,就多感動人心。

這種寫手,淘寶很多,專做這行生意。

 

-

文案准備好了,接着,就可以找推廣商家了。

這些商家,接騙捐者的生意,讓推廣人員幫忙轉發他的救助貼。

一天發一次,一次就是一元,多發多得。

有互聯網營銷工作經驗的人知道,這就是所謂的冷啓動。

冷啓動之後,一傳十,十傳百,一個完完全全、徹徹底底的騙捐項目,就會被散佈出去。

 

 

-

你看到這些文字,被感動了,看哭了。

同情心被激發,你捐了幾百塊出去。

那時候,你心裏一定懷揣着最美好的願望,希望患者能快點好起來。

你一定不知道,屏幕另一邊,收款方正在竊喜。

你也一定不知道,這就是個徹頭徹尾的騙局。

玩弄你的善良,玩弄你的同情心。

再來談談第二種,目標金額遠高於實際治療金額

確實有人生病,確實需要治療,這些,都是真的。

但這也是騙局。

一場病,治療費20萬,募捐了100萬。

那剩下80萬怎麼辦?

買房買車,出國遊,消費大升級一把。

生一場重病,階層反而跨越了。

換句話說,衆籌募捐病款,成了致富路。

這是任何人都無法接受的。

湖南日報披露,2016年4月,廣西一位女大學生,通過網絡籌款平臺,爲母親募捐手術費。

很快,就籌到了6萬餘元。

於是,這位女大學生的朋友圈,就出現了很多吃喝玩樂和曬圖。

那麼,這6萬塊錢,做什麼去了呢?

另外一個例子,一位女嬰重病,獲捐14萬元,治療無效。

去世後,家人出國去玩了。

 

-

很早之前,湖南衡陽一位4歲女孩被火銃擊中,父母通過網絡籌款,標題寫得很好,很煽動。

《4歲可愛姑娘被火銃所傷,身中二百散彈鋼珠》。

短短三天時間,籌集善款80多萬。

隨後,女童治療所在醫院出來說明了情況:

女孩總的治療費用僅爲12410元,已經花費20萬,後續需要100萬,是假的。

 

-你看,花費才一萬多,募捐金額達到百萬。

最後一種情況:動不動就衆籌

想象一下,你月薪三五千,你在朋友圈看到一篇募捐文章。

如果你知道對方在北京有房有車,還有北京的社保。

你會捐款嗎?

我不會。

除非對方隱瞞自己北京有房有車有北京社保的情況,文字煽動點,圖片遭人同情點。

營造一種假象:他就快活不下去了,再沒有錢,他就到絕路了。

吳鶴臣這件事,是典型的例子。

之所以說着這也是騙局,並不是指他們騙了人,而是他們隱瞞了重要信息。

通過這種隱瞞,讓人們產生錯誤的判斷,從而利用善良,利用同情心。

捐款不是借錢,借錢要還,捐款是純粹善意的行爲,救急。

借錢建立在熟人關係或者某種契約之上。

捐款純粹建立在人性的善良與同情心之上。

所以,募捐,應當是走投無路,不得已而爲之的手段。

在吳鶴臣那裏,在羅爾那裏,在樂山墜樓女孩的父母那裏,募捐都變成了他們的首要籌錢手段。

房子還在,車還在,生活質量不能降,手機也要用最新款的蘋果,朋友圈日常網紅店打卡要依舊。

所以,要募捐。

這是我見過最不要臉的行爲。

這是樂山墜樓女孩事件發生時,其父母發佈的衆籌項目:

 

-

你可以看到,才1天時間,已經募集善款70多萬元。

隨後,有人曝光了女孩家庭的相關情況:

父母均在政府單位上班,家裏三套房,還有一輛車。

70多萬善款到手時,他們的三套房、一輛車,都在,沒動。

 

-

在這類事件裏,我看到“善良”這個詞,越來越廉價,越來越成爲牟利的工具。

衆籌病款騙局氾濫,越來越多,造成最可怕的後果就是:

沒人信了。

也許會有那麼一天,我們對網上所有的募捐都免疫了,都下意識地認爲,這是騙局。

善良被關了起來,同情心被強力控制。

世界變得冷冰冰。

那些確實得了重病,確實錢花光了,確實已經走投無路的人,以及他們的家庭,也一樣無人關心。

沒人聽他們的吶喊,人們都以爲那是騙局。

而你我,都可能成爲這種人,畢竟,誰家沒個病人啊。

生老病死,在這點面前,人人平等。

 

-

《我不是藥神》裏最扎心的一句話

我之所以把這些衆籌募捐的騙局形式,都寫下來。

不是爲了讓你從此收拾人心,不再信任陌生人,不再動善良那根弦。

我是想替你的善良,過濾一遍渣滓。

不要讓一小撮人,打爛了全人類的信任體系。

怎樣防止受騙呢?

有人說,應該呼籲這些網絡籌款平臺加強審覈,絕對不能讓騙捐的項目上線。

這是個辦法,但這種呼籲,口號意義大於實際意義。

對於個體來說,衆籌病款的項目太多了,眼花繚亂,你無法一個一個甄別。

所以,你要堅守住一個原則。

只對和自己相關的兩個關係層負責。

你的善良與同情心,你的錢財,都有限,你能幫的人,一樣有限。

在這個前提下,你只幫和自己相關的人,具體來說,是兩個關係層:

第一,是朋友。

朋友有難,你很快就能知道是否真實。

如果真實,於情於理,都應該伸手幫個忙。

未來,你如果有難,自然也會有人幫你。

通過這種幫扶,熟人之間,可以形成緊密的互助聯盟。

第二,是朋友的朋友。

朋友的朋友有難,你也可以詢問到真實情況,被騙的概率,低很多。

 

如果真實,你有餘力,也可以幫忙。

通過這種幫扶,熟人之間形成的互助聯盟,可以往陌生人關係體系中滲透。

但你的善良、同情心與錢財,最好僅限於此,不要再向外了。

再往外,關係更陌生,毫無交集,沒有了解,真實情況更難捉摸。

他們發生的事情,病了,重病,需要募資,就與你無關了。

即使你看到了,也可以無動於衷,可以不捐,不用心懷愧疚。

這不是冷漠,不是自私,這是現實:

人不可能經歷世界上所有的熱鬧,你再善良,也不可能對世間所有的不幸負責。

你月薪三五千,最大的責任,最大的善良,是存錢替自己買套房,改善家人居住環境,而不是捐錢做公益。

-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