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旗袍女王陳數:女人的高級,與年齡無關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09日 18:13   鳳凰網

 

-

一不小心又被陳數美到了。

她與柏林影帝王景春,聯袂出演了一對中年夫妻。

妻子是公司高管,丈夫是暢銷書作家。

工作繁忙,生活瑣碎。日復一日,漸行漸遠。

直到有一天,出差在外的妻子,從他人口中得知,丈夫新書熱賣。

她與丈夫回到最初相遇的酒吧,問出了那句隱忍多時的話:

“兩個人過日子過成這個樣子,還應該繼續下去嗎?”

 

-

看到這裏,大家多半會以爲,這是一部講述婚姻生活的文藝大片吧?

實際上,這是部時長只有8分鐘的微電影,名字叫《說不出來的故事》,是陳數和王景春爲某汽車品牌拍攝的形象廣告片。

今年6月底,這支不像廣告的廣告片上線後,好評如潮。

有網友評論:這可能是我第一次自願看完的廣告。

更多的網友則忍不住爲兩位主演的演技狂打電話。

 

-

“兩個優秀的演員把廣告文案演繹得錦上添花,第一次看廣告就像看一部電影。”

“陳數和王景春兩位老戲骨的演繹恰到好處不過火。非常非常棒。”

微電影中,陳數眼角眉梢都是戲,舉手投足皆是美。

“戲骨”當之無愧,“老”字就大可不必了。

還記得去年《和平飯店》熱播,有粉絲在陳數的微博留言:不愧是老戲骨啊,真的太讓人稱讚了。

 

-

結果很快得到了陳數的回應。

她半開玩笑半較真地“更正”說:戲骨,不老,謝謝。

 

-

陳數美在氣質。

在美女如雲的娛樂圈,她的五官並不出衆。

但渾身上下散發着古典與知性兼融的氣息。

 

-

觀衆第一次記住這張臉,多少也與她獨特的氣質有關。

那時候,陳數已經從中戲畢業數年。

陸續參演了多部電視劇,其中也不乏擔當女一號的。

但她的名字仍然鮮爲人知。

直到有一天,有個朋友跟她說:“陳數,我覺得你適合年代戲。”

她突然開竅,不惜花費半年的積蓄,拍攝了一組旗袍造型的復古寫真大片。

此後,一有機會,陳數就把這些照片拿給各劇組的導演、製片看。

一段時間之後,《新上海灘》劇組找上門,請她出演方豔芸。

從女大學生淪落爲上海灘頭牌交際花,陳數將方豔芸外表的風情萬種、左右逢源,與內心的無奈掙扎、痛苦沉淪演繹得細膩入心。

 

-

2005年,《新上海灘》熱播,女二號方豔芸驚豔了觀衆,也打動了觀衆。

不少人由此記住了陳數,她也隨之成爲年代戲的常客。

但若說與她自身氣質最契合的角色,就要數《傾城之戀》的白流蘇了。

這部由張愛玲小說改編的電視劇當年曾備受關注。

特別是女主角的選定過程,就極富戲劇性。

2007年,編劇鄒靜之完成了《傾城之戀》的改編,正在苦惱沒有合適的女主角人選。

一天晚上,他無意中打開電視。

電視上正在播出的節目是《魯豫有約》。

那一期的嘉賓恰好就是陳數。

因爲幾部年代戲的熱播,陳數當時已經小有名氣。

但在此之前,鄒靜之完全不認識她,也沒看過她的任何一部影視作品。

他只是覺得這個女演員的談吐、風範很優雅,氣質上宛如從舊時光裏走出來的大家閨秀。

他突然覺得,白流蘇就是她了。

後來,《傾城之戀》播出後,陳數飾演的白流蘇含蓄秀美,淡化了原著女主工於心計的一面,卻平添幾分知性優雅和溫婉大氣。

 

-

這個角色得到了很多觀衆的認可。

陳數“旗袍女王”和“海派名伶”的美名,就此傳揚開來。

 

-

娛樂圈裏公認氣質出衆的女星,多半都有舞蹈基礎。

陳數也不例外。

她從小習舞,曾系統學習過芭蕾舞、中國古典舞和民族舞。

 

