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哪個瞬間,你對婚姻絕望,想要離婚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1日 07:49   北京新浪網

  來源:宛央女子

不要對婚姻絕望不要對婚姻絕望

  我曾經在羣裏和閨蜜們聊到一個話題:哪個瞬間,你對婚姻絕望,想要離婚了?

  很多結了婚的紛紛來吐槽,說所有絕望其實都是攢夠了失望,看似是一個瞬間,其實是漫長的過程。

  有一個閨蜜說,她很喜歡鮮花,偶爾生日或者節日的時候,會和她老公說:

  “今天,你能送花一束鮮花嗎?”

  每一次,得到的迴應都是:

  “你怎麼那麼多事,不就一個破節日嘛,你這根本就是浪費錢。”

  一次,她覺得可以忍耐,安慰自己說男人都是這樣神經大條。

  日久月深,終覺生活無趣,倍感對方冷漠,那天,她給我發來微信說:

  “已經打算離婚了,人,生下來活一遭,不就是爲了快活嗎?我不想湊合了。”

  另有一閨蜜說:

  “我照顧孩子特別累,有時候特別希望他能搭把手,催了他好幾次,寶寶嗓子都快哭啞了,他還在那裏玩遊戲。

  後來降低對他的要求,可以不幫忙但至少別瞎BB,結果,他什麼也不做反倒還對我惡聲惡氣。

  我覺得很不快樂。現在,已經離婚了。”

  男人總是想當然地以爲女人離婚都是爲了錢,這兩個閨蜜說在她和對方爭吵最激烈時,她們的老公說的最多的一句話是:

  “你不就是覺得我不夠有錢嗎?”

  可是,女人們更在乎的是快不快樂。

  男人總是嘲諷女人愛錢,但明明最愛錢的是男人啊。

  我認識的大部分男性,都會把自己置身於以金錢爲標準的社會評價體系。在他們看來,夠有錢就是夠成功,能給老婆足夠多的錢,就是足夠愛老婆。

  至於錢以外的東西,他們覺得一文不值。

  比如照顧孩子,比如讓生活變得儀式感,比如注意到老婆的情緒變化,這些統統不在他們的社會評價體系裏。

  面對老婆在這些事情上的要求,他們總是簡單粗暴地甩過來一句:

  “我已經給你錢了,你還想怎樣?”

  不管錢多或錢少,反正就是這麼一句話,而且每個男人都覺得自己很委屈。

  可是,女人的評價體系是不一樣的。

讓自己快樂讓自己快樂

  我身邊近來特別多離婚的人,她們大多都活在一段並不缺錢的婚姻裏,但仍然最後選擇結束婚姻,爲的只有兩個字“快樂”。

  女人是這樣子的,當我們的生活已經不再困囿於謀求柴米油鹽,我們希望感受到的愛和快樂多一些。

  女人選擇離婚往往是攢夠了失望,但愛上一個男人或不再對他失望,卻往往是一瞬間。

  不要笑,女作者分析別人的愛情都頭頭是道,但很可能我們自己的感情生活也是一團糟。

  我也常常會對婚姻失望啊。

  在我不過是忘了倒掉昨天的垃圾,就被老公抱怨的時候;在我開車慢慢悠悠而他各種瞎指揮還發脾氣的時候;在我逛街就想亂花錢而他沒眼色地和我講什麼狗屁性價比的時候。

  我都挺想離婚的。但,究竟是什麼,把我從離婚的邊緣拽回來的呢?

  不過是因爲,在某個瞬間,我突然感受到了許許多多的快樂。

  之前假期,和老公去了瀘沽湖,湖光山色一片靜謐明媚,整個人一下子感覺到了閒適。

  瀘沽湖邊有着許多或扁或圓的小石頭,我就突然想起了小時候玩過的打水漂,隨手扔了一個,自然沒打起來。老公問我說:

  “你喜歡看打水漂啊?”

  我點了點頭。

  於是,那個傍晚,他打了一次又一次水漂,從完全打不起來,到後來可以打出四個圈。

  瀘沽湖的暮色是多彩的,最遠處是淡藍,夕陽的光暈是火燒紅,在這兩種顏色交匯處,是一帶淺淺的粉色。

  他打水漂的身影,就淹在這種絢爛裏。我突然覺得好快樂,所有抱怨都去無蹤,心下只有一種感覺:

  “算了,算了,偶爾發個脾氣有什麼呢?離了婚到哪裏再找這樣一個願意爲自己打一下午水漂的人?”

  離開瀘沽湖的那個早上我很捨不得。

  民宿對着的湖面上,盤旋着幾十只海鷗,老公跑了三家商店,爲我買了麪包、威化餅以及油條,陪着我餵了近半個小時的海鷗。

  他沒怎麼說話,但會在海鷗過來搶食的時候,用手臂擋住我,我知道他是怕海鷗不小心啄到我。

  我覺得我心裏的快樂和瀘沽湖的水一樣,漾開了,無邊無際。

  我對自己說:

  “夠了,夠了,這一丁點的快樂,就足夠讓我再愛他個七八年。”

  女人的愛,就是這樣被快樂一點一點堆積的。快樂越盛大,愛也越盛大。

愛自己很重要愛自己很重要

  所以我從來都覺得女人好簡單,男人不過是讓我們快樂了一點點,我們就醉得一塌糊塗,愛得死心塌地。

  女人選擇婚姻的理由是:和有情人,做快樂事。她後來放棄婚姻的理由是:快樂的時候太少,有情人成了無情人。

  昨天老公問我說:

  “你什麼時候最愛我?”

  我笑了笑,很認真地告訴他:

  “在那個你爲我打水漂的瞬間,以及很多年前我說想吃餛飩,你走了兩條街爲我買餛飩的夜晚。”

  他大驚:

  “啊,那麼小的一件事,我以爲你會說是在我送房送車的時候。”

  哦,這個時候倒也是很愛的。

  但他不懂,打水漂和買餛飩,那不是很小的事情,我愛的是那個願意爲我的快樂付出代價的他。

  所以,如果陪一個女人逛街,爲一個女人做頓飯,記得一個女人的生日,都只是一件很小但卻讓她快樂的事,爲什麼不能讓她快樂一點再快樂一點呢。

  要知道,還有快樂的婚姻,就還有希望,我們也願意與你同行,一起探索婚姻裏的幸福密碼。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