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12歲男孩法庭含淚控訴父母:爲什麼生下我卻不養我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08日 16:52   北京新浪網

  來源:彬彬有理

  如果說這個五一讓我覺得最壓抑的一件事,一定當屬電影《何以爲家》,的確賺足了我的眼淚。

  電影一開始,12歲的男孩贊恩站在法院上……

  法官:贊恩,你知道你爲什麼會被帶到這裏嗎?

  男孩:知道。

  法官:爲什麼呢?

  男孩:我要起訴我的父母,因爲他們生下了我。

  這個12歲的男孩因爲持刀傷人被判入獄,而在這場審判中,他成爲了控訴父母的原告。

  是什麼樣的經歷讓一個孩子做出如此不可思議的舉動?

  電影聚焦在迦百農——黎巴嫩的貧困區、難民的聚集地。

  而贊恩就生活在這裏,他出生於一個多產的7口之家,他是黑戶,沒有身份,更沒有童年。

  很小的時候,他就學會了抽菸。

  “我只記得暴力、侮辱、毆打、鏈子、管子、皮帶。

  我聽過最溫柔的一句話是,“滾,狗孃養的東西”,“滾,你這垃圾”。”

  這是他的童年記憶。

  他從未上過學,經常要打零工、搬重物、賣果汁、送煤氣罐、幫父母製毒……

  在這裏,一切都習以爲常。

  甚至離家出走後的他爲了生存,賣掉了一個嬰兒。

  當11歲的妹妹因爲懷孕大出血,被醫院拒收而死以後,他拿起刀在其老公的肚子上捅了幾刀……

  小小的年紀,他爲了生存做了他痛恨的事,爲了還妹妹一份正義被判5年監禁。

  當母親來監獄探望贊恩的時候,她說:“真主拿走一樣東西,總會賜另一樣東西的。”

  贊恩問:“賜給了你什麼?”

  母親說:“我懷孕了。”

  贊恩絕望的說:“你的話刺穿了我的心。”

  之後,在律師的幫助下,他提出了起訴自己的父母。

  這種控訴,鏗鏘有力,但又無解。

  面對贊恩的控訴,父母也很無奈的說:

  “我也是這樣出生,這樣長大的,我做錯了什麼?

  人們告訴我,沒有孩子我就不是男人,可是孩子卻打斷了我的脊樑。”

  難道窮人不生孩子,就會免於傷害嗎?

  不會的。

  這世界太複雜了,贊恩不是被父母傷害,他是被世界傷害和拋棄的天使。

  社會的動盪造成的個人命運無常,這不是個人的悲劇,他們每一個人都是受害者。

  社會的因素雖說離我們很遙遠,但父母子女關係卻離我們很近。

  我們都曾是孩子,大多還會成爲父母,關於父母和孩子之間的相處問題,是每個人一生都需要學習的功課。

  “孩子就應該是孩子,而不應該當成是“成爲大人”的預備時期。”

  我們生活的這個時代,很多孩子都是在父母愛的包圍下長大,但總有一些人會刷新認知,挑戰生命。

  前段時間,童模妞妞被媽媽踢的視頻上了熱搜。

  一個3歲的孩子,每天拍照工作十幾個小時,本該享受童年的年紀,她卻已經年入百萬,撐起了一個家。

  圖片中,她踉蹌了幾下,但沒有哭鬧,因爲媽媽打她是家常便飯。

  父母一邊打着愛的名義說着最愛孩子;一邊又下重手,美其名曰:讓孩子更懂事。

  在知乎關於“父母打孩子會對孩子產生什麼影響?”這一問題中,有很多人都有着似曾相似的經歷:

  “到最後,你可能不會記得小時候他是怎麼寵你愛你的,卻永遠會記得他掄起手掌準備打你的樣子。”

  “我是單身家庭,小時候幾乎每天都會被媽媽打,現在的我,不僅有心理陰影,還心理扭曲。”

  “打罰“孩子是一種僞挫折教育,是一種貶低教育,這種肢體暴力會對孩子產生很多負面影響,言語暴力同樣如此。

  前段時間17歲男孩跳橋事件,很多人都覺得,現在的孩子太脆弱了,打不得,罵不得。

  只是因爲與同學發生衝突,被媽媽指責,他爲什麼義無反顧的跳了下去了?

