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我都窮成這個樣子了,還往哪兒消費降級?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0月09日 16:14   北京新浪網

  來源於微信公衆號:維小維生素

  這屆年輕人,要做好過苦日子的準備。

  明年開始,你敢保證自己不失業嗎?

  要把現金拿在手上,共克時艱。

  榨菜漲價200%,方便麪銷量飆升,工作要找大公司的,要做確定性高的事,當敏銳度高的人。

  ……

  知道了知道了,每天一上網就看到哀鴻一片,怎一個慘字了得。

窮

  週末跟朋友吃飯,聊起最近最火的消費降級問題。

  她說,“我從上個月開始就規定只能花3000塊一個月,因爲大家都說形勢要變差,接下來要勒緊褲腰帶。”

  這位朋友我瞭解,她是很有計劃性的人,從剛工作開始就雷打不動地要求自己存下月收入的三分之一,主業之外還有副業,靠自己還房貸車貸,雖然吃力,但留有餘地,從不月光。

  “那你踐行3000一個月,感受如何呢?”

  “三個字,不高興。”

  可不是嗎,3000塊一個月意味着:

  稍微好一點的大餐都要繞道;

  超過300塊的週末活動都需要思考;

  口紅之類的生命安慰劑能免則免;

  鮮花之流對生活無實際效用的東西更是全部從購物清單上劃掉;

  買水果都上拼多多哪怕買回來有半箱是爛的……

  這種感覺怎麼說呢,就像你爲了減肥規定只准喝果蔬汁,雖然知道堅持下去是會有收穫的,但每天的情緒真是抑制不住地低落,經常恍恍惚惚,有時恨不得要掀桌。

  這方法我也試過,下載了一個記賬APP,設定一個每月消費上限,花一筆記一筆,每次買東西都心驚膽戰。

  最好笑的是,經常有東西覺得是非買不可的,但這個月的限額不夠了,那就推到下個月吧,慾望清單一長串,結果每個月的一號都差不多要花掉預算一小半。

  覺得好像不是自己在過日子,而是天天想着怎麼樣讓日子快點過去,真正的度日如年,堅持沒多久就放棄了。

  聊着聊着,我們倆同時發現一個重點,消費降級這件事是有門檻的!

  你說你都沒消費升級過,還怎麼降級呢?

  據說人從獨立開始,財務自由分爲以下幾個檔次:

  便利店自由 - 去便利店買吃的喝的不用看價格

  超市自由 - 去超市往購物車裏堆東西不肉疼

  京東自由 - 上京東買電子產品、衣服不心慌

  4S店自由 - 想換車了就去換一輛

  售樓處自由 - 看見房子喜歡,想買就買,隨時當包租婆

  資本市場自由 - 看見不錯的公司,大筆一揮,收購了

  可是,一個本來就剛剛坐擁超市自由、望向京東自由的人,你非讓他回去便利店和批發市場自由,那奮鬥還有什麼意思?

  我當然知道不去電影院,全都看免費下載的片子的話,每月至少能省一兩百塊。

  那乾脆不看演出不買書不出去玩天天躺着,省下的錢更多。

  可是你要過這樣的生活嗎,這是我們在異鄉努力打拼的初衷嗎?

  設限額花錢一段時間後,只覺得賺錢很少的時候,是真的不適合儲蓄,否則我感覺我的人性會磨損——一切以省錢爲目的,反而忘記了賺錢的意義,更加搞不清楚目標和手段,一些很值得去上的課程我都下意識地猶豫迴避。

