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獲得真愛是從放下過去開始的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21日 17:18   北京新浪網

  (來源:KnowYourself)

  最近,娛樂圈的瓜有些多,前幾天有些人還在議論洪欣和張丹峯的感情糾紛,今天又聽到許志安承認出軌,落淚致歉鄭秀文。

  前幾天還有抖音爆款情侶張子凡向女友叮叮求婚,這兩個人撒狗糧已經3年了,張張始終爆寵叮叮,出門幫女朋友收拾行李的細心樣子實在是男生的楷模。愚人節這天,張子凡求婚叮叮,激動之下連求婚的字母都拼錯了。

  辦公室的同事們紛紛感慨:幾家歡樂幾家愁,愛情真是太複雜。於是我們又展開了一輪關於愛情的討論,這一回,專業的小哥哥小姐姐們採取了精神分析的視角。

  在我們的諸多情感之中,愛情是非常特殊的。

  這不僅僅是因爲墜入愛河時的感受是多麼濃烈,更是因爲愛情所激發的困惑如此之多:這是愛的感覺嗎?我們的愛能長久嗎?愛的來源究竟是什麼?

  來看今天的文章。

  精神分析家馬丁·伯格曼在《論愛與它的敵人》中,簡述了弗洛伊德對愛的來源的理解,他將成年人的愛分爲以下兩類:

  第一類是分析式的愛(analytic):

  擁有這種愛的人,是將他們從早期的愛的客體上,所感受到的情感和關係進行精煉,保持在他們自身的精神結構之中。這些早期的愛的客體可能是父母、兄弟姐妹或其他照顧者。所以,在以後的情感互動中,他們尋找的對象都可以被視爲對過去的客體的一種“替代”。

  第二類是自戀式的愛(narcissistic):

  有一類人之所以會愛上別人,並不是因爲他們從對方身上重溫了過去的愛,而是他們從對方身上看到了自己。在自戀式的愛中,一方就像一面鏡子,映出了對方現在的自己,或過去的自己,或渴望成爲的自己,看似他們那麼深切地愛着對方,其實只是在愛着自己,對於對方真實的情感需求和想法並不是那麼重視。

  大部分人擁有的,是分析式的愛。這種愛包含着我們在早年與重要他人所形成的互動關係,那種互動的經驗被納入我們的精神結構,深刻地影響着我們會選擇什麼樣的戀人或配偶。

  比如,有些人有一套清楚而理性的擇偶標準,對方的身高是多少,生活的地域是哪裏,家庭情況又如何……然而在遇到某些人之後,他們自己都驚訝地發現,過去那些標準根本沒什麼作用。他們墜入愛河的原因恰恰可能是由於,他們從對方身上找到了符合過去關係模式的特徵。

  人們進入一段新的感情時,在潛意識上是爲了重新找回過去的關係,但這個過程仍包含着不同的心理動機。對於分析式的愛,伯格曼進一步進行了劃分,人們對所愛者的預期通常有以下3種可能:

  1、想通過對方找回喪失的愛的客體

  隨着每個人的成長,我們也在對早年的愛的客體進行逐漸地告別。比如我們需要去異地讀大學,無法與父母、夥伴保持面對面地交流,甚至還可能面對親友的離世,所以我們迎來了難以避免的人生的喪失。

  對愛的渴望,正是面對這種喪失的重要手段之一。

  有些人遇到了美好的愛情,是因爲他們恰巧在所愛者身上找到了自己喪失的愛的客體。這種“巧合”常常伴隨着某種“極樂”或“狂喜”,即便兩人認識沒多久,但他們從對方身上感受到一種奇妙的熟悉感,甚至覺得對方就是所謂的“對的人”。

  需要強調的是,分析式的愛看似包含着某種替代關係,但所愛者並不是一個替代品。兩人的關係讓他們感到了過去的愛,但這份關係的維持和經營依然基於他們各自的性別、情感和思想,仍然值得他們去努力認識對方、尊重對方。

  2、想通過對方消除過去的傷害

  更常見的是,很多人不僅從所愛者身上感受到了過去的溫情和愛,他們同樣感到了過去所包含的傷痛。因爲在很多人的早年關係中,我們與愛的客體的關係是複雜的,既體驗到了關心,也遭受了傷害。

  輕微的傷害是必要的,比如母親給予嬰兒的適度受挫,有助於嬰兒的自我發展。但是,當這樣的傷害過於強烈就會成爲創傷事件,可能會讓我們的人格發展固着在這樣的時刻,在隨後的人生中進行強迫性重複。

  比如,一個女孩談過幾次戀愛,幾位男友有個相同的特點就是脾氣暴躁,即便她發覺自己在這樣的戀愛關係中非常痛苦,但她下一次找男友,很可能還會找到暴脾氣的人。

  這是因爲她小時候與父親的關係就類似於此,她從父親那兒得到關愛,但又因父親的暴躁承受過很大傷害。她在潛意識上通過戀愛不斷重回過去,想重新改寫自己的人生,希望通過改善自己和男友的關係來消除過去帶來的傷害。

  這種的動機或許是爲了更好的情感關係,但很多人並沒有如願,因爲他們無法保證對方能理解自己的情感動機,也無法保證對方真的願意做出改變。

  3、想從對方身上獲得從未擁有過的愛

  有些人在早年沒有體驗過那種溫情脈脈的情感互動,其中一部分人在成年後可能對於愛的渴望也不強烈,他們依照社會標準,找到合適的人就戀愛成家了;而另一部分人可能想從另一個人身上獲得那些自己從未擁有過的東西。

