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就算老老實實上班,也可以把它當成創業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05日 08:49   北京新浪網

  來源:維小維生素

  原標題:離開百萬年薪,我用1年犯了這3個錯誤

  不久前在知乎看到一個問題:如何確定自己可以試着創業,還是老老實實上班?

  下面有一句高贊回覆是:就算老老實實上班,也可以把它當成創業。

  實在是不能同意太多。

  作爲一隻創業狗,我並不認爲比創業的上班,比打工的上班高級多少。而一個人,哪怕是打工,也可以用創業的心態去做。兩者並不矛盾。

  正如希爾頓說:

  哪怕是洗一輩子馬桶,也要做個洗馬桶最優秀的人。

  打工心or事業心,本質上是你自己選。

  但如果說,創業一定比上班有什麼不同?

  那就是打工的時候總是罵老闆,而創業的時候總是罵自己。

  這裏的“罵自己”,是回頭看看,瞧見當初自己對人性那些片面的、偏頗的、甚至有點情緒化的理解時,一種覆盤後的懊惱和釋然。

  就像以前,我一旦加班到凌晨,就被自己的勤奮感動得一塌糊塗。

  而現在我一旦感覺自己又幹成了一條狗,第一時間先覆盤一下:

  身邊有沒有跟我一樣幹成狗的核心成員?

  如果沒有,錯在哪裏?

  招聘錯了還是制度錯了?

  那怎麼去糾正錯誤,激勵團隊的積極性?

  回想這一路,我總結了一些值得職場上、或創業路上值得你參詳的教訓。都是真實得有點刺痛的經歷。

  這些經歷,就如《從0到1》的作者,Paypal的創始人彼得·蒂爾所說的:重要的事往往不能一眼就看出來,它甚至像個祕密不爲人知。

  經驗不會犯錯,

  過於依賴經驗卻是犯罪

  離開劑量談毒性就是耍流氓,離開階段談用人就是神經病。

  這句話到今天我才恍然。

  一開始的時候,我和我的“001號助理”,一個24歲的小姑娘,兩個人在一個共創空間租了兩個桌子,就開始了懵懵懂懂的業務生涯。

  那時候,我既沒人,也沒錢,但是大公司帶來的壞毛病卻一條不少。

  凡事都要列表,做計劃,做時間表,計算回報率,明明只有兩個人,千頭萬緒的事情還指望着像20個人那樣井井有條。

  後來發現這樣實在是不work,業務越來越多,生意越來越好,我像個孫悟空那樣變3個出來也搞不定。

  當時我拼了命地招聘,每天起碼花50%以上時間泡在招聘軟件上,面試都快要面吐了,依然找不到人。

  絕望得可以。

  平臺不夠大,不夠知名,我的能力圈無法觸及最優秀的那一批人。

  於是,隔壁家自媒體前輩給我支招:你可以大量使用兼職和實習生。

  這個點子在我起步創業的階段的確是個好主意,省長期工資,省五險一金,更節省招聘的心力。

  一切看起來都很美好。

  我就好像快溺斃的人抓住了最後一根稻草,找了大量兼職和實習生,全面鋪開業務,以爲從此就低成本走上人生巔峯。

  但是弊端很快就浮現出來。

  溝通成本高,結果不穩定,甚至有的不負責任的隨時甩鍋走人。簡直就是給自己埋坑。

  這件事讓我在痛不欲生的一團忙亂中深深反省:這個世界上,便宜的一定是最貴的。

  我忽視了一個創始人最珍貴的東西,並不是錢,而是一去不回頭的時間。

  節省是一件好事,在任何時候創業都該一分錢掰開兩半花。

  教我用兼職和實習生的前輩也沒有錯,這一招能夠低成本地篩選聰明好學的新鮮人。

  然而,任何優秀的經驗,都要擺在合適的前提之下。

  不久之後,另一個前輩以大老哥的姿態跟我說:不要找實習生,實習生就是一個坑。

  我只會微笑着看着他的眼睛說:老闆,你這話要看公司不同階段。

  說出這話的時候,我知道自己已經成熟了。

  不再絕對化地看任何大咖經驗,那纔是對自己最大的負責。

  寬容沒有問題,

  毫無節制的寬容卻是毒劑

  剛開始做公司的時候,我是非常不喜歡做考覈的。

  以前在大公司的時候,被考覈糾纏得不勝其煩,終於自己拿主意了,二話不說先把管理啊、考覈啊、甚至考勤啊、紀律啊什麼的都扔了吧。

  也許從潛意識裏面,我覺得這些事情都無關緊要。

  我甚至還讓助理晚一個小時上班,不要去跟那些8-9點趕打卡的擠了。

  但是,漸漸地,我發現管理者的善意用得不妥,就是毒劑。

  毫無節制的寬容,到最後,一定會被看成理所當然。

  而且,在優秀的人眼裏,這是老闆這傻逼無能、不公平、賞罰不明。到最後,好的人看不慣都跑了,剩下一羣計較着工時和工資的小綿羊。

  別的自媒體公司養狼,我養羊,又談何存活?

