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一個人最重要的能力,可能是有能力忘記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21日 17:19   北京新浪網

  (來源:KnowYourself)

  凌晨兩點三十七分,接到朋友的電話,一聽就是喝多了之後的鬼哭狼嚎。“爲什麼他不要我啊,我哪裏不好?怎麼辦啊我過不去啊,怎麼辦啊……“

  是再正常不過的失戀反應了。三月的上海雖已入春,凌晨還是霜寒露重,有些陰冷。當我趕到她在的地方,看到她穿着單衣蹲在路邊,抱着手機對一個已經顯示“拒收信息”的微信號瘋狂發消息的時候,還是心疼又難受。

  誰沒有失過戀呢?可在那個當下,每個人也許都曾覺得,再也過不去了吧。可是,在無數個痛哭的深夜之後,或振作,或消沉,也都繼續走下去了。然後有一天突然回頭,發現那個人,還有那段時光,都已經沉進了沙河,回憶起來記憶模糊,不痛不癢了。

  生活中還有很多我們曾以爲再也過不去,卻最終安然度過的事情,今天我們一起來聊聊這個話題,希望它們可以像初春的暖陽一樣,治癒一整個冬天的冷冽。

  “八樓的天台,是高三時我唯一可以透氣的地方。”

  高中的時候,得罪了一個女生,在她的煽動下,被班上所有女孩子孤立。那時候我簡直一頭霧水,不懂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那麼多人都討厭我。

  冷嘲熱諷是日常,還有更多生活上爲難我的事情。上體育課的時候,女生做仰臥起坐需要用軟墊,她們就在我坐下去的瞬間把墊子抽掉,我砰的一下就摔倒。晚上洗澡,她們會把熱水閥關掉,讓我突然洗到冰涼的水。諸如此類的事情太多了。

  那時候已經快高三了,學習壓力和人際的壓力一起砸向我,我覺得喘不過氣,覺得每一個人看我的眼神都像刀子一樣滿懷惡意。

  我跟媽媽說想退學或者休學,媽媽反而覺得是我沒有應對問題的能力,讓我遇到問題要面對而不是逃避,不能被這些事情打倒。我又不敢跟老師說,我怕老師知道了指責她們之後事情只會變得更嚴重。

  那時候,唯一讓我覺得舒服的地方,是八樓樓頂的天台。走到頂樓,推開角落的一個藍色小門,就好像可以觸達一個沒有人可以傷害到我的世界。就這樣我讀完了高三,進到了大學,得益於新環境的治癒,我很少再想起這件事。

  直到大學快畢業的時候,我同學轉給我一篇那個女孩子最近寫的罵我的文章,我沒有憤怒,意外的還有點開心。能被一個人在心裏惦記這麼多年,一想到我就厭惡和難受,真的是難爲她了。

  當你覺得一件事過不去了,時間還是會一天天走下去,你也就總能走下去。有一天你會發現,你連當初痛苦的感受也想不起來了。那時你就擁有了一種更有力量的盔甲。

  “高考而已,多大點事。”

  不止我這樣想吧,覺得高考就是“一考定終生”。哪怕不是終生,也重要到可以決定人生走向了(當然,現在想起來覺得太傻了)。

  我高考前一晚,緊張到瘋狂拉肚子,直接拉到了第二天,去考試的時候整個人都快虛脫了,然後就不出意外的考砸了,砸到比平時模擬低了四五十分。那是個什麼概念呢,不是覺得未來的方向改變了,而是,未來沒了。

  那年暑假我拒絕了一切聚會,沒辦法去面對順利升學的同學老師,整日待在房間裏打遊戲,也不和家人說話。那時候唯一還有點希望的事情,就是決定復讀一年,總歸還有機會。但事情沒有最糟只有更糟,結果一年以後我考的更砸。查到成績的那種心情,就好像被浸入無底的深淵,你連最後一棵稻草都沒有了,一年以來支撐着你面對各種壓力的支柱,不僅坍塌了,還順勢把你砸得粉碎。

