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哈佛調查:一個人變成有毒員工的三個跡象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1月06日 08:25   北京新浪網

  來源:維小維生素

  原標題:哈佛走訪11家公司5萬人:一個人變成有毒員工的三個跡象

  近來在網上看文章,知道了一個詞“有毒員工”。

  文章裏說:哈佛商學院曾做過一個人力資源方面的研究。走訪了11家公司超過5萬名,業績差、評價低,甚至處在公司清退邊緣的員工之後,研究發現,這些人通常具備四種特徵:

  持利己主義,不關心他人;

  ·過度自信,對自身沒有準確認知;

  ·堅持一切遵守規矩,不懂變通;

  通常只與業績較差的員工在一起,拉幫結派。

  他們給這些人起了一個名字:“有毒員工”。研究表明,這類員工往往會給公司帶來負面影響。

  我對照着想了想這些年遇見的職場人,事例還真不少。

  他們的存在,毒害和損傷的,不僅是公司,還有同僚和他們自己。

  而比遭遇“有毒員工”更可怕的,是一個人可能正在中毒,卻尚不自知。

員工員工

  停擺的指針:

  安於現狀,害怕改變

  “我真的有點想辭職了,這單位沒什麼前途。你們覺得呢?”

  上週朋友聚會,在飯桌上,小玲徵詢大家意見,但其他人心照不宣繼續吃飯喝酒,沒人迴應。

  小玲28歲,從前年開始,聽她說這話至少超過十次,她所有的不滿,我們倒背如流。

  老闆任人唯親、公私不分、脾氣暴躁還摳門;

  比我表現差的員工,拿的錢好像也沒比我少多少;

  公司烏煙瘴氣,多數人的精力都消耗在內鬥而不是工作上。

  是嘛,既然這樣,對老闆不滿、對酬勞分配不滿、對環境也不滿,那你離開就是了啊?

  但三年了,她沒有走,我預計下一個三年,她也大概率不會走。

  剛開始我們還爲她着急,幫她分析,但她留下的理由,總跟她宣泄的不滿一樣,速度飛快地出口:

  老闆是摳,勝在不亂裁人,工資發得也算及時;

  我嘴笨,到哪裏不是一樣?會叫的孩子有奶吃,我去哪都是不會來事的;

  這點錢也夠我日常生活了,至少有個保底,外面還不知怎麼樣呢。

  就這樣,小玲在日復一日的抱怨中,得過且過,我們也聽得習以爲常。

  不願改變,表面上看,是小玲擔心明天的情況比今天更糟;實則,是因爲她從沒付諸過任何實際準備,心裏沒底。

  電影《肖申克的救贖》裏,有一段關於監獄高牆的描述:

  剛入獄的時候,你痛恨周圍的高牆;

  慢慢地,你習慣了生活在其中;

  最終你會發現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

  高牆,就是每個人內心安於現狀、不肯改變的最大障礙。

  心理學上有個詞“花盆效應”,也是指甘守現狀。在舒適的“花盆”裏待久了,就會不思進取。

  守着一成不變的“圓滿”不敢打破,總用自我安慰來填補,你的世界就只會是眼前一隅。成長見識,自然永遠停留在原來的區域。

  正如餘華所說:

  別自欺欺人,當生命走到盡頭,只有時間不會撒謊。那些時刻保持警惕,從不停止個人努力的人,是永遠不會被廢掉的。

  不願放棄既得利益,害怕改變;不肯邁步努力,對未來患得患失,是一個人開始變成有毒員工的第一個跡象。

工作工作

  不落地的氣球:

  被打上“不靠譜”印記

  Kent是我的前同事,40出頭。正常在他這個年紀,至少是中層管理崗,但他一直還做着基層的一線技術工作。

  當時我是項目經理,分給他的任務是一個技術專題,完成時間一週,他爽快點頭。

  我們每晚需要到微信工作羣內彙報當天進度。第一天,所有成員都按時發送,除了Kent。我私信詢問,他半天才回:“哦,陪孩子做功課,忘了。事情都做着呢,放心。”

  第二天,Kent依然是唯一沒有提交的人。我再問,他語氣開始有些不耐煩,幹嘛這麼形式主義,時間都浪費在弄材料上了,還讓人好好幹活不?

  我想,Kent是老員工,年齡又比我大那麼多,應該是有分寸的,就沒再追問下去。

  第六天上午,Kent主動找我,不行了,需要額外找個人才搞得定。

  我差點兒炸了,明天就要交貨,你現在和我說這個?