  然而,這樣的期待在現實中並不那麼容易實現,這不僅關乎於能否找到一個願意深入理解自己的人,更在於可能我們自身的精神內部就排斥這樣的美好渴望。

  在歐文·亞隆的《給心理治療師的禮物》中就有一個案例,路易絲渴望擁有美好的親密關係,但是她對待男友的態度有時讓她自己都很困惑。男友給她買禮物,她不自覺地就注意男友對禮物的包裝過於隨意;男友早上爲她烤麪包,她卻嘲笑面包角上有燒焦的地方。

  我們能發現,路易絲一旦面對特別恩愛美好的情境,便不由自由地就要破壞,讓自己逃脫出來。雖然她對愛渴望,但愛又是陌生的,而一旦愛來到身邊,她最先感受到的卻是對未知的恐懼。所以,對這類人而言,渴望愛是容易的,實際地擁抱愛,還需要付出更多努力。

  要擁有一份美好的愛,我們要面對很多障礙或敵人。有時,這些障礙來自外部的現實壓力,比如距離上的遙遠、經濟上的落差、父母的期望等等;而有時,這些敵人與我們的心理息息相關,伯格曼對此論述以下幾個敵人:

  敵人1:被和原始客體的關係影響

  雖然在分析式的愛中,所愛者與我們幼年時愛的客體有着某種替代關係,但這種替代強調的是位置上的對應,而不應該是關係的重複。我們對愛的渴望,需要我們從原始客體身上轉移到這段關係本身。

  如果我們的轉移不夠充分,比如一個男子對愛的需求中,仍然嚴重保留着母親的痕跡,隨着關係的深入,他對女友的性衝動可能會遭受壓制,就像一個人對母親的性慾是不被允許的一樣,這就是新的關係替代了舊的關係,但過多重複了過去,受到了過去的影響,從而影響這段感情。

  敵人2:自戀

  很多心理學家都不將“自戀式的愛”視爲美好的情感狀態,因爲在這種關係中,另一方的本真存在沒有得到認可和尊重,而只是成爲了鏡子般的工具,爲自戀者顧影自憐,這是一個將對方完全客體化的過程。

  敵人3:攻擊驅力

  很多人通過強迫性重複返回到與早年經歷類似的情境中,渴望重寫自己的人生,但同時在動機上也可能包含着對“憎恨”的釋放,他們重回過去是爲了將壓抑在內心深處的憤怒和攻擊欲傾注在新的對象身上。

  敵人4:嫉妒和過分的佔有慾

  嫉妒,並非只有負面意義,這種情感讓我們對自己的愛保持危機意識,有助於感情的增進和維護。

  而嫉妒心過強的人,通常具有較差的現實檢驗能力,他們將自己內心的恐慌和幻想投射到現實的關係之中。所以過分的佔有慾拒絕了關係的正常變化,否定了每個人在情感上可能出現的正常波動,常常會讓關係陷入僵局。

  1、努力洞察自身,更好地瞭解自我

  除了具體的現實因素之外,愛情中的很多困惑,來源於我們對別人內心的猜測,也來源於我們對自己的不瞭解。

  就像面對感情出現的強迫性重複,我們可以做的是努力洞察自身,從自己過去的經歷中尋求更多信息,進行思考和歸納,以便更好地理解自己的情感動機和關係模式,並將這些自我瞭解納入到隨後的關係發展之中。

  當我們對自己的內心有充分的瞭解之後,我們才能更好地區別親密關係中,哪些東西是來自我們內心的投射,哪些來自於所愛者本身,這對於我們調整關係有顯著的幫助作用。

  2、學習對自己的過去感恩

  每個人都不希望自己遭受痛苦,然而生活中的負面事件是難以避免的。有些人面對傷痛和悲傷,內心被激發的攻擊難以被適當地釋放,他們可能會傾注在自己身上,將自身作爲被動的承受者。

  對自己的痛苦經歷進行感恩,似乎令人難以接受。然而,感恩並非來自於外界的要求,而是自身主動地調整。感恩,並非真的是感謝那些傷害者,而是爲了能讓自己爲改變騰出更多的空間。感恩,是爲了讓自己從消極的姿態中轉身,尋求新的可能性。

  學會感恩,可以讓我們更好地面對包含着傷害的愛,面對自己沒被溫柔愛過的現實,從這些處境中擡起頭來,尋找更好的關係。

  3、與伴侶保持深入交流,對抗關係中的4個敵人

  每個人的精神結構會隨着年紀的增長、角色的轉變、社會地位的起落,而發生相應的改變。很多人常常忽略這一點,他們覺得步入婚姻或生養孩子,就意味着一定關係將徹底穩定下去。但實際上,兩個人有可能生活多年,最後彼此成了陌生人。

  所以,一份持久的愛,我們要時不時與愛人深入交流,共同反思。

  • 我們關係受到曾經與原始客體之間的關係的影響了嗎?

  • 我關注對方真實的存在、需要和內心世界了嗎?我只把ta當作我理想化的投射對象嗎?

  • 我對ta的憤怒和負面情緒,真的只是因爲ta嗎,我是不是把過去的憤怒和負面情緒發泄在了ta身上?讓過去加深了我的憤恨?

  • 我的佔有慾和嫉妒心是否過度了?

  真實而美好的愛,不是從茫茫人海中找到一個原始客體的替代品,而是找到一個人能夠在過去溫情的基礎上走入彼此內心,並開始一段充滿可能性的新的關係。

  也許我們都會經歷一個時期,被生命中過去的那些熟悉感綁架,難以自制地愛上不該愛的人,但總有一天我們會能夠意識到,更重要的是那個願意和你把熟悉的故事走出不一樣的結局的人。

  我們都在尋找着過去,美好的過去,想要修正的過去,理想中的過去。但自由和幸福的可能,卻是從放下過去的那一刻開始的。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