  書還是要讀的,日子還是要過下去的,我以爲自己完了,但卻在不知不覺的大學生活裏,慢慢模糊了那次失敗的刺痛。我去的雖然不是什麼一流大學,但豐富的活動和社交很快讓我有了對抗痛苦的武器,大學有各種各樣的資源,可以去實習,可以旁聽不同專業的課,可以參加各種活動比賽。

  後來有個老師告訴我,只要你願意學習和嘗試,你還可以決定自己要成爲什麼樣的人,而不是僅限於某大學這個標籤。我慢慢就意識到,當年覺得灰暗到無法度過的時期,其實放在整個人生中去看,也就微不足道了。你是什麼樣的人不是取決於那次考試,而是你究竟想成爲什麼樣的人且是否爲一直爲此付出努力。

  “最大的不幸和幸運,都降臨在我的頭上。”

  四年級的時候,我被老師性侵了。因爲我可能比同齡人發育的早,四年級的時候有比較明顯的性特徵了,他就會脫光我的衣服,在我身上摸來摸去,而且這樣的事情,他對其他小朋友也做過。

  但這件事對我造成的影響,在當年我並未有任何察覺,我也不懂它的性質有多麼的惡劣。直到後來,我真正的完成了性啓蒙,我才發現創傷已經永遠留在了我的身體和心裏。

  它的嚴重之處還不僅僅在於性侵本身,而是那時我還經歷着非常不健康的原生家庭傷害,它們一起作用在一個心智發育、自我認同以及世界觀建立都還未健全的孩子身上,以至於成長中我早早就出現了嚴重的抑鬱情緒,有長期的自殘行爲和自殺嘗試。並在二十多歲有了性行爲以後,才發現自己在🌟上有嚴重的困難。原來,那麼久遠的一件事,對我的影響卻是這樣深。

  我一度絕望的認爲,它是終身無法消弭的創傷,直到今天,我對你講出這個故事,我可以毫無波瀾的說,它真的過去了。

  在整個治癒過程裏,我是極度幸運的。雖然受到了各種毀滅性的傷害,但我在社會價值和自我發展的路上一直未曾偏離。本科畢業後我去英國留學,閱讀了大量關於兒童性侵犯的文獻和案例,這個過程中不斷深入的理解自己和引導自己面對。

  我主動去看心理醫生,在治療過程中反覆和醫生討論這些經歷。醫生引導我切換了看待這件事的視角:曾經我更在意“它發生過”,而後來我學會了更看重“它過去了,我度過了它“。醫生說,你是一個倖存者,曾經你那麼小都倖存了下來,在你未來的人生中,你也將會有力量從任何困難中倖存下來。

  在漫長的康復過程中,我理解自己過得了全球頂級的康復資源。我認爲上帝讓我曾經歷過黑暗的不幸,但也給了我平常人難得的幸運。你看,一個如此支離破碎的我,到如今可以重塑和變得如此健康快樂,這個世界,總會好的吧。

  “沒錯,90後已經開始離婚了。”

  離婚的原因有什麼?很多人說,是因爲相處時間不長,不夠了解。也有人說,是因爲感情基礎不牢,容易吵散,也可能識人不明,找的人不靠譜。

  可是我和我前夫,從初中開始戀愛,到後來,一起去法國讀書,畢業,工作,整整14年,度過了超過我一半生命的時間,還是在18年選擇了離婚,分道揚鑣。

  我留在了法國,他回國,也許此生再不復相見。原因可能也很難歸咎於某一點。也許就是骨子裏的不合適,很多日常的矛盾,看似解決了,其實都是壓制在這些不合適的本源之下,日積月累一步步惡化,其實已經走遠了,只是眷戀着那些曾經、誰都不肯承認罷了。

