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28歲,我的存款只有3000塊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9月19日 16:29   北京新浪網

  來源於微信公衆號:維小維生素

  昨天夜裏,有個一位朋友和我說了一件事,畢業7年,28歲的她,銀行卡里的存款只有3000塊。

  3000塊,是她的全部財產,讓她感到恐慌。她不停地追問自己,難道這28年,白活了嗎?

  父母供她上大學,一個學期的學費不只3000塊,可憐的3000塊如果拿來養自己小女兒,恐怕不夠一個月的奶粉錢。

  她說自己的生命中也遇到過很多人,都很優秀。別人一次次加速趕超她,讓她一次次痛恨自己的無能。

  同樣的一條跑道,別人都跑到第四圈了,而她還在跑第一圈,對方朝她揮手:“嘿,再加把勁,你可以的。”

  可是隻有她清楚,自己已經拼盡了全力。

  過去的日子裏,她做過家教、飯店服務員、電話銷售員、保險推銷員、幼兒園教師,做過很多行業,可是如今,她還是沒錢。

  她雖不是女權主義者,但還是渴望能有養活女兒的能力,能體現自己的價值,她希望我能給她一些建議。

苦惱苦惱

  說實話,我也感到很無力。如果她需要心靈雞湯,我可以大段大段給她發,但是要生財之道,就束手無策了。

  我的虛歲也是28歲,眼看着身邊的朋友買車買房,結婚生子,自己卻還只是光桿司令一個。每天在鍵盤上敲敲打打,偶爾發廣告,還要被部分讀者拷問——你的良心不會痛嗎?爲什麼越來越商業化了?

  有一個冬天的週末,我住的地方停電,天寒地凍沒去處,就硬着頭皮住進一家酒店的特價房,一日吃兩餐點外賣,中午還只是粉面解決,對於花錢總是慷慨不起來。

  就在我發出一條廣告後,果然有讀者跑來責問我:“一直以來都很喜歡你,也看過你的很多文章,關於人性、生活、哲理,給我很多力量。可現在,抱着很開心的心情點開,看着看着,變成了廣告,太讓我失望了。”

  那一刻,我不知作何言語。遊戲的盜版猖獗讓有良心的開發公司倒閉,院線的排擠讓有良知的文藝從業人不敢拍小衆電影,各種網盤求資源也讓製作精良的大劇賺不了幾個錢。人性得有多貪婪,纔會把那些認真做事的人逼得走投無路?

  我可以放棄週末的聚會,因爲低質量的社交不如高質量的獨處;我也可以一個人睡一張雙人牀,畢竟在鍵盤上“啪啪啪”就足以讓我精神高潮。我只恨自己需要吃飯纔可以寫文章,爲什麼一點嚴寒都抵禦不了,不能在橋洞睡一宿。這樣,我就可以耗盡自己的光和熱,不給任何人添堵。

  你說我的寫作能給你力量,你爲什麼不盼我好好活着?

  德國著名心靈導師埃克哈特·託利說過一段話,生命在於與身體聯結,維持健康才能保證靈魂的安居,當下能按照自己的內在意識度過,每一秒都是平和喜悅,但完全要由內而外散發力量,不受外界干擾,還需從自己喜歡的事情入手。

  我覺得很有道理,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纔是最重要的,有多少存款纔會幸福這個問題,就好比問一個高三的學生,考多少分才能滿足。

  對於尖子班的學生來說,一本就是不及格。對於普通班的學生來說,二本已是奮鬥目標。對於父母都是清華北大畢業的孩子,浙大就是三本。慾求不滿,每個人的痛苦都一樣。

  可心靈導師也說了,生命在於與身體聯結,維持健康才能保證靈魂的安居。

  有一天,單位裏聊到存款的話題,一個老家剛拆遷的同事說:“30歲之後,想要應對突發狀況,如果已婚,至少得有40萬存款,如果單身,至少得有20萬存款。”

  我打趣說:“就你錢多,何不食肉糜?”

