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哈文寫給李詠的信:所幸執手相愛,一生不虛此行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07日 19:35   鳳凰網

文/李不悔

年輕時,以爲愛是臉紅心跳,是懵懂;成年後,以爲愛是義無反顧,是甜蜜。

人到中年,才懂得,愛是相伴一生,愛是白頭偕老。

1963年5月3日,四川的莊爺爺和張奶奶踏進了婚姻的殿堂,許下了相守一生的承諾。

時至今日,他們已走過57個恩愛的年頭。

二人年輕時,總想着能看遍祖國的大好河山,無奈生活所迫,莊爺爺只能把這一願望壓在心底。

但他從未忘記,他一個人祕密地謀劃着金婚驚喜——一場旅行。

 

-

家裏的錢平時都由愛人打理,他就省下每個月的零花錢,一點點攢,湊齊旅行的費用;

兒女擔心安全,不放心他們單獨外出,他就去諮詢了幾十家旅行社,做調查,寫攻略,做篩選,用行動證明決心。

最終,他們的足跡印在了16個省,走遍了大半個中國。

莊爺爺還特意買了一臺DV相機,裏面全是愛人的照片。他的手機相冊裏,都是愛人的身影,就連手機桌面的壁紙,也是張奶奶的照片。

就如王菲在歌中唱:“等到風景都看透,也許你會陪我看細水長流。”

 

-

 

 

-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

知乎上有這樣一個問題:你覺得什麼是最浪漫的事?

有一個高贊回答這樣說:願我十幾歲時愛上的人,是幾十歲後我的愛人。

相愛容易,相守難,一輩子相敬相知更是難上加難。

“張家四姐妹”中的二姐張允和,與漢語拼音的締造者周有光先生,一個才情非凡,一個博學仁厚,此般天作之合,着實令人羨慕。

但更令人感動的是,他們二人年少相識,青年相戀,從此就一起走過了70個春秋。

人得多情人不老,到老情更好。這是他們愛情的真實寫照。

 

-

可人生終究難逃生離死別。

2002年8月,張允和因心臟病突發離世。丈夫周有光坐在牀前,緊緊地握着她的手。

他說,我的半邊天塌了。

“我不知所措,終日苦思,什麼事情也懶得動。我們結婚70年,從沒想過會有一天二人之中少了一個。突如其來的打擊,使我一時透不過氣來。”

張允和去世半年後,周有光才漸漸地從喪妻之痛中走出來。他將她的遺作整理、編輯、出版,作爲永生的紀念。

一雙才子佳人,沐浴了七十年的風風雨雨。他們的愛情,宛如一泓清泉,涓涓流淌,直至生命時光的深處。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

十八歲,我們情竇初開,遇見愛,不懂愛;

二十五歲,我穿上了婚紗,看着紅毯那頭的你,剎那間紅了臉頰;

三十歲,我們爲了柴米油鹽而忙碌,可你始終不忘在情人節送上一束玫瑰花;

五十歲,人人都說我們是“老夫老妻”,但我還是會在朋友圈秀恩愛。

我希望,哪怕到了八十歲,我們頭髮花白,牙齒鬆落,我依舊是你身邊那個不諳世事的小女孩,你依然願意做我一個人的保護神與男子漢。

有人說,世間的一切都是浪費。

若真是如此,那我願意把時間,浪費在給你的陪伴裏;把愛浪費在對你的付出裏。

從校服到婚紗,從青絲到白髮,從青澀到成熟,從愛慕到守護。

這就是人世間最大的浪漫。

 

-

 

 

-

我們相愛一生

仍覺得時間太短

前不久,我又重溫了一遍《見字如面》。

再看一次,我依舊淚流滿面。

其中一期節目主題爲“相思”。在節目現場,薦信人戚薇哽咽着唸了一封信件——《李詠的志向特簡單》。

這封信,是哈文十年前寫給丈夫李詠的一封“情書”,字裏行間都流露着甜蜜與愛意:

 

-

“只要有時間,我們就像一對兒門神似的往那兒一坐開聊,從國家大事到娛樂八卦沒煩沒夠,有他和閨女這對兒活寶家裏就總有歡聲笑語。

我們的朋友說要分析婚姻問題,千萬別拿李詠和哈文當例子,他們那都不叫生活,叫童話。”

他們是大家眼中的模範夫妻,他們曾堅信沒有什麼能將彼此分開。

可惜,人命抵不過天命,離別來得太突然。

李詠在與癌症鬥爭了十七個月後,終是無奈,放開了愛人的手。

在死神面前,我們太過於渺小,我們無能爲力。

永失我愛。簡簡單單四個字中,包含着太多的深情。

往後餘生,縱是有千種風情,又與何人說?