-

15歲進入東方歌舞團擔任舞蹈演員,當時的編舞是金星。

2018年陳數參加《金星秀》,聊起早年跳舞的這段經歷。

金星非常實誠地評價了那時候的陳數,說:

“她屬於業務過硬,但還沒長開。我要把她往那一堆漂亮女孩裏靠,是靠不住的。”

又說,舞蹈界有時是很殘酷的,特別是對於國家級的藝術團來說,外形條件永遠排在第一位。

所以,即使陳數是團裏排練最認真,業務能力也數一數二的女孩,演出時她卻永遠沒有機會站在第一排。

就這樣不上不下跳了幾年,陳數心裏產生了茫然與困惑。

她問自己:這種拼盡全力也得不到認可的生活,真的是我要的嗎?

20歲那年,她毛遂自薦,出演音樂劇《音樂之聲》,飾演劇中的大女兒。

這個角色是整部劇難度最高的,不但要唱歌跳舞,還要會演戲。

陳數沒有唱歌基礎,也沒有表演經驗。

她選擇從頭學起,日夜苦練。

半年之後登臺,陳數發揮出色,她扮演的角色好評如潮。

 

-

她的內心充滿了成就感,也找回了丟失已久的自信。

演出結束後,導演鈕心慈建議她:“你如果喜歡錶演的話,可以考中戲。”

陳數茅塞頓開,鬱積在心頭的苦悶一掃而空。

1999年,埋頭苦讀9個月後,陳數以高分考入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

這一年,她已經22歲。

從東方歌舞團辭職前,親朋好友都勸她多留1年。

因爲還差1年,她的工齡就滿了8年,就有資格分到一套房子。

但陳數一刻也不想再等。她說:

“這個時候去上學,是最好的時間,不可以再晚了。房子,我可以自己努力,自己買。”

 

-

陳數曾自評是個比較“軸”的人,認死理,不喜歡被別人下定義,貼標籤。

金星也說她做什麼事都特認真,喜歡跟自己較勁。

還是舞蹈演員時,因爲被評價不夠美,她就拼命加強形體練習,希望以此能平衡跟他人在顏值上的差距。

考入中戲後,有同學跟她說:“陳數,你不適合做演員,你太理性了。”

她聽了也不辯駁,反而繃緊神經,連夢裏都在琢磨怎麼表演。

3年後,她從入學時總是交不上表演作業的門外漢,轉變爲被中國國家話劇院一眼相中的優秀畢業生。

演了兩年話劇,有認識的編劇推薦她出演電視劇。

 

-

她開開心心去了。

拍完之後卻聽到導演說:“戲演得不錯,就是醜了點。”

陳數表面上不動聲色,內心卻深受打擊。

好長一段時間,她都在暗自思忖:怎麼讓自己更上鏡?

自此之後,她開始研究造型,關注化妝。

看看自己哪個角度最好看,什麼妝容更適合自己。

再拍戲時,她不再任由造型師和化妝師“擺弄”,而是嘗試提建議,還常常親自動手。

2016年參演《擇天記》時,陳數帶了50支口紅進劇組。

 

-

拍攝時,她就根據造型和劇情的需要,結合角色情緒的變化,更換口紅色號。

劇集播出後,陳數飾演的聖後集霸氣與美豔於一身。

精緻造型與完美妝容還一度被粉絲刷屏。

 

-

網友紛紛@陳數,求口紅色號和畫眉教程。

開心之餘,陳數秒變美妝博主,給網友們分享起化妝技巧和護膚心得來。

通過造型和妝容的調整,幾部戲之後,誇陳數漂亮的聲音漸漸多了起來。

但還沒來得及得瑟,新的挑戰又來了。

某天,有個導演跟陳數說:“你就只能演演大家閨秀,別的角色演不了。”

陳數嘴裏回答:“哦,是嗎,那我試試吧。”

心裏喊的卻是:我就不信這個邪了!