  因爲這不是第一次,這是他的日常,而這一次成爲了壓垮他絕望內心的最後一根稻草。

  家,的確是最溫暖的避風港,但有時它也是一座難以翻越的高山。

  未曾被愛,何以愛人?

  他們太小了,他們還不明白壞情緒的惡果,他們還不能體諒太多。

  他們也只是孩子,他們的人生經歷讓他們不足以承受這麼多打罵、指責、否定,哪怕優秀,內心深處也極其不自信。

  所以,就讓孩子只當個孩子吧,那是他的本職。

  “一想到爲人父母不需要通過考試,就覺得毛骨悚然。”

  生一個孩子需要10個月的時間,而養育一個孩子卻需要一生的時間。生而不養,養而不育是爲人父母最大的惡。

  前幾天,福建一位28歲的母親,在朋友圈留下一封信後,就帶着兩個孩子(一個6歲,一個3歲)離家出走。

  與公婆的矛盾,讓她最後絕望的放棄了自己的生命,走進湍急的河流中。

  但又是多可怕的決心,讓她帶着兩個孩子頭也不回地走向了死亡?

  孩子到底做錯了什麼呢?

  他們什麼也沒有做,就成爲了家庭矛盾的犧牲品。

  孩子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是獨立的個體,即便他弱小,不具備社會性的思想,但每一個生命都應該是平等的,並且只屬於他自己。

  身爲父母,生下了孩子,也不能隨意選擇結束他的生命。

  同樣,面對每個孩子的降生,健康或者不健康,也不能隨意虐待。

  在江西南昌,有很多網友爆料一對父母疑似虐待10個月大的腦癱患兒,在視頻中,孩子父親把孩子抱坐在身上,孩子大聲哭泣,父親連扇孩子6次。

  在被爆料的聊天記錄中,媽媽在羣裏稱:“不想給孩子做康復,只想他死,每天爸爸下班都要打幾個小時。”

  而之後被當地婦聯採訪到時,家長只是說:“壓力太大,並沒有虐待。”

  我能理解父母的痛苦,但是我從不支持他們的做法。

  懷孕本就包含着驚喜和意外,要有心理準備承受孩子出生的任何變化,並對他負責。

  爲人父母這個“職業”上崗無需持證,但要想合格並不簡單。

  沒有生來100分的孩子和家長,他們都是在以愛爲基礎的教育下不斷學習和成長。

  愛不是物質上的充盈,愛需要用理解、陪伴、支持、溝通等一切真正有效的方式來落實。

  但生活往往總是會超出負重,我們的父母從未好好愛過自己,根本不知道如何該給我們更好的愛時,重複以往的經驗就成了他們的固有手段。

  當悲劇開始重複時,這就是一個無底深淵,誰也爬不出來,誰也看不到光。

  澳大利亞國家兒童反欺凌協會曾推出的一部59秒的短視頻,讓人看得愈發難過。

  父母做什麼,孩子就做什麼,一模一樣。

  影片最後說,“你的所作所爲影響着孩子的一切。”

  在養育孩子的過程中,父母也要不斷進行自我修行。

  不論經歷過什麼,當慢慢與自己和解時,纔有機會填補曾經的情緒缺憾,帶給自己孩子更大的幸福。

  一個真正好的家庭關係,並非是重複彼此的人生,而是互相陪伴着一起成長,遇見更好的自己和他們。

  寫在最後:

  關於這部電影賺足我的眼淚,觸動我的原因是:

  一、角色真實

  男主角贊恩在現實生活中就叫贊恩·拉菲亞,是敘利亞的難民,在黎巴嫩生活了8年。

  贊恩在戛納新聞發佈會上說,“演戲很簡單”。

  實際上,他的表演很難稱得上是表演,這只是一個孩子的本能反應。

  二、情節真實

  電影中的贊恩沒有身份、不知道自己的生日、靠喝糖水度日、從未得到過愛、被父母指責、打罵……

  這種過於慘烈的畫面,就是他過去的生活。

  但慶幸的是,贊恩因爲拍攝這部電影,在現實生活中,他們全家已經遷居挪威,在那裏,他可以過上穩定的生活,也可以受到良好的教育。 

  但我知道,世界上還有很多個贊恩們,他們此刻可能正在遭受着各種傷害。

  大家都是第一次做人,還是善良一點吧!

  儘管知道這份希望的無力和阻礙太多,我也可能無法感同身受他們的痛苦,但關注他們或許就是一種慈悲。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