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情緒失控、被分手 我是如何走出躁鬱症的?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5月13日 17:23   北京新浪網

  文章來源微信公衆號:十分心理

躁鬱症躁鬱症

  怎麼也沒想到會和躁鬱症扯上關係。

  一開始是抑鬱,經常躺在牀上什麼都不想做,無論白天夜晚,外面明媚的陽光總是曬不進我寒冷的心。出門做事總是需要鼓起很大勇氣,步履沉重,在同事、客戶面前努力維持表面正常,但我知道我的內心正在腐爛,一點都不好。  

  終於我決定搬出來住,離開關係早已一團糟的父母,找到一個安靜的小空間,終於覺得內心可以透透氣。

  當時正處於一段感情中,就在搬出來住的時候,感情正從蜜月期轉向衝突期。每隔一段時間我們都會起衝突,兩個人都被大起大落的情緒折騰得死去活來,痛苦的哭泣,連綿不斷的電話,然後和好,變得如膠似漆,差不多一個月後這樣的循環又來一次。

  一開始我們都以爲這是正常的磨合期,每次衝突結束都會總結教訓,互相溝通,然後雙方都覺得非常開心,想着會越處越順利。但沒多久,衝突卻又來了,次數多了,慢慢開始覺得不妥:

  每次衝突開始都是我情緒不好,然後藉着一些小事發作;和衝突的小事相比我的情緒總是異常誇張,非常的低落或者憤怒以至顧及不到其他人,甚至當我們和其他的朋友在場時我也會這樣;衝突過後,我們會安靜一段時間,互不聯繫,沒多久我突然好像想通了什麼似的,變得非常開心,什麼問題都解決了,不會再有困擾,心情特別好,而她也會受我感染,我們又開心的粘在一起;而每一次的模式都是一樣的,衝突-互不理睬-和好-平靜期-衝突。

循環的模式循環的模式

  一開始是女友發現不對勁指出這個循環的模式,而我內心恐慌卻又十分無助。

  漸漸的我異常波動的情緒消耗掉所有女友的耐心以及我們的情感,她慢慢的不願意跟我說話,不想見我,也不再接我電話了。

  這是一個漫長而痛苦的過程,我着了魔似的想要找她,打電話,發信息,有時會哀求她,有時會責備她。我控制不了自己不去找她,也控制不了她離我越來越遠的事實。我討厭這樣的自己,但也控制不了自己。

  這樣的日子非常難熬,沒有可以傾訴的朋友,沒有可以協助的家人,女友也漸漸離我遠去。很多時候我用盡各種方法想抓住她,感覺就像向虛空中喊話,希望還可以有人能迴應一下我,最後卻只有一片寂靜,反而更加的映照出自己的瘋狂和無助。

  幸好,那時還有穩定的工作,朝九晚六,工作壓力並不是十分大,白天忙碌而有序的工作分散了我很多的注意力,和同事之間的關係雖然並不深,但也可以稍稍的把我從混亂的情緒中拉出來。

  那時候經常是晚上回家吃完飯8點多就困了想睡,半夜3點多醒來再也睡不過去,在牀上耗到太陽升起,拖起疲憊的身體上班,上班後藉着身邊的情境進入工作狀態,下班後一個人落寞的走在回家的路上,有時情緒低落到還沒來得及到家就已經開始流淚,到家便情緒崩潰的大哭起來。

  除了抑鬱的感覺我發現自己還有另一種狀況,通常在一段抑鬱期後會經歷一段興奮期,心情特別好,覺得這個世界上什麼問題都沒有了,沒有緣由的樂觀。以前女友在時也會被我的好心情所感染,真的以爲我什麼問題都沒有了,但慢慢時間長了她不再相信我,而我也覺得心虛。

  通常人的情緒變化或多或少都會有現實的依據,但我的生活沒什麼變化,情緒卻無來由的大起大落,而且每次情緒的高漲後,生活並沒因此變好,我也沒有因此而領悟和成長什麼,低落期要來時還會是來,慢慢的我對我高漲的情緒也警惕起來。

  後來我才知道這是躁鬱症中一個很大的陷阱,因爲這時人的體驗都是非常好的,所有的情緒都是正面的,而且經歷過一段長時間的糟糕的抑鬱狀態後,這種好心情就像是一種獎勵,讓我有種幻覺我已經好了,這麼糟糕的狀態都經歷過來了,我將什麼問題都沒有了,於是便不斷的沉湎其中,讓這種情緒帶着我衝到雲端。但往往興奮的情緒越高漲,抑鬱時情緒會越低落,這真的是一個很大的陷阱啊!