  Kent說,他做了好幾天,突然發現開始的思路有問題,現在重新弄,不過時間來不及了。

  我默默沒有說話,抽調了所有組員當晚回來加班,幫助Kent分擔他的工作,最後我請大家吃了頓宵夜。

  整個過程,Kent沒有表現出一點愧意,似乎一切都是應該的。

  在之後工作中,我也遇到過類似Kent的人。他們大多數其實都不缺獨立工作的能力,但過程和結果卻無法讓人放心。

  最可怕的,是他們認爲只要做了手上的事,就是盡了職責,完全沒意識到:自己的不溝通不反饋,會給其他協作者或管理者帶來額外困擾。

  心理學上有赫勒法則,即有效的監督是上級肯定下級的一種表現,也是上級對下級工作付出的一種尊重。

  海爾集團著名的S形大腳印,就是有效監督的體現。

  每天,在車間工作的員工都要經受考評。班組長在下班前,會對一天的情況進行總結。表現不好的員工,要當着大家的面站在S形大腳印上反省。

  過程管控,是把員工當成一個有能力完成本職工作的職場人,纔會對其有所要求,進行有效監督。

  真正成熟的職場人在接到要求時,需要的是什麼?

  是令必行,行必果!

  是工作任務分解後,你每天的實際進度都能匹配預設計劃。

  靠譜,就是自己的事情保質保量,按時呈現;就是不讓管理者擔心,不給同事們添麻煩。

  事事不落地,不靠譜還理所當然,是一個人開始變成有毒員工的第二個跡象。

  掉進泥潭的蘆葦:

  陷在“按酬量衣”的誤區不可自拔

  創業老闆們聚會,“新人消極怠工,連續被開”是每次必談話題。

  阿海說,他辭退一個小夥子時,對方給他撂了句狠話:“實習期就給3000塊,你還想咋的?就這破待遇,你只會找到比我更差的!”

  給多少錢,操多少心,幹多少活,這個邏輯聽起來似乎沒啥問題。但真正有意思的點也在這裏:老闆給予報酬的衡量標準,和員工並不相同。

  阿海搖頭,3000塊低嗎?對,是不高。可你倒是先證明一下你的價值超過3000啊?

  豔姐也感慨,她公司也曾有一個年輕銷售員。出去跑業務,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每天都沒有工作結果,每月爲公司賺來的還不到自己工資的一半。

  最後跟老闆鬧,就因爲你工資開得低,挫傷了我的積極性,所以我只能做到這份上。

  阿海說,那幾個被辭退的新人不知道,我的助理和他們同齡,月薪早已過萬。

  “他會主動站在我的角度考慮問題,會提出更爲公司省錢的方案,會事無鉅細安排出差行程……因爲有他,我的精力可以專注在業務上,爲公司帶來更大價值。這些,他們做到了麼?”

  “員工讓我省心,我是特別願意給他開出更好待遇的。”

態度態度

  要想拿高薪,先用實際工作證明你行!

  大多數剛入社會的年輕人,總是抱着極高期待值,認爲自己理應被重用,理應拿到豐厚薪水。

  事實上,由於缺乏工作經驗,新人們還不太可能被委以重任,薪水自然就不太可能很高。

  創維集團在招聘名校的工商管理學碩士(MBA)人才時,堅持底薪2000元人民幣。他們認爲,目前的薪資並不代表你永遠只拿這些。只要有能力,能以實際工作證明價值,今後一定能獲得匹配你能力的高薪。

  可惜,那些心急着吃熱豆腐的人並不懂。

  做好應該做的事,出色完成任務,自然會有理想收入。

  職場不是菜市場,斤斤計較、按酬稱量工作,是一個人開始變成有毒員工的第三個跡象。

  唯有清醒看透環境和自我

  方能做“百毒難侵”的職場人

  山本耀司說,自己這個東西是看不見的,撞上一些別的什麼,反彈回來,纔會瞭解“自己”。

  我們今天探討有毒員工,並不是爲老闆們洗地。既然存在有毒員工,自然也不缺有毒老闆與有毒公司,如果不幸遇上了,儘快離開,是明智的選擇。

  人生那麼長,你的每一段職場旅程,走到最終,都一定是在爲自己而活。

  避開有毒員工,也避免成爲有毒員工,能讓我們的職場更順暢,讓人生少一些紛擾,多一些美好。

  唯有清醒看透環境和自我,方能做“百毒難侵”的職場人。

  你要相信,無“毒”一身輕,前方會有更好的去處,在隨時恭候你的到來。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