  這些不叫消費降級,這叫虐待自己,這叫摳門。

消費消費

  最可怕的是,對自己對別人摳門久了,弄不好就生出一股想佔小便宜的氣質,而小便宜佔多了,就容易往猥瑣的道路上發展,一去不返。

  真正的消費降級,應該是在不降低生活質量的前提下,把錢花得更有水平,效率更高。

  比如原來在便利店買豆漿、玉米和茶葉蛋當早飯,現在早起十五分鐘,自己打豆漿,煮好玉米和水煮蛋。

  以前熱衷買新的彩妝,現在勤練手藝和審美,深知要化得好看,80%靠自身手法水平。

  原來買衣服只認準幾個牌子,現在同等面料情況下,買沒那麼高知名度的牌子,或者只在打折季買衣服。

  原來每年要出國兩趟,現在改成一趟國內一趟國外,把祖國的大好河山收入計劃。

  以前出了新的數碼產品馬上就要入手,現在隔幾個月買到合適用的就好。又不是奧運選手,不必追求更新更快。

  本來在超市買菜買花買牛油果,現在改成一週去一趟去附近菜市場買,早上去都能買到遠比超市新鮮的貨。

  原先天天吃外賣的,現在至少週末可以自己下廚。早晨丟一隻雞進湯鍋,就能吃肉喝湯一整天。

  去健身房的日子,提前把雞胸肉花椰菜準備好,下班簡單一弄就能吃了。

  ……

  但有些事情,明知花錢不划算,我還是要堅持的。

超市超市

  我當然知道城北批發市場的東西最便宜,菜場小販都去那裏進貨,水果論箱買,每斤便宜五毛,可是去一趟要在路上花兩小時,每週都去的話,一個月就是8小時,不去也罷。

  用Kingdle看書的確能省下紙質書的錢,但我就是喜歡看紙質書,喜歡那股油墨香和儀式感,換成電子書我各種不習慣不愛看,何況我國的紙質書其實不貴,沒必要省這點錢。

  親自打掃衛生,就能剩下請小時工阿姨的錢,但那意味着至少半天的勞作,完事又困又累又精神渙散,還得再花半天休息放空,弄不好就浪費一天,實在不值得。

  有些錢明知能省,但省完了卻有可能付出更大的機會成本,我纔不上當。

  把毫無積累效應的純消耗型勞務外包,花些錢來買命,怎麼着都是划算的。

  還有最重要的一件事:在經濟下行期,謹慎投資比學習省錢更有價值。

  你說你一次就在P2P掉個幾十萬,要省多少年才能省回來啊?

  那種大坑,纔是真正的財務陷阱,多消費並不是。

  作爲一個大學畢業生,經濟危機影響生活和就業這種事情,我是一點不陌生的。

  記得當年畢業時,因爲就業形勢前所未有地嚴峻,很多同學都打亂了原有計劃,有人乾脆一畢業就回了老家,有人接受了遠低於預期的薪酬,有人考研曲線救國,還有很多同學考公務員考事業編制……

  原本以爲我們選擇的是熱門專業,最容易就業的那種,想不到經濟一旦下行,越是熱門專業越是競爭激勵,在職的都要面臨降薪裁員,何況還沒進門的人?

  工作幾年後,我在雜誌上看到一個故事。

  說的是08年經濟危機那一年,很多美國的經濟金融專業畢業生也找不到工作,有一對姐妹也面臨這種狀況。

經濟危機經濟危機

  她倆出生普通中產家庭,讀大學用了學生貸款,結果一畢業就失業,別說去夢想中的投行了,只見着人出來,根本沒見到人進去。

  於是這姐倆,一個回老家,把家裏車庫當作坊搞起了蛋糕烘培,一個留在紐約,當了化妝師。

  她們的老媽簡直要瘋了,好不容易供到名校畢業的女兒,卻做了這種不讀大學就能幹的工種,這不是白讀了嗎?

  可是姐倆要還學生貸款,必須賺錢,老媽也只能由着她們。反正都要賺錢,那乾脆做點自己喜歡的能做的好了。

  四年之後,美國經濟早已復甦,這姐倆再也沒打算回去金融業。

  想反,姐姐在老家的蛋糕店已經有了兩家分店,妹妹成了知名化妝師,論小時收費,時薪還超過在銀行業工作的同齡人。

  所以我在想,因爲只有這個時候,某些行業比如金融業的高溢價會收縮,原來的光環、濾鏡此時都失效了。

  摒除了錢的因素,你正好可以重新考慮——我到底是出於喜歡想做這行,還是之前只是被光環吸引了?

  兩年前,知名造型師李東田的“東田時尚”登陸新三板,記得當時的新聞標題就是“理髮店也上市了”。

  人們只看到這個奪人眼球的消息,卻不知道早在上板前,這個以給明星做造型出名的機構,已經年入超過兩個億了。

  這是老底子時,人們想都不敢想象的盛況——若是賺錢只能一筆一筆賺,剪一個頭收一份錢,那做這些體力勞動又辛苦又不體面,的確比不上坐辦公室的白領。

  可是現在不是以前了,開店或者靠手藝賺錢,只要有了市場地位,有了穩定的現金流預期,都有機會有點石成金。

  那對美國的小姐妹再努努力,說不定十年後,她們就成爲當年同學的甲方了。

  不管經濟上行下行,消費升級還是降級,反正經濟都是有周期的,而作爲一個理性樂觀派,我相信整個人類社會和我的祖國,都是在螺旋中上升中,未來是光明的。

  那就讓自己過得好一點,多總結優點少想負面,畢竟來人間走一趟,要開心。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