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請你回家吃飯的人,要深交!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11日 18:41   北京新浪網

  城市裏,週末能有個去處與友人聚餐小酌,是件美事,如果這個去處是朋友家,就更好了。

  有個朋友就常邀請我去他家吃飯。

  “喂(第四聲),到哪兒了?你小子快點行不,菜都快好了。”

  “快咯快咯,路上有點堵。”

  “趕緊的啊,上來時在樓下小店買點涼菜上來。”

  “又是涼拌牛肉是吧?知道啦。”

  這是很熟悉的對話,發生在他請我回家吃飯時。

  應酬就很少有這樣的對話,當我們擠着人羣來到餐廳時,分好主賓的座位,挑明飯局目的,介紹完一圈後,才喝酒吃菜,這更像是利益與人情的博弈。

  飯局結束就分手,人情也僅限於那頓飯。

  人是聚在一起了,酒也喝好了,桌上吵吵鬧鬧,但總覺得這熱鬧中少了些東西。

  少了煙火,少了交情,少了真心。

  -01-

  請你回家吃飯,對你坦誠相待

  記得,那位朋友最初是在城中村住,那個龐大的城中村聚集了很多像他那樣的程序員。

  走進一條條晦暗潮溼的巷道,趟過地上的污水,越過堆積的垃圾,忍着嘈雜的人聲,避過莽撞的便民車。

  盡頭就是他家了,一張牀,一張圓桌,一個廚房。

  這像是一種冒險,越過無數冰冷,方有人間煙火。

  每次邀請我們一幫子人去他那裏吃飯,他都會把這當做這天最重要的事。

  他會早早去買菜,計算好每道菜的時間,第一步先熬雞湯,再做茄子煲,等吃的時候加熱即可;剩下的煎魚,酸辣土豆這樣的快手菜很快就搞定;輕車熟路,一人搞定一桌子菜。

  我們一幫人是大學便相識,至今,他記得我們每個人的口味,土豆不要煮太爛,米飯要硬,煎魚要焦一點,這讓我們很感動。

  如果一個人對你不坦誠,是不會讓你進入家裏。更不會讓你看到他讀的書,牀頭偶像的海報,抽屜裏的遊戲機,和工作的筆記本這些很私人的東西。

  有次,同行的女生問,“你怎麼那麼愛做飯啊?”

  他用少有的認真表情說,“也不是很愛,只是每次你們過來吃飯時,我覺得不會那麼孤單。”

  這是一種多麼可貴的信任和坦誠相待。

  異鄉遊子,最難得的是一頓家常便飯,還有三五個真誠相待的好友。

  在這樣吃吃喝喝中,彷彿這窗外的涼月是自己的,天上的清風是自己的,這天地萬物都與我相干。

  如果遇到一個願意請你回家吃飯的朋友,請好好珍惜,因爲真誠很貴。

  -02-

  請你回家吃飯,跟你志同道合

  如果你跟朋友吃不到一起,又不互相認可,大抵是不屑把他邀請到家裏來吃飯的。

  像胡適對梁實秋就十分欣賞,兩人志趣相投,也都是吃貨。1934年,梁實秋在青島遇到難處,這時,胡適聘他爲北大研究教授兼外文系主任,課少錢多。

  胡適家裏每逢週日便是“家庭開放日”,梁實秋是常客。

  胡適和梁實秋都愛徽菜“一品鍋”,各種食材鋪設鍋中,文火慢燉,這是用來待客的高級標準。

  梁實秋第一次去胡適家,胡適的妻子親自下廚,做了一品鍋,梁實秋終生難忘,讚不絕口。

  “一個大鐵鍋,口徑二三尺,熱騰騰地端上來,裏面還在滾沸。一層雞、一層鴨、一層肉、一層油豆腐,點綴着一些蛋餃,還有蘿蔔、青菜,味道好極”。

  世俗的飯局裏,藉以吃飯的名義,說着商業和利益;但家裏的煙火,卻是簡簡單單,你愛吃清淡的,恰巧我也愛吃粵菜,就一起開伙了。

  大概這世上,能吃到一起的人,都氣味相投。畢竟,食物一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食物記憶。

  有人因食物而緊緊聯繫在一起,有人因志同道合而相互欣賞。

  你們談風月,也談煙火;你們能在外面豪飲,也能在家小酌。能指點江山,也能漫罵江湖。

  所謂酒肉知已,既是酒肉朋友,又是知已之交。酒肉在,人情在,就算酒肉沒了,因爲志趣相投,人情也仍在。

  不請這樣的“酒肉知已”回家吃飯,請誰回家吃?

  -03-

  請你回家吃飯,與你肝膽相照

  人雖無貴賤之分,但友情有卻有深淺之別。

  有些人,是風雨中走過的故人,有過命的交情;有些人,僅是偶爾點頭的新友,歲月容易沖刷掉。

  那些你真正在意的朋友,你更想帶他們來家裏吃肉喝酒,閒聊敘舊,至於環境高不高檔,飯菜貴不貴都不重要。

  我父親對此分得很清楚。當年與他一起扛過炮,打過槍的戰友,他每逢節日或重要日子都會請他們到家裏聚餐。這幫人,是真的有過命的交情。

  他對一些交淺言淺的朋友,相聚必定去酒店,排場很大,交情很淺。

  小時候最開心的就是父親那幫戰友過來吃飯,菜餚豐富堪比年夜飯。

  有時,他們還會自帶來些稀奇的大魚,來了就自己去廚房搗弄,做好了叫我們吃,一點兒也不見外。

  一邊聽着他們閒聊兵營海島時的趣聞,一邊大吃大喝,是童年裏最熱鬧,最有人情味的記憶。

  長大後,見過應酬時的推杯換盞和笑臉相迎,才慢慢理解這熱鬧的珍貴。

  畢竟,外面的山珍海味再好吃,也品不出那種沉澱在家常煙火裏的溫暖和味道。

  做飯是件費心費時的事,早早採購食材,按流程做好,確保吃的時候,飯菜都是熱的。若非肝膽相照、交往深厚的朋友,誰會捨得花費如此巨大的時間精力?

  這個城市很大,請你吃飯的人很多,但願爲你做飯的人很少。

  與朋友吃飯一事,有人喜歡夏夜裏的啤酒燒烤搖色子,也有人喜歡酒桌上兩肋插刀的豪言。

  但最溫暖的,還是在某個風和麗日的週末裏,有人對你說了一句:“喂,週末有空嗎?來我家吃飯唄。”

  如有這樣的人,有生之年,必以深情重義相待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