  他頭頭是道地分析:“如果你突然遭遇飛來橫禍,院方通知你急需繳清高昂住院費,你是交錢保命?還是放棄治療?”

  我說:“我們事業單位,有五險一金啊。”

  他說:“可是你的病,也就拖個三五天就嗝屁了,甚至48小時、24小時沒有得到治療,就完犢子了,你告訴我國內那家保險有這效率,我立馬去買。”

  我說:“沒這麼誇張吧,癌症晚期也可以拖幾個月。”

  他說:“心臟、血管、大腦的病,手術都需要很及時,就現在大部分人的生活方式,30歲之後身體沒毛病簡直對不起科學,早點存錢才能保命。”

靠自己靠自己

  前兩天看獸樓處的一篇文章,作者提到了一部叫《北京摺疊》的科幻小說。22世紀的北京分爲三個空間,分別住着當權者、中產階級和底層工人,他們各自擁有次日的晝和夜,同城異夢,陌生疏離。

  第一空間的人無憂無慮,第三空間的人小心翼翼,而第二空間的人,努力掙錢,買學區房,買通往上層階級的門票,做階級越遷的美夢。

  作爲科幻小說,《北京摺疊》有着一套能夠自洽的邏輯,然而現實比小說殘酷多了,因爲它沒有邏輯可言。一場大火降臨,從第三空間逃出來的人,要露宿在零下五度的街頭,第二空間的人一個月交5500元的幼兒園學費,卻讓孩子被扎得滿身針眼。

  小說的結尾,第三空間的垃圾工老刀冒着生命危險跑到第一空間送信,終於湊足擇校費,把女兒糖糖送進更好的幼兒園。但他不知道,第二空間的標配幼兒園就是紅黃藍。

  你也曾是天之驕子,揹着行囊,喘着粗氣,獨自一人擇一城打拼。那時候夢想很大,世界很小,你和無數畢業生一樣,堅信自己能在城市立足,闖出一番事業。你拿着低薪,過着上責下怨的日子,因爲有夢想加持,一個人就是一支隊伍。

  許多年過去了,你仍然懷着癡夢,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混挾着腥風血雨淚。現實一巴掌拍在你臉上,周圍永遠有比你厲害的人,他們不但比你能幹,還比你好看,比你聰明。

  你漸漸明白,你不是小仲馬,不是辛巴,不是9527,更不是1900。你沒有主角光環,折騰夠了也不過是讓夢想化爲泡影。不會有人來,無論你是在湍急的河流,還是冰封的山頂,都不會有人像童話裏的王子那樣營救你,你得爲自己的選擇負責任。

  可能會有那麼一兩個時刻你被矚目,但大多數時候,你跟路邊的鐵樹沒什麼區別。你的此生再無星光璀璨、人生巔峯,你也只是一日三餐,吃五穀生百病的普通人,而且一直都會是。

  螳臂當車被碾得連渣都不剩,這種戲碼每天都在上演。

  《一代宗師》裏,葉問拜師的時候,師父對小葉問說,一條腰帶,一口氣。上了這條腰帶,就是練武之人,往後就要憑這口氣做人。

  我們都是第一次做人,誰都沒有經驗。

  也許你遭遇了挫折,也許你荒廢了幾年,也許你早已身心疲累,也許你正處於人生的谷底,但這口氣,無論如何是不能散的。否則,整個人就立不起來了。

  你要記住,不會有人幫你,你的堅強後盾只有你自己。去運動,去讀書,去想辦法,去解決當下的難題,去把自己變得更加自律,而不是怨天尤人、坐以待斃。

  在這個吵得人分不清東南西北的世界裏,我們手裏所持有的乾乾淨淨的初衷,已經不多了。請務必把它握好,明天還要趕很遠的路。

  風雨過後也沒見到彩虹,還好我有一身孤勇。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