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道歉姿勢這麼差 讓我怎麼原諒他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6月11日 15:30   北京新浪網

  文章來源於微信公衆號:彬彬有理

道歉道歉

  崔永元因爲《手機2》開機的消息炮轟了馮小剛、劉震雲和范冰冰,指出了一些影視公司的貓膩,華誼兄弟等影視公司的股價應聲下滑。

  《手機》2003年上映後,許多人懷疑崔永元是男主角“嚴守一”的原型,這給崔永元造成了很大的困擾。

  馮小剛做過解釋,劉震雲跟崔永元表示過歉意,幾個人曾經出現在共同的節目上,仍然有來往。

  15年後崔永元的憤怒,確實讓馮小剛和劉震雲措手不及。

  “奇怪,我們不是早就和好了嗎?”

  這是關於道歉的一個經典錯覺。

  道歉是挽回關係、消除隱患的一種人際解決方案。

  一個人如果熟悉道歉、善用道歉,就有更少的敵人、面臨更低的風險。

  一個人如果不會道歉、錯用道歉,就埋下隱患,引來更多的敵人。

  1

  道歉的四個環節

  如果你問一個人會不會道歉,得到的回答可能是一聲嘲笑。

  這誰不會啊。

  遺憾的是,大多數中國人其實不會道歉。

  得罪了朋友、得罪了夥伴、得罪了路人的人,在道歉這個環節上,都有問題。

  我們就來仔細拆解一下一個當面道歉的流程:

  對不起

  道歉第一步是說對不起。

  眼睛盯着對方,真誠地說:

  “對不起。”

  如果是熟人、長輩,可以加上稱呼,重複“對不起”一次:

  “某某老師,對不起,實在對不起。”

  要明白關於“對不起”的一個真相:

  對不起是免費的,沒人會因爲一句“對不起”原諒你。

  對不起不是結束,只是道歉的開始。

  如果你想在地鐵扶梯上請別人給你讓路,或者在公交上和路人碰撞,一句“對不起”就夠了。而正式的道歉,只有這三個字非常怠慢。

  正式表達歉意的時候,一定要表達出悔恨、抱歉的態度,表達出對對方痛苦的同情。

  如果覺得自己的表情管理有問題,或者長着一張帶笑的臉,那就索性在說完“對不起”之後鞠躬,把臉藏起來。

  談認識

  在“對不起”之後,要談一下對此事的認識。

  “我給您帶來了很大的困擾,添了很多麻煩,我希望您能原諒我。”

  正確描述自己的行爲,表現自己的誠意。

  大家可以看看歷代日本首相。村山富市被稱爲“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他對日本的侵略行爲有一個表態,他說日本的行爲是“侵略”,提到了“給亞洲人民帶來的痛苦”,這兩個定性,讓亞洲各國對這位長者心存好感。

  相對的,一些日本首相用“添麻煩”這樣輕描淡寫的詞,就會激怒其它國家。

  有人嘀咕,把損害說得嚴重了,對方可能會訛詐自己。

  這件事大可不必擔心。大多數民事糾紛,確定損害程度和賠償金額的時候看的是證據,而不是個人的表態。

  “我讓您陷入那樣的危險,現在想想特別後怕、特別自責。”

  這個表態就很真誠。

  給補償

  如果給對方造成了物質和精神上的損害,給對方物質補償,是道歉時一種友好的表示:

  “我會補償您在這次事件中的誤工費、醫療費。”

  “我會用我這本書的版稅來補償您。”

  “這是現金兩萬元……”

  這裏要注意,如果是各種事故,在責任認定之前,補償先不要隨便表態,但是可以表達對治療的積極態度。

  “大媽,咱們先去醫院!”