後來,她在接受採訪時說,面對別人的質疑,內心的主心骨還是有一點的,所以,用事實來證明自己就好。

她接拍《鐵梨花》,飾演性格做派與自身氣質截然不同的徐鳳至。

 

-

憑藉顛覆性的演技,陳數打敗宋丹丹和蔣雯麗,拿下第6屆華鼎獎最佳女主角。

她又陸續接演《劇場》裏的鬱珠,《正者無敵》的二姨太,《夫妻那些事》的林君……

這些角色有的深沉,有的張揚,有的平淡,性情言行迥然不同。

但陳數隨手演來,全都遊刃有餘。

知乎上有網友評價陳數,說她的演技能讓人記住角色,忘掉演員本人。

這是對演員來說很高的評價了,可以間接佐證陳數對待表演的認真。

事實上,不管主角配角,只要決定出演,她就會努力沉浸其中,演到最好。

黃覺曾與陳數搭檔演繹了《傾城之戀》。

 

-

他說陳數是視戲如命的人,每天除了睡眠,剩下的時間80%都在想着戲的表達,人物的詮釋。

也許就是這副鉚足了勁,永不服輸的架勢,讓陳數不知不覺,就活成了演技派。

 

-

今年是陳數入行的第20個年頭。

雖然不是高產的演員,多年積累下來,她也塑造了不少令人難忘的角色。

但無論何時何地,只要問她最喜歡哪個角色,她的回答從來沒變過:

“如果這一生只能演一個角色,我希望是《暗算》裏的黃依依。”

 

-

 

 

-

黃依依天真直率,勇敢無畏,爲了夢想與愛情可以放棄生命,是那個時代的異類。

 

-

陳數絲毫不掩飾對她的喜愛與嚮往。

這可能是因爲,某種程度上,兩人有着相近的品性。

陳數與黃依依一樣,都是浪漫的理想主義者,追求自由,活得簡單,愛得純粹。

這種性格特質在她的感情經歷上展露無遺。

2011年9月,陳數與著名華裔鋼琴家趙胤胤在巴厘島舉行了婚禮。

 

-

當粉絲和影迷了解到,趙胤胤不但是二婚,還帶着個5歲的兒子時,都炸鍋了。

陳數有顏值有事業,爲什麼要嫁一個帶着孩子的二婚男?

他們紛紛爲女神感到不值,覺得趙胤胤根本配不上她。

稍微理智一點的網友,也忍不住感嘆:趙胤胤真是上輩子拯救了銀河系能娶到陳數誒。

但陳數並不在意外界的看法。

婚後幾年,她才在一次演講節目中,談到自己的愛情與婚姻。

她說與丈夫第一次見面,一握手,她就心生好感。

因爲從簡單的握手動作中,她感受到對方是個有自信,內心光明,不猥瑣的人。

坐下來,又發現兩人有共同語言,還蠻聊得來。

就這樣,兩人談起了戀愛。

水到渠成時,又牽手走進了婚姻。

 

-

自始至終,她一直知道對方離過婚,有個孩子。

但她不介意。

她更看重的,是人品,以及性情。

至於婚後她幸福與否?

都說好的婚姻是相互成就,而不是彼此消耗。

看看結婚8年來,陳數在影視劇和話劇領域的戰績,再看看每次出鏡時她的狀態,答案就一目瞭然了。

而且,陳數還有一點特別令人敬佩,那就是她對繼子大象毫無保留的愛。

2018年,陳數參加《朗讀者》,朗誦了劉瑜的《一個人就像一支隊伍》,指名送給兒子大象。

 

-

朗誦前,她感慨的說:“在大象身上,我充分感受到了什麼叫無條件的愛。”

董卿問:“你還會要自己的孩子嗎?”

陳數回答:“好好愛他就好了。”

這段問答震撼了觀衆。節目播出當天,董卿與陳數一起衝上了熱搜。

兩位女神身上的知性與優雅,既養眼,又潤心。

很多網友說,希望40歲之後能變成董卿和陳數的樣子。

 

-

陳數42歲了,但狀態彷彿更勝從前。

2018年一部《和平飯店》,集美貌與智慧於一身的陳佳影火遍網絡。

陳數在劇中的造型與顏值,讓觀衆讚歎“美出新高度”。

 