  當女友離我遠去時,慢慢的我心裏知道我出了很大的問題,我沒有辦法同時兼顧感情和自己的情緒問題,其中我的問題是根本,如果不能解決即使女友不走,這樣的關係還是很折騰的。所以慢慢的我儘可能控制自己不去找她,花更多時間和自己待在一起,我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也不敢去想到時女友還會不會在,我只知道我出了很大的問題,我要盡全力解決。

  和情緒幾次交手後,漸漸的熟悉了套路,沒有一開始時那麼恐慌了。在孤獨的日子裏,我甚至還叫它“朋友”,每次情緒來時我心裏都會想:“老朋友來了。”

  同時我每個月都會跑圖書館借來一大堆心理學的書,一心想搞清楚自己到底怎麼回事,希望可以解決問題。終於,一天碰到了一本瑪雅·郝芭琪的書《我的躁鬱人生》,通常我是不借這種只是講故事,我覺得沒有任何學習的書,幾次放下拿起來後,決定借回去過一下癮,專業心理學書籍看多了還是挺悶的,結果這本書打開認真看下去後就停不下來。

  作者在情緒低落時會厭食,會整天整夜的躺在牀上不想動,哪裏都不想去,什麼都沒興趣做,糟糕時會自殘。而在情緒高漲時會連續工作不休息,會沒日沒夜的運動,大半夜在街上瘋跑,突然拉上某個人來一場沒有目的的說走就走的旅行,一路飈車、酗酒,直到情緒耗盡,流落在某個地方。

  她大起大落的情緒及隨之而來的瘋狂舉動讓我非常感同身受,雖然我沒有她那麼嚴重,但所有的情緒感覺都是一樣,所以在書還沒看到一半時我便確認:我當時所經歷的是躁鬱症。

治療治療

  我終於找到真正的問題所在了,非常的開心,而且那本書真的很全面的讓我感受和了解躁鬱症,作者後來終於找到能正確診斷她的醫生(那個年代很少人瞭解躁鬱症,很多患此症的病人不能被正確診斷,所以也沒有對應的治療方法),接受對應的治療,慢慢好轉。

  當對自己的情況有了更全面科學的認識後,我下意識的採取了一些策略來應對躁鬱症。

  首先,當抑鬱的情緒來時,抗拒是沒有用的,所以當情境方便時,例如在家裏,我便任由自己沉浸在情緒中,想哭就哭,想睡就睡,不想做事情就安靜待着。並且,在這種情況下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是:儘量不要去想事情。

  抑鬱情緒下通常會出現一個致命的死循環:糟糕的情緒帶來糟糕的想法,糟糕的想法加重了糟糕的情緒。例如會想:“我老是這樣怎麼辦啊?我沒有未來了。爲什麼總是我要經歷這些?”老是想這些,情緒想變好也很困難。所以抑鬱情緒來時就讓它來,體驗純粹的悲傷與痛苦,但切記儘量不要思考,那種情況下所能想到的都是糟糕的事情。

  然後,當抑鬱情緒過去了,通常便是高漲的情緒,那種無緣由的覺得世界一片光明,整個人飄飄然的感覺。這時我會盡量不助長這種高漲的情緒,有時甚至會在心裏提醒自己,現實並沒有發生與這高漲情緒想對應的事實。可以的話會做做運動,出去散散步,讓這情緒慢慢消散。

  還有,很重要的是在極端情緒之間的平靜期,我會看各種心理學或靈性自助資料來調整自己的認知,當情緒再一次來臨時不會那麼容易的被不合理的想法裹挾,而且可以更平順快速的度過情緒期。

  那段時間雖然我獨自一人,除了工作就是待在家裏,經常週六日會關手機,也不用電腦,甚至把鍾也收起來。想吃就吃,想睡就睡,陪伴我最多的還是書籍。通常天氣好時,下午會想去家附近轉轉,但不與人溝通,幾乎與外界隔絕。但神奇的是覺得我的身心在這樣的情況下有種修復和滋養的感覺,通常到週一上班時,我覺得整個人的身體和精神狀態都很好,然後經過一週忙碌的工作後我又進入這種與世隔絕的狀態。

  就這樣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覺得我的情緒慢慢改善了很多,情緒低落的時間越來越短了,也越來越能體驗到生活中的各種小樂趣,合理的有緣由的快樂也越來越多。

  終於一天我突然我想給女友電話,很想告訴她我到底經歷了什麼,爲什麼以前我會這樣子,這一路我又是如何走過來的。但鑑於各種原因,我對我們的情感複合不抱任何希望,而且也不知道我們是否有對話的可能。結果真的我的手機被她拉黑名單了,我跑去家附近的公共電話亭打給她,結果她一聽到是我就掛了電話,再打過去,被罵了一頓,電話又掛了,我沒有任何說話的機會,本來興奮的我悵然若失的回到家裏。

  正是這件事情讓我確認自己真的走出了躁鬱症。以前的我情緒會失去控制,並且又會不受控制的去找她,但現在情緒低落的程度是與事情相對應的,而且也在我控制的範圍內。就這樣,沒想到曾非常困擾我的躁鬱症用了一年不到的時間就離開了嚴重期,那天晚上我反而有點開心得睡不着。

開心開心

  現在回看過去這段歷史,有些資訊可以總結給大家的:

  一、躁鬱症的成因:

