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國產經典劇又雙叒火啦,這部可謂是金句收割機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10日 08:45   北京新浪網

  作者:娛菇涼

  原標題:國產經典老電視劇又又又火起來啦,這部可謂是金句收割機

  01

  《圍城》裏蘇文紈有一句評方鴻漸的話極爲中肯:“你在大地方已經玩世不恭,倒在小節上認真,矛盾得太可笑了。”

  這世上不乏精明的人,他們自然是懂得如何與人周旋,又如何想着法子,千方百計的出人頭地。他們自私、貪財、刁蠻,卻深諳人心,懂得自保,不說活得多滋潤,至少不會像方鴻漸那樣,明明有一手好牌,卻被打得狼狽不堪。

  其實,方鴻漸似的人物,普遍存在。

  都是想得比做的多,也想出世,顧慮太多,更想入世,卻低不下身姿。他時而把自己活成一塊跳跳糖,風趣、純真,還討得他人一時喜歡;時而又像一塊嚼過的口香糖,不但沒了甜味,扔哪兒都礙事。

  一旦他遇到事兒,想到的不是解決問題,而是想着各種可怕的後果,似乎只有逃走,問題就都解決了。哪怕遇到心愛的唐曉芙,他也總是擔心着自己的面子,以及種種臆想的“可怕”後果,呢喃半天,也沒拎清自己和對方的問題所在,最終將自己的愛情,拱手相讓。

  方鴻漸與趙辛楣還算是投緣,習性也相近。但趙辛楣與他最大不同之處,就是不斷地在總結,在改變,在適應,在前進。從上海到湖南,時逢戰爭時期,一路非常艱辛,他總結出“旅行是最勞頓,最麻煩,叫人本相畢露的時候。經過長期苦旅而彼此不討厭的人,纔可以結交作朋友;結婚以後,一個月舟車僕僕以後,雙方還沒有彼此看破,彼此厭惡,沒有吵嘴翻臉,還維持婚約,這種夫婦保證不會離婚。”

  一場旅行,他便得出友誼、婚姻的真諦。而方鴻漸卻癡癡的問他“我討厭不討厭?”

  他說:“你不討厭,可是全無用處。”

  全無用處。

  這四個字,大抵是對方鴻漸最一針見血的概括。

  一入三閭學校,他便入了高鬆年的套子,一封沒有出現的信,就讓他降級爲副教授,還得感恩戴德高鬆年的留任之情。此後,他便總是覺得自己比別人低上三分,越發的不如意。

  而趙辛楣呢,並不比他過得好,在學校處處受到打壓,汪太太一事,讓他倉皇而逃,但是,他還是很快的放下了,並在香港找到合適自己的工作。

  方鴻漸所處的環境,總是不順,便想着方法去別處,彷彿,換個地方,他就能夠大展前途,就會避免困難和煩惱。他這種錯誤的方法,莫過於耳朵根子軟,沒得主見,無法有確切的把握就聽從、依靠別人。所以,無論去哪兒,他照樣過得不如意。

  而這,又何嘗不是芸芸衆生的我們?

  

  02

 

  一場爭吵過後,空氣中溼漉漉的感覺,像是淚水一直未乾。

  孫柔嘉一個人躺在牀上,等着方鴻漸開門的聲音。其實,每次生氣,只要他哄一句,她也會立馬開心起來。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她就喜歡上他,有着留洋的背景,家世也不錯,長得也帥,還有幾分幽默,將來和他成了家,也算不委屈自己。可好不容易,嫁給了他,卻發現,其實,他也沒什麼好的,沒有上進心,家境也複雜得很,現在連謀個職業,還要靠老朋友……