  那什麼纔是柔軟而有效的管理呢?

  我看過阿里巴巴的前政委張俊麗演講的一個故事,特別深刻。

  她在阿里早期,曾經一度因爲業績達不到KPI被下屬杯葛,一羣同事拿着聯名上書的投訴狀告到馬雲太太張瑛那去。

  當時,她簡直是無地自容,這自尊都丟光了,還是準備自動辭職走人吧。

  沒想到,張瑛並沒有批評她,而是先跟她道歉:

  你今天沒把工作做好,是我的錯,我沒有把你帶好。

  所以從明天開始,你每天早上跟我彙報計劃,晚上來找我打鉤確認完成,我看看你的邏輯對不對。

  張俊麗特別的感動,做得不好被老闆繞着彎批評,但心卻是暖的。

  這個故事告訴我,對團隊真正的好,不是放任不管讓他們愛咋樣就咋樣,或者乾脆認爲職場就是這麼一個隨意輕鬆的地方。

  而是,用真正的引導,花心力、花時間、給足夠的反饋讓他們成長。

  員工鬆散,不是不考覈造成的,是老闆不作爲造成的。

  倖存者偏差是真的,

  但你要相信自己是倖存者

  很久以前看過一個笑話:爲什麼賣降落傘的網店從沒有差評?

  答曰:很簡單啊,降落傘有問題的人,都沒機會來評論了。

  這就是倖存者偏差。

  我們接觸到的言論,很可能是片面的、偏激的、極端的,然而這樣一句有失偏頗的話,卻可能導致你的失敗或者舉步不前。

  就像我開始創業的時候,沒有一個人看好。

  我的前老闆,親自關懷備至地找到我說,哎呀,你一個女人,創業?!我建議你還是找份工作老老實實上班吧。

  我的投資人一開始也質疑,一個女人,有孩子要照顧的女人,創業?這開玩笑吧?

  我甚至一度因爲這些言論,準備收拾收拾回家當家庭主婦。

  前段時間聽VIPKid的創始人米雯娟的分享,她早在2013年的時候就開始搞在線英語教育,當時投資人,十個有九個半都說:

  什麼?美國人一小時收入才20塊美金?誰會給你幹!

  在線教孩子?他們坐不住怎麼辦?他們不聽怎麼辦?

  要視頻面對面,那得多少流量費啊?你怎麼盈利啊?

  你看現在怎麼着,人家成了獨角獸,估值破了200億美金。

  但是,成了事的就一定是正確嗎?

  那些你看不見的米雯娟們,也許在2013年之前就在嘗試英語在線教育,也許做死了萬萬千千家,但是你永遠不會見到。

  這就是這世界的殘酷,成功是成功者的墊腳石,失敗是失敗者的墓誌銘。

  但是,我這一路走來卻發現,我永遠不能因爲別人的墊腳石或者墓誌銘,盲目自信,或者盲目悲觀。

  什麼“創業是九死一生”,“創業是一個人的夜路”,“創業是妻離子散”……

  這些看上去特別有感觸的話,都不過是一部分人,在一部分遭遇裏面的一剎那感慨而已。

  也許過了某一剎那,他就會認爲“創業是一個刺激的遊戲”,“創業是一次自由的探索”,“叫我回去上班我寧死不從”。

  作爲一個成熟的,有辨別力的人,永遠沒必要爲別人一句感嘆埋單。

  寫在最後

  做了一年的創業狗,我感觸最深的倒也不是這其中的苦,或者這其中的不安全感。

  反而是,從來沒有人告訴我的滋味,我都嚐到過了。

  酸甜苦辣,並不極端,卻相當獨特。

  所以,回到知乎那個問題,我們該如何確定自己可以試着創業,還是老老實實上班?

  我的答案是:

  有能力搞人、搞錢、搞戰略的,就試着創業;

  只有能力搞其中一兩樣,就老老實實上班。

  創業是一場倖存者偏差的遊戲。

  但是你必須永遠相信,你是有能力倖存下來的那一個。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