  關於躁鬱症的成因有各種解說,就我個人來說,躁鬱症之後我有規律的找心理諮詢師諮詢過一段時間,慢慢了解到小時候父母對我的養育方式對我影響很大:溝通不暢,忽略和逃避情感,還有他們的自卑、生活中的不滿、對這個世界的抱怨、焦慮等等的都會對我有很大影響。記得有一段時間密集的針對我和父母關係的諮詢中不時做惡夢,夢裏出現的是沒有頭的孩子,被綁架的孩子,冷漠、無動於衷的父母,這些深植於我內心的孩童時代的創傷挺讓我吃驚的。

  否認、逃避家庭的影響,或者憎恨家人都是沒有辦法解決問題的,而是需要深入去了解當初家人是怎麼對我們造成影響的,我們又可以如何轉化這些影響。

  成年的我們可以爲自己選擇的資源有很多,學習更多認識自我、調節情緒的的方法是很有用的,例如冥想、空椅對話、意象對話、NLP的一些換框技術等等,而不是像以前一樣一味的壓抑和逃避情緒。其中心理諮詢是其中一種很好的方式。

  二、尋找心理諮詢師協助 

  躁鬱症中期我有去找心理諮詢師諮詢,但當時對心理諮詢瞭解很少,一個月只諮詢一次,很難有效的起到作用,而規律的諮詢通常是一週一次。所以即使後來自己走出嚴重躁鬱期了,但因爲躁鬱的起因是有心理問題潛伏導致的,所以對心理諮詢瞭解更多後,也有規律的做了幾年的心理諮詢,讓自己的心理更健康穩定,避免重犯。

  三、尋找適合自己的心理自助渠道 

  我這裏所指的“適合”是你喜歡的覺得舒服的渠道,例如有人喜歡看書,有人喜歡看視頻,還有人喜歡與人溝通、上課等等的方式,不要放棄尋找各種有可能協助到自己的渠道,只要有力氣就向你最喜歡最適合的方向出擊,希望有可能就在轉角處。

  四、儘可能的保持生活穩定,讓自己安靜下來。

  我知道這條很有挑戰性,沒情緒問題的人都會因爲各種原因難以安靜,瘋狂的情緒狀態讓人更難安靜。我知道有人會通過酗酒、嗑藥、混亂的性關係、泡吧、跳舞等等來逃避和發泄情緒,但本來就瘋狂的情緒在這些行爲助長下只會讓情況更糟糕。

  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自有其原因,你的身體、情緒、感受在告訴你遇到問題了,所以你要停下來安靜的聽聽他們的聲音,陪伴一下他們。不用害怕,他們都是你的一部分,爲什麼你會如此悲傷?如此瘋狂?這也是很好的機會讓你回到內心陪伴自己。

  具體的做法可以參照我上文講的:抑鬱時便沉浸悲傷中要哭就哭,但儘可能不要思考;亢奮時在心裏提醒自己要沉着,可以通過運動、散步等健康的方式消散能量;在平靜期則多接觸自助資訊,可以交流的人,改變自己的認知,從而慢慢平復情緒。

  後記 

  在躁鬱期間有一個搞笑的想法一直支撐着自己:躁鬱症聽起來很可怕,但當時身處其中的我,雖感覺並不好,但也不過如此嘛!起碼我沒死,而且還有平靜的時刻,讓我有機會和餘力可以自救。在別人眼裏這麼恐怖的事情,我都經歷過,而且如果自己走出來了,那不是很酷的事情嗎?未來我一定要把我的事情分享出去。

  當時覺得這還是很遙遠的事,但沒想到躁鬱症好了後就遇到一個機會,是一個叫“荒島圖書館”辦的真人圖書活動。雖然受限於經驗,還有場地和聽衆,覺得講得不是很好。但讓我意外的是我的下一位分享者,一位現代舞藝術家,因爲我的分享而觸動了她過往的記憶,講起當年的她是如何通過舞蹈走出抑鬱症的。這本來是一件陳年往事,現在她都很少再和別人提起了,但因爲我的分享她才又提起這段往事。這讓我意外的收穫了一份感動,感謝這位朋友。

  我當時的女友除了上文提到的最後一個電話後,不久,我抱着試試看的心態,用自己的手機撥通她的電話,想着如果是拉黑就算了,結果一次就接通了。她沒有掛我電話也沒有罵我,我萬分欣喜,但在她平淡而又有所戒備的語氣中我知道我們只能有簡單的對話,我開心的和她簡單的聊了幾句日常生活就掛電話了,那一刻,我知道我們有可能這輩子也不會有聯繫了。直到現在我們也沒有再聯繫。

  躁鬱症過後,各種的學習、自我探索和挑戰從未停過,我又經歷了很多事情。從現在看來,躁鬱症只是個表象,其中可能有多年的心理問題潛伏其中。自我認識、自我成長、良好的人際關係、支持系統的建立和維護纔是根本,也是持續一生的事,也能讓生活工作更幸福美滿,你值得擁有,與你共勉。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