  愛情是盲目的,卻也是美好的。婚姻可不像文學作品演繹的那般美好,它是殘酷的,甚至是功利性的。

  趙辛楣不止一次的在方鴻漸面前提醒,說孫柔嘉“煞費苦心”,於是,在很多觀衆的眼裏,她就是一個心機女,可是,退一步想,她做了什麼呢?方鴻漸有那麼大的追求價值嗎?所以,她只是喜歡方鴻漸,當然,也帶着一絲絲的虛榮,但她從來沒有使用卑鄙的方式,相反,她心裏也是極明白的,不過用一些方式,如一本書,一封信,引起對方的注意,和維繫自己。她既有保留着過去女性的婉轉和迂迴,又具有現代女性的勇氣和膽量。

  方鴻漸卻沒有孫柔嘉那麼精打細算,他對孫柔嘉有那麼一點好感,卻從未真正的愛上她,爲了一時之氣之急,他答應了這樁婚事,心裏卻也是沒底的。可是,孫柔嘉卻不曾知道,自從一起西行的路上,她就明裏暗裏觀察着他,覺得對方對自己也是有好感的,縱然他沒什麼大志,但也是一個值得依靠的人。再說了,自己也是大學生,養着自己還是可以的。只要方鴻漸喜歡自己,就再也沒有比這更好的事。

  比起方鴻漸,孫柔嘉知道自己要什麼。

  婚後,她一心一意佈置着小家,給方鴻漸謀着前程。看似柔弱的她,卻極有自己的主見。而這,讓方鴻漸更加越發的不舒服,父母對這樁婚姻並不滿意,比起方鴻漸上一樁婚姻,孫柔嘉的家世,確實一般,他們本想兒子找上家世好點,不僅能幫上方鴻漸,也能幫上整個方家。

  其實,說白了,婚姻也是靠互惠互利而維持下去的。

  這一點,方鴻漸並不是不知道,卻未曾認真想過。可惜,孫柔嘉根本不瞭解方鴻漸,就像寶釵選擇寶玉一樣,她不但成全不了寶玉,反而使他失去的靈性。方鴻漸興趣很廣,也有點小才情,小情懷,卻毫無頭緒。結婚後的她,一心想着將方鴻漸留在身邊,過起世俗的小日子,她的天地只在她自己有限的視線裏,所以,她的悲劇,是不能幫助方鴻漸從困頓的精神泥潭中拔腳出來,找到方鴻漸自己的價值所在,還時時想掐滅方鴻漸心中最後那點“理想”。

  一個人只會感覺到自己的自身,卻往往把別人想着與自己相同,甚至企圖將自己的想法強加於他人之上,越親密的人,越是如此。進一步而言,把自己的平庸和狹窄,將別人同化。

  女人,在這一點上,尤爲更甚。

  

  03

  俗話說,女人心,海底針。總以爲男人們是不懂女人那些微妙而複雜的心理變化,這裏,不得不佩服先生將小女人微妙心理剝絲抽繭的一層層寫出來,真是絕了。他又怎麼可以知道男女內心那些旮旯呢?

  他對人物內心的揣摩,簡直是整本書的“神來之筆”,一路攀讀,令人唏噓,無論是男主角方鴻漸還是孫柔嘉,他寫的不是一個人,兩個人,他寫的是一個點,兩個點,是一個個關鍵而奇妙的點,這個點,代表着人類充滿不同點卻不同重複的偶然和必然,是一個個鮮活的生命體,是很多人的參照對象。

  導演謝晉說過,“導演是用鏡頭寫作的作家”,那麼作家呢?作家是用文字做爲鏡頭,及時準確捕捉人物表情和情緒。所以,先生文字場面感很強,而這個場面感,更多來源於人物的活靈活現,你可以從他的文字裏,想象出蘇文紈婚前文藝女青年的神態;婚後一副精明太太的神情。想象出孫嘉柔婚前一副小鳥依人,乖巧無主見的小女生模樣;婚後會計算着過日子,會得理不饒人,會斤斤計較,會處處打擊方鴻漸,所有這一切,不過是希望他言行計從。

  讀完最後一頁,內心充滿着細碎的哀傷,生活真是一地雞毛。阿爾貝•加繆說:我的靈魂與我之間的距離如此遙遠,而我的存在卻如此真實。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