-

既有演技,也有顏值,還有拿得出手的代表作與獎項。

陳數現在也算演藝圈公認的大青衣了。

但她總是離大紅大紫差了那麼一點。

有粉絲不明就裏,爲陳數感到可惜。

瞭解她的老粉卻明白:不夠紅,那是女神自己的選擇。

確實,這些年來,陳數不是沒有機會。

2008年,因爲出演了一系列熱播年代劇,她成爲炙手可熱的當紅演員。

同時有數十部年代劇涌上門來,其中不乏大製作。

這一年陳數已年過30,別人都勸她“乘勝追擊,衝到一線去”。

她卻通通推掉了,轉身回到中國國家話劇院,接演話劇《日出》和《簡·愛》。

 

-

之後長達兩年的時間,她專心於全國巡演,沒有接拍任何一部電視劇。

2010年回歸熒屏後,陳數出演的多部劇集口碑人氣兼具,接連獲得華鼎獎、白玉蘭獎、金鷹獎等獎項。

又有人提醒她抓住機遇,多拍幾部“爆款”劇,就能穩登“電視劇女王”的寶座。

但陳數選擇再次抽離。

她推掉其他邀約,專心接演話劇《海上夫人》。

 

-

面對外界的不解,陳數的解釋是:

“我特別害怕重複,我覺得我需要有一個自我調整。我要退出來一點,我要出來觀望一會兒,我想歇會兒。”

後來在其他的採訪中,她又說:

“我覺得到了我今天這個階段,我會更加不爲了成功去做一件事。你可能賺更多的錢,這個可能已經不是我的首選。我會更加珍惜自己狀態良好的時候,我的每一個作品和每一個角色的質感是怎樣的。”

這些回答很“任性”,也很“陳數”。

因爲她一直就是這麼理性化的人。

對於成功與成就,她有自己的理解和價值體系。

心中有尺度,自然就能做到進退有度。

 

-

曾有媒體報道,把陳數形容成一個“精神動物”。

這也許是因爲,相比名和利,以及其他一切外化的事物,她更看重內心的安定與富足。

“不能因爲說機會很多,可以去賺錢,可以怎麼樣,就一定要讓自己忙碌,我不喜歡這樣。我會覺得說,我開始要尋找我內心的安靜。”

因此,隨着年齡增長,無論事業還是生活,她都在主動做減法。

 

-

陳數是中生代女演員中,罕見的沒有焦慮感的人。

經過歲月的沉澱,她對自己有了透徹的認知。

她不是外形條件最好的女星,也不是最有表演天賦的演員。

但她自信能調動起自己的潛能,接住每一個成長的機會。

因爲過往的每一步,她都走得紮紮實實。

這種毫不含糊的認真,給了她面向未來的底氣。

她說:“這幾年我也在面臨一個問題,就是我一定離滿臉膠原蛋白的時代越來越遠了。每個人都會變老,年輕和貌美不是成就,時間和過程當中,我沒有停止過前進的腳步。”

現在的陳數,因內心篤定而放鬆。

“如果讓我比較的話,我更喜歡現在的自己,不是因爲容顏,而是內心。”

她喜歡現在的自己,也喜歡這種不疾不徐的節奏。

她精心挑選劇本,選擇喜歡的角色,哪怕有時只是給流量明星作配。

去年她還嘗試了綜藝,參與錄製了一檔生活美學節目《SHU理生活》。

 

-

“無戲可拍”的日子,她也過得從容。

看話劇,閱讀,給時尚雜誌寫專欄。

或者和閨蜜喝茶,練練瑜伽,出門遠足。

有時候什麼都不做,就只是發發呆,也覺得很愜意。

這樣的生活雖然平淡,卻很真實。

多年來,陳數已在形形色色的戲劇人生中,經歷過太多跌宕。

回到現實生活,她說:“不要給我驚喜,我希望生活平平淡淡,娓娓道來。”

話語平實,卻點出了生活的真相。

讓人聯想到《說不出來的故事》結尾,找回初心的妻子與丈夫開車回家,一路無言,但雙方的眼神都透着喜悅。

 

-

生活就是如此,始於憧憬,歸於平淡。

願我們也能學會享受平淡,將平淡過得絢爛。

作者:凹凸慢

 

 

-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