  我們本以爲用一紙證書可以重新把兩顆疏遠的心拉攏到一起,這是我們爲十幾年感情做的最後的努力,可這只是治標不治本而已。

  他走以後,我開始每天需要服用大量的抗抑鬱藥物才能勉強入睡,情感的衝擊和生活上的不適應,讓我每天都精神恍惚,甚至會出現幻覺,酗酒,自殺,不間斷地給親人朋友打電話。同時期還有巨大的工作壓力,我的工作性質要求我必須保持精神高度集中,而這種強行集中後隨之而來的是轟塌式的情緒崩潰。

  對,我也曾以爲,我永遠過不去了,或者,至少在幾年,十幾年的時間裏,我都難以抽離出這一次傷痛。可一個像陽光一樣的男生,突然的就闖進了我的生活。我向他吐露了自己嚴重的狀況和糟糕的經歷,而他願意接納這一切,陪我慢慢治癒。

  我不知道是否可以和他走到最後,但如今在他的陪伴下,我確實慢慢好轉。你終要相信,命運不會永遠的對你友善或者殘忍。而真正治癒一段感情的不是時間,而是更好的照顧和更幸運的相遇吧。

  “只要你過的幸福,喜歡誰,隨你。”

  我記得那是七月的夏天,午飯後我正在收拾碗碟,兒子站在廚房門口對我說,媽媽你洗完我有話跟你說。然後,他就跟我坦白了自己喜歡同性這件事。

  我大概愣了有幾分鐘的時間,晴天霹靂一般,但沒有歇斯底里,沒有瘋狂指責,因爲我根本無法相信這是真的。可他看着我難以置信的眼神,又重述了一次:“不用懷疑了,確認過了,我真的喜歡男生。“

  對我們這代人來說,這簡直就是無法面對的事情。那他以後怎麼生活,一輩子不結婚嗎?當別人都覺得他是異類的時候,他怎麼面對別人的眼光?我知道這種事其實挺多的,但怎麼就偏偏發生在我們家裏了。爲什麼偏偏是我自己的兒子得這種病?

  那時候我真的有了絕望的感覺,於是我開始嘗試過各種辦法去改變他。起初,我覺得他有這種想法,可能是和身邊的男性朋友太熟悉走的太近,所以就想着鼓勵他多接觸接觸新朋友,說不定就對女孩子動心了,很頻繁的和他談心,總覺得是可能學習壓力太大了產生的影響,還找了心理醫生。他倒也配合,但到現在我不得不承認,根本就沒用。

  反過來,在這個過程中,被治癒的可能是我。因爲這件事,我和兒子的接觸比從前多了很多,他會給我講很多自己糾結的情緒,也會告訴我感到快樂的瞬間,還有很多很多實際生活中同性戀的例子。

  我開始慢慢的,不再那麼極端的無法接受這件事。直到今天,我幾乎沒有了要去改變他的想法,看着身邊結婚離婚的人那麼多,抑鬱自殺的孩子那麼多,什麼樣是正確的,什麼樣的情感是幸福的,沒人可以說得清。

  我好像也就沒有什麼執念了,路是他自己選擇的,只要自己過的足夠開心,身體健康,喜歡誰,和誰在一起也不是太重要的事情。

  寫到這裏,我想對所有遭受創傷,或正處在傷痛裏的人說,請你一定相信,人生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

  沒錯,生活總是在各處都框設障礙,帶給我們消沉和陰鬱的情緒。我們很容易一時間覺得影響很大,很難過去。

  但其實,那只是我們在那個當下過於沉浸進去了。而其實被情緒淹沒的時候,什麼都不用想,簡簡單單好好睡一覺也會覺得好很多。

  中學時考砸的一次重要考試,工作後犯了一個被老闆責罵的大錯,一段再也回不去的感情,那些當時我們覺得那天崩地裂,摧毀性的大事,往往在一段時間以後,連當時有多難堪,多難受都不記得了。

  人就是這麼健忘,只要你還活着,只要時間還在繼續走下去,你總會忘記這一切。

  感激上天,爲我們每一個人,都準備好了這種遺忘的能力。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