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被欺負成這樣,她爲什麼還是不分手?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2月01日 15:38   北京新浪網

  來源:小莉說

  原標題:被打、被罵、生理期被強迫,她爲什麼還是不分手?

  收到一位女生的郵件,郵件的開頭,她說覺得自己很賤。

  她和男友在一起3年多了,但是她過得很不開心。

  她說,男友很容易發火,動不動就會罵她,罵得很難聽。嫌她做事做得不好,說她蠢,罵她賤,笑她二……

  如果被男友說的時候,自己表現出難過的樣子,男友就會更生氣。

  男友發火的時候,還會動手打她。

  來例假的時候,男友有需要了也會和她提出性需求,她覺得受不了,但是她不敢說,她也不能拒絕。

  在一起的時候她會很小心,怕捱罵,也不敢和男友說自己的心情,更不敢說男友的不好。

  因爲男友不愛聽,煩了就會鬧分手,還會說是她先挑起來的。

  明明知道離開這個男人自己可以過得很好,但就是捨不得離開。

  她說她很愛她的男友,她對男友特別特別的好,因爲男友對她也有好的時候。

  她說,捨不得和男友分開,雖然曾經下過決心離開,但是自己犯賤又跑了回去。

  不知該怎麼辦好。

  離開了他,不知道能不能遇到更好的,她對未來沒有信心,對自己也沒有信心,總覺得自己離不開對方。

  郵件的最後,她問:爲什麼他對我那麼不好,我卻離不開他?我是不是很賤?

  看完郵件,我爲這位女生感到難過。

  因爲郵件裏面還寫下了很多詳細的描述,比如男友對她的打罵的細節,男友對她提出的各種性需求。

  1

  爲什麼他如此不好,你卻離不開他?

  我想起了有位社工朋友分享的一次經歷。

  那時候他剛剛接觸社工工作不久,這件事情讓他印象深刻。

  他接待了一位被家暴的女性,但是這位女性的話讓他大跌眼鏡。

  明顯有被家暴的經歷,但這位女士說,沒有流血就不是家暴。

  朋友試圖告誡這位女士,她目前正遭遇着家庭暴力。

  但是這位女士不斷的辯駁說,這不是家暴,因爲根本沒有流血,然而這位女士身上,卻有着很明顯被打過的紅腫和淤青。

  當其他工作人員都表示她確實是遭受了家庭暴力時,這位女士情緒變得激烈,並開始對社工人員謾罵。

  這位朋友說當時實在是不能理解,爲什麼這位女士會有這樣的反應,而且反應如此之大。

  2

  家暴的受害者們爲什麼不選擇離開所在家庭?

  難道還不夠痛苦嗎?

  也許正是因爲太痛苦了,所以她們會選擇性的看不到。

  否認,是大腦具有的不對現實狀況進行注意的一種心理防禦。

  它藉着扭曲個體在創傷情境下的想法、情感及感覺來逃避心理上的痛苦,或將不愉快的事件“否認”,當作它根本沒有發生,來獲取心理上暫時的安慰。

  只有這樣,才能保護內心,讓內心不用承受和現實一般殘酷的痛苦。

  只有這樣,才能讓自己選擇忘記或忽略現實的創傷,讓受到傷害的自己可以繼續生活下去。

  3

  人,都存在於依戀的關係中

  嬰兒出生,依戀就開始存在。

  我們在嬰兒時期極其脆弱,必須依靠他人才能存活下來,這是一種對死亡的恐懼。

  被父母拋棄或忽視,對孩子而言,無異於死亡。

  但是,孩子可能不知道這叫做忽視,孩子應對的方式就是把責任歸咎於自身,通過責罰自己來維持這份關係。

  因爲他沒有別的選擇,外部找不到答案,只好歸因自身。

  因爲不知道下一刻會怎麼樣,更難以相信下一段關係會怎麼樣。只能努力的表現和討好,努力的讓自己不被忽視和拋棄。

  就像發來郵件的那位女生說,不知道能不能遇到更好的,她對未來沒有信心,對自己也沒有信心。

  所以,她能看見的最好的選擇,就是維持現在的這段關係,哪怕這段關係是如此的不堪。

  因爲她無法忍受關係破裂之後的那種,無異於死亡帶來的恐懼感。

  這種感覺,就有點像斯德哥爾摩綜合徵的案件中,那些對劫匪產生的情感和依賴。

  斯德哥爾摩綜合徵,又稱爲人質情結,是指被害者對加害者產生的情感,甚至被解救後還想反過來幫助加害者的一種情結。

  因爲被劫持之後,人們往往會做出一個無意識的決定,就是對自己遭遇的侵犯視而不見,甚至與綁匪交好。

  人們會忘掉遭受過的侵犯,以爲此刻保護他們之間的關係顯得更重要。

  抗爭也許會遭到更難受的虐待,而與綁匪交好,更像是種生存策略。

  4

  情感的生存也需要策略

  在依戀的情感中,很多人害怕依戀關係的喪失,以至於讓自己毫無底線的退讓,甚至完全依附於對方。

  很多男女朋友,在關係中出現了難過、傷心、憤怒。。。。。。

  而他們爲了維護這段關係,不得不生吞了這些負面的情緒,之所以這樣,是因爲害怕自己的情緒危害到情感的生存。

  在依戀的關係中,有時候自己就像退行成了一個嗷嗷待哺的嬰兒,需要情感的滋養。

  於是,我們對對方的依戀,不僅是一種心理的防禦,也像是讓自己情感得以生存的策略。

  所以,那位女生在這樣的戀愛關係中活得如此卑微。

  所以,那位被家暴的女士會告訴社工沒有流血不算家暴。

  也許,她們其實都清楚的知道對方不好,但是她們已經習慣於把一切歸結於自己,習慣於自責。

  她們害怕這份關係的破裂,更害怕關係破裂後體驗到死一般的孤獨和恐懼。

  因爲,壞的關係,也好過沒有關係。

  5

  但是這樣的關係,無異於飲鳩止渴。

  我們無視了生命中的傷害,甚至一次次的讓它擊垮了內心的安全感,以獲得一時的相對而言的幸福感。

  兒時的傷害,無法避免。

  但是成年以後,如果別人用不好的態度持續的對待你,那很有可能是被你允許的。

  就像馬戲團裏被訓練的大象,小時候被鐵絲拴住無法掙脫,等到長大了具備了掙脫的力量,卻仍然認爲自己無能爲力。

  我們束縛了自己的靈魂,並把繩索交給別人,甚至以爲這就是自己存在的方式。

  過去已無法改變,過好自己纔是救贖。

  真相,往往讓人難以接受。

  真相,卻能讓你看到真實。

  依賴的背後,是害怕被拋棄。

  健康的關係中,你可以依賴,也可以獨立。

  但在不健康的關係中,你似乎永遠處於依賴的位置上,這就等於把自己無時無刻的交給了對方。

  這樣不但是對自己的不信任,也是導致關係失衡的重要原因。

  改變的開始,就是重新認識自己,好好的照顧自己,重新建立對自我的信任感。

  克里希納穆提說,感受,是我與其他事物建立關係時那一剎那的產物。

  關係,就像一面鏡子,可以照亮自己的感受,每一種關係都很重要,不要把自己的全部重心投入到一份關係中。

  人需要依戀關係,但不需要爲此傷害自己。

  看到傷害,重新審視你在這段關係中依賴。

  遠離那些傷害你的人,纔有利於建立新的良性的依戀關係。

  有時候,你曾以爲的最好的選擇,再回過頭去看時,那就像是在地獄中漫步。

  你生而有翼,別再爲他爬行。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