韓國一位導演,曾用15個月的時間,拍攝了一部紀錄片,爲觀衆展示了一對老夫妻生命最後的時光,講述了他們之間細水長流的愛情。

沒有偶像劇裏百轉千回的橋段,可鏡頭捕獲到的每個細節,卻堆積起最濃烈的溫情。

 

-

老奶奶就像一個稚氣童真的小姑娘,會將剛摘下的花輕輕地別在爺爺的耳邊;會在下雪的時節纏着老爺爺陪她一起堆雪人打雪仗;會在起夜上廁所時怕黑要拉着爺爺陪伴。

老爺爺始終像一個紳士,看着她在一邊玩鬧,由着她撒嬌,對她的任何要求都盡力滿足,他的話不多,可一舉一動中盡顯溫柔。

相伴76年,他們始終恩愛如初。每一天平凡的生活,都像是在熱戀。

可就在即將開始的第77年,爺爺因病去世了。

 

-

他們曾在白雪紛飛的季節許下攜手一生的誓言,最後在漫天大雪的時刻說了那聲再見。

人世間最大的無奈,便是“我們相愛一生,還是太短。”

但也慶幸歲月厚待,讓兩人執手相愛,也算不虛此行。

 

 

-

我忘記了全世界

但唯獨記得你

去年年底,一對臺灣老夫妻——老夏和脆鵝,刷爆了我們的社交圈,成爲新晉網紅。

一年前,孫女將他們平淡幸福的生活用鏡頭記錄下來,發佈在網絡上,海峽兩岸內圈粉無數,很人看到這對甜到膩的老伴,常常會感嘆,原來這才是愛情最美的樣子。

脆鵝把老夏照顧得無微不至,在丈夫面前永遠都掛着笑容。老夏更是各種情話信手拈來,就連年輕人有時都要甘拜下風。

 

-

可是老夏患上了阿爾茲海默症,他無法自己站起來,不能自己走到陽臺上曬曬太陽,更不能戴上帽子出門找去買菜的脆鵝。

漸漸的,他忘記了自己是誰、忘記自己在哪裏,也會在午睡初醒時分突然忘了脆鵝……

但他始終沒有忘記自己對脆鵝的愛,於他而言,陪伴了自己大半生的愛人,早已是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拿不走也切不掉。

“我最愛的人,當然是你奶奶啊?”他對着鏡頭,擲地有聲地說。

老來多健忘,唯不忘相思。我忘記了全世界,唯獨記得你。

即使我失去了記憶,可我還保留着愛你的本能。

總有人會問究竟什麼是愛?

其實很簡單,愛是一飯一蔬,一餐一食;愛是過馬路時牽着的手;愛是看見你時嘴角不由自主地微笑;愛是從一而終,是白頭偕老。

曾以爲,人生最美好的是熱戀,後來才明白,其實最動人的是相守相伴。

馬克·吐溫說:“生命如此短暫,我們沒有時間爭吵、道歉、傷心,我們只有時間去愛。”

生命來來往往,來日並不方長。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恩賜,能相愛的每一秒,都值得感恩。

 

-

 

 

-

從古至今,我們聽過太多動人的情話了。

《詩經》裏說:

生死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周恩來在寫給妻子鄧穎超的信中說:

我這一生都是堅定不移的唯物主義者,唯你,我希望有來生。

倉央嘉措在詩中寫道:

我放下過天地,卻從未放下過你。

相比於鮮花玫瑰,甜言蜜語,幾十年的不離不棄才更加難能可貴。

每個人都曾年輕過,都曾經歷過一段轟轟烈烈的愛情。但世界終將磨平我們的棱角,讓一切歸於平淡。

可那又怎樣,在這無味也無奇的生活中,我們依然相愛,依然互相陪伴。

直到白髮蒼蒼,皺紋佈滿了臉龐,我們還是會向對方認真地說一句:我愛你。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