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有一種孤獨,叫回避型依戀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10日 16:45   北京新浪網

  來源:錢某某

  有個女同事發給我一張圖。

  這是她在微博上看到的。

▲圖片來源微博▲圖片來源微博

  她說,半夜刷到這張圖時,笑得整個人都在顫,可笑着笑着,眼淚就流了出來。

  我知道她想要表達什麼。

  她就是那隻貓,貓的孤獨與焦慮,就是她“內在的關係模式”。

  同事還跟我講了個小故事。

  她和前男友分手的時候,是在廣州白雲機場。

  在過安檢機之前,前男友深情地盯着她眼睛說:

  “只要你叫我留下,我立馬把機票撕了。”

  那個瞬間,兩人大概凝視了三四秒。

  那幾秒鐘,她內心不斷地自我暗示:

  快,去抱住他,你不能讓他走,他出國就不會再回來了!

  可是,她就像中了魔似的,緩緩舉起右手,擺了擺,然後,目送他離去。

  我閉上眼也能想象得出,在男友背影消失後,她是怎樣的淚如雨下……

  儘管同事敘述這事時,顯得是那麼雲淡風輕、毫不在意。

  閒聊一會後,她俏皮地說:

  “好巧哦,爲什麼每次談戀愛我都這樣?”

  我說:

  “聽過迴避型依戀人格嗎?你就是。”

  如果說孤獨是幸福的天敵,那依戀就是孤獨的救星。

  人若沒有依戀,愛就無法聯結,一切情感要麼流向死亡,要麼攻擊自我。

  也就是說,每個人渴望有一個依戀對象。

  但我們知道,“想法”和“行動”是兩回事。

  而回避型依戀人格,就是在親密關係裏,你明明很渴望依戀對方,可在關鍵時候,總是做出相反的舉措。

  我把迴避型依戀人格,大致分爲2個等級。

  一個是輕量級:能形成親密關係,但關係無法深入。

  舉個例子。

  在公開場合,有些人會刻意打壓伴侶,用語言貶低伴侶。

  比如我問你,你男朋友怎麼樣?

  你可能會當着男友面說:

  “他蠢死了,什麼都不會。”

  男友一臉喪氣,結果,你還要踩上一腳:

  “怎麼,還不服氣?”

  但真相呢?

  你心裏非常在乎他,但你就是無法低頭,你想用這種打壓對方的方式,來證明“他愛你”。

  再比如,對方傷害了你,但你就是憋着不開口,既不說出自己感受,也不說出自己需求,永遠一句“沒事”掛在嘴邊。

  情感需求和真實表達總是相反,這自然無法形成依戀。

  一個是重量級:無法進入正常的親密關係。

  電影《在雲端》裏的瑞恩,簡直完美演繹出了這一點。

  在經濟大蕭條時代,瑞恩的職責就是全球各地飛,幫公司處理裁員問題。

  用瑞恩的話來說,他去年有322天都在飛來飛去,剩餘的43天猶如噩夢,因爲要待在家。

  年過40的瑞恩,沒有談過一場正式的戀愛,沒有一個知心朋友,甚至連和家人的相處,也是能避就避。

  飛機成了他的家,努力積累飛行1000萬英里,也成了他逃避親密關係的慰藉。

  後來他有了一個穩定的炮友。

  對方很美,人也善良。

  瑞恩同事問:

  “她很喜歡你,你就不希望和她有未來嗎?”

  他說:

  “你還小,以後你對關係的理解會改變的。”

  同事怒斥他:

  “不,這只是你自甘墮落的藉口,你這樣的生活方式,幾乎不可能擁有任何形式的人際關係。”

  是的,迴避依戀嚴重的人,別說擁有正常親密關係,他們常常連個關係夠深的朋友都沒有。

  因爲任何情感,一旦進入到彼此心靈的深處,就不可避免的會形成依戀。

  迴避型依戀人格的形成是多因素的。

  可能是你的小時候,父母沒有跟你形成依戀關係,從而導致你“內在的關係模式”,就是迴避依戀。

  也可能是你曾受過很大情感挫折,比如失戀,被親密的人背叛等等。

  但不管誘發因素是什麼,迴避依戀的人有一個共性就是:自我界限僵硬,內心很少敞開。

  你是不是極少會對一個人敞開心扉,暴露痛苦與孤獨?

  你是不是經常壓抑自己的情感,即使是面對喜歡的人,也不敢流露出來?

  你是不是經常感到孤獨,但當跨出孤獨時,你又害怕被傷害?

  沒錯,這就是自我界限過於僵硬。

  在職場、社交場,你看起來彬彬有禮、侃侃而談,給人感覺很知禮。

  但也止於“知禮”,因爲一旦溝通進入到心靈層面,你就會本能的抗拒——儘管,你其實非常渴望。

  曾奇峯曾說,99%的心理問題,其實都是人際關係的問題。

  創傷,在糟糕的人際關係中形成;創傷,也在好的人際關係中療愈。

  而解決迴避型依戀問題的第一步,就是讓自我界限變得不那麼僵硬,使“界限”柔軟起來。

  通俗來講,就是學會低頭,慢慢敞開內心。

  因此,我們需要建立一段有深度聯結的關係。

  如果從親密關係開始比較困難的話,那我們可以從朋友,或者家人開始。

  當然,如果找個心理諮詢師,那效果肯定更棒。

  就以“朋友”做個例子。

  你可以拿張白紙,寫下你目前所有還在聯繫的朋友。

  接着,選出2個你覺得最可能,願意聽你傾訴的朋友。

  最後,在你最最最孤獨的時候,打電話給ta。

  說什麼呢?

  說什麼都可以,只要不是太正確、太禮貌的話。

  比如我很孤獨、我害怕一個人、我做過哪些蠢事······

  不要害怕傷害,試着示弱,試着低頭,試着承認自己弱小和無助。

  電影《綠皮書》裏,託尼對唐說:

  “世界上孤獨的人,都害怕踏出第一步。”

  當你建立了這樣一段敢肆意表達內心脆弱的關係時,你就等於邁出了“第一步”。

  因爲你自我界限不再那麼僵硬,能允許讓別人靠近你了。

  但值得一提的是,我們終究還是要靠有深度鏈接的親密關係,來療愈曾經受過的所有傷害。

  就像一位網友對瑞恩的評價:

  “就算你飛了1000萬英里又怎樣?人生終究還是需要一個副駕駛。”

  說到底,我們迴避的一切依戀,其實都是對自我生命的摧殘和打壓。

  人生的底色或許是孤獨,但幸福的底色,是示弱,是坦誠,是明知傷害不可測,但仍然會低下頭——我需要你。

  亦舒說,請給我很多很多的愛。

  而我想說,請先把你的心打開。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