  但“錢不是問題!”這樣的表態,必須足夠謹慎。

  這話容易被人誤解,一張過度醫療的賬單會令你欲哭無淚。表態說自己會負應付的責任,已經夠了。

  如果前面誇下海口,後面卻希望公平負責,麻煩就很大。相反,開始時謹慎表態,後面適當多給一點,對方會覺得你變得通情達理了。

  提請求

  如果大家本來就不是熟人,這個時候也就夠了。如果你們過去是同事、朋友,還要繼續合作或者交往,還要加上一句:

  “希望您能不計較我的錯誤,繼續和我們合作下去。”

  有時候缺一個環節,後果就會非常嚴重。

  比如缺了“談認識”,說完對不起,直接就問人家賠多少錢,容易被誤認爲是財大氣粗想要侮辱人。

  一個說完對不起、談完認識、不談賠償補償的人,也會被看做是一個滑頭的人。

  還有的人一下子缺少兩個環節,這種人缺少耐心,也沒有誠意。

  比如有的人談認識和給補償都不提,說完對不起就要趕緊和朋友恢復友誼、繼續合作。

  這樣的人不可交,因爲他只是在利用朋友,根本不考慮朋友的利益。

  對他來說,朋友就是可以犧牲、可以坑的。

  2

  道歉的兩個原則

  真誠原則:真誠這件事,關鍵在於被道歉者感受到誠意。

  經常有人抱怨說,自己真誠道歉,對方卻不願意接受。那就是自己單方面感受到了真誠。

  真誠很難被表演出來,不過如果你能感受到對方的痛苦,你的情感表達就是真誠的。

  這就是心理學上常說的“共情能力”。我們經常會覺得某個人體貼、心細,其實就是共情能力強,他能感受到對方的尷尬、痛苦、悲傷,就能替別人考慮。

  確實不是每個人都有和別人共情的能力,比如阿斯伯格綜合徵類的患者。如果你覺得自己確實沒辦法表示真誠,有一種雖然有點舊式,但很有效的做法:

  下跪。

  下跪是明確表達“我現在完全沒有傲慢之心,是真心懇求您”的一個肢體動作。

  在中國的司法實踐中,許多殺人者最終被判處死緩,都是因爲“積極補償受害人家屬”“獲得諒解”,加害者家人跪求受害者家人原諒的環節幾乎必不可少。

  1970年,聯邦德國總理勃蘭特突然在華沙猶太隔離區起義紀念碑前下跪,此後的幾任德國領導人也有爲猶太人死難者下跪的舉動——這個動作大家都懂,無問西東。

  熟肉原則 

  熟肉原則指的是,當你要表現補償對方的誠意時,一定要優先用現成的金錢或者利益,而不要用遠期的、縹緲的利益。

  看過一個新聞,一箇中學生損壞了一輛挺貴的車,修車費可能得兩三萬,這時這個孩子留了一張字條:

  “叔叔,對不起,我弄壞了您的車,您心裏一定很難過,我一共有2000元壓歲錢,我不知道夠不夠,如果差多少,我暑假打工還您吧。”

  車主看見了,就沒有爲難他,跟他說放寬心,錢不要了。

  大家注意這個表態,“我現在有多少錢,您先拿着”,這就是熟肉原則。

  就好像如果一個朋友請吃飯,你到了他家,看見鍋裏燉着肉,香味出來了,你就知道他充滿了誠意。

  如果看見對方正在整理弓箭獵槍,說這就出門打獵,這個人就不是什麼大方的人。

  自己有嚴重過錯的時候,尤其不要用未來的利益給對方許諾。

  比如前幾天,有一個女作者抄襲了別人微博的文字出了書,被原作者發現後,她登門給對方道歉。

  “對不起,我這本書的全部版稅都給您!”

  這就是違背了“熟肉原則”,要知道版稅的回款週期很長,而且原作者如果要等版稅的錢回來,就要容忍抄襲自己的書繼續在市場上銷售,甚至眼看着抄襲的書大賣,這種“道歉”和“補償”不只是不懂事,而且是給原作者下套的陰謀了。

  如果你道歉的同時要補償別人金錢,現錢最好(尤其是現金特別能體現誠意),實報實銷次之(接醫療費賬單)。

  3

  最終目的:放棄報復

  道歉的最終目的是爲了避免衝突、讓被傷害的人放棄報復。

  如果沒有達到這個目的,那就不是一個合格的道歉。

  但是被傷害的人要“消氣”,和很多因素有關,比如:

  被傷害者的器量

  教養更好的人,更容易原諒別人。

  傷害造成的肉體痛苦、精神痛苦和財產損失

  踩髒一雙不算昂貴的鞋子,容易被原諒,如果造成了肢體的殘損,害對方丟了公職,失去了房產,就很難獲得對方的原諒。

  有欺詐和第三人受損,更不容易被原諒

  比如崔永元對馮小剛的不滿之一,是馮在寫劇本的時候就請教過崔永元,最後卻把一個負面形象的主持人刻畫得和崔永元高度相似,這是拿朋友當傻子的做法。

  此外,受到《手機》影響的除了崔永元,還有接替他的同事,這會傷害崔永元的人際關係,讓崔永元非常憤怒。

  補償的規模

  經常有人說“如果道歉有用,要警察幹什麼?”千萬別被這句話誤導。

  道歉一定有用,因爲道歉的全過程,包括了賠償和補償受損者。

  此外,有些羣體的道歉天生容易被人接受,比如:

  小孩子

  地位身份很高的人

  漂亮的女性

  老年人

  生命垂危的人

  。。。

  在廣西偷芒果的大爺說:“你看我這麼大年紀,小夥子你就搖了我吧。”

  4

  道歉中避免衝突

  道歉的時候,情緒控制是關鍵。如果決定道歉,那就把和解的姿態堅持到底。

  有時候自己道歉,對方仍然怒氣未消,最好的策略是繼續重複道歉的話。

  不願意接受道歉的人只有兩種:

  不甘心這樣放過你,但是又不好直接攻擊道歉的人,通過繼續發泄來激怒你,然後動手。

  不準備和你衝突,但是對你道歉就這麼結束又覺得虧,要通過抱怨來緩解內心的不適。

  無論是哪一種,繼續道歉都會讓他們逐漸走向平靜。

  而“我已經說了對不起了,你爲什麼還不依不饒,你是想打架嗎?”這樣的表達,一定會引向衝突。

  有的時候表達沒有惡意,但容易被人誤解,也會引發新的衝突。比如下面這兩句話其實是一回事,但是聽到耳朵裏,感受完全不同:

  “我還應該做些什麼,來彌補給您造成的損失呢?”

  “我已經道歉了,你還想讓我怎麼樣!”

  5

  不接受道歉

  一個被損害的人確實有不接受道歉的權利。

  在動畫片《馬男波傑克》當中,波傑克年輕時背叛了自己的編劇朋友,20年之後,波傑克得知對方得了癌症,登門向老朋友道歉,但是老朋友沒有原諒他。

原諒原諒
道歉道歉

  “你是看我快死了,要道歉,讓我原諒你,你好良心上過得去。”

  “我纔不那麼便宜你呢,我要是原諒了你,你就舒服了。”

  “我就不原諒你,我要你內心不舒服很多年。”

  在“無法挽回的損失”“對方無法彌補損失”“改變了我的人生路徑”這三種情況下,選擇不接受道歉都是有情可原的。

  崔永元對馮小剛和劉震雲怒意滿滿,就因爲屬於這三種不接受的情形。

  崔永元認爲《手機》當年改變了自己的人生,讓自己和家人受到了很大的壓力和傷害。所以他其實一直沒有真正原諒這兩個人,只是壓抑住了復仇的意願。而馮和劉顯然是低估了這件事對崔的損害——他們只說了對不起,對如何認識這件事、如何提議補償,都沒有積極響應。

  最後還有一點至關重要,那就是:

  道歉是一次性的。侵害再起,道歉清零。

  道歉被接受,或者說面子上接受,就在於“侵害已經結束”“侵害不會再有”。

  當一個人重新開始傷害一個人的時候,過去的一切道歉都失去了作用。

  兩邊的恩怨,會重新開始,用中國人的那句老話,就是:

  新賬老賬一起算。

算賬算賬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