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我和老公結了四次婚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6月10日 15:54   北京新浪網

  文章來源於微信公衆號:心之助

  離婚紀念日

  我叫李萍。

  剛離婚。我提的。

  看着手上的離婚證,感慨萬分,很開心,新生活終於開始了。誰說的女人離婚後是先悲傷再快樂的,我一開始就那麼嗨皮好不好?

  事不宜遲,翻開閨蜜電話。

  “親愛的,今天姐姐請客海底撈,慶祝慶祝”

  “萍兒啊,今兒什麼日子啊要慶祝?”

  “我和許志明的離婚紀念日”

  火鍋,王府井,感受一下湮沒在人羣中的熱鬧。。。。。。反正現在家裏也沒人了,回去那麼早幹啥呢?空的可怕。

  不對啊,我再也不會被他的呼嚕聲吵得睡不着覺,應該高興纔是。

  嗯,沒錯。

婚姻婚姻

  回家帶上耳機,偏偏放到劉德華的冰雨,好好的一份愛,啊怎麼就慢慢變壞。。。。。。

  是啊,對方曾是自己的首選,怎麼就成了互相埋怨,譏諷,藐視的冤家了呢?

  許志明是大學留校任教的教師,斯文中又透露着幾分痞氣,枯燥的牛頓公式,也能在他三寸不爛之舌的加工下,變得通俗而幽默,這樣的他,自然收穫了包括我在內的一大票女同學的青睞。

  但他只選中了我,追求我的那段時間,我才發現,講課只運用了他的三成功力,撩女人,八寸不爛之舌都不爲過。

  但母親卻極力反對師生戀。

  “我不同意你和他結婚!”

  “搞笑,未來和他上牀的又不是你,憑什麼管我,從小到大你管得還不夠麼?從報興趣班,到穿什麼顏色的衣服,你都要管。”

  “我是爲你好。”

  “夠了!!!這句話我聽夠了,我再也不要聽你的道德綁架。”

  事實證明我確實瞎了眼,婚後的他,和課堂上的他判若兩人。

  人前就連環衛工人都尊敬三分的他,卻在人後對自己的妻子蠻橫霸道。

  “我的西裝怎麼沒幹?你不知道今天上班要穿的嗎?”

  “飯怎麼還沒好啊?我講課很累的耶。”

  “這小炒肉太鹹了吧?你不知道氯化鈉攝入太多對腎不好?在學校真白教你了”

  他享盡一切大男子的權利,卻從不履行大男子的責任和義務。

  但我一直隱忍着,任勞任怨,我就當他是巨嬰好了,只要他還愛着我,只要這個男人能給我家的感覺,我相信這也是大多女人一直被束縛又不離開的理由。

  第一次復婚

  離婚這事兒,我還沒跟家裏人說,我似乎看見母親得意洋洋的臉,對我說“讓你當初不聽我的話吧?”一想到如今自己被啪啪打臉,氣就不打一處來。

  那乾脆就不要說?

  但紙包不住火,久了也不是個辦法。

  唉,算了,能拖一天是一天吧。

  我會時不時的懷念許志明,比如走到我和他戀愛時吃過的飯館,走過的街道。好奇怪,在一起的時候,只會埋汰他的不好,現在分開了,又開始回味他的好。

  不知是否是我的意念太強,半年後,許志明敲開我的門。

愛情愛情

  “怎麼是你?請問還有東西沒帶走嗎?”

  “有,還有你沒帶走。”

  “嚯。。。。。。”我笑了笑,這人還是沒變,嘴巴厲害的很。

  “你什麼意思?”

  “老婆我錯了,其實這半年來我一直在想你。”

  我一時沒法兒接話,原來他也在想我麼?

  “是我太自私了,我想重新追求你,能不能給我個機會?以後家務我們AA”

  “AA?”

  “。。。。。。全包。”

  雖然還沒做好準備,但我又和他在一起了。

  也許是我們舊情復燃,也許我想像母親證明當初我的選擇沒錯。

  沒過多久,我和他復婚了,還一起到孃家過節,誰都不知道我們已離過一次。

  第二次復婚

  事實證明,他只勤快了28天零32分鐘56秒。就從答應過我的全包變爲AA,但這次我有底線,別想溫水煮青蛙,煮成我全包。

  但重逢的喜悅終歸耗不過時間的損耗,我和他的相處,漸漸又變爲離開捨不得,在一起又彼此不耐煩地狀態。

  我以爲,這就是婚姻。

  直到我懷了身孕。才真正看清他的本來面目。

  有天晚上我突然孕吐,實在沒辦法只能叫醒他,他很不耐煩的起身。拿了筒捲紙砸向我,又自顧自睡去了。

  而且,他越來越不喜歡回家,哪怕孕期我挺着肚子。

  生完兒子後,我已虛脫到睜不開眼,但我知道,他沒在病房。

  “升職關鍵期我沒時間,況且女人生孩子這麼司空見慣的事。”他的臉毫無表情,他的話語毫無溫度,與講座上把知識說的幽默而風趣的他完全不一樣。

  我徹底心寒,這個男人把我當什麼了?他有人類的感情麼?

  我怒火攻心,但再無力氣給他巴掌。

  第二天,我和他走在民政局的路上——離!

  第三次復婚

  我一個人帶着兒子,過得也挺好,我再也不相信男人了。不管他再怎麼說,都滾一邊去。

  沒想到幾個月後,許志明又一次出現於我面前,帶着渾身的傷和一根柺杖。

  “你。。。。。。”

  “那幫朋友蠱惑我離開了體制去搞投資,血本無歸,一時還不出錢被要債的打了,我實在沒辦法,你行行好。。。。。讓我避一避。”

  “你當初對我怎樣冷血的忘了嗎?你臉皮是有多厚?出去。”

  “我知道你對人好,你知道當初爲什麼那麼多女同學我就和你談麼?因爲你善良,我其實知道你生孩子很辛苦。。。。。。但就是說不出口。。。。。。從小母親就離開了我。不像你,天天被母親管着,我不知道什麼是愛,也不知道怎麼去愛,和你離婚後,我都去找心理醫生了。本來想投資成功後就回來找你,可沒想到。。。。。。”

  我心煩意亂,我承認我心軟了。。。。。。否則,不就和他一樣,成爲冷血的人了嗎

  “你可以在這兒留一個晚上,但我告訴你,和好沒可能!!!”

  。。。。。。好吧,早該預料到的,他怎麼可能會走,死皮賴臉呆下來了。我一攆他走,就像只撒嬌的小貓來賣萌。

  今晚,我接到他的電話。

  “萍,爲了報答你的收留之恩,我決定給你一個驚喜,你來學校”

  “我沒興趣,不去。”

  “報答完我就走了?你也不來?”

  “。。。。。。”

  學校?他不是離職了麼?搞什麼名堂。。。。。。

  等我推開教室的門,一羣學生齊聲對我說:“師母好。”

  “同學們,回憶畢業時光晚會正式開始,同時,今天也是我和你們師母5週年的結婚紀念日,好了,我們開始上課了。”

  “呵呵,原來在同學們眼裏,我們一直是相敬如賓的好夫妻啊。。。。。。”

  晚會結束後,我和許志明在學校的操場走着。

  “你真虛僞。。。。。。”

  “在外都是要面子的,你還不是不想讓家裏人知道,彼此彼此。”

  “哼,你就不怕我當場拆穿你?”

  “因爲我吃定你不會拆穿我,相處這麼久,我還不瞭解你?”

  “。。。。。。行,你厲害,我回去了。”

  我剛轉身,許志明一把拉住我的手,順到他懷裏,從耳垂吻到脖子。

  “你幹什麼?”

  他不知又從哪裏掏出一朵玫瑰,眼神,語氣,都神似春光乍泄裏何寶榮對黎耀輝說爛的那句話:

  “不如我們重新來過?。。。。。。”

  看來是特意練過的,但我必須承認的是,我動心了。。。。。。

  我和他又同居了,可是這次,我沒有再和他領結婚證,我反而輕鬆了很多,他可以是情人,朋友,但不是丈夫,感覺還挺好,我總把丈夫看得太重,所以對他的期待也太高,可最後期待卻成了憤恨的基礎,所以乾脆自由點,沒有任何期待。

  沒有紙,只要感情還在,不也是一樣的麼?省的哪天感情盡了,又得跑一趟民政局,我都不好意思了。

  直到他出軌了,不止一個,一次還玩倆。

  “許志明,你。。。。。。”

  “既然沒有證,那我們只是情人,對吧?所以我還不是可以找其他人?”

  “可我沒找過別的男人。”

  “我又沒說不讓你找?你去啊,要我說麼,乾脆我們玩開放式關係得了,只要做好安全措施。。。。。。”

  呵呵,三天內搬出去,如果你不走,信不信,我叫全家親戚把你轟出去。

  成長

  我徹底和他斷乾淨了,奇葩,算了,能和奇葩糾纏這麼久。我也是個奇葩女人,沒誰了。呵呵。。。。。。

  經過這幾次倒騰,我不再尋求男人的安慰。而是趁着一個人的時候,努力提升自己,健身,看心理學,參加線下工作坊。發現了自己曾經在婚姻中的許多問題。整個人,身材,氣質,內心,真的變美變強了很多。

  這期間,許志明曾動員過他全家來勸我,甚至70歲的公公對着我邊哭邊說:

  ”小萍你看,爲了這個家,這個孩子,你們和好吧?以後我一定好好管教許志明。“

  但這回,我永遠只重複一個字——滾!

  徹底斷乾淨,直到我認識了現在的新男友高林。

  “喂,老婆,我襪子呢?”

  “喂,老婆,飯好了沒?”

  “喂,老婆。。。。。。。。。。。”

  嗨,這場景似曾相識有木有,難不成命運再次強迫性輪迴?恩。。。。。。應該不是,因爲這次,我心甘情願,毫無隱忍和怨言。

  這個霸道的男人享受着大男子主義的同時,也在承擔着相應的責任,回報着相應的愛。

  “老公,冰箱壞了嘛。。。。。。”

  “我來看看?嗨,這麼簡單的問題你都不會,算了,讓我來”

  “老婆,你過來”

  “嗯?”

  “靠我肩膀上,快點。”

  “哦。。。。。。”

  “老公,我流鼻血了”

  “啥?女人真是脆弱,我去拿紙”

  “需要紅糖水麼?”

  “哈?又不是大姨媽沒必要吧”

  “算了我還是去做一碗,就當甜點。。。。。。”

  2018年5月26日,我和高林的二寶出生在北京協和醫院,我依然虛脫到睜不開眼睛,但這次,我知道,他在病房裏,就在我的身邊。

  祝我和老公:happyness